笔趣阁 > 美漫老油条 > 392、蓦然此生

392、蓦然此生


    这第三只手,便是班克花了数千能量点,在自己身体上做的改造,就如昔日的脊柱改造那般。

  因为要将基因崩溃核的能量孕育到极致,那么就不免需要数秒的时间,如果将它藏在自己的肚子里,就可以让萨诺斯失去警觉。

  并且自己也需要腾出双手,尽自己所能,禁锢住这个紫色暴君,让他好好吃下自己这一枪。

  当萨诺斯看到从班克肚子里窜出一条手臂,并且手握着不知名的物件之时,他便感受到了一股极致的危险感袭来。

  紧握成拳头的无限手套光芒乍起,便向着那不知名物件轰了过去,可是班克当然不会让他如愿了,只见他张开的腹部再次倏然伸出一条手臂,并且上面四色光芒流转,携带着班克的最强一击,直端端的和萨诺斯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剧烈的爆炸将班克包裹的蝠翼震的如筛子千疮百孔,他的那第四条手臂,也被萨诺斯轰成了血泥。

  各色元素激踊喷射而出,空中那个包裹着两个绝世强者的肉团,也不断的上下左右摇曳,周围强风阵阵。

  不过班克虽然再次重创,半个腹部都被打成了烂肉,可是却保全了基因崩溃核。

  一道绿色的能量光芒,在班克蝠翼巨茧中骤然爆发。

  萨诺斯震怒且惊憾的看着向自己喷射而来的能量,想要再次挥拳打散,可是班克却骤然低头,狰狞的魔神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在了他的小臂之上,暂缓了他的行动。

  萨诺斯强行一挣,就见班克满嘴倒刺铁刷般的牙齿崩飞出去,可是班克的目的却达到了,那道毫无能量波动,却又好似带有大恐怖的惨绿色光芒,径直打入了了萨诺斯的身上。

  一股无声的死寂气息蔓延而来,只见萨诺斯被打入绿光的腹部,就开始如同石化般变为了灰色,并且这股灰色气息还如同疥癣之疾一般,迅速向着他的周身四处扩散而去。

  “呃~~~”

  萨诺斯痛苦的呻吟着,他连忙举起了自己的无限手套,开始催动时间宝石的功能,想要逆溯时间,摆脱这种源自于基因崩溃的痛苦。

  但班克当然不会让他如愿了,他立马松开了抓在萨诺斯肩头的一双利爪,此刻已经不需要自己再桎梏住紫薯精了,利爪上面绽放着力量宝石的紫色气息,直接就把萨诺斯提起的绿色能量挥散。

  “啊!!不!!!”

  萨诺斯仰天哀嚎,仿佛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不到一秒,灰色气息就蔓延到了他带着无限手套的那条手臂,让他大半个身体,都从紫色变为了石青色,顿时他身上绽放的三色光芒便逐渐黯淡下去,好似即将要失去了操控无限宝石的能力一般。

  他的身形不断扭曲,乃至身体上面,不断时而生长时而枯萎着各种各样的慑人器官、肢体,并且失去动力一般,向着地面坠去。

  班克一张蝠翼,如大蝠展翅,便要向着后方脱离而去,这才让地面的众人,看清楚了目前的状况,好似守门人再次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可是就在他张开蝠翼的一瞬间,萨诺斯仿佛是回光返照一般,骤然向班克伸出了他那条还没有被灰色气息完全笼罩的手臂,紧紧的掐住了班克的脖子,将五根手指深深抠入了班克布满鳞甲的喉咙,将他强行拽了回来。

  “不%&准&#@走!你对#我@做了¥#什么?!”萨诺斯用发音和逻辑尽都含糊不清的话语,语气万分怪异的对班克问道,并且脑袋不停扭曲摇晃,眼中也失去了大半神色。

  “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只是告诉你一件事,地球是我的地盘,宇宙是我的宇宙。”即便被萨诺斯掐入了喉咙,但班克还是用他那模糊的声音,艰难的回答道。

  说着,班克便扬手唤来了黑镰,倏然挖向了萨诺斯的手臂。

  可是就在这时,刚才还仿佛失去了动用无限宝石能力的萨诺斯,却姿势僵硬难堪的用无线手套,重重的轰在了班克胸口。

  班克被这突兀一击打的措手不及,霍霍挥下的黑镰,也泄了力一般,只能重重钳在萨诺斯的骨骼里不得寸进。

  两人就以这种姿势,急速坠空而下,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溅起一簇土浪。

  萨诺斯痛苦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源源不绝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兽潮和星舰,仿佛仍旧势不可挡,但灰色气息已经几乎完全占据了他的身体,他甚至都开始出现了错觉,生机已经丧失大半。

  远处,似乎有一个绿色皮肤的小女孩,巧笑着看着他,一声“父亲”,让他欣喜之余,不禁泪流满面。

  “卡魔拉……”

  打出那个响指毁灭宇宙一半的生物,从而变相的拯救宇宙,让各片星域能够重新获得平衡,是萨诺斯毕生的梦想,他至始至终认为自己可以为了这个理想,付出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可是萨诺斯在将卡魔拉推下悬崖,换取灵魂宝石的那一刻,才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理想,好像真的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的话,萨诺斯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这样选择,说不定自己就真会牵住那个绿色的小手掌,对那个红色骷髅怪,说一声“去你妈的,老子早就拥有全宇宙”,然后打碎他的头颅,和那个小甜心去自己的家乡淡看日落了呢?

