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2章 破庙调戏

第2章 破庙调戏


    初冬的天空,雪片儿飘扬,灰黑一片,积雪和荒草中矗立着一座荒废已久的破庙,似在诉说着久经风霜的斑驳故事。

  庙里,身着青衫的沈浩初以手为枕慵懒地斜靠在枯草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不停地上下晃动,那姿态要多恣意有多恣意,加上那嘴角噙着的若有若无的笑意,十足一个无赖。

  “北二公子,你这样追着我一个低阶修行者跑,知道的说你是铁面无私,不知道的啊……”一双桃花眼里写满了戏谑,沈浩初说着还眨了两下眼睛,却是故意停顿了下来。

  坐在火堆对面的冷面男子,身着一袭浅蓝色云纹织锦衣衫,他抬眸瞥了他一眼,轻启薄唇道,“如何?”

  沈浩初倏地吐出嘴里的草杆,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嘴角一侧的弧度逐渐加深,看起来邪魅十足,他作势叹了口气,眼现无奈,语气却轻佻不羁,“不知道的,还以为北二公子看上了我这副皮相,才追了我这一路,想做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呢。”

  冷面男子垂眸,不再言语。

  沈浩初见他不为所动,便又变本加厉地嘲讽道,“莫非北二公子让我说中了心事?传闻北二公子向来人畜不近,还有人说你北二公子可能喜欢男人,如今又追着我一介无名修士从虎磅山到了这大青山中,真不知意欲何为。”

  冷面男子神色如常,径自拿起放在一边的树枝挑了一下火堆,火苗瞬间窜起,哔啵作响。

  沈浩初眼中闪过寒芒,但嘴角仍维持着邪魅的弧度,他起身走到冷面男子身边坐下,伸出一只手指朝着那抹白皙如玉的下巴挑去,本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冷蓝剑芒。

  然而,那人却动都没动地被他挑起了下巴,甚至还配合他转过脸,一双如清水般幽深的凤眸就那么直直地盯了过来。

  猝不及防地四目相对,沈浩初嘴角的弧度僵了一瞬,脸上逐渐浮出了轻浮与讽刺的笑意。

  这人,莫不是被鬼上身了?还是被人夺舍了?

  沈浩初心中的诧异层层涌出,但他绝不能怂,他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眼中闪烁着像是压抑已久的兴奋光芒,“既然北二公子真喜欢我,那我便勉强一点如了你的愿,省得北二公子整日追着我不放。”

  冷面男子如雕塑一般与他对视,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极大程度刺激了沈浩初内心深处对他的认知,但他还是动作熟练地往前凑去,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冷面男子眸中划过一抹幽光,在那清润淡粉的嘴唇就要贴上来的瞬间,他整个身体往后移去,一眨眼就闪到了庙门边。

  沈浩初不出意料地扑了个空,本能地以手撑地才没有扑到地上,他维持着这个姿势看着那笔挺的浅蓝身影走向台阶,忽然捶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玩……”

  浅蓝身影消失在墨色的夜幕中,笑声在这寂凉如水的荒山中显得突兀而放肆。

  良久,那笑声才慢慢停歇,沈浩初维持着那个姿势丝毫未变,只是他的目光却看向了撑在地上的那只手,指尖仿佛还残留着那温润的触感。

  北辰逸,五年了,再如何装,你怎么可能改了你的本性?

  即便已经不再拔剑相向,但你又忍得有多辛苦?长年累月的生活习性,又怎会因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而改变?

  沈浩初沉思着靠向身后的梁柱,只有确认四下无人时,他才能得以放松身心,去思考他究竟是哪里露了破绽,竟让北辰逸追了一路,只为确认他究竟是谁。

  他的思绪回到了半个月前。

  虎磅山脚下的简易酒楼内,二楼高朋满座,人们或喝酒,或谈天,好不热闹。钟越杰带着几个弟子默默地坐在角落吃着饭,听着楼内楼外的人声嘈杂。

  有客人拉过上菜的小二,轻声问道,“小二,此地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为何如此多的仙门中人聚集于此?”

  “客官定是刚来此地吧?”小二将手中炊壶提起,为他添上茶水,小声道,“虎磅山最近出了千年蛇妖,山下的村庄被毁了大半,所以这些仙人们都是来除祟的。”

  沈浩初不紧不慢地夹菜吃饭,心神却不自觉地被这声音吸引,钟越杰带他和其他几位弟子出来,并未说此行的目的。

  “哼!什么除祟?还不是来捡漏的!”略带讽刺的声音来得有些突兀,引得众人纷纷看了过去。

  一行身穿深蓝苍鹰纹饰衣服的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其中一个生得俊秀的少年正不屑地扫视着众人。

  这话有些伤人,在场的人大多是山野散修或小门小户的人,要对付千年蛇妖的确有些牵强,但被这样直接地戳出来难免引起公愤。

  只是少年一行明显来自他们惹不起的世家,众人皆敢怒不敢言。

  问话的客人察觉到尴尬的气氛,忙问道,“那如此大的事情,三大世家会出现吗?”

  常年察言观色的小二自然不傻,他若无其事地笑道,“当然会,听说都在来的路上了。”

  那人又问道,“那北家二公子会来吗?”

