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1章 初次交锋

第11章 初次交锋


    叶子骞见北嘉楠仍和以往一样和煦,心中不由微定,深知他是有意给他面子,不与这几人计较,他眼神冷冽地扫向仍站在一边吓懵了的几人,“还在这里等死?!”

  众人明白他是不想这些人在他叶家的地界多生事端,果然一接收到他的眼神,几人立马面无人色地溜了。

  叶子骞见他们走了,方才恭敬地对着北嘉楠说道,“北宗主,子骞奉老祖的令特来此处恭迎北宗主与柳宗主。”

  北嘉楠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几人,十分客气地拒绝,“叶公子,我们来的人数多,就不过去叨扰了,替我转告老祖,后天我们定会准时到的。”

  叶子骞环视了一圈,经过刚刚那一闹,周围没什么人了,他脸上划过一丝为难,“这……北宗主,老祖说好久未见您和北先生了,想和您叙叙旧,还有平遥柳宗主。”

  北嘉楠沉吟了下,转身吩咐着一身寒霜的北辰逸,“辰逸,你带着他们先在这里落脚,待寿宴时你们自己前往叶家即可。”

  北辰逸面无表情地应道,“是,兄长!”

  坐在角落里的沈浩初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不禁暗自撇嘴心道,这人果真是个万年冰山,面对自己的至亲兄长,也是一副欠了他几万两没还的样子。

  叶子骞见北嘉楠应允,放下心来,“北宗主,还请您稍候片刻,我上去请柳宗主,我们一同走。”

  叶子骞上楼来到柳星源的房前,抬手敲了敲,待里面传出声音,方才恭敬地道,“柳宗主,晚辈叶家叶子骞,奉我家老祖的令来请您前往府中一叙。”

  柳星源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好,请稍等!”

  片刻,柳星源和随从从房里出来,与叶子骞一起下楼来。

  柳星源看到门口的北嘉楠,显得很高兴,“嘉楠,你也来了!”

  北嘉楠微笑着见了礼,伸手做出请的手势,“柳宗主,请。”

  几人一起出了客栈往镇东方向去了。

  沈浩初起身准备上楼,一名北家弟子从门外进来,将打听来的情况告知北辰逸,“辰逸师兄,整个镇上的客栈都住满了,就剩这里的两间房了,我们怎么办?”

  北辰逸沉吟片刻,却并未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北二公子,如果你不介意,我们的人让出一间房,我们都挤一挤好了。”

  沈浩初与北家众人齐齐看向楼上,柳文翰站在桅杆边,正在看着楼下的他们,在看到沈浩初的时候,嘴角的笑容突然变了味,还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示意他上去。

  沈浩初心里一跳,他又在想什么歪主意?

  北辰逸看向他,没有说话,北家众人里那个刚刚出声骂人瞎子的少年却着急了,只有两间房,他们有七个人,怎样安排都不对啊。

  他偷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北辰逸,又笑着看向柳文翰说道,“柳公子,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正心!”北辰逸低声喝道。

  正心身体一颤,低下了头,嘴里轻声嘀咕道,“难道我们要睡路边吗?”

  “不会,我们房间足够,可以腾出一间房,稍微挤挤没什么的。”柳文翰看向北家众人的表情又变成了和蔼可亲,直把沈浩初气得牙痒。

  众少年齐齐看向北辰逸,后者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众人心中俱是一喜。此时已经天黑,整个镇上的客栈都被住满了,他们可不想露宿街头。

  正心感激地一拱手道,“如此就劳烦柳公子了,房钱我们照样付给你们。”

  柳文翰却并不在意,“你们先上来,安排一下房间,沈浩初,你一起上来。”

  沈浩初听到他的话,心里不由一沉,这厮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一行人走到楼上,柳文翰让出了自己的房间给他们,众少年却犯了难,“七个人,三间房,还是不够啊。”

  众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着北辰逸,不敢说话,他们宁愿睡屋顶,也不想跟辰逸师兄睡一间房。

  柳文翰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且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换了他他也不愿意,但他不介意把这殊荣送给别人,于是他指着沈浩初对北辰逸说道,“北二公子,如你不介意,可以和这位挤一挤。”

  “柳文翰,你……”沈浩初一脸不情愿地瞪着柳文翰,却在众人的目光中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呼……”

  北辰逸没有说话,北家弟子们却齐齐轻声呼了口气,终于不用跟辰逸师兄住一间房。

  北辰逸转头瞥了一眼,众人又齐齐噤声,很快用眼神分配好了房间,向各自的房间走去。

  “辰逸师兄,我们回房了。”

  北辰逸看向沈浩初,冰冷的声音响起,“哪间房?”

