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0章 三大世家

第10章 三大世家


    沈浩初认真地听着他们的议论,北家作为世家之首,言行毫无行差踏异,但不管走到哪都是首要话题,其宗门实力可见一斑。

  “三大世家中竟有两大世家十多年来没有宗主,除了柳家,北家和叶家的宗主都是新晋的,难道这两家都没有其他的人能做宗主了吗?”另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话语里满是好奇。

  “嘘!你小声点,不想活了是不是?敢说两大世家没其他人的也就是你了,让他们谁听到,你都得死。”他身边的老者赶紧小声制止那人继续说下去,要知道祸从口出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最先开口的那人瞥了一眼年轻人,这才慢幽幽地说道,“想做两家宗主的人多了去了,但北家的家世一向清白,根本没有庶子一说。北家家规也十分明确,只有嫡长子能当宗主。”

  “沈公子,吃饭了。”沈浩初身边的少年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示意菜上齐了。

  “好,吃。”沈浩初浅笑道,动手夹了两筷子菜放在碗里,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日榆树下的打斗。

  见众人都凝神静听,最先开口的人又道,“就算当时没有嫡长子或者嫡长子不能承担宗主职务时,选出的人也只能当代理宗主。一旦嫡长子长到一定年龄,代理宗主就只能让贤,北家老先生是世家中的楷模,在北家的位置无人可撼动。”

  “上一任的宗主便是他的儿子北明轩,只是北明轩在十七年前的火神窟事件里失踪了,在这十七年里,北家都由北老先生打理,无人有异议。”

  “如今北明轩的嫡长子北嘉楠已经二十四岁,为人沉稳大气,是世家大族里不可多得的人才,因此继位更是理所当然。”

  几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却是渐渐安静下来,玄门中的三大世家里,北家声名最盛。因此有人说起北家的事,众人自然是凝神静听。

  有人说道,“北家可真了不得,不说新晋的北宗主,北家的二公子北辰逸更是天才,据说是玄门百年内仅有的两个天才之一,年仅十八岁便已经是年轻一代里的第一人。”

  其他人也是一脸羡慕,“对啊,我刚在来的路上还听到有人说最近北二公子去了一趟蓟曲山,降了那祸害了十数年的虎金龟,据说当地的百姓将他供若神明呢。”

  又有人附合,“我也听人说了,这两年北二公子出去历练的经历都能写成侠义话本了,就是人太冷清了些。”

  沈浩初越听越是不屑,天才?我看是冷才吧!

  “那百年内的另一个天才是谁?”那个年轻的声音又出声问了,只是这一次声音小了些。

  “这人可是玄门的禁忌,据说是炎家的宗主炎轻尘,不过自从十六年前的炎家围剿事件过后,炎家便成了世家大族里的禁忌话题。”那人回答道,说话的声音更小了,众人听了亦不再说话。

  “叶家为何十几年没有宗主呢?”年轻人再次问道,引来众人一片白眼。

  “年轻人,你怎么净问些不能说的问题?不知道祸从口出啊?”他身边的老者有些不悦地看着他。

  “我想知道嘛,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吗?”年轻人看向周边几人问道。

  “想。”众人点头答道,“兄台再说说,我们听听便罢,不会到处乱说的。”

  那人抬手压了一下,众人安静了下来,只听他道,“其实这些也算不得什么秘辛,诸位听了别到处议论就行。”

  众人纷纷点头应承,安静倾听。

  听他们说起了别的,沈浩初这才开始动筷吃菜,却只尝了一口,他又放下了筷子。

  “众所皆知,叶家宗主叶英杰是叶老祖的独子,在他失踪的这十七年里,前几年里还没人敢有异议不选新家主,但后来选新家主的呼声越来越高,毕竟叶家的旁支还是挺多的。”

  “据说叶老祖以一己之力打退了所有人,挺了几年叶英杰的儿子叶维祯才长大成人,后来在叶老祖的压制下,叶维祯才继承了宗主的位置。”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感慨,“啧啧!高处不胜寒哪……”

  年轻人正欲张嘴再问什么,那人瞪了他一眼说道,“吃饭吧,少说话!”

  引起众人一片哄笑,倒也真的没人说话了。

  柳星源一行人默默吃着饭菜,沈浩初伸手悄悄拉了下柳文翰的衣角,“柳文翰,你了解北家新宗主和北辰逸吗?”

  柳文翰有些嫌弃地侧了侧身子,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方慢吞吞地回了一个字敷衍,“嗯。”

  沈浩初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又笑着问道:“那北辰逸是不是也会来?”