  小二的表情凝滞了一瞬,摸着头说道,“这我们哪能知道?据说自祁连山一役后,五年来北二公子还没现过身呢。”

  有仙门中人听到二人的对话,悄悄地向边上的人问道,“你们说,北二公子是不是没了?”

  听闻此话,沈浩初手中的筷子倏然落在了桌上,心亦随之掉落到了谷底。

  “你怎么了?筷子都拿不稳?”一旁的师兄不满地瞪着他,真不知道这人跟来干什么。

  “嘿嘿……”沈浩初讪笑了一声,却没再捡起筷子继续吃菜。

  被问到的人小声说道,“说不好,当年北二公子受穿心钉之刑时,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好像当时北宗主还哭了。”

  另一人也悄声说道,“好像是这样说的,我师兄在现场,但他站得靠后,并没看见北宗主哭,只是看他在地上跪了有一段时间。”

  沈浩初挺直了脊背,衣袖中的手不自觉间越攒越紧,再也没了听下去的心思。

  “那八成可能是真的了,真是可惜了,要说他可真是一条铁汉,九九八十一钉,生生受了不说,连哼都没哼一声。”

  “可不是,我师兄说,这天下,除了北家有这样的铁骨,只怕不会再出第二个。”

  “哼!”一声冷哼响起,一只筷子向着说话之人的面门直射而来,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躲避。

  与此同时,另一只筷子从侧边飞射来,以更快的速度打在那只筷子上,“叮”的一声,两只筷子一齐落在桌上,桌边人冷汗直落,纷纷抬脚往楼下跑去。

  “宁公子人不大,脾气倒不小。”一道嗤笑声响起,众人皆转头看向说话之人。那人头戴斗笠一身藏色衣衫,只见他头也未抬,另抽了一只筷子吃着面前的酒菜。

  沈浩初盯着那人看了一会,便收回视线,抿了下唇执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何人装神弄鬼?”少年站起身,一杯酒往头戴斗笠之人飞去。只是酒杯还未到得跟前,便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里面的酒洒了一地。

  “宁宗主如此家教,不怕宁公子早夭?”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觉得十分解气,适才少年仗着身份出言不逊,此时吃瘪,实属活该。

  一杯酒同样往少年飞去,坐在少年对面的中年人举剑伸到他面前,那酒杯却并未碰到剑,而是停在半空中高速旋转,越转越快,片刻后方落地,却仍是一满杯酒。

  二楼剩下未走的人尽皆抽气,这是怎样高深的灵力才能做到这样?

  “坐下!”中年人脸色苍白地喊向一身冷汗的少年。

  整个酒楼内顿时沉寂了下来,众人低头各吃各的饭菜,不再言语。

  吃完饭,钟越杰一行人下楼去往客栈,途经一块告示牌时,他们停住了脚步,最前面有人在宣读告示上的内容,上面写的是关于千年蛇妖的凶险,警告百姓们不得进山。

  众人正议论时,有人突然指着众人身后,惊喜地喊道,“快看,那是北宗主他们吗?”

  所有人都转身看向他们身后,一行身着浅蓝色云纹衣衫的年轻男子整齐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北嘉楠和北辰逸,两人的身姿步伐如入无人之境般从容飘逸,让人移不开目光。

  好一对绝尘仙人!

  “那是,北二公子?”有人惊呼出声。

  “真的是他!”有人肯定道。

  闻言,沈浩初蓦地转身看去,刺眼的阳光铺天盖地涌来,晃得他睁不开眼。

  恍惚中,这一幕似曾相识,一个风姿出尘的身影朝他走来,他眼中的清冷光辉折射出泠泠光泽,如月光照在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幽深而静谧。

  原本微低着头听北嘉楠说话的北辰逸倏然抬眸,撞进一双略带疑惑又有些迷茫的眼睛里。只这一眼,便如一阵春风吹开层层枝叶,绽出一朵带着露珠的桃花来。

  两人猝不及防地对视,令沈浩初心神猛地一震,如做了坏事被当场抓住般有些做贼心虚,他心慌地低下头去。

  “辰逸?”北嘉楠疑惑地转头瞥了北辰逸一眼。

  “嗯?”北辰逸收回目光,如常走着路。

  “见过北宗主,北公子。”众人齐齐行礼道,人人脸上带着笑,显然对他们的到来很是欢欣。很多人来这里已经几天,却是无人敢进虎磅山,只敢在山脚边缘打探情况。

  “诸位辛苦了。”北嘉楠温和浅笑着微颔首示礼,世家风范尽显。

  “不辛苦,北宗主客气。”众人回道,人群散开来,北家有弟子上前将告示看了一遍,又走回北嘉楠面前将情况如实回禀。

  北嘉楠听完,环顾了一圈朗声道,“诸位,除妖一事事关重大,需要从长计议,我看我们还是先稍事休息,等叶家与柳家的人来了再商议。”

  “对,这千年蛇妖可不是一般的妖兽,没有万全之策,断不可冲动行事。”有老者点头说道,颇为赞同北嘉楠的话。

  众人纷纷附和,“是啊,妖要降,但也要顾及我们自身的性命……”

  北嘉楠又说了几句,随后带着北家众人去附近的客栈落脚。

  钟越杰带着沈浩初几人也找了一家客栈落脚歇息。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