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22章 旖旎幻境

第22章 旖旎幻境


    圆月如盘,清亮的银辉笼罩在大地上,将一切映照得明亮如白天,老旧的大殿里一片银光泠泠。

  沈浩初靠着大殿的柱子,却是怎样也睡不着,他索性起身走到外面。

  他在台阶上坐下,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之前在一些杂记里看过,一般邪恶之物会在月圆之时发生一些变化,或变得更强,或发生变异。

  这么一想,他坐不住了,起身便往外面走去,走近院门便看到北辰逸背对着他站在门边仰头望天,似乎在思索什么。

  沈浩初勾唇一笑,轻手轻脚地朝他走去,刚走到他背后,一道剑芒便从他腰间递了过来,准确地对着沈浩初的腹部。

  “喂,辰逸兄,我只是想跟你玩一下。”沈浩初腰一弯,退离了一步,急忙出声道。

  “无聊!”北辰逸并没有收剑的打算,只头也不回地扔了两个字。

  “辰逸兄,先把剑收一收,我不想跟你打架,我们说正事。”沈浩初早已习惯他的冷淡,不由翻了个白眼,厚脸皮地抬手把他的剑往回推,“你刚刚去客栈了?”

  “你,去哪?”北辰逸不答反问,音调低沉。

  “我们可能想到一处去了。”沈浩初见他迟迟不归,便知他可能是有什么想法,一个人去查看了。

  “圆月。”北辰逸瞥了他一眼,淡声道。

  “嗯,月之精华此时最浓,那怪物可能会有所变化。”沈浩初点头,他所猜不假,北辰逸在玄门中声名极好,学识渊博,各方面都有涉猎。

  果然,北辰逸自然地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那你看到什么了吗?”沈浩初倚在了门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没有。”北辰逸答道。

  “会不会是时辰不对?”沈浩初摸了下腰间的剑,“一起再去看看?”

  “嗯。”北辰逸低应了一声,转身又往外走。

  此时已月上中天,在月光的照射下,地上拖出了两道长长的影子。

  “辰逸兄,等下如果情况不对,就先撤。”沈浩初不太放心地看向北辰逸说道,他并不是怕死,更多的是怕北辰逸太执着而出现什么意外,毕竟那怪物非同寻常。

  “嗯。”北辰逸显然跟他想的一样,圆月之下,怪物只会变得更强。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在寂静的街上,此时路两边的灯火已全部熄灭,看来这灯火只需要在怪物出来的时候点着不灭即可。

  “有人。”北辰逸突然停了脚步,沈浩初也跟着他停了下来,两人迅速隐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墙后面。

  “月圆月缺自有数,阴阳生死皆在簿……”一个身穿道士袍服的人出现在了那客栈门口,嘴里念念有词着进了客栈。

  “道士?”沈浩初蹙眉看着那道士进了客栈,正在思索要不要前去阻止,身边的北辰逸便已经走出了阴影,往街上走去。

  “等一下!”沈浩初一急,便抓住了他的衣袖。

  北辰逸应声止步,低头看向他的手,寒意乍起。

  沈浩初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他的异状,他松开手,抬在半空中,尴尬地说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北辰逸甩了下衣袖,好像真的沾了什么脏污似的。

  哼!我还不想碰你呢!沈浩初暗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客栈,一时间惊得他又拉住了北辰逸的衣袖,“辰逸兄,你看!”

  北辰逸的目光从他的手上移到了不远处的客栈。

  只见那二楼的一个房间在月光下竟散发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笼罩着整个客栈,时隐时现,十分诡异。

  “怎么会这样?”沈浩初记得清楚,那个房间就是被火烧过的房间。

  “放开!”冰冷的声音响起,拉回了沈浩初的注意力,他低头看去,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拉上了他的衣袖。

  “嘿嘿!”沈浩初尴尬地笑了一声,手缩回又伸出,帮他拍了一下衣袖。

  “辰逸兄,你猜,那个道士在干什么?”沈浩初摸了下头,转移话题道。

  北辰逸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抬脚开始行动,沈浩初紧走几步和他并肩而行。

  两人很快摸到了客栈的楼梯上,外面的月光照不到楼面,但也反射着莹莹光芒,一切清晰可见。

  他们对视了一眼,疾速往那被火烧过的房间奔去。

  门早已不存在,所以里面的一切直接映入了二人的眼中。

  只见那道士手持铜铃紧闭着双眼正在念念有词,察觉他们到来,他倏然睁开了铜铃般大的眼睛,瞪着他们。

  “滚!”他嘴唇轻启,发出如洪钟般的声音,直冲二人耳膜。

  那声音如一圈一圈的波纹般荡漾在空气中,整个空间都开始震颤起来。

  沈浩初捂着耳朵,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一道白得令人目炫的光,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白光倏然散去,沈浩初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处仙境中,眼前的光景就跟仙界那么飘渺唯美。

