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3章 出手解围

第13章 出手解围


    沈浩初蹲下身子,放轻声音缓慢地说道,“安离,把她给我。”

  安离茫然地看向他,他朝她点了下头,从她手上接过安然的身体,抱起来往屋外走去,手上的身体轻得如同羽毛,却让他心里无比沉重。

  “你要干什么?”

  等到安离反应过来,沈浩初已经走出了院子,她赶紧追了出去。他没有回答她,径直大步往着坟包走去。

  “你……”安离小跑跟到了坟包前,看着坟包和土坑,突然又放声大哭起来。

  沈浩初将安然小心翼翼地放进坑里,停下了动作看着安离,等到她哭够了,亲自走过来捧了一把土扔进土坑。

  沈浩初这才捡起锄头,动作轻柔地将土填回去,堆成了一个新的坟包。

  安离背对着他,声音嘶哑地说道,“你走吧,谢谢你!”

  沈浩初看着她的背影没说话,良久他才抬脚要走。

  安离突然出声问道,“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沈浩初。”

  见安离不再出声,沈浩初才提脚离开,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夜深露重,心绪沉重的沈浩初回到客栈,一上楼便看到柳文翰靠在客栈二楼的栏杆转角处,听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道,“还知道回来?”

  沈浩初心里沉重,没回应他,只默默地从他身边走过去。

  柳文翰见他不理他,有些恼怒,语带警告地说道,“沈浩初,不要以为我爹和姐姐都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沈浩初脚步停顿了一下,等着他的下文,却没再听到他说话,他继续走向自己的房间,抬手敲门,门应声开了。

  北辰逸盘腿坐在床榻上打坐,沈浩初走到桌边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杯茶,仰脖喝了下去。他喝完茶就往内室走,意外看到床边的地上多了一床被子,他也不做多想,直接将被子铺好,踢掉鞋子躺了上去。

  坐在床榻上的北辰逸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他,又闭上眼睛修炼起来。

  ----

  清晨,阳光从窗棂照射进来,打在沈浩初的脸上,他翻了个身,继续做着梦。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他皱眉睁开眼,转头看向床榻上,什么也没有。

  门外响起香琴清脆的声音,“沈公子,你醒了吗?小姐找你吃早饭。”

  “醒了,我稍后就到。”沈浩初不太情愿地从地上爬起,套上鞋子,匆忙洗漱了下,便出了房间。

  “啊!累死了,还以为出来了就不用练习了呢,结果比在北府更累。”一个有些熟悉的抱怨声响起。

  沈浩初从楼梯口往下走,一行身着浅蓝色云纹衣衫的少年从客栈门口进来,一个个揉着腰和腿,发出抱怨声的正是昨日与人斗嘴的正心,看年纪应是一行人中最小的一个。

  “就是,如果宗主在,我们还可以偷两天懒。”另一个少年也神色郁郁地接口说道。

  “正怀,正心,你们别说了,辰逸师兄就在后面,你们是不是没练够呀?”一个稍稳重的少年回头看向他们接口说道,他以手指了指后面,带着众人走向大堂中靠墙不起眼的桌子。

  “正堂师兄,我不想吃饭,只想睡觉。”正心撅着嘴说道,说完还打了一个呵欠。

  “别想了,等下辰逸师兄肯定会问你去哪了,到时更麻烦。”正怀认真道,看起来是真的很怕北辰逸。

  沈浩初听着这对话,心有所感地走下楼梯,而北辰逸正好从门外进来,满身寒霜。

  昨晚被打脸的情形仍历历在目,沈浩初尴尬地嘴角一咧,讪笑着跟他打招呼,“早啊,辰逸兄!”

  北辰逸冷眉冷眼地从他身边经过,目不斜视地走向北家其他子弟所在的桌子。

  沈浩初又尴尬地收起笑容,撇了撇嘴,什么人?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以清正闻名的北家人也是分人的,北嘉楠让人如沐春风,而这人,却让人如坠冰窖。

  “浩初,这里。”柳云溪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她照旧坐在不起眼的位置,但她柔美的声音却引来一片视线。

  沈浩初打着呵欠不紧不慢地来到桌边坐下,“云姐姐,你起得好早。”

  柳云溪笑着帮他盛粥,“是你起得晚,昨晚做什么去了?”

  他自然不能将昨晚的事说出来,只得又绽出标准笑容,“没做什么,就是吃得太饱了出去走了一圈。”

  有点冷!沈浩初摸了摸胳膊,回头看向背后,果然,北辰逸正好坐在他背后与他正对的位置,身姿笔挺。

  柳云溪将碗递过去,见他接过,又伸手帮他整理好衣衫,“爹爹今日不在,浩初不准备出去转转吗?”

  “文翰呢?”沈浩初低头吃着碗里的粥,随口问道。一大早没听到柳文翰的冷嘲热讽,他竟还有点不太习惯。

  “他呀?一早就跟他们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柳云溪又拿起一个包子放到他空着的手里。

  “是吗?是不想看见我吧?”沈浩初撇了撇嘴,语气不甚在意地说道,放下粥碗咬了一口包子。

  柳云溪笑盈盈地看着他吃东西,“浩初,你和文翰非得这样吗?”

