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三章 偶遇

第三章 偶遇


      刘宏过来的时候就带了几块压缩饼干,现在已经全部都吃完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就会被饿死了。

    于是,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天一早,刘宏来到平时休息的房间里面,把放几件衣服的包裹拿出来,再去剑匣里拿出的一把汉剑来。

    想了想,他又把冠服巾帻裹上。

    现在是宋朝,男儿发髻露在外面是非常失礼的一件事,特别是他现在还是短发!

    到山谷里的湖边,借着湖面的倒影看了看自己,只见现在的他一身裋褐,齐眉的头发被一个玄色的巾帻裹住腰间配着一把四尺长剑,模样有点不伦不类。

    这般模样让他自己看着也不是很舒服,于是他拆开手里的包裹,把一套衣裳拿出来换上,披上大氅。

    再到湖边看看,却是好看了很多,玄色的大氅和下裳,配上天青的上衣,虽然由于水波的原因看不清容貌,但是也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而腰间的汉剑更是给人一种硬朗的气息。

    “嗯!嗯!端的是一副美男子模样!呵呵呵呵!”用手扶了扶剑,刘宏看着湖中的倒影,直接就咧开嘴笑了,开口自我赞美起来。

    不过看着地上打开的包裹,发现他实在是不想使用这种繁琐的传统包裹方式,于是又提着包裹回到了洞府里面。

    左右看了看,把登山背包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一边,就剩打火机瑞士军刀和少量的驱虫药还留在里面,然后把衣服叠了一下放进去。

    弄好了之后,登山包还有一点空间,他看看边上,发现只用了一次的那瓶**,于是过去拾起来,塞到登山包里,打算作为迷药使用。

    再找了一些石头和木材,把不用的东西掩盖起来,让误入这里的人不会看到自己的东西。

    四顾一番,发现真没什么值得他带的了,东西也藏的差不多了,于是头也不回的出了洞府。

    此时也不知是什么时节,天气不冷不热,外面的树木长势也非常不错,可惜现在的刘宏完全没心情欣赏。

    没有穿过汉服的刘宏总是被树枝钩到,或者被下裳绊到,异常狼狈。

    所幸这里出去不远,就有一条路。

    也不知是谁人走出来,现在杂草已经漫上来了,可是终归是路。

    看到路的瞬间,刘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在家中已经试着穿过汉服来,可是没想到到了这山林中会这般的不方便。

    想想之前的裋褐,可比现在的衣裳大氅利落多了,在这山林里走动的时候定是会方便些。

    不过也是,一个是礼服,一个是常服,怪谁呢?也就只能怪自己太臭美,硬是找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无奈的刘宏只能在心中自我消遣。

    沿着道路向前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个方向走才是对的,不知道个方向有人烟的他只好用笨办法,沿着路向前走。路是人走出来的,一直走下去就对了。

    “该死的,回去天文也要学一下,不然再来几次这样的情况,我不得疯了?”拄着一支从路旁捡来的枯树枝,刘宏抬头看了一下太阳之后,掏出了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又塞到胸前。

    至于大氅,出了树林的他就脱下来塞到登山包里了,天气是不热,可是人走动之后还是会热的啊。

    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手表的时间他在山谷里面就对着太阳调了一下,影子和人为一体的时候,他爸手表上面的时间调成了中午十二点。

    而现在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中午了。

    “哒!哒!哒!哒!哒!哒!”

    “驾!驾!驾!”伴着马蹄声的是一个粗豪汉子催马疾奔的声音,刘宏回头一看,先见是一只杂色马飞奔而近,其后才看见伏在马背上的人,不过看不清脸。

    看到这马儿载着人飞奔而近的时候,刘宏心里面第一个感觉是有救了,可以问问哪里有人家。可是下一瞬间他又犹豫了,这是武侠的世界,也不知这人是不是土匪。

    不过来不及细思,那马儿带着人已经快到眼前了,刘宏躲到一边之后,挥手喊道:“先生!先生!可否问个路?”可是开口之后他又马上停了下来。

    啊呸!我绝对傻了,居然说普通话!刘宏心里直接吐槽。

    “吁~~~”那飞奔而近的马儿被背上的人拉的立了起来,所幸的事刘宏的普通话让那人虽然听不懂,但是挥着的手让那人知道刘宏有事找他。

    当然,这也是看刘宏身上穿的不差,不然要他停下来那是做梦,一般农夫渔樵瞧着他骑马飞奔也不会叫住他!

