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章 玄门风起

第8章 玄门风起


    沈浩初在一边看得撇嘴不已,不过就是修为高一点嘛!难道你随身带着麻布袋,装什么装?

  柳云溪目视着他远去,方回头看他,“浩初,你怎么样?”

  沈浩初收回神思,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朝她露出标准的笑容,“云姐姐,我没事,他是什么人?”

  柳云溪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他是北家二公子,北煜北辰逸。”

  “北辰逸?一言不合便拔剑相向,有点意思!”沈浩初并未将柳云溪的反应放在心上,嘴角的笑变得玩味起来。

  柳云溪心头一动,略严肃地瞧着他道,“浩初,此人是世家公子里人人皆知不能惹的人,他向来人畜不近,你不要随意去招惹他。”

  沈浩初心里暗啐了一口,人畜不近,我还鬼畜不近呢!

  想是这样想,但他嘴上却笑得灿烂,“我知道了,云姐姐,只要他不来招惹我,我必然不会主动去招惹他。”

  柳云溪无奈地看着他的笑脸,知道多说无益,她示意丫鬟将地上散落的榆钱收拾好,自己则习惯性地伸出手帮他整理好散乱的头发。

  “走吧。”

  沈浩初一边走一边在心里腹诽着,这人就是北辰逸,还真是个冰山脸啊!可他刚刚为什么在他掉下来的时候不躲呢?不是说他从不近人吗?

  等等!浅蓝色?他好像在哪见过?

  永和茶楼一闪而过的浅蓝色身影蓦然出现在他脑海中,难道那人就是北辰逸?他是去干什么的?为何要出手相助?又为何匆匆遁去?

  “浩初,你在想什么呢?”柳云溪伸手在沈浩初面前晃了晃。

  沈浩初收回神思,抬头看了眼天色,有些苦恼道,“云姐姐,这时辰已经不早,想必文翰他们该等着急了,回去晚了,只怕宗主会责怪我们。”

  柳云溪只当他是怕回去挨罚,她安抚地笑道,“没关系的,我出来的时候跟爹爹说过的,我们天黑前回去就行。”

  哪里是天不天黑的问题?一想到那些复杂的服饰,他就一阵头疼,沈浩初索性站住不走了,“云姐姐,我真不需要衣服了。”

  柳云溪见他实在不愿,只得放手,“那好吧,你走吧,我自己去瞧瞧,你们早些回府啊!”

  “好嘞!”沈浩初滑稽地作了一辑,转身疾步离开了。

  柳云溪无奈地笑了一下,和丫环去了城中布庄。

  ----

  沈浩初三人回到柳家,就被柳家宗主柳星源直接召到了大厅里,柳家的大厅装饰得金碧辉煌,四根厅柱上雕龙画凤,那气势比起凡人的皇宫大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处处透露着“喜大普奔”四个字的气息。

  柳星源,四十岁左右,现任柳家家主,柳家在世家里排行第三,弟子们的修为在修真界所有世家中算是居高的,作为宗主就更不用说了。

  柳星源一脸关切地扫了一眼面前站着的三位少年,视线在沈浩初身上停留了一阵,方才宣布了一件事,

  “你们三个回来得正好,我们柳家十年一度的宗门比试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始了,这两年,你们一直在外面历练,想必进步应是能看到的,是时候该看看成果了。”

  “比试的规则和往年一样,你们都清楚,文翰你跟浩初好好说说。宜生,你协助你大师兄将有关事宜处理好。”

  “是。”三人行礼应道。

  柳星源挥了挥手,说道,“文翰留下,浩初你们先回去。”

  沈浩初二人退了出去,留下柳文翰一人。

  回到居住的院子,沈浩初径直进了熟悉的房间,一向奉行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他,倒头便躺到了床上。

  一闭上眼,脑海中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张如玉般的脸和那冰冷的气息,前一刻在永和茶楼出手相助,后一刻就拔剑相向,这北辰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还有他明显是冲着说书人来的,却又匆匆遁去是为何?和说书人又有什么关系?

  他若没看错,今日茶楼里坐在楼梯里侧的那两个人来头也不小,且他们有意隐藏身份,能有这等实力的,只有五大世家里的嫡系子弟。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说书人,凭一张嘴引来了五大世家中的三家,那么他所说的内容就值得人深思了。

  夜凉如水,沈浩初正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出神,就连柳文翰走到他面前他也不知道。

  柳文翰一掌拍向他,沈浩初反应过来,就势往后退去,还没看清来人就一掌回了过去,这一掌匆忙之下用了大力,柳文翰被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险险站稳。

  柳文翰气呼呼地吼道,“沈浩初,你想杀人啊?”