  蓦然回看此生,自己这一生到底是在为何而奋斗啊,为什么这个时候,却感觉到那曾经坚不可动摇的理想,会这样的飘渺轻浮,甚至比不上那个小甜心抿嘴一笑呢?

  我这一生尽是在雕翠绿,以缀龙珠,可终究在埋头苦錾的时候,只看见那龙珠的芳华,却丢失了自己这一生,真正应该追求,想要追求的东西了啊。

  铁血霸主,实则只想被有人温柔以待,并且温柔待人啊。

  多么可笑。

  不过我想这才是真正的灭霸吧,不管是在漫画宇宙,还是在电影宇宙之中,他都是可以为了挚爱,毁灭一方宇宙,鞭笞亿万生灵的男人。

  他的爱是笨拙的,但是却是崇高的。

  我想每一个残酷冷血至极的男人心底,实则都住着个温柔浅笑的灵魂吧,哪怕他可能偏执到亲手杀了那个挚爱,可是却依旧会永远将她藏在心底,不让任何人诋毁审视,只供自己余生把玩,爱不释手。

  多好。

  又多惨。

  萨诺斯浅笑着对远处的那个小女孩,做了最后的告别,他浑身九成九已经被灰色物质覆盖,此刻就像是一个畸形硕大的石像。

  他此刻的眼中,却找回了最后一丝清明,转过脑袋,看着剧烈挣扎,但是却因为身体被自己打的支离破碎,失去了强盛力量,所以难以挣脱的班克,以及那……

  向着班克头颅蔓延而去的灰色气息。

  此刻的班克被萨诺斯紧紧地扼住脖颈,捏碎了脊椎,但是他和萨诺斯不同,他还有挚爱滞留人间,还有自己饱含色彩的故乡,等待上演一个个更加精彩的故事啊。

  班克不想这些故事里面,没有守门人的守护,更不想因为没有自己的守护,让这个精彩的世界,最后变为了土卫五那般废墟。

  其实在前文就看出来了,班克实则是有成为第二个萨诺斯的潜质的,他能够毫无愧疚的屠杀生灵,也能够摧城摧星一念之间。

  但是要让他成为第二个萨诺斯,那只可能是在自己的家乡也如土卫五一般化为废土,自己的挚爱朋友都心伤惨死之后,那才有一丝可能。

  只能说人之初,无善恶,世界让我们善,我们便会善待一切,九死为挚爱,百死为故土,千死为本心,而世界让我们恶,那我们便十恶不赦,人神共愤,以鲜血洗去诋毁。

  而这个世界有太多班克的情怀了,他自始至终都欣赏那种肆意残暴,碾压征服的放诞霸主,自己不也曾想过,要征服宇宙,成为那种人吗?

  虽然现在对于那等以血铸剑的格调依旧青睐,但是一步步走来,回首他这一生,有太多不能舍弃的东西了,也正是这些东西,将他一步步推拥成了一个彪炳宇宙的合格守门人。

  就像如果换做他处于萨诺斯的位置,他一定会为了挚爱,站在挚爱的一方,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珠,说一声别哭,这个宇宙咱们不要了。

  所以他也能够为了佩姬,为了托尼,为了科尔伯罗斯,为了全世界的倾慕着,为他们站在自己一向轻视的正义一方,并且成为正义的信念,供世人瞻仰,也因此,不管怎么挑刺,他也从来也是一个合格的地球人,合格的旷世英雄,合格的星空大门镇守者。

  萨诺斯此刻全身都已经被灰色物质侵占了,他的身体也不再衍生出各种慑人的器官肢体,可是他仍旧强撑着不舍得死去,直到看到了那灰色物质,从自己身上,缓缓蔓延到了班克身上之后,他才提起了自己胸腔里最后一口气,一巴掌拍在了班克面门,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灰色手印,并且逐渐蔓延。

  萨诺斯哈哈大笑着:“歼星者,咱们这才算完!宇宙霸主的位置,就让别人去争吧,不过人们终会记住,有两个碾压宇宙万物的男人,曾经叱咤在这亿万光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克当触及到那灰色物质之后,便如萨诺斯那般仰天惨叫起来,他可丢脸多了,没有萨诺斯这么能忍,在地上剧烈挣扎扑腾,但是此刻他的周身,也如萨诺斯那般,开始衍生出各种狰狞奇葩的器官,将他瞬间化为了一个怪胎。

  当听到萨诺斯这声狂笑之后,班克痛叫着看向灰薯精,用变形的声音道:“呃~~~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当着你的面,枪尖你的女儿……呃~~~宇宙万物皆不如我,我便守护宇宙万物,这有什么不对?残暴永远不会是永恒,是你错了萨诺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倒数第二次求下月票、订阅、打赏和书评。)

  (http://www.biquge.lu/book/42077/15724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