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24章 化解执念

第24章 化解执念


    沈浩初一直心系那天晚上他与北辰逸一起遇到的那个道士,关于他的目的,关于他的手段,这一切都是一个迷。

  他想了一阵,转而看向叶子骞和北辰逸说道,“子骞兄,辰逸兄,这事看起来应该是有预谋的。”

  叶子骞不解地看向他,“何出此言?”

  沈浩初沉吟了一下,说道,“事情发生的前半段很正常,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是有人蓄意为之,我们试想一下,女人为何会突然变得力大无穷?为何她死了以后能轻易将整个客栈除了老板娘的人都杀光?其中还有一个是仙门弟子。还有,灵尸向来是玄门禁忌,为何这么大的事三大世家从不知晓?”

  叶子骞道,“她不是因仇恨的力量变得力大无穷吗?死的时候怨气太重,是很有可能直接变成恶灵的。”

  沈浩初摇头道,“不管怎样仇恨,人的潜力不会超越她本身太多。再者,如果她真是单纯的恶灵,被她抓伤的人最多致死,不会变成那么强悍的灵尸。”

  叶子骞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蓄意利用这对母子制造灵尸?”

  沈浩初双眉微蹙,“可能还不只如此,那个母亲会变成那样,背后必定有不为人知的际遇,或是得了有心人的帮助。”

  叶子骞也想起了他曾说过的道士事件,脱口而出道,“会不会是那个道士?”

  沈浩初点头,又摇头,迎着三人的疑惑目光,继续说道,“那个道士暂且不论,事后程氏也曾试图收服她,但程氏折了两批人以后,态度便转变了。他们只是将灵尸关在程氏祠堂,然后搬离了这里。”

  “可正常的做法难道不是应该上报三大世家请求帮助吗?这背后只怕藏着不能为人知的世家手段,这批灵尸的用途怕是不会那么简单。”

  叶子骞看了看将沉不沉的天色,越发迷茫了,“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我们再去一趟程氏。”沈浩初想了一阵,觉得他们漏掉了什么。

  “去那里做什么?”叶子骞摸了摸头,只见北辰逸已经率先往程氏的方向走去。

  “安离,你自己回城隍庙。”沈浩初说着也朝那边走去。

  三人再次来到程府,越墙直接奔向祠堂,里面的铁笼依然在,却不见了里面的灵尸,小间里的老头也没了踪影。

  “怎么会这样?这些灵尸去哪了?老头去哪儿了?”叶子骞震惊地看着空了的铁笼,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这几个问题有多严峻,他们心里再清楚不过,灵尸的强大他们已经有所见识,如果真让这批灵尸出现在世间,那将会是生灵涂炭的开始,对于修真界来说也会是一场浩劫。

  沈浩初神情复杂地转头看向北辰逸,后者看着已然空了的铁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人对着祠堂沉默了下来。

  良久,叶子骞才轻声问道,“怎么办?”

  沈浩初皱眉沉思,能怎么办?背后的人蓄意趁他们不知情况的时机转移走了行尸,又把那个黑影踢给了他们,他们除了先解决那个黑影,完全没有别的办法。

  “辰逸兄,你往那边,我和子骞往这边,把这里搜一遍,找一个女人。”沈浩初说完,拉了叶子骞一把。

  两人往祠堂左侧一个个房间挨着搜过去,待把全部房间搜完,一无所获,两人又往祠堂走去。

  朦胧的月色下,北辰逸站在祠堂前,他身后站了一个瘦小的女人,此刻她正瑟瑟发抖。

  “辰逸兄,她是?”沈浩初走近一看,心有疑惑。

  “嗯。”北辰逸看了他们一眼。

  叶子骞听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他茫然地看向沈浩初,“浩初兄,这是?”

  “凉风客栈的老板娘。”沈浩初简短地解释了下,便转向那女子,“老板娘,我们不会伤害你,找你,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女人十分害怕,瞪着眼睛看了他们半晌,似是确认他们没有什么恶意,便点了点头。

  “当年那个女人的儿子,他的四肢在哪里?”沈浩初面色平静地问道,还比划了一下四肢。

  女人愣了很久,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她脸上立马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啊啊……啊啊……”

  沈浩初将声音放缓,轻声说道,“老板娘,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她才没有害你,我们来找他的肢体,也是为了平息这件事,不让更多人遇害。”

  听到他的话,女人安静下来,低着头似乎在回忆什么。半柱香后,女人往外走去,又回头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上。

  走了有小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客栈前,四人躲在暗处看着那个身影像往常一样在客栈里面搜索一番然后走了出去。

  老板娘带着他们迅速进了客栈,来到后院厨房边的枯井旁,她指了指井口,示意肢体就在井底。

  沈浩初和叶子骞对看了一眼,叶子骞眼露嫌弃地摇了摇头,沈浩初又看向北辰逸,后者毫无反应。

  他无奈地走到井边,本打算直接跳下去,一条绳子朝他射了过来缠在他的手腕上,他顺着绳子看过去,另一头是北辰逸微伸的手。

  他愣了一下,回头跳了下去,井不是很深,随着他的落地,脚下响起清脆的一声,“咔嚓!”