  “啊?”听到这朝着自己而来的冰冷声音,沈浩初险些没反应过来,他极不情愿地撇了撇嘴,没说话。

  柳文翰笑得如高深莫测的狐狸一般,他很快接了话,“南面第二间。”

  北辰逸抬腿便走,沈浩初磨磨蹭蹭地不想走,被柳文翰推了一把,“去啊,磨磨蹭蹭什么?他又不吃人,你别惹事生非就行了。”

  “柳文翰,你太阴了。”沈浩初磨了磨牙,直接被柳文翰无视了。

  “我也要去跟师弟挤,能跟北二公子同一间房,是你的荣幸。”

  沈浩初磨蹭着走到房间前,推门进去,北辰逸端端正正坐在桌前倒茶喝,沈浩初顿时觉得一阵尴尬扑面而来。

  北辰逸并没有看他,仍兀自喝着茶,沈浩初伸手拿起另一个茶杯倒了一杯茶,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辰逸兄,在下沈奕沈浩初,那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树下。”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北辰逸眸色突然转冷,手下喝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似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室内,良久无声,只是周遭温度又不可避免地突突往下降。

  沈浩初感受着那突然而至的寒意,心下撇嘴,北辰逸,你别以为我会怕你!

  他喝掉杯中的茶,撇了撇嘴打量了一圈,这才发现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怎么睡?!

  他径直走向床榻,身后突然袭来的劲风让他条件反射地跳了开去,劲风贴身而过将床幔吹得狂舞不止。

  沈浩初心生暗怒,手已握在了剑柄上,眼中寒芒闪过,“辰逸兄,你这是没完了?又打算动手吗?”

  “我不喜与人同眠。”北辰逸连头都没回,说出的话却字字铿锵。

  沈浩初暗自在心里啐了一口,嘴角便有了嘲讽的意味,“巧了,我也不喜与人同床而眠,辰逸兄可以选择睡屋顶或是打地铺。”

  北辰逸站起转身,凤眸疏离,“拳脚定胜负。”

  天性不服输的沈浩初如何会就此退缩,更何况他本就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于是他刻意勾起唇角斜斜睨去,“辰逸兄既要比,不如我们来个更好玩的?”

  沈浩初虽然知道自己容貌不俗,但并未真正放在心上过,毕竟他未来是要靠武力和智慧行走江湖的大侠。因此他从没想过自己这一瞥是怎样的撩人邪肆,那斜斜投来的目光中似是带了钩刺般能活活将人的心魂勾出来。

  北辰逸盯了他邪魅的侧脸一瞬,眼眸突沉,因此并未回答他的话,倒像是在等着他说下文。

  沈浩初眼见自己的目的快要达成,眼珠一转便眼飞色舞地扬起了拳头,“如果我输了,便心甘情愿唤你一声哥哥,今日床榻便让给你。同样,你若是输了……”

  北辰逸眼眸轻抬,未置可否,直接一拳轰了过来。

  经过柳家比武后,沈浩初对自己的武力值信心满满,但也不敢轻易松懈,毕竟眼前是玄门中成名已久的少年天才。

  他一拳一脚都打得实心实力,因着室内狭窄,不能有所毁坏,因此两人都未用上灵力,只是单纯的拳脚过招。

  这很考验身体的各方面素质,沈浩初修习颇杂,胜在技巧灵活,但北辰逸明显常年刻苦训练。因此过到五十招时,沈浩初便开始感觉力不从心了,心底渐渐生出悔意来。

  他实在不该现在就挑衅北辰逸,眼看打脸的前景在即,沈浩初不由着急起来。他抬眼看向轻描淡写的北辰逸,脑中灵光一闪,视线越过他投向窗口,嘴里喊了一声,“北宗主!”

  果不其然,北辰逸被扰乱心神,回眸看向窗口位置,沈浩初抓住这机会,一拳直朝他胸腹捣去。

  本以为能偷袭得手,却不料耳边响起一声冷沉的“卑鄙!”

  北辰逸闪电般抓住他的拳头,另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掼到了地上。

  后脑勺先着地的沈浩初顿时眼冒金星起来,北辰逸一条腿曲起压在他大腿上,令他动弹不得。

  “哼!”连声的冷哼和悬在沈浩初脸部上方的拳头,充分表达了北辰逸对他行径的不耻。

  “我输了!”沈浩初输得心服口服,此时疼的不只是后脑勺,只感觉脸也疼得厉害,但愿赌服输的勇气他还是有的。

  “北,北二哥哥……”他有些艰难地张口唤了一声,眼里因为疼痛和难堪而氤氲出了轻微的水汽。

  北辰逸明显愣了一下,收回压住他的腿,起身直接走到了床边。

  沈浩初阖眸在地上躺了一阵,等疼痛缓解后才爬起来。

  他偷眼看向床榻,只见北辰逸已经开始打坐冥想,似乎刚才的事只是他的幻觉,从未发生。但后脑勺的疼痛却清楚地提醒着他刚刚的确被北辰逸放倒在地,此时的他只觉得更加难堪了,顿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罢了,出去走走吧,这也太尴尬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