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6章 玄门秘事(往昔)

第6章 玄门秘事(往昔)


    时节正值晚春,天气不冷不热,山林间郁郁葱葱,阳光从树荫间洒下,小径上走来三个少年,两个身着紫衣,一个身着青衣,俱是风姿翩翩。

  走在中间的浓眉大眼少年,侧头看向左边的少年问道,“沈浩初,昨日猎到的犀牛精,你可取了皮和筋?”

  沈浩初一双桃花眼总是笑意盈盈,他垂眸眼珠一转,薄唇微勾道,“收了,昨天不是煮了一些吃嘛!”

  右侧的少年倏地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不可置信地说道,“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吃过了?”

  中间的少年却是直接抡起拳头打了过去。

  沈浩初忙笑着跳向一边,嘴里嚷道,“喂喂喂,柳文翰,你激动个什么劲!我开个玩笑而已,煮了你们能嚼动嘛?”

  柳文翰收回拳头,不悦地道,“你就欠揍,一天打两顿,也不嫌多。”

  沈浩初撇了撇嘴,“说得好像你打得过我似的。”

  柳文翰刚刚收回去的手又从腰间抽出了摧风剑,朝着他一招直取面门而去。

  沈浩初一边拔剑相抗,一边嚷道,“二师兄,你管管他,动不动就拔剑相向,哪有一点同门之谊?”

  二师兄柳宜生往后退了一些,飞上路边一棵树的树杈,悠闲地看着两人的打斗,显然已经习惯这种场面。

  沈浩初二人你来我往地过了几十招,却没分出胜负来。

  “喂,继续打下去可就要错过永和茶楼的说书了。”柳宜生看了一阵,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忙朝着二人喊道。

  闻言,沈浩初和柳文翰同时停下动作,将剑收回剑鞘。

  柳文翰瞪了他一眼,“差点误了正事,今日就放过你!”

  沈浩初轻抿薄唇,皮笑肉不笑地道,“好说好说。”

  三人再次走到一起,有说有笑地加快了脚步往平遥城里行去。

  平遥城的永和街上人来人往,人们或行色匆匆,或悠闲踱步。

  最近永和街上最热闹的地方当属永和茶楼,只因前几天茶楼里来了一个对玄门秘辛敢说敢答的说书先生,此先生自称姓刘。

  刘先生长了一张文雅至极的脸,一撮山羊胡子睿智神秘,一身灰白长袍看起来仙风道骨。

  站在台中的刘先生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清了清喉,便开始了今日的说书。

  “昨日有道友想听火神窟事件,我便斗胆在此说说,诸位权当听个故事,听过便忘,不要放在心里才好。”

  沈浩初三人脚步匆忙地从茶楼外进来,正好听到刘先生的开讲。

  刚要上楼的沈浩初突然顿住了脚步,视线落在了坐于楼梯里侧背对着他的两个人身上,这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两人身上的灵力波动不同寻常,特别是少年似乎修习了特殊的密法,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来头。

  应是察觉了他的探究,中年男子转头看了过来。

  沈浩初不慌不忙地抬头看向台上,只见刘先生的视线不经意地扫了一圈,却在楼梯上的柳文翰二人身上停留了一瞬,眼中似有异色闪过。

  沈浩初怔了一下,转头看向柳文翰二人,心中生出疑惑来。

  听过便忘?不要放在心里?莫非这先生要说什么惊天言论?这言论还与柳家有关?

  “话说,十七年前,玄门中突然曝出一个惊天大密,说有人在西北祁连山的辅脉上发现了一座火神窟。众所周知,火神窟一旦大爆发,周围生灵定无法存活,且寸草不生。”

  刘先生一开口就直奔主题,沈浩初只得收起满腹疑问,抬脚上楼坐到了柳文翰二人所在的桌上。

  “不管修为多高深的人都不会随便靠近这火神窟,但传言说那人除祟路过时看到那洞口发出了紫光,且那紫光直冲对面山头,久久不散。于是有人猜测里面可能有至宝,其价值不可预估,一般越危险的地方出的东西便越是珍稀。”

  “一时间众世家都纷纷派出人来,想要一探究竟。各世家派出的都是年轻一代的主力们打头阵,同行的还有一些想要增长见识的散修们,其中三大世家的新晋宗主北明轩、柳星源、叶英杰最为瞩目。”

  沈浩初喝了口茶,捻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心中暗道,这说书先生果然如传言中的大胆,对各世家的宗主名讳可是毫不避忌。

  楼上楼下皆发出了轻微的异声,看来众人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沈浩初看向楼下的台面,好整以暇等着他的下文。

  刘先生微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所有人都围在火神窟的洞口,想等那紫光再次出现,没多久那洞里竟真的出现了异象,却不是众人所期待的紫光,而是传出了类似百灵鸟唱歌的声音。”