  他燃起照明符看去,井底空间比从上面看到的要大得多,井底满是堆得乱七八糟的白森森的人骨。

  沈浩初用剑挑起一具具白骨翻找起来,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像是有人在拿细细的针扎他的心口,有痛哭声、咒骂声、碎裂声钻进他的脑海,越往里翻,那种疼痛的感觉就越强烈,耳中的声音也变得尖锐难忍。

  直到翻到单独的两手两腿,一阵晕眩袭来,沈浩初只得用剑抵在地上,单膝跪地控制着身体不倒下去。

  “浩初兄!”在上面等了半天,叶子骞见到绳子猛然往下坠去,他一把截住绳子往上一提,却感觉绳子那头空了。

  与此同时,北辰逸的身影在井口一闪,就落了下去。他落地的同时冰蓝色的剑芒亮起,他看到沈浩初就跪在离他半丈不到的地方,周身黑气扑腾。

  北辰逸抽出剑,冰蓝剑芒瞬间大盛,呈扇形向沈浩初扫去,他身上的黑气立马散了,沈浩初再也支撑不住,往地上倒去。

  “沈浩初!”北辰逸往前一步,扶起他的身体,另一只手朝地上一吸,四根人骨就附在了他手上。

  北辰逸带着沈浩初飞出井口,将他推向叶子骞,叶子骞伸手接过用肩膀撑起他。

  他们顺利地从后院走向前门,就在马上要走出去的时候,那个异常粗壮的身影回来了。

  黑影就站在门口,两个脑袋两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北辰逸手里的四根白骨,年轻的头颅连嘴都闭上了,不再发出咀嚼声。

  北辰逸将白骨放在柜台上,用剑柄缓慢地在柜台上敲了三下,然后侧身让他们三人先走,随后自己也走了出去,几人回了城隍庙,客栈老板娘中途与他们分道而行,往程氏的方向去了。

  “浩哥哥,浩哥哥!”安离看到靠在叶子骞身上的沈浩初,不由得着急起来。

  安离看向叶子骞问道,“叶子骞,浩哥哥怎么了?”

  “他没事。”听到安离对两个人的称呼区别,叶子骞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

  安离仔细看了看沈浩初,见他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不像受伤的样子,便放下心来,张罗着拿出下午做好的饭给他们吃。

  次日,沈浩初是在一阵冰冷的视线中醒过来的,他闭着眼睛不想起身,北辰逸明显知道他已经醒来了。

  那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沈浩初装不下去了,他索性一骨碌爬了起来坐着,看向北辰逸,庙里就他们两个人。

  “辰逸兄,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搔了搔后脑勺,沈浩初实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昨晚,在井底!”北辰逸轻启薄唇,语气比平时更冷。

  沈浩初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地抬起双手,搓了搓手臂,“我没有修习邪法,我从小就是这样的,柳叔叔也知道的,”

  沈浩初低下头,小声嘟囔着,“万年冰山转世的吧?”

  良久,北辰逸才收回视线,沈浩初感觉那压力消失了,他马上弹跳起来,跑向院子。他得去找安离,让她弄点好吃的来补偿自己受到的冰冻伤害。

  又是掌灯时分,沈浩初三人再次来到了客栈,大堂里此时站着两个身影,一高一矮,一老一少,似是已等候多时。

  一见到三人出现,两人同时伸出双手向他们行礼,三人回了一礼,只见两个身影渐渐变淡变薄,直到完全消失。

  “那是什么?”叶子骞指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地上有一张黄色的符纸。

  沈浩初走过去捡起符纸,看了看,走回北辰逸身边,伸手递了过去。北辰逸接过,看了几眼后收了起来。

  翌日,北嘉楠和叶维祯各带着一行人赶到了凉风镇的城隍庙,叶子骞和沈浩初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听到说程氏祠堂的灵尸都不见了时,两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叶维祯担忧地看着三人说道,“子骞,你们继续往西北走,遇到危险一定要小心,有事就传讯回来,切记不要轻举妄动。”

  叶子骞三人点头应允,叶维祯和北嘉楠没再说什么,带着人又往回赶。

  来到凉风镇的几天后,沈浩初一行四人要离开了,他们走在镇上的街道上,两边人家的人都出来了,站在街道两边目送他们离开。

  沈浩初看到这个情景脸上笑得很灿烂,这才是他想要的行侠仗义,快意江湖!

  “浩哥哥,你看起来很开心呀?”安离追上他与他并肩而行。

  沈浩初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笑着说道,“嗯,当然。”

  “是不是觉得做了件大好事呀?”

  “嗯。”

  “那我就跟着你们了啊?”安离突然小声说道。

  “嗯。”

  安离捂着嘴笑着跑向了前面,“这可是你说的哦。”

  留下沈浩初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以及叶子骞的鄙视眼神。

  沈浩初在脑海中搜寻着话题,突然间想起程府行尸失踪的事情来,“呃,叶兄,你说,那些灵尸和程老头去哪里了呢?”

  “不知道。”叶子骞想了想,摇着头如实回答。

  “叶兄,前面是哪里?”见他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沈浩初又笑着问道。

  “清平郡。”

  “那里好玩吗?”

  “我也没去过,去了不就知道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