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14章 叶家公子

第14章 叶家公子


    沈浩初诧异地看了过来,又是他?不是说北辰逸从不多管闲事吗?他这是第二次出手帮他了。

  正堂看着众人看过来的目光,不悦地说道,“柳公子你若真想杀人,不该在叶府门前动手,更不该在叶家老祖大寿前夕。”

  众人皆点头称是,这满街都是百姓们为叶府祝寿做的装饰,一排排红灯笼多么喜庆,如果真在这时沾上了鲜血,那叶府的脸面该往何处摆?

  柳文翰早在剑被击飞时就彻底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这时被正堂一说,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啪!”柳云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两人面前,满脸怒气地扬手给了柳文翰一耳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沈浩初回头看向盛怒之下的柳云溪,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沈浩初心头突然有些后悔,或许他不该太过谦让于柳文翰,以致他如此不知分寸。

  “阿姐,我……”柳文翰愣在了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柳云溪却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向北家众人,身后跟着柳家众弟子。

  “云溪谢过北公子出手相助,舍弟莽撞不知轻重,让你们见笑了。”柳云溪行礼说道,身后柳家众人皆郑重行礼,个个一身冷汗。

  正堂看了一下北辰逸,见他没有说话的打算,忙回礼说道,“柳小姐不必客气,一家子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为好。”

  “是,云溪谢过北公子!”柳云溪微低头说道。

  北辰逸转身往客栈方向行去,北家众少年忙跟上。

  “还不走?”柳云溪看向仍站在原地的柳文翰,恼怒地说道。

  柳文翰垂着头跟在后面走着,沈浩初走在柳云溪的身边,一路无话回了客栈。

  酒肆二楼房间的窗户前站着两个人,此时正玩味地看着两行人离去的背影。

  “长安,去查查这个沈公子。”叶子骞看着柳家众人离去的方向,笑得意味深长,“有意思的人啊!”

  “公子,何出此言?”长安看着走在柳家众人最后的柳文翰摇了摇头。

  叶子骞潇洒地转了一下手里的折扇,随后敲了下窗台才说道,“刚刚即便北辰逸不出那一剑,柳文翰也杀不了他,但他要是不停手,再打下去柳文翰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事要是落到有心人眼里,柳家只怕要成为世家中的笑柄了。”

  长安满头雾水,“公子的意思是沈公子隐藏了实力?柳公子不是他的对手?那为何北公子还要出手?”

  叶子骞如一只狐狸般,笑得高深莫测,“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了,从不管闲事的北辰逸明知他是故意示弱,还出手解围,此人身份只怕不简单。”

  长安想起之前得到的消息,“公子是否还记得那日我们去平遥郡,遇到北公子当街与人相斗?”

  叶子骞侧眼睨过去,一脸惊讶,“嗯?难道那人就是他?”

  长安点头道,“正是沈公子,但原因却查不到,还有,北公子好像也是冲那说书先生去的。”

  叶子骞挑了挑眉,“那说书先生可有消息了?这伙人哪里都去了,唯独不来我们淮安郡,倒是有趣得很。”

  长安道,“没有,线索都指向金香城,但一入金香城去查,便再无痕迹了。”

  叶子骞搔了一下下颔道,“长安,你继续查,务必要找出这伙人,也许其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他们直指三大世家,虽不知真假,但无风不起浪。”

  长安点头,又问道,“那这沈公子还要查吗?之前有师弟来报说,北公子这两日都与那沈公子同居一室呢。”

  叶子骞看着酒肆对面的大树,眼中闪过一丝趣味,“真劲爆啊!当街打斗,同宿一室,今日又出手解围,能让从不近人的北辰逸在短时间内有此变化的,这沈公子可是第一人!”

  他转身倚窗,愉快地道,“查,当然要查,这样有意思的人,我得好好结交一下。”

  说完,两人下到一楼,往叶府方向走去。

  次日,柳云溪和丫环在大堂吃着午饭,等沈浩初下楼,在她们快吃完的时候。叶子骞从外面走进来,直接来到了桌边,他抱拳行礼道,“柳家姐姐,打扰了,请问令弟在吗?”

  柳云溪有些诧异地起身回了一礼,“文翰今天早上就不见人,叶公子找他可是有什么事?”

  “无事,老祖说不能怠慢了几位公子,让我来邀几位公子一起出去走走。”叶子骞摆手说道,示意她不用紧张。

  柳云溪闻言放下心来,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老祖有心了,文翰不知去了哪里,只怕要辜负老祖和叶公子一片好意了。”

  叶子骞沉吟了一下,又道,“子骞听闻柳家来了两位公子,不知那位在吗?”

  柳云溪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沈浩初,便转头吩咐丫环道,“阿容,去将沈公子请下来。”

  “叶公子稍坐一会。”柳云溪招来小二将饭食撤下去,叶子骞依言在桌边坐下来。

  “云姐姐,谁找我?”沈浩初一身清爽地从楼上走下来,朗声问道。

  “你先过来坐,是叶公子找你。”柳云溪笑着道。

  他依言在桌边坐下,看向叶子骞,眼底有着疑惑,“叶公子?不知找我有何事?”

