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27章 撩拨挑衅2

第27章 撩拨挑衅2


    北辰逸闻言摸向鬓边,却没有摸到什么。

  “是这里。”沈浩初抬手在他头上一晃,北辰逸感觉头发微动,一片小小的树叶从他头上飘下。

  沈浩初收回手,往前走去,不看他。

  叶子骞见安离接了他的花,满脸笑意地转头去看沈浩初,却一眼瞥见北辰逸鬓边的花,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噗!哈哈……”

  安离见状也看向北辰逸,丰神俊朗的他和蝴蝶兰的形象都太过鲜明,实在是有些不太对称,安离不禁也笑了起来。

  北辰逸摸向沈浩初摸过的地方,一朵蝴蝶兰出现在他手里,而沈浩初在他前面像是无所觉般如常走着。

  北辰逸手中的剑出鞘了,剑尖直指沈浩初而去。

  沈浩初感受着背后冰冷的气息乍起,又听到利剑出鞘的声音,他侧身一避,手中的剑亦出鞘了,两把剑瞬间战到一处。

  安离和叶子骞眼看着他们打得难舍难分,却不知该怎么办,只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打。

  两人打了半晌,沈浩初见北辰逸招招狠厉,看来是真生气了,便停下手中的剑不再攻击,北辰逸的剑尖停在他颈间。

  “辰逸兄,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沈浩初笑着说道,“别当真嘛!”

  “哼!”一声冷哼响起,北辰逸收剑入鞘,抬脚越过他往前走去。

  “辰逸兄,你还真生气了!”沈浩初摸着头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别这么小气嘛!”

  “咻!”北辰逸回头冰冷地看着他,利剑出鞘的声音再次响起。

  沈浩初闻声停下脚步,看着他举起双手向后退去,“我小气,我小气……”

  北辰逸回身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叶子骞从后面走来,将手搭在他肩上,“沈兄,你可真是大胆呀!”

  “叶兄,我就跟他开个玩笑,他还动起手来了。”沈浩初撇了撇嘴说道。

  “敢跟万年冰山开玩笑的,迄今为止大概也就是你了。”叶子骞好笑地说道,想起自己也是自小见过北辰逸数次的,那人从小冷到大,没笑过,没说过一句废话。

  沈浩初无语……

  雨又下了几日,四人举着油纸伞进了一座小城——清平郡。

  他们进城第一件事就是找客栈落脚,先好好梳洗了一番。

  “哇,美女!”沈浩初和叶子骞洗漱好下楼,意外地看见北辰逸坐的桌子前坐了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姑娘。

  “这位美女哪来的呀?”沈浩初两眼放光地走到北辰逸对面,端起桌上的茶就喝了一口。

  “浩哥哥……”

  “噗!”沈浩初一口茶刚喝到嘴里还没咽下去,听到这个称呼,一口茶全喷向了桌对面的北辰逸。

  “你!”北辰逸手朝桌子一拍,整个人连带凳子退后了几步远,但依然有水溅到了他的衣服上。

  “我……辰逸兄,我不是故意的。”沈浩初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又连连摆手表示他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叶子骞已经在一边笑得满地打滚了。

  却不想北辰逸一个眼神飞过来,惊得他立马住了嘴,一口气憋得他上不得下不得,满脸通红,连连咳嗽。

  沈浩初看到叶子骞的狼狈样子,又想起他刚刚笑的那样,出言调侃道,“哈哈,继续笑呀。”

  “嘿嘿。”叶子骞缓过来后,尴尬地摸了摸脑袋,转向安离,“安离,你好美呀。”

  “安离,真的是你呀!”沈浩初也看向她,神色夸张。

  刚刚下楼时安离是背对着他,之前又从没看过她穿裙子,所以他那一眼是真没认出来。

  “哼!”安离故意把脸转过去,后脑勺对着他,她真的生气了。

  “安离,别生气了,你这反差也太大了,我可从没见你穿过裙子。”沈浩初伸手去拉安离的衣袖。

  “哼!”安离依旧不理他,亏她天天浩哥哥长,浩哥哥短的,她换件衣服他就不认识她了。

  “安离,你看!”沈浩初怪异地声音突然响起。

  安离一转头,就看到沈浩初两眼成斗鸡眼,嘴巴缩成鸡喙状,整张脸特别滑稽,她不由得噗嗤一笑。

  “咳!”

  沈浩初转眼去看北辰逸,却见他正用手掩着嘴作咳嗽状,而叶子骞却不知道看什么看傻了的样子。

  “叶兄,傻了?”沈浩初用肩膀撞了叶子骞一下,后者赶紧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傻样。

  “没,没什么。”叶子骞收回自己的目光,忙回答道。

  是夜,百无聊赖的沈浩初敲开叶子骞的房间门。“叶兄,有没有兴趣出去喝一杯啊?”