  柳文翰有些不耐烦了,“不知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柳文翰突然想起了什么,瞪着眼睛警告他,“你不会是想去招惹他吧?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在他跟前闯祸,不光我姐,就连我爹也保不住你。”

  沈浩初听了这话,顿时心里就不爽了,“柳文翰,我也没怎么你,你怎么就天天针对我?”

  柳文翰却更愤怒了,“你闯的祸哪里少了……”

  一道柔美的声音适时打断他的话,“你们吃饱了?”

  两人闻声看向隔壁桌,柳云溪看过来的眼神中略带警告,“你们多吃些,回客栈后就不下楼了。”

  沈浩初瞥向气闷的柳文翰,又转向柳云溪,俊逸的脸上绽开一朵笑容,“好。”

  柳文翰皱眉睨着他灿烂的笑容,正想说点什么寒碜他,却暼到柳星源正好抬头看向他们这一桌,柳文翰不悦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不屑。

  “哼!”就会装乖卖巧!

  沈浩初是地地道道在渝州长大的,喜食咸辣,淮安的口味却刚好与之相反,荤菜里都是微甜,青菜全是水煮,与渝州的口味截然不同。

  柳云溪看着一路东张西望的沈浩初,知道他没有吃饱,“浩初,是不是肚子饿?”

  沈浩初抬头看向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果然还是云姐姐懂他。

  柳云溪道,“走,我带你去买些小食。”

  沈浩初感激地点头,两人跟柳星源打了声招呼,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柳云溪将他带到小食摊上后,去了别的地方买东西。

  沈浩初吃了些东西后,独自走回客栈,刚一进门便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掌柜的,要五间房。”

  沈浩初顺着声音往柜台前望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北辰逸,又是他!真是冤家路窄啊!

  一行身着同样的浅蓝色云纹衣衫的少年站在柜台前,北辰逸赫然站在前面。他身边还有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与他长得有五六分相似,这应该就是传言中北家的新晋宗主北嘉楠了。

  掌柜的听到他温和的声音,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行八人,看穿着就知道这是他怠慢不起的人,“客官,真是不好意思,小店的房间只剩下两间了。”

  沈浩初正要上楼,突然听到一个狷狂的声音说道,“掌柜的,这两间房我们要了!”

  众人循声看去,几个穿着不知哪个世家常服的少年站在北家人身后,个个皆是一脸的倨傲。

  掌柜的视线穿过面前的人看到后面站着他同样惹不起的几人,顿时头都大了,生意太好了也难,这些人都聚到一起来了。

  北家的几人同样也回身过来看着他们,其中一个少年不甚服气,直接出声怒道,“喂,你们是谁?我们先来的,你们看不到吗?”

  听到这话,后来的人中有一人走到他们面前,左右打量着他们,阴阳怪气地说道,“哟,你不出声,我们还真没看到呢?你们说是不是?”

  与他同来的几人大笑起来,“哈哈,就是……”

  少年却笑了,“原来是一群瞎子呀,真可怜,居然都看不见。”

  这话在沈浩初听来十分顺心,对待狷狂无知的人就不应该客气,但不知清正严谨的北家人是怎样想的?尤其是北辰逸。

  他回头瞥向北辰逸,却见他连身都没转,仍是侧脸以对,似乎并没有将眼前的人事物看在眼里。果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心不动则景不动,也许这些人事物在他眼里,根本如同死物一般。

  那些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一个个都怒瞪着少年,气氛开始剑拔弩张起来,围观的人们亦是一阵紧张,在这叶府的地界,居然还有人敢挑衅生事。

  “哼!哪来的一群瞎子?连北家北宗主都不认识,竟敢在此大放厥词!”

  一声冷哼响起,人群被人分成两边,一个身着白色金叶纹衣衫的少年从中间走来,后面还跟着几个穿同样衣服的人。

  这话一出,众人皆倒抽凉气变了脸色,北家人向来不轻易在玄门露面,因此很多人并不认识北家的人也不知道浅蓝色云纹衣衫是北家的标志常服。但北家声名威望之盛,却是令人闻之震颤,见之色变的。

  一行人到了先来的那一行人面前,白衣少年朝着气宇轩昂的北嘉楠恭敬地行礼,“叶子骞见过北宗主!”

  “叶公子。”仿佛并未看到他人的面色变化,北嘉楠仍微笑颔首,世家风范尽显,风姿飘然,令人炫目。

  就连沈浩初看了,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赞一声,果然是惊才绝艳的北家人!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