  沈浩初听到他中气十足的吼声,又看了下他,确定他没事,才再次坐下,“是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以后都不来我院子了吗?”

  柳文翰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油纸包递过来,有些别扭地说道,“我才不想来,是阿姐让我来给你送点吃的。”

  “谢谢。”沈浩初伸手接过油纸包,却没有打开,只是放在了台阶上。

  “你不吃?这可是李记的点心。”柳文翰在离沈浩初不远的地方坐下。

  他看着油纸包,不明白沈浩初今天是怎么了,相识两年了,这道谢还是第一次。

  “你下山去买的?”沈浩初拿起油纸包打开来,几个浅黄的榆钱糕出现在他眼前,他捻了一个出来,笑着咬了一口。

  “我可不是特意去买的,是阿姐说想吃豆沙糕了,她还嘱咐我买这个。”柳文翰移开视线,看向院里的树木。

  “嗯,挺好吃的。”沈浩初看着他别扭的样子,笑得越发开心了,柳文翰跟他打闹了两年,闹了两年别扭,但在外面真正遇到事情,他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少吃点,小心撑……”柳文翰瞥到他没心没肺的笑容,心里的邪火又冒了出来,不由瞪了他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却是没有说出那个字。

  “柳文翰,你怎么那么别扭?都多大人了,还跟个女孩一样扭扭捏捏的。”沈浩初看不下去了,看来他们之间是真不适合煽情。

  “你…你才像个娘们,你全家都像娘们。”柳文翰被他一挑,立马跳将了起来,口不择言地骂道,骂完又觉得自己骂得过分了,沈浩初根本没有家人。

  “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劳你操心。”沈浩初根本没在意他的骂词,淡然地说道。

  “哼!你慢慢吃,别噎死了!”柳文翰气哼哼地走了。

  沈浩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懊恼,原本还想着不惹他生气了,这又杠上了,真是习惯难改啊。

  夜已深,月明风清,此时的微风不如白天那般和风煦暖,吹在身上有着微微凉意,沈浩初坐了一阵,只觉得一阵躁闷。

  他起身往外面走,刚出院子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黑衣人背对着他在前方小路上疾行,沈浩初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不对劲,柳家人除了他自己,其他弟子都是穿常服的,而前面的人不只没穿常服,似乎还戴着头巾。

  眼看前面的人即将消失在院墙转角处,他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不远不近地吊在那人身后,直跟着他来到了主院门口。

  “浩初。”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另一边的小路上传来,沈浩初回头看去,柳云溪一身白衣飘飘徐徐走在青石小路上,手上端着一个托盘。

  沈浩初瞥了一眼已经进了主院书房的黑衣人,方转头打招呼,“云姐姐,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爹爹和祖父还在书房议事,我来给他们送些吃食。”柳云溪走到近前,站在他面前。

  沈浩初心中掠过疑惑,皱眉又看了一眼书房,方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托盘说道,“云姐姐,刚刚我看到还有外客进了书房,你去可能不太方便,还是我去吧?”

  柳云溪不疑有他,嘱咐了两句转身走了。

  书房的炕桌边,老宗主柳沐清和柳星源相对而坐,一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地上,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栩栩如生的人|皮面具递了过去。

  “主子,季杨详细调查了那个说书的和他的同伙,竟然毫无痕迹,他们在他留下的东西里找到了一张人|皮面具,只怕他用的也不是真容。”

  “可有其他异常?”柳沐清接过来,仔细端详着。

  “平遥暂时没有,只是其他世家的地界上传回消息说各地都出现了这样的说书人,应该并非一人所为。但他们说的内容就像是有着范本一般,大同小异。”

  沈浩初站在台阶下,听着里面的谈话不知是该进还是不该进,随着里面的对话深入,他脑海里出现了那日在永和茶楼听到的内容,突然有些好奇柳沐清两人的态度。

  柳沐清诧异地翻看着人|皮面具,“同时出现?说辞一致?难道是有人蓄意所为?为的是挑起玄门的腥风血雨?”

  柳星源点头,“是的,不过也没有多说其他的,看起来像是有人想挑起玄门中人对我们柳家生出疑心,却又只是点到为止。”

  柳沐清皱眉道,“这就是对方的高明之处,欲说不说,更能引起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