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章 重生归来

第1章 重生归来


    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在朝霞的簇拥下爬过山丘,越过峰顶,将阳光洒进萧条素然的树林间。

  晨雾渐渐散去,橘红光影中,一灰一蓝两个身影接连从青黄相间的树木间掠过,偶有树叶被带飞,在风中飘零。

  两人在接近一座小院子时,后面的人不再只是追逐前面的人,而是朝着前面的人推出了强劲的一掌,“叔父,得罪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前者宽袖一甩,满头鹤发随着身子一偏,轻易避过攻势,随后他也朝后推出一掌,“老小子,你可能是疯了,这样的人你也敢捡回来!”

  两人就在院外不远处的林间打了起来。

  屋里,阳光从窗口透进来,在床边拉出一道长长的光影。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青衫男子,他剑眉近鬓,睫毛浓密,鼻梁高挺,唇瓣如雪。

  如果不近看,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死人,因为他胸口的起伏微不可查。

  一个粉衫少女正坐在床边用热毛巾擦拭着他的手掌和手指,娇俏眉眼间满是期待与温柔,“懒虫哥哥,你要快快好起来,都快冬天了,你睡这么久了,还没睡够吗?你看,树叶都要落光了,你再……”

  “轰!”一声树木倒地的巨大声音响彻院子四周,惊得少女手中的帕子掉在了地上。

  她倏地站起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向外看去,只见一个鹤发老人和一个中年男人相对浮在院外林间,撸袖持剑正在对战。鹤发老人是钟家辈分最高的人,而中年男人则是她的父亲钟越杰。

  外面的打斗声渐剧,且越来越近,老人苍劲的声音中带了明显可闻的怒气,“钟越杰,你居然来真的,你别忘了,你父亲临死时说过让你有事得听我的。”

  钟越杰涨红了脸,加大了灵力轰了过去,“我没忘,是你忘了当年我们钟家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又是如何来到此地的,我不管他是谁,我既答应了别人……”

  鹤发老人眼中的复杂神色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坚定替代,“受过恩惠又如何?你如果因此而赔上整个钟家,我看你将来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钟越杰沉默了,但手下却丝毫不肯相让。

  鹤发老人见他不语,心知他有所动摇了,便软了语气,“并非老头不懂知恩图报,而是现在的局势,玄门哪有人敢出头?你可知你这任性的决策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钟越杰只觉一阵无力,手下攻势略弱,声音也小了下来,“我只知,见死不救和忘恩负义,有违我钟家祖训。”

  屋内,少女转身靠着墙蹲下,半点也不敢出声,生怕将鹤发老人的注意力引过来,会暴露床上的人。

  谁知鹤发老人却趁着中年男人势弱分神之际突然收回攻势,几个起落便来到了院中,他隔空一掌袭向了房门,强劲的掌风令得整个房门被掀飞开来,落在地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少女本能地朝床上扑去,埋头伏在了青衫男子身上。

  钟越杰无奈地跟在鹤发老人身后进了屋,欲伸手去拦他,“老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活死人也要计较。”

  老人指着床上毫无血色的人,和耍赖的少女,无奈骂道,“这就是个祸害,你留他会害了整个钟家的。”

  钟越杰伸手想阻止他上前,却被他一把推开了,“玥儿,你走开!”

  “我不,爷爷你不能杀他!”钟芷玥又往上爬了一些,整个身体都覆在了青衫男子身上。

  “咦?”少女突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她用双臂撑起身体,低头看向男子放在被子上的手,她刚刚好像感觉到它动了。

  “你……”鹤发老人和钟越杰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看向那只苍白至极的手,一时间,屋里安静了下来。

  三双眼睛都盯着那五根指节修长却形销骨立的手指,摒住了呼吸。

  果然,那手指又不负众望,轻微地动了一下。

  “呀!”少女发出惊喜的呼声,三人齐齐将视线移向青衫男子的脸。

  钟越杰略一思索,上前一步在床边凳子上坐了下来,探手抓住那苍白的手腕把起脉来,探了一阵,他眉头微蹙了起来。

  “父亲,他怎么样了?”少女着急地问道,生怕希望落空。

  “你先下来,一个姑娘家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老人不悦地瞪着她道。

  “我……”少女涨红了脸,却一动也不动地维持着原来的动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钟越杰瞥了一眼老人,看他并无动作,只得无奈地对少女说道,“玥儿,你先下来,二爷爷不会杀他的,我们把他救活,就让他走。”

  老人闻言,神情明显不悦,但看了床上男子的脸半天,却终究是转头看向了钟越杰,“你是说真的?”