    待马儿停下来之后,那人再次打量了一下刘宏,直见他一身衣裳虽然有点破口,可是布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不错的货色,而且皮肤白嫩,可见不是官家子弟,便是大富之家的孩子。腰上的剑看着不错,可惜手上没有一点茧,想来也是一件装饰。

    想罢,这人开口道:“小兄弟有何事啊?”

    那人打量刘宏的时候,刘宏也在打量他。

    面前这个汉子和刘宏不同,穿的是裋褐,腰间配着一把剑,长相上很是平常,说不上帅,也说不上丑,只是一个普通人模样。

    可是之前他停下马来的时候,那种做法岂是一般人做得到的?那可是直接把马拉的人立起来。

    听到这个汉子发话,刘宏又傻眼了,之前在家一个月时间他是学习传统知识,可是语言岂是这么点时间内就能学会的?特别是中古时期的汉语,那发音让人一听就醉了有没有。

    “小兄弟有何事?”等了一下还是没见刘宏回答,这个汉子开始有点不耐起来了,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要知道他匆匆回来,现在还不知道无量剑派怎么样了!哪有时间磨蹭。

    被突然提高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刘宏想到了虽然语言交流还是不行,可是文字却没有问题。

    提着手里面的枯树枝,刘宏走到一边,找了个平坦一点的地方,写了起来:

    这位先生,你可知哪里有人家?

    那汉子被刘宏的做法弄得楞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人家的话,你这里向前走,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能见到了。”

    听着边上汉子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通,刘宏只能无奈的抿着嘴向他笑了笑,然后再在地上写道:“抱歉,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可否写出来!”

    那人见地上的字后,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刘宏。

    在他想来,刘宏这人长得斯文秀气,衣服长剑也是华美精致,定是大家子弟出来游山玩水。询问人家在哪里,因该是不慎和同伴走散了。

    不想刘宏却同他讲,他不会官话!

    要知道现在宋是什么地位,哪怕是契丹压得宋国年年岁供,可是当年契丹皇太子耶律倍却说过:愿世世代代生中华,可见汉家文明对异族的吸引力。

    现在眼前这个一身华服,明显是大家子弟的人却说他不懂官话,莫非是契丹人?想到这里,汉子的眼神瞬间幽深了起来,看着刘宏的眼神明显有点变化。不过转瞬之后又恢复了原样,低头写字的刘宏完全没有注意到。

    一般的大理人对于契丹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契丹和大理之间隔着大宋和吐蕃,没交接的机会。可是这汉子不同,他是汉人,属于大宋的汉人,虽然现在拜师的无量剑派远在大理,可是对于自己是宋人的身份却很是自傲。相应的,对于契丹的看法自然是不会多好。

    可是现在都已经停下来了,见刘宏还在等他写字,于是上前夺过刘宏手里的枯树枝,然后在地上写上几个字:此处向前半个时辰便有人家。

    写完之后,将树枝扔在一边,跨上马就走了,也不待刘宏道谢什么的。

    被夺走枯树枝的刘宏因为那汉子用力比较大而趔趄了一下,可是见那汉子在地上写出了哪里有人家,也就不在意了。在他想来,可能这个汉子有什么急事,加之手劲较大所以才会这般模样。

    见那汉子走后,刘宏拿起被那汉子丢到一边的枯树枝,继续向前走去,也就是那汉子飞奔而去的方向。

    那里有人家,吃的东西和休息的地方都在那里。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