  “世家子弟们都跃跃欲试,于是有胆大的就先进去探查了一下,但他们没一会就出来了,都说受不了里面的高温炙烤。”

  众人一阵唏嘘,皆感叹自古宝物难得,尤其是异宝。

  “众人又等了一天,三大世家的人决定进去看看,这个时候,玄门中最为神秘的炎家来人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炎家新晋宗主炎轻尘。”

  这回出声的人更多了,“怎么还扯上了炎家?这先生果真是敢想敢说。”

  刘先生似并不意外众人的反应,他甚至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留给众人讨论的时间。

  待台下声音稍停,他才再次开口道,“炎宗主出言阻止三大世家的人,说此举太过危险,但三大世家的人商量了一下,在柳宗主的提议下决定进去,炎家人便和其他人一起等在外面。”

  “他们进去没多久,柳宗主出来了,炎宗主问了几句后,独自进去了。外面守着的人等了好一阵正准备进去,里面突然传出了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山脉都开始震动起来,众人惊恐地一哄而散。”

  沈浩初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看向柳文翰,柳文翰也神情有异地看了过来。

  看来他们的想法一样,这刘先生话里有话!

  两人不动声色地继续听下去。

  “一个时辰后,地表回复了平静,火神窟里也不再传出巨响,众人又回到了洞口附近,但那高温却是无人敢靠近。”

  “众人等了小半天,身受重伤的炎宗主一个人出来了,他说北宗主和叶宗主已经遇难,让众人回去报信。柳宗主不信,说他肯定是私吞了宝物,害死了北宗主二人,其他世家也是心存疑惑。”

  “炎家一行人与柳家还有其他几家与北叶两家关系好的人打了一场,直到炎家老宗主出现,他们带走了炎轻尘等人。”

  说到这里,刘先生停住了话头,轻啜了一口茶,“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的。”

  沈浩初蹙眉看向台上,这就说完了?难道他刚刚想的不对?

  台下众人愣了一阵,掌声响起,等掌声停下,有人问道,“先生,那火神窟里到底有宝物吗?”

  刘先生摇头道,“不知道,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

  “那冥落…”有年轻人欲大声问道,只是话未说完便被人捂了嘴巴。

  “唔…”年轻人不解地看向身边的中年人,见他一脸的不悦,心中顿时后悔不已。

  “不要命了是不是?什么话都敢说?!”中年人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警告道。

  刘先生顿了下,摸了摸胡子清声道,“诸位就没有疑问,为何北家、叶家以及炎家在火神窟里都损失惨重,而与北叶两家同行的柳家却能独善其身?”

  此话一出,台下众人顿时鸦雀无声了。

  柳文翰倏地起身,正欲出声喝问,却听到沈浩初低声道,“文翰,且听听他还要说什么,目的何在?”

  柳文翰瞥了他一眼,愤愤地坐了下去。

  众人纷纷侧目,柳家就坐落在平遥城外的葛岭山上,刘先生在这平遥城里说出此等引人遐思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

  可这位刘先生似乎真的不怕柳家,他又说道,“诸位又有没有想过?在之后的炎家围剿中,为何参与的众世家都伤亡惨重,而身为领军者的柳家却再一次避免了重大损失?”

  听闻这话,众人脸色齐齐变了,柳家在整个玄门中的实力勿庸置疑,炎家围剿又是玄门的禁忌话题,这刘先生竟当真不怕死?!

  前来听说书的人皆是山野散修或小门小户的人,为的只是来图个热闹,长长见识,平日里能多些谈资而已,他们可惹不起这样的祸端。

  “可恶!”

  正当柳文翰三人奔到栏杆边准备飞身下楼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先生,不若再讲讲三大世家不为人知的秘辛吧?或是讲讲炎家围剿也行。”

  此话成功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众人齐齐转头看向说话的人,登时个个脸露惊恐,抽气声一片。

  那是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中年人,他身后跟着一行年轻人,让众人惊恐的是他们身上所穿的服饰,正是绣着苍劲柳纹的柳家常服。

  柳文翰看到楼下出现的柳家众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

  “致仁叔?”

  众人怔愣在了原地,心头同时浮起一个念头,此人就是柳家除了宗主以外最有名的二长老,在柳家执掌刑罚的柳致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快走!”不知谁喊了一声,楼上楼下的人皆抬腿就跑,整个茶楼不过片刻就空了,只留下几个修为高深不怕死的人。

  刘先生将众人的动作尽收眼底,他微笑道,“这个不能讲,这位先生还是不提此事为好。”

  中年人嘲讽地笑道,“先生不是什么都敢讲吗?连玄门秘事都敢随意揣度,先生还怕什么?”

  说完不等刘先生反应,他一掌推了过去,劲风直袭台上。

  刘先生一侧身,身后的台板被轰得粉碎,木屑飞扬。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