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25章 北家、炎家

第25章 北家、炎家


    盛京棋盘山上,云雾缭绕中,隐约可见许多历史悠久的宅院。其中一座最高的建筑大厅里,上首座位上正襟危坐的人是一位连胡须都透着几分规整严肃的老者,正是玄门中名望最盛的北家

  尊长北鸿远先生。

  北嘉楠坐在左侧首位,分坐左右两侧的是北家几位长老,正在商议凉风镇所发生的事情。

  “祖父,我前日里接到辰逸的消息,说他们途经的凉风镇里出现了大批量的行尸,他们判断这些行尸并不是我们在叶家看到的阴尸,而是战力强悍的灵尸。然而等我与维祯赶到,那些灵尸却突然不见了,我们怀疑是有人蓄意制造了灵尸,目前尚不知用意何在。”

  几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北鸿远神情凝重地道,“除了灵尸可曾发现其他状况?”

  北嘉楠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张黄色符纸,上前几步递了过去,“这是辰逸他们在那怪物消失的地方捡到的。”

  北鸿远凝神细看了半晌,将符纸递给右边的大长老,几位长老一一传看后,皆是眼露茫然,清正如北家,显然对这些阴损行为并未涉猎。

  北嘉楠早知结果,他一回来就查阅了北家藏书阁的所有古籍,但一无所获。

  “祖父,孙儿与维祯商议过,我们有一大胆猜测不知当讲不当讲?”

  北鸿远心中亦有所猜测,但一生严谨的他并不能随意将猜测说出口,他面色沉凝,“但说无妨。”

  北嘉楠迟疑了一下,方说道,“孙儿与维祯斗胆猜测,这可能是炎家制造出来为了对付我们的,能够如此大手笔,却又历经十年未被人发现,需要的谋划与手段定非一般世家。”

  北鸿远脸色越发黑沉,“你是说,凉风镇的那些灵尸有可能是炎家蓄谋多年的武器,就是用来应付九月十六之约的?”

  北嘉楠点头,神情凝重地道,“是,炎家先是送了阴尸去闹叶府寿宴,后又将柳家和我们的人抓走,就是怕我们不赴约。他们应该是没来得及将那批灵尸带往西北,因此才让辰逸他们撞见了,辰逸说凉风镇的灵尸根本不是在叶府那一只可以比拟的。”

  北鸿远将手中的符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眉头皱得死紧,“炎家原本就有冥落,现在又有了灵尸,难道是想将正道一网打尽?如果真是这样,这一次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北嘉楠点头道,“祖父,我觉得辰逸他们会看到那批灵尸并非偶然,或是有人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让我们自乱阵脚,他们如此行事,显然是毫无顾忌。”

  北鸿远抚了抚胡须,神色难平,“炎家行事向来不遮掩,想做便做,炎轻尘更是年少时便恣意轻狂,如今他们准备了十六年,这一战不知道正道又要损失多少人了。”

  北嘉楠疑惑地问道,“祖父,为何会有十六年之约,我们和炎家就没有和解的可能吗?”

  北鸿远叹了口气,目中神采皆无,亦看不出心中所想。

  “不可能了,当年的炎家围剿中,不只我们损失了上千人,炎家一族同样被杀得只剩了炎轻尘一人。十六年前他单方面宣战,如今又做了这许多事,只怕是准备背水一战,想要以整个炎家与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了。”

  北嘉楠想起北辰逸几人还在去祁连山的路上,他担忧地说道,“那我们让辰逸和叶公子他们去调查,不是把他们置于危之中?”

  北鸿远神情不明地说道,“这个不必担心,炎轻尘虽行事轻狂,但他也算磊落,他不会暗地里真把他们几个小辈怎么样的。”

  “要他如果真想那样,也就不必做这些事逼我们赴约了,叶老祖和柳老宗主想必也是想利用这一点去打探炎家的虚实才让辰逸他们去的。”

  北嘉楠听得一头雾水,炎家到底是怎样的呢?

  “祖父,我们是否需要派人去追寻那些灵尸?”

  “自然,你叫他们务必小心,想必叶家与柳家也会派出人去追查,最好是三家一起。”北鸿远抚了抚胡子,严肃说道。

  “那灵尸我们并没有把握对付,且又是如此大批量的,肯定会有迹可循,一旦得到确切消息,不得逞强妄动,先回来商议。”

  “是,祖父,我先去安排了。”北嘉楠应声告退。

  ----

  西北祁连山在玄门中是出了名的灵脉聚集地,延绵起伏的山脉上青白石壁为主色调,其间点缀些绿意,与偶露的褐色土壤相映,仿若一幅巨大的工笔画。

  炎家,座落于其中一条最广阔的山脉上,其建筑布局延着山脉走势前后窄中间宽,如一枚巨型梅花镖般镶嵌于山脉中,又像是某种阵法。

  坐于正厅主座上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中年男子,正是炎家宗主炎轻尘,下面站着同样戴着面具的两个人,一男一女。

  青羽行礼道,“宗主,青影已将阴尸送到叶府,我与紫染将柳文翰和柳家弟子抓回来了,北家弟子当时也在场,所以我们连他们一起抓来了,如今全部关在地牢里。”

  “叶凌歌他们派了三个年轻人往我们这里来了,应该是为了打探我们的情况。”

  炎轻尘轻笑了一声,“这是赌我不会杀他们吗?来的可是他们的嫡系子弟?”

