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2章 小贼安离

第12章 小贼安离


    沈浩初出了客栈门,街上已是灯火通明,他缓步走着看着。

  街道两边挂着红灯笼,飘着红绸,百姓们脸上都挂着笑容,如同过节一般,可见叶府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咦?你看,那上面是不是挂着一个人啊?”突然有妇人小声在旁边说道,顺便还用手肘顶了一下她身边的人,示意她看她们前方不远的一个酒楼的三楼。

  “咦?好像是个人,但又不太像,像是一件衣服挂在那上面。”另一个妇人也小声说道。

  沈浩初抬眼看去,顿时心中一滞,那就是个人,还是个小女孩。

  他来不及去想她怎么会被挂在几丈高的楼上,便看到她的身体开始小幅度地摇晃起来,因为她手里抓着的篙子已经在慢慢倾斜。

  沈浩初条件反射地腾身而起,瞬间就到了三楼的窗户下,窗内的人有所察觉,将头伸出来,惊得目瞪口呆,“你们在干什么?”

  沈浩初一只手攀着窗台,一只手朝她伸过去,“把手给我。”

  小女孩惊恐地看着他,一动也不敢动。

  “别怕。”沈浩初一边安抚她,一边运转灵力随时准备着。

  小女孩战战兢兢地伸出了手,沈浩初一把将她揽了过来,抱在怀里,她抖得厉害,却还不忘记将一个东西塞到他怀里,“哥哥,带我走。”

  窗内的人后知后觉地回头看向桌上,发现钱袋不见了,他大吼了一声,“小贼,竟敢偷你大爷的东西!”

  沈浩初抱着小女孩往下落,谁知她脚一着地便如离弦的箭一般跑了,他只来得及“哎”了一声,就看到她迅速地穿过人群,不见了踪影。

  “喂,有没有看到……”一个气喘吁吁的彪形大汉出现在他身后,扒拉了他一下,就准备往前去追。

  “等等,别追了,你的东西在这里。”沈浩初扬起手中的钱袋,大声说道。

  彪形大汉堪堪停住脚步,怒目直视面前高大却并不强壮的沈浩初,“怎么在你这里?你们是一伙的?”

  “如果我们是一伙的,我为什么要把东西给你?”沈浩初撇了撇嘴,为彪形大汉的智商感到着急。

  先前说话的那两个妇人走了上来,对着沈浩初痴迷地看了一会,嘴里说道,“你误会了,这位公子是为了救人才上去的,他刚刚跟我们走在一起。”

  另一个妇人也随声附和,“对啊,你看人家翩翩公子,还会差你这几个钱啊?他要是偷你东西还能还给你?”

  大汉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又看了看渐渐围过来的人,心知自己肯定说不过这些人,不由撇嘴骂了一声,拨开人群走了。

  很快人群便散了,沈浩初也继续往前走,打算再走一会就回去休息了。

  “喂!我的钱袋呢?”

  从路边突然跳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正是刚刚那个小女孩。

  沈浩初停住脚步,挑眉看向她,“你的钱袋?我拿过你的钱袋吗?”

  瘦弱的小身板煞有其事地双手叉腰,一条腿搭在路边的台阶上抖啊抖,“我刚刚不是给你了吗?”

  沈浩初走到台阶边坐下来,也不在意干不干净,看着她的动作,心下觉得好笑,“小丫头片子,注意你的形态,要不会嫁不出去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小女孩低头审视了下自己,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

  沈浩初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身板,笑得含蓄,“虽然没三两肉,但还是能看出来的。”

  “你……”小女孩跟着他的视线再次扫视自己,猛然想起自己偷来的东西了,“喂,我问你,我给你的东西呢?”

  “你给过我什么?”沈浩初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张脏脏的小脸,心里想起客栈房间里的那尊冰神,觉得跟这小丫头在这斗斗嘴也挺有意思的。

  “一个钱袋啊,就我刚刚……挂在上面的时候给你的。”小女孩皱眉看着他,这人莫不是记忆有问题,她刻意忽略被他救下的事实。

  “这样吧,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告诉你钱袋去哪了。”沈浩初被她理直气壮的样子逗笑了。

  小女孩小嘴一努,妥协了,“你……好吧,我叫安离。”

  “钱袋我帮你还给人家了,偷盗是不对的。”沈浩初懒懒地将身子往后靠去,斜斜地倚在台阶上。

  “你,你……怎么能这样?”安离指着他,气愤得有些磕巴起来,那可是她费了老大劲才顺来的钱袋。

  这小样子还挺可爱的,沈浩初心下觉得有趣,“我怎么样?好好一个丫头,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去偷别人的东西,再说就你这小身板,被抓住了你可扛揍?”

  “我……我妹妹生病了,需要银子治病。”安离急中生智,脱口而出道,反正她说的也没什么不对,“我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吗?”