  “辰逸兄还在隔壁呢?”叶子骞想起隔壁的北辰逸,有所顾忌地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找他喝酒。”沈浩初撇了撇嘴,不明白叶子骞为何那么怕他。

  “好吧。”叶子骞想想这半个月来的经历,便点头应了。

  两人来到离客栈不远的一个酒肆,点了几个菜,要了两壶上好的高粱酒。

  “叶兄,好久没喝酒了。”酒一上来,沈浩初也不用碗,直接嘴对着壶一阵牛饮,一口下去小半壶酒没了。

  “柳家不许喝酒吗?”叶子骞拿起酒壶,也不用碗,但他只是饮了一口便放下,夹了一口菜边吃边问道。

  “不是,不过他们都不喜欢喝酒。”沈浩初放下酒壶,拿起碗,给自己和叶子骞各倒了一碗,然后举起来,示意他也举杯碰一下。

  “干了。”两人碰了一下,沈浩初仰脖一口饮下,目视着叶子骞也一口干掉才咧开嘴笑起来,“叶兄,爽快!”

  “沈兄,你以后别去招惹辰逸兄了。”两人喝了一阵,叶子骞突然说起了北辰逸。

  沈浩初闻言咧嘴笑道,“不招惹了?那不就不好玩了?”

  “好玩?”叶子骞见他大大咧咧的样子,有些头疼,“你是不是没听说过他的性格?”

  “听说过,不就是万年冰神嘛!”沈浩初毫不在意地喝着酒。

  叶子骞抚了抚额头说道,“听说了你还去招惹他?”

  沈浩初心里的疑惑乍起,“叶兄,你倒是具体说说,到底他万年冰山的外号是怎么来的?”

  “好吧,我就给你说说。”叶子骞抿了一口酒,为了让他更了解去招惹北辰逸的后果,决定还是多说几句。

  “我们两家很多年前本来没什么交集,但我们的父亲年少时因缘际会成了最好的朋友,虽然他们在我和北辰逸刚出生的时候就不在了,但两府之间因为他们来往还是很多的。”

  叶子骞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回忆中。

  “有一年北府办酒宴,我也不记得是为了什么事了,当时我们几家的小孩子都去了北府后山一处瀑布边玩耍,不知道怎么就起了冲突,顾家兄妹跟北辰逸闹起来了。”

  “其实北辰逸从小就不爱讲话,也不怎么跟我们玩,整天都是修炼和琴棋书画之类的,那天他是得了他兄长的吩咐才陪我们去的后山。”

  “小孩子吵闹本来也没什么,但顾家兄妹就欺负北辰逸不爱说话,言语间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我们当时没在边上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等我们到的时候,只见到顾家兄妹俩被北辰逸两掌就打下了瀑布下的冷潭。”

  “冷潭的水是真冷,北家只有犯过大错的人才会去那里受刑的,顾家兄妹被长辈们捞上来的时候,都只剩一口气了,后来是北先生和我家老祖合力,才将二人救回。”

  叶子骞停下话音,喝了口酒,看向沈浩初。

  “然后呢?北辰逸没受罚?”沈浩初正听得来劲,看他不说了,不由有些着急。

  叶子骞对他的反应很满意,他呷了一口酒,接着道,“怎么会?那可是差点造成两条人命损失的大错,顾家虽然并不显赫,但他们在玄门中的影响力还是有的,就光以北先生的严厉和清正,怎么会不给顾家一个交代?”

  “北先生当着众人的面问顾家宗主想怎样惩罚他,顾宗主当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提出了要和北家结亲的要求,在北宗主和北辰逸当中选一个做顾家小姐未来的夫婿。”

  说到这里,叶子骞稍停了一下。

  沈浩初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心里想着北辰逸在面对如此要求的反应,会不会直接出剑将人杀了?那时的他也不知实力如何,应该不能与一宗之主相比吧?

  叶子骞瞥了他一眼,道,“北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北辰逸却一口拒绝了,自请去冷潭受刑一个时辰,那时他才十岁,在众人的监督下竟真的在冷潭里坐了一个时辰。”

  “冰神就是这样来的?”沈浩初见他又停下了,赶紧问道。

  “十岁能在那冷潭里坐一个时辰的也就只有北辰逸一个,虽然他出来时也是整个人都惨无人色,但他坚持着没让任何人扶,自己走回了雅丰苑。”

  “长辈们从这件事里看出了他的修为和天赋,且他为人冷淡的性子也被人们所知,我们被家中长辈警告不能轻易去招惹他。”

  “但没过几年又发生了一件更大的事,当时有一个小仙府,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清是哪一家了,那家宗主有两个儿子。他的这两个儿子仗着自己家是当地的驻守仙门,行强抢民女之事,一直在当地胡作非为,因为是小地方,所以闹了几年倒也没人来管束。”

  “后来有一次被外出历练的北辰逸遇到了,还是遇到现场,北辰逸二话没说,当场就把两人杀了,没给人辩解的机会,也没有任何顾忌。”

  叶子骞又呷了一口酒,他说得尽兴,神色问还有着些敬佩,“然后那家的宗主就带着一堆人上门了,北先生还跟他们讲道理论是非,谁知北辰逸一出场,直接一把剑就悬在了那家宗主头顶,那人吓得当场尿了裤子,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190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