  钟越杰毫不犹豫地点头,“真的,只要他能走了,就让他走。”

  钟芷玥看他神色松懈下来了,从床上翻身而下,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人。

  老人摇了摇头,甩袖准备离去,却顿住脚步略一思索又转身回来,语气不善地道,“走开。”

  钟越杰犹豫了一下,在他的瞪视下起了身,

  父女俩神色紧张地看着他,只见他坐下,直接伸手试探着运转灵力输向青衫男子的眉间。

  片刻后,青衫男子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睫毛开始微微颤抖,老人继续输了一阵方收手。

  又等了一会,青衫男子在挣扎了一阵后,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但没一下,他又闭上了眼睛,泪水急速从他眼角滑落。

  “爹爹,他……”钟芷玥着急地抓住青衫男子的手。

  “稍安勿躁,这是正常的,沉睡的时间太长,眼睛不适应光线而已。”钟越杰摆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果然没一会,青衫男子的眼角不再有泪水,他试图再次睁眼,努力了一阵后,他看到了一片模糊不清的光影。

  钟越杰又等了一阵,直到那双清亮却并无神采的眸子转向他时,他低声问道,“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青衫男子的喉咙里咕哝了—下,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来,想来是因为沉睡太久了,嗓子长久未开,所以才说不出话来。

  钟越杰与老人对视一眼,无奈说道,“老头,你总得让人把伤养好了走吧?”

  老人皱眉又打量了一阵床上的人,几经纠结,随后起身离开了。

  钟越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青衫男子,神情严肃,“不管你曾经是谁,也不管你将来会是谁。你既已到了我钟家,便是我钟家弟子,从此你便名唤钟林。”

  听到这句话,青衫男子的脑海里似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炸裂开来。

  我不是!我是谁!

  钟越杰不等他回答,又转向钟芷玥说道,“玥儿,你不必对他如此上心,你是他师姐,让他同其他弟子一样修习功法,做些打杂的事。”

  钟芷玥诧异地看着他,“爹爹……”

  她刚刚才听到他说等床上的人好了,就让他走的。

  钟越杰不等她反应,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钟林?小师弟?”钟芷钥歪着头打量床上的人,良久她才笑了起来,“真好,我也有师弟了,哈哈……”

  她越想越开心,笑着跑出去端了一碗粥进来,用勺子舀了一些面上的米汤喂到他嘴里,“小师弟,你要快快好起来,我等着你叫我师姐呢。”

  青衫男子艰难地吞咽着,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眨了多次眼,才将她看得清楚些,眼里却仍是一片茫然。

  我是沈浩初?!

  我不是死了吗?

  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

  那些不该死的人都死了,为何我还活着?

  他的脑海如被海啸摧残过一般疼痛起来,生前的记忆蜂拥而来,他想不通为何死得透透的自己,还会有活过来的一天。

  那些零落的片段串连起来,如海风呼啸而过,在他心里划出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裂痕。

  裂痕渐渐加剧。

  临死前的片段在他脑海里一遍遍浮现。

  那张原本丰神俊逸却冷漠的脸,与那一刻被痛苦肆虐的脸,完全无法重合。

  那一滴比仙液还珍贵的泪,出现在那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脸上,实在是太过于突兀。

  那些曾经经历过的磨难和美好,仿如□□的泡影一般,幻化出光彩夺目的美丽后,被阳光一晒,就此灰飞烟灭了。

  难道,他这是带着记忆转世投生了?可为什么他却不是婴儿状态?

  “师弟,师弟……”钟芷玥歪着头打量着刚醒过来的人,一声声地唤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他却再也没有动静,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此时如死水般对着屋顶,无波无澜。

  ----

  半月后,风渐渐变得寒凉,树上的叶子已不见几片,沈浩初试着站起,扶着墙慢慢走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师弟,你怎么起来了?”钟芷玥匆忙放下手里的托盘去扶他,将他扶到床边坐下,随后歪着头打量他,一脸高兴地道,“快,叫师姐。”

  沈浩初端起托盘里的碗,轻声唤道,“师姐,宗主有带话来吗?”

  此话一出,钟芷玥笑着的脸骤然垮了下来,犹豫良久才道,“父亲说,让你好好养伤。”

  “然后呢?”沈浩初神情平静地喝了口粥,似并不在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钟芷玥低了头,声如蚊呐,“父亲让你留在钟家,但二爷爷让我告诉你……”

  沈浩初继续喝着粥,等着她说下去。

  钟芷玥瘪了下嘴,才极不情愿地说道,“玄门近来有大喜……”

  他手中的勺子顿了下,又喝了一口才问道,“何为大喜?”

  钟芷玥面色纠结,目光闪烁,半晌才道,“两月后……叶柳两家联姻。”

  他终于停下了喝粥的动作,喃喃道,“叶柳联姻……”

  钟芷玥看着他的反应,脸上终于绷不住了,眼里迅速蓄满了泪水,“师弟……你……你是不是要走了?”

  沈浩初眼眸低垂,将情绪敛起,重新拿起勺子,“师姐,谢谢你照顾我。”

  钟芷玥咬唇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后捂着嘴跑了出去。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