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章 柳家比试

第9章 柳家比试


    门外的沈浩初听得直点头,谣言随风起,风过必留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必然有是非,在过往的玄门记载中,因谣言而被毁掉的人和宗门不能说没有,即便事后能真相大白,但于当事人已是无事无补。

  柳星源道,“父亲,我们柳家世代清正,虽不像北家那样声名远扬,但至少问心无愧,如此倒也不怕那些人的恶意栽赃。”

  柳沐清顿了一下才点头,“你说的是。”

  柳星源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说道,“父亲,今年就是炎家下战帖的第十六年了,其他世家已经开始注意炎家的动向,你看我们是否应该早做准备?”

  柳沐清眼中闪过精光,“北家和叶家可有什么反应?”

  “北家没有,倒是叶家公子今日下午来送寿帖了,让我们早些去商议。”

  听到此处,沈浩初突然想起那日见到的北辰逸和那来头不小的两人,也许北家并非没有反应,而是北家另有打算,或许还是不欲为人知的筹划。

  柳沐清点头道,“早些去也无妨,炎家单方面下的帖子,只怕不会就此等着我们赴约,接下来玄门必定不会平静。这些说书的还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如果是从炎家出来的,我们只怕防不胜防。”

  他沉吟了一下,又问道,“比武怎么样了?可有好苗子选出?”

  说到这个,柳星源似乎颇为满意,“父亲,如您所料,浩初这孩子天赋确实不错,年轻一代里他年龄最小,但这几天的比试里他都很沉稳。后天他和文翰还有最后一场,我倒要看看他会怎样应对。”

  月亮突然隐入了云里,夜色渐渐变得朦胧起来,沈浩初攥紧了托盘的边沿,心情就如这月色一般不甚明朗。他来柳家两年了,柳沐清向来不过问他的事情,但柳星源对他却是非同一般的关切,给他的资源的功法都是与柳文翰一般无二,此般行事令他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柳沐清满意地点头,“星源,为父看人从来不会错,两年前他显露出来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且他懂得隐藏锋芒,心思也非常人能比,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你尽管培养他,等文翰继承宗主之后就让他辅佐,这样柳家往后在玄门的地位只会比现在更高。”

  柳星源有些迟疑地道,“只是,我看文翰很不服气我们对浩初的看重啊,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柳沐清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不必在意,我们已经观察了两年,浩初完全符合将来成为文翰臂膀的条件。现在两人还小,文翰跟他较着劲也正常,其实他还是挺在意两人的友情的,再说两人现在都还只是小孩子,等以后再大点就会明白我们的用意了。”

  沈浩初没有再听下去,他端着托盘往外走,里面的对话仍然在继续。走到院外他随手找了一个丫环,让其将托盘送去书房,自己信步回了住处。

  ----

  艳阳高照下,平遥城外不远处的葛岭山上,一片古朴大气的建筑物错落有致地座落在山林间。

  此时位于整个柳府西侧的演武场一片人声沸腾,柳文翰和沈浩初面对面地站在比武台上。

  柳星源站在高台上,目视着下面的众弟子们,尤其是比武台上的两人,他甚是满意。

  “今日是比武会的最后一场,规则不变,点到为止……”

  两人互相行了一礼,摆出起手式后,灵力运转全身,柳文翰运转灵力率先使出一招单枝采叶,剑尖直朝着沈浩初面门而来。

  沈浩初简单的一招春风拂柳格挡住他的剑势,剑顺势往柳文翰身侧空档而去,接着一招飞叶逐蝶将柳文翰的身体荡开。

  柳文翰忙垂剑下挡,堪堪使出叶落水起,阻挡沈浩初的攻击,却是在起手上便输了半分。

  “春风拂柳和飞叶逐蝶还能这样用啊?”台下有人突然惊呼道,沈浩初简单的两招就让柳文翰险险落了下风。

  “妙哉,沈小子是真不错,明明不是同一套剑法,他竟能随手将剑招用得这样精巧,难怪老宗主也看重他。”高台上一名蓄着山羊胡子的老者目露精光地看着两人的打斗,神色间有着欣赏。

  “比试可不只是看这些小技巧,还得看实力,文翰长了两岁,修为还是要稳定一些,这小子像是野路子出身,功法也看不出深浅,不知是何来历。”另一个白眉老者不赞同的说道。

  “正是因为文翰年长两岁,又出身正宗宗门,两人能打成这样更能看出沈小子心思灵敏,将来成就更加不可估量了,老宗主还是眼光独到的。”山羊胡子指着两人的身形分析着说道。

  沈浩初所学颇杂,剑法灵巧,胜在敏捷变通,柳文翰则学的是柳家家传的拂叶功法,一身纯正的可柔可钢的功法配合着摧风剑,威力同样不可小觑。

  两刻钟一过,柳文翰与沈浩初已过百招,两人都有些力疲了,柳文翰使出一招漫天飞叶,将摧风剑舞得密不透风,灵力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漫天飞叶,公子好厉害……”