  青羽回道,“是的,叶凌歌的亲孙子叶子骞,北辰逸,至于柳家派的是一个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因为柳文翰被我们抓来了。”

  炎轻尘摸了摸手上的扳指,“青影和紫璇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青羽回道,“他们带着那批灵尸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不出意外应该一个月能到。”

  “你们俩去接应接应他们,顺便想法试试那三人的实力,如果顺利就抓回来,但不要过多地暴露我们的情况,可明白?”

  两人恭敬地应道,“是,宗主。”

  青羽想了一下,又问道,“宗主,我们为何不直接将那三人杀了?威慑一下他们也是可以的。”

  炎轻尘冷沉的声音响起,“不能杀,我炎家行事一向磊落,落个邪魔歪道之名实属无奈,但我们也不能违背我炎家的祖训。就算要杀,也要留着九月十六在他们面前杀。”

  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是,宗主,我们明白了。”

  两人退出去片刻后,两个身穿红色衣袍的高大男子先后从小门进入,走到堂下站定。

  “宗主。”两人恭敬行了一礼。

  “赤炎,你们回来了。”炎轻尘微微叹息了一声,语气有些无奈。

  “宗主,赤听闻宗主向三大世家发难了。”嘶哑低沉的声音显露出他内心的复杂,和欲言又止。

  “嗯。”炎轻尘轻应了一声,面具后的表情无从得知,亦不知其内心所想。

  赤炎二人微弓着身子保持着行礼的姿态,突然沉默了下来,但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能感受出此时的他们心里并不平静。

  “你们,可是回来劝说于我的?”炎轻尘等待了数息,见他们只绷紧了身体不说话,遂主动开口问道。

  赤的喉结动了又动,片刻才无奈地道,“宗主做的决定必然有宗主的理由,我等不敢有所质疑。”

  “哈哈……”炎轻尘大笑着从座位上站起,全身散发出愉悦来,“赤炎既然认同我的决定,那便听话照做。”

  赤炎二人倏然抬头直视他,似不敢相信他的态度。

  他往堂下走去,站定在二人面前,轻快的目光扫过二人,“赤炎,十六年了,你们为何还不死心?我既接受了事实,便不会更改。”

  红色衣袖下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却压抑不住心中的思绪翻腾,“宗主可曾想过,若炎家真的就此灰飞烟灭,那些为炎家死去的人,该是何等的心境?”

  炎轻尘愉悦的心情似丝毫未受影响,“赤,这世间,从来就没有公平,坦途之下的枯骨,比起光明大道上的尘埃更微不足道。”

  “哈哈哈……”他大笑着朝门口走去,笑声在殿内回荡,震得满室的光影都黯然了一瞬。

  赤炎二人转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互相对视了一眼,悲凉和痛苦顿时盈满了胸腔。

  “炎,我们终究无能为力,我们终究无能为力啊!”

  “十六年,何其长?十六年,又何其短?我们穷尽这一生,又是为了什么?”

  低声的呢喃从面具后逸出,泪水从两人眼中流下,而面具下的神情又是何等的哀伤。

  四月,花儿吐艳,碧水传情,山间的绿意越发深重起来。沈浩初四人落脚在一个叫乌霜镇的地方,在客栈洗漱一番后,准备找个地方吃饭,沈浩初三人在大堂等着安离。

  “掌柜的,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沈浩初姿态慵懒地倚在柜台边,问着柜台里的人。

  “沈兄,你能不能问点别的?”叶子骞无语地看着他说道,每到一个地方,沈浩初第一个问题总是当地有什么好吃的,简直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民以食为天,叶兄,每次你不也觉得好吃?”沈浩初不以为意地反驳道,他就是喜欢吃好吃的,怎么了?

  掌柜听着他们的争论,善意地笑道,“两位客官,我们当地最有名的吃食是卤鸡,其中以铜花酒楼的最为出名,很多人从外地慕名而来。”

  “好,我们就去桐花酒楼。”沈浩初得意地挑了挑眉看向叶子骞说道,转而又笑着问向北辰逸,“辰逸兄,你喜欢吃鸡吗?”

  北辰逸懒得看他,也未回答,显然不在意吃什么。

  沈浩初早料到他的反应,勾唇笑道,“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叶子骞翻了个白眼,“啧啧,沈兄,你这脸皮!”

  沈浩初笑得更欢了,“哈哈,叶兄,人生得意须尽欢,吃也是一大美事。”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