  “真的假的?我看你这丫头就没一句实话。”沈浩初跷起腿,十分惬意。

  “我是说真的,你怎么不信呢?”安离跺了跺脚,有些着急起来。

  “呵呵,我怎么知道?”沈浩初手一摊,说道。

  “你……你怎么这样……呜呜……”安离突然蹲了下去,用手抱着双膝,埋头耸动着肩膀,呜咽的声音从她双膝间传出来。

  “哎,哎,你怎么哭了?”听到哭声的沈浩初直起身子,看着面前的小身影,有点不知所措。

  长到这么大,别说哄女孩子了,他连惹女孩子生气的机会都没有过。

  这可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好了,我相信你了。”沈浩初揉了揉眉头,他相处得最多的女子就是柳云溪,但从来都是她为他操心打理,还不曾让他有过这样的时刻。

  “可是你把我的钱弄丢了。”安离闷闷的声音传出,毫无经验的沈浩初连她是真哭还是假哭都不知道。

  “那不是你的钱,那是别人的钱。”沈浩初哭笑不得地道。

  “我不管,你赔我钱……呜呜……”安离依旧将头埋在手臂间,发出的声音竟真的变成了哽咽。

  沈浩初无奈地看着蹲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安离,想着破财消灾,但他摸了摸腰间,荷包却不在身上,“那个,丫头,你起来,我跟你去看看你妹妹。”

  “你也会看病吗?”安离抬起头,有些期望地看向沈浩初,眼中没有丝毫泪意。

  沈浩初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去,他心虚了,但口气仍很平静,“会一点。”

  “那你跟我来。”安离起身径直往前方走去。

  沈浩初跟着她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座茅草屋前,两人刚走到摇摇欲坠的院门口,门就从里面被大力推开了,冲出一个小身影来,从他们身边疾速掠过。

  “安然,安然,你去哪?”安离伸手去抓那个小身影,不想竟被带得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沈浩初眼疾手快,退后一步一把抓住了那身影的手臂,而后一手拉起一个迅疾走向屋内。屋内除了一堆茅草和两个碗,还有一盏烛火,别的什么都没有。

  沈浩初让安离站稳,才把另一只手上抓着的小姑娘放到茅草上,小姑娘一下地就挣开了沈浩初的手,力气大得让人惊心。

  “站好!”沈浩初嘴里一声低喝,再次抓住她,小姑娘一惊,抬头看向他,眼眶里竟是没有眼白。

  “丫头,站远点。”沈浩初转头冲着安离说道,随后一把抓住小姑娘的肩膀,在她背上重重地拍了两下,嘴里低喝道,“出来!”

  “啊!”一声惨叫响起,一团黑影从小姑娘身上腾起,迅速向门口飘去。

  “哪里跑!”顾不上手里软下来的小身子,沈浩初另一只手甩出一张符纸,打向黑影,只听得一声惨叫,火光爆起,瞬间和黑影一起消失了。

  安离一看到安然摔到了地上,马上冲了过来,抱起了她妹妹瘦小的身子,“安然,你怎么样?”

  安离伸出手轻抚着安然瘦骨嶙峋的小脸,眼泪从她眼角快速流下。

  “公子,我妹妹……”安离满脸泪痕地望向沈浩初,眼里的担忧都快要溢出来了。

  “你妹妹……被它浸染太久了,耗尽了精气。”沈浩初被安离的眼神看得有点不安,他伸出手拉住那只皮包骨的手腕,右手有光芒闪过,星星点点流进安然的身体。

  没一会,安然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不太真实的景象,心里凄然,却仍努力地扯起嘴角,露出一抹艰难至极的笑容。“姐姐……”

  “妹妹,你怎么样?你会好起来的。”安离看着安然的笑容,眼泪落得更快了,她用袖子擦了又擦,可怎么也止不住,便索性不擦了。

  “姐姐,娘亲来找我了,我终于不用那么辛苦了。”安然十分缓慢地吐着不太清晰的字句。

  “不,你跟娘亲都走了,我怎么办?”安离再忍不住心里的恐惧,大声哭了出来。

  “姐姐,我……只会拖累你的……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安然吃力地抬起另一只手,想要再摸摸安离的脸,然而还没等安离凑过去,安然的手便垂下了。

  “妹妹,呜呜……”安离抱着安然的身体号啕大哭起来,朦胧的夜色里阴风阵阵,她的哭声显得尤为凄惨。

  沈浩初默默地站了一阵后,转身往院子里走去,在月光的照耀下找到一把并不完整的锄头,他来到院外手一挥,一团火光燃起。

  他左右看了看,径直来到西南方一个坟包前,就着隐隐的火光看向树着的木牌,上面的字已经模糊,只隐隐看到“安氏”两字。

  沈浩初挥起锄头,在坟包旁边挖了起来,直到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坑出现,他才扔下锄头,往茅草屋走去。

  一进门,安离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抱着安然的身体坐在草堆上,她已经不再有哭声,只是眼泪依旧在流。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