  禁不住柳云溪的眼神打量,沈浩初放下了手里的包子,有些哀怨地支起下巴,“不是,云姐姐,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唉,你们哪!”柳云溪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弟弟的性格,连柳星源也拿他们两个没法子。

  沈浩初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事和柳文翰的态度,不由没了吃饭的心思,“云姐姐,我不想吃了,先上楼去了。”

  “浩初,等等,把这些带上去,等下饿了吃。”柳云溪叫住他,将桌上的一笼包子递给他。

  沈浩初接过包子,打着呵欠又往楼上去了,身后的北家弟子们严守“食不言”的原则,吃得相当斯文,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这一天,沈浩初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带着钱袋去了安离家,但安离并不在家。第二件事是把几条街道都逛遍了,他摸清了各种小食摊的位置,以备不时之需。

  ----

  傍晚,柳云溪与丫鬟坐在客栈大堂里,一见到沈浩初从外面进来,她忙站起身来问道,“浩初,你知不知道文翰他们去哪了?都这个时辰了,还不回来吃晚膳。”

  沈浩初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剑放在桌上,在桌边坐下来,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云姐姐,我吃过东西了,至于他们,你也不必等了。都这么大人了,还能丢了不成,这里是叶府的地盘,安全得很。”

  柳云溪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对,便伸手招来小二,准备点菜。

  “师姐,师姐…”阿正从门口跑进来,一看到柳云溪就迭声叫道,似有什么紧急事情般,随后在见到沈浩初也在时,不由愣了一下,“沈公子…”

  沈浩初看向他,心里一动,这是……柳文翰又闹出什么事了?

  柳云溪微蹙眉头,“何事急成这样子?”

  阿正却犹豫了,摸着头看着沈浩初不知道该不该说。

  柳云溪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肯定与沈浩初有关,且一定是因柳文翰而起,脸上不由得带了愠怒,“还不说?!”

  阿正看了看两人,方才说道,“是……是公子喝醉了不肯回来,在街上叫嚷着要和沈公子再打一场。”

  沈浩初一听就明白了,拿起手中的剑就要往外走,却被柳云溪拉住了衣袖,“浩初,你要干什么?他喝醉了,你去不是更加火上浇油?”

  阿正忙说道,“公子说,沈公子不去,他是不会回来的,刚刚还差点跟大师兄打起来了。”

  沈浩初却笑了,“云姐姐,他心结不解,是不会罢休的,这会趁宗主不在,解了他的心结也好。”

  柳云溪松开了他的衣袖,却是更疑惑了,“心结?什么心结?他不是赢了吗?”

  沈浩初没说话,跟在阿正身后往外面走去,柳云溪连忙追了上去。

  三人来到一家酒肆前,柳文翰一行人正站在一棵树下,柳文翰由两名师弟搀扶着。灯火下,柳喻生一脸无奈地站在一边,满身狼狈。

  柳文翰一见到沈浩初,立马推开了扶着他的两个人,站直了身体,抽剑出鞘,一剑直直地朝着沈浩初而来,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众人惊讶了。

  “沈浩初,谁要你让!”

  沈浩初抽出剑迎面而上,两人瞬间战到了一处,其他人都站在树下没动,周围的人一看到这里有热闹可看,都围了过来。但又怕伤及自身,所以都自觉留出了一大片空地供两人打斗。

  “大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是北家众人路过被拦了路。

  众人听到这声音,都回头看向他们一行人,一看他们的穿着,又看到一脸冰霜的北辰逸,便知这也是玄门世家的人。

  百姓们自动往两边退了退,让开一条路,北家少年们走到人群前方。

  “柳公子和沈公子怎么打起来了?”众人看清场中打斗的两人,正心惊呼道。

  “不知道,先看看。”另一个少年答道。

  柳文翰喝了酒,又看到这么多人观看,手下使的每一招都毫不留余地,沈浩初却只是见招拆招,并不与他正面相对。

  柳文翰看他这样,心里更不舒服了,使出的招数一招更比一招凶狠起来。

  “柳公子与沈公子有怨?”众人看了片刻,直觉柳文翰这是想杀人的打法,有人不由出声问道。

  没人回答,众人眼看着场中两人过了几十招,柳文翰越打越猛,招数越刁钻,就是想逼沈浩初拿出真正的实力与之对战。

  沈浩初看出他的意图,不再只是见招拆招,开始反守为攻,一时与柳文翰战成了平手,两人不相上下。

  百余招过后,两人都有些力疲了,柳文翰因着酒劲丝毫不肯松懈。

  沈浩初的剑势已彻底落入下风,他动作迟滞地使出一招春风拂柳,险险避开柳文翰的剑招。

  而柳文翰却仍是不肯停手,他仗着酒劲使出一招飞叶旋风,剑尖直直朝着沈浩初而去,沈浩初灵力不支地往后退去,停下了所有动作,站在原地不动了。

  众人眼看着那一剑毫不留情地刺向沈浩初喉间,且使剑之人丝毫没有收剑的打算。

  “浩初……”柳云溪着急地喊了一声,其他人都惊得瞪大了眼睛。

  “叮!”就在众人都觉得沈浩初必死无疑时,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道冰蓝色剑芒从人群的方向飞射来,柳文翰的剑被冲击得偏了方向脱离他的手飞向地面,剑气擦着沈浩初的喉间过去,带出一道血痕。

  众人的目光跟着冰蓝色剑芒回到人群方向,北辰逸满身寒霜地站在原地没动。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