  阳光明媚,光线透过层层白云照射在绿油油的草木上,在地上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微风拂过,草木间的花朵飘飘扬扬地落下,洒下一地娇艳,暗香浮动。

  远处湖边一群仙鹤正在姿态优雅的踱步,前方缓缓浮现一个背影,婀娜多姿的仙女正在起舞。细纱水袖随着纤长手臂轻扬,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时急时缓地变幻着形态,一头如墨乌发随着她的动作轻晃,隐约露出天鹅般的瓷白细颈勾勒出旖旎诱人的弧度。

  沈浩初看得直咽口水,他恍然未觉自己正在靠近那翩翩起舞的仙子,越来越近,那婀娜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他甚至都能闻到她身上的清香。

  那淡淡的香味竟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眼看美人已经近在咫尺,马上就能清香满怀,沈浩初禁不住兴奋地闭上了眼,他嗅着鼻端清香,继续往前凑。谁知那美人却忽然转了身,沈浩初一睁眼,一道泛着冰利蓝光的剑锋倏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在鼻子就要撞上去的前一秒,沈浩初堪堪停住了身体,他抬眼看去,面前的美人--北,北辰逸!正双眉紧蹙,眼神锐利如剑般盯着他,脸色沉得如寒潭冰水。

  我艹!沈浩初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弹开了去,一屁股落在了地上。

  周遭空气已经泛起了无形的霜花,隐隐有冷风拂过,吹起那霜花凛冽地刮过,直透人心肺。

  “辰逸兄!”

  沈浩初在他剑锋再一次刺来的瞬间,彻底清醒了过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浩初一身冷汗,汗毛直立,他刚刚怎么了?为什么他会陷入那样的幻觉当中?

  北辰逸的凝霜剑蓦地转了个方向,冲着另一个方向斩去,剑芒大盛,剑意无匹。

  道士!沈浩初终于反应过来,他们身前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

  剑芒到得道士跟前,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空气中竟涌起无数肉眼可见的细小波纹,震荡着能量四下逸散,劲风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结界?”沈浩初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场景,只觉得自己还是所知不多。

  “无知小儿!”道士冷哼了一声,提气跃上屋顶手往上举,屋顶瞬时破了一个大洞,他从洞口飞了出去。

  “坏你爷爷好事,我们走着瞧!”道士愤怒的声音混杂着屋瓦碎裂声落了下来,响在半空中。

  沈浩初扬手挡住四下飞溅的屋瓦碎屑,他仰头看向北辰逸,只见一身浅蓝云纹衣衫的他站在银色冷辉中,竟有如天神般散发着熠熠寒芒。

  天神下凡了!

  沈浩初看直了眼,直到天神俯首,冷冷的目光瞥过他,如在他心头划过重剑。

  北辰逸转身往外走。

  沈浩初这才彻底反应过来,北辰逸刚刚那看白痴一般的眼神毫不掩饰,那他眼中的白痴,非他沈浩初无疑了?

  适才幻境里的一幕幕如闪电般在他脑海中一一掠过,他老脸一红,从地上一跃而起追了上去。

  “辰逸兄,你听我说……”

  北辰逸倏然转身。

  “我……”沈浩初差点没撞上去,对上北辰逸深遂幽冷的目光,他突然语塞了,不知道如何解释刚刚他是陷入了幻觉,所以才会有那般奇怪的行为。

  一想起自己在幻觉里看到那仙子时可能出现的表情,沈浩初就想一头撞死在地上,再也不要起来。

  “我……”我了半天,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北辰逸的耐心似已到了极限,他鼻间逸出一声冷哼,转身下了楼梯。

  沈浩初一拍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蹲了下去,抱着脑袋想就此消失。

  片刻后,他又无奈地起身,远远地跟在北辰逸后面回了城徨庙。

  次日,沈浩初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他起身走到外面。

  叶子骞正坐在台阶上跟安离说着话,安离一抬眼就看到了他,高兴地叫道,“浩哥哥,你醒了,我给你盛粥。”

  沈浩初在台阶边坐下接过安离递过来的粥碗,迎着叶子骞怪异的目光问道,“子骞兄,你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它在找什么呢?”

  叶子骞皱起了眉头,“不知道。”

  沈浩初将粥喝完,苦恼地道,“不能硬来,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像妖不知道是什么妖,像鬼不知道是什么鬼,更不知道它所求为何,怎么去找解决方法?真是麻烦。”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