  “浩初兄,我是叶烁叶子骞,特来请你和文翰兄一起出去走走。”叶子骞举手抱拳道。

  沈浩初同样回了一礼,压下心底的异样,勾唇笑道,“叶兄,我是沈奕沈浩初,这厢有礼了。”

  “浩初兄先吃饭,我在这里等等,看文翰兄会不会回来。”叶子骞进来的时候只看到柳云溪一个人和丫环在吃饭,所以本能地以为沈浩初还没有吃饭。

  “呃,叶兄,我已吃过别的东西,就不吃了。”沈浩初有些尴尬地说道,他不好意思说他吃不下淮安菜。

  三人一时无话,只能坐在桌边干等,等了好一阵,柳文翰仍不见回来。沈浩初目露疑惑地看向柳云溪,后者微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知道叶子骞此来所为何事。

  沈浩初试探着说道,“叶公子,不知此来可是有事找文翰?不若我差人出去找找他?”

  叶子骞也有些尴尬,“其实,我此来并非有事,是老祖怕几位在这里无聊,特叮嘱我来陪几位出去走走看看。”

  沈浩初立时心下有些了然,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惊动了叶家老祖,这才派他来做和事佬,以防他们再次生出事端来。

  他试探着出声道,“叶公子若是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我倒是正好缺一个一起出去的伴,文翰那家伙不知去了哪里,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吧。”

  叶子骞正是坐得尴尬的时候,柳云溪也在,他有很多话不能说。如果能把沈浩初邀出去,只要不与柳文翰在一起,老祖给他的任务便也算是完成了。

  于是他一脸欣然地道,“如此甚好,那我们就先行出去,有可能我们会在外面遇到他们,到时候再一起喝酒谈天也不错。”

  沈浩初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怕他巴不得不要遇到柳文翰才好,所以他直接起了身,往外面走去。

  两人如久未重逢的老友一般走在街上,叶子骞领着沈浩初将槐安镇转了一遍,介绍了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也听他说了一些历练时所发生的趣事和见闻,一时两人只觉得相谈甚欢。

  叶子骞这才发现沈浩初很对他的胃口,甚至两人还有些志趣相投。

  “浩初兄可真是风趣,这一路行来,我可是增长不少见识,你所说的犀牛精斗得真是惊险又有趣。”叶子骞由衷地笑着说道,随即他又疑惑地问道。

  “既然浩初兄与文翰兄如此投契,那为何昨晚在街上会出手相斗,甚至文翰兄还差点失手伤了浩初兄?”

  沈浩初淡然一笑,不在意地道,“年少不知事,常有斗殴耍狠的时候,他昨晚喝了些酒,控制不住自己,故而做出了那般事情,倒是也能够理解。”

  叶子骞一脸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浩初兄宰相肚里能撑船,果然值得叶某结交。”

  “叶兄过誉了。”沈浩初淡笑道,心里却想着,如果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柳文翰,只怕他又是另一番说词了,这大世家的人真是八面玲珑。

  “浩初兄,你与辰逸兄以前就认识吗?”叶子骞想起了困扰了自己一天的问题,忙出口问道。

  “不认识,前些天才认识的。”

  “嗯?怎么认识的?”叶子骞不死心地问道。

  “呃…我不小心碰了他一下,然后就跟他打起来了。”沈浩初将他从榆钱树坠下砸中北辰逸的过程直接略了过去,他现在想起来都仍觉有些尴尬。

  叶子骞自然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起因,现在听到沈浩初这样说,心里虽有疑惑,但也不好多问。

  “辰逸兄是这样的,除了北宗主,他从小就没跟人接触过,所以……”叶子骞欲言又止。

  “原来如此。”沈浩初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脑海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了那张清冷至极的俊脸。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话,沈浩初突然停住了脚步,叶子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个子十分矮小的身影从他们前方不远处跑了过去,“浩初兄,你认识那个人?”

  沈浩初的目光追着那道身影跑过了前方的摊位,迅速窜进了街对面的小巷子,他唇角微勾,目光中满是趣味,“认识,很有趣的一个人。”

  叶子骞疑惑地转头看他,正要问什么,却突听身后传来了一个两人都熟悉至极的声音,“子骞,你怎么在这里?”

  是柳文翰!两人原本都私心里想要避开他的,却不想真的在这街上遇上了。

  沈浩初没有回头,他能感觉到叶子骞在听到柳文翰的声音时,身形明显僵了一下。他瞬间明白了他的难处,刚好他也不想在他面前显露出和柳文翰难看的一面。

  沈浩初匆忙道,“叶兄,我还有些事,先行一步。”

  说完,不待叶子骞反应,他便提气纵跃上了路边屋顶,往那个身影追了过去,安离,你可是又做了什么坏事?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