  台下众人竟是有些看不太清两人的具体方位,沈浩初的剑一滞,脚尖一点,整个人弹起,避过柳文翰的剑势,一脚踩在了柳文翰的手肘上身体往上飞去,而后头朝下持剑往下刺去。

  柳文翰被打得仓惶收剑,却是已经来不及后退,只能生生运转全力用剑抵挡了沈浩初的剑势,沈浩初的剑一偏,往地上落去,柳文翰虎口一麻,剑脱手而出往一侧飞去。

  “踏叶摘花?沈小子把这一招算是用到极致了,如果他的功法修为再高一点,文翰早就输了。”山羊胡子继续说道,眼里的欣赏更甚了。

  柳星源看着场中两人的比试,听着身边两人的议论,同样目露异色,眼中精光闪烁。

  就在众人以为比试就要结束时,柳文翰的剑突然转了个弯,回到了柳文翰的手中。

  “飞叶旋风!”台下有人惊呼道。

  沈浩初刚站稳还未作出反应,就被柳文翰用剑指在了喉间,柳文翰赢了。

  “你赢了。”沈浩初收回剑,浅笑着道。

  “哇!公子赢了!我就说公子比较厉害。”台下众少年欢呼起来。

  “这……”山羊胡子的老者看向身边几人,见他们个个都目露复杂,面面相觑。

  柳星源也同样看了他们几人一下才出来说话,简单的总结之后,他和几位老者向各自的院子走去。

  “文翰,浩初,你们有没有伤到哪里?”柳云溪站在台阶下对着走下来的两人问道。

  “云姐姐,我们没受伤。”沈浩初笑着说道,他看向柳文翰,目光真挚,“文翰,你赢了,恭喜你!”

  柳文翰没有说话,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后,往柳星源走的方向追去。

  柳云溪不明所以,疑惑地问道,“浩初,他怎么了?”

  沈浩初并未将他的态度放在心上,笑容依旧,“我也不知道,云姐姐,我饿了,吃饭去吧。”

  柳云溪又看了一阵,才点头道,“好。”

  主院里,柳文翰默默地站在柳星源面前,一言不发。

  “明白你与他之间的差距了?”柳星源轻抿了口茶,才抬头看向他说道。

  “是,孩儿明白了。”柳文翰的头垂得更低了,心里却是更不服气了。

  “今后努力,他比你小两岁,下次若再输,你怎样在世家里立足?”柳星源语气加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是,父亲。”

  “回去吧,准备准备我们快要启程去淮安了。”

  柳文翰倏然抬头,不解地问道,“父亲,为何我们要去得这么早?叶家老祖大寿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柳星源脸色缓和了下来,他揉了揉眉心道,“不只是叶家老祖大寿,另外几大世家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商议,你顺便知会一声你姐和浩初,让他们也准备一下。”

  “是,父亲。”柳文翰有些犹豫地看向他。

  ----

  半月后,柳星源带着柳文翰、沈浩初一行十一人抵达了淮安郡,而叶府位属槐安镇,府邸就座落在槐安镇的东南方。

  槐安镇因着叶府的影响和庇护,而比一般的小镇要繁华热闹得多,光是酒楼和客栈就有十多家之多。此时更是因为叶府的盛事,而更是张灯结彩,喜庆盈盈。

  柳星源一行走进镇里正是傍晚时分,他挑了本地最大的一家酒楼走了进去,小二一看他们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忙将他们请上了二楼雅座。

  因着叶府寿宴,槐安街上随处可见修士装扮腰挂佩剑的人,酒楼里此时也是热闹非常。

  几个身穿绫罗绸缎的中年人喝着酒,正在谈论最近整个淮安郡的热门话题:

  “哎,后天就是叶家老祖七十大寿的寿宴了,听说久不下山的北家也会有人来,看来有得热闹咯。”

  “是吗?可惜不能进去看看了,不过北家不是新换了宗主吗?听说新晋宗主很是年轻,年龄不过二十五呢。”另一人有些遗憾又有些疑惑地说道。

  “不知道,新家主继位,是应该出来见见其他世家的人。这次叶家老祖大寿,不就是最好的机会。”最先开口的人又抿了口酒。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