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36章 顾府危机1

第36章 顾府危机1


    “谦江。”顾延辉见众人都停下了碗筷,看向坐在下首的顾谦江说道,“几位贵客赶了这么久的路,肯定累了,你带几位贵客去客院休息,切记一定要好生招待各位。”

  “是,师父。”顾谦江站起身来朝他行礼道,随后又转向沈浩初几人做出请的手势,“各位请。”

  “诸位,到了,你们好好休息。”顾谦江把他们送到客院后,行礼准备离开。

  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回身说道,“诸位,师父怕你们没吃好,特地吩咐厨房备了糕点放在各位房间的桌子上,如果诸位晚间饿了,可以自便。”

  沈浩初道,“顾宗主真是想得周到,还请谦江兄代我们谢过顾宗主。”

  “沈公子客气,那我便告辞了。”顾谦江行礼告退。

  沈浩初指着两边的房屋安排起来,“安离,你住这间,叶兄,你住安离隔壁,我与北煜住这边两间。”

  四人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清理休息。

  半夜,月明星稀,大地一片银白,北辰逸正坐在榻上打坐,

  “叩叩叩……”突兀的敲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响亮。

  北辰逸打开门,沈浩初手里拿着两壶酒,站在门口,“北煜,我睡不着。”

  “嗯?”北辰逸看着他。

  沈浩初皱着眉头说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本来吃饭的时候怕耽误明天赶路就没喝,可看到酒不喝点,又睡不着。”

  “嗯。”北辰逸侧过身子,让他进屋。

  “今晚月色不错,我们去屋顶上喝。”沈浩初说着转身往台阶下走去。

  北辰逸走出房门,回身将门关上,才下了台阶往屋顶上飞去。

  “北煜,你能喝多少?”沈浩初早已坐在了屋脊上,等他上来,递过一壶酒给他。

  北辰逸见他眼神熠熠地看着自己,略有些不自在地道,“喝不了多少。”

  沈浩初打开酒封,直接往嘴里灌了一口说道,“那你慢点喝,喝不完的给我。”

  “嗯?”北辰逸看着他,眼神略怪异。

  “嗯,不要浪费了嘛,我总共就找到两壶,又没拿杯子,你放心,我不嫌弃你。”沈浩初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北辰逸不语,也没有打开酒封。

  沈浩初将酒壶放下,看着他说道,“喝啊,你不喝我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

  北辰逸这才打开酒封,轻饮了一口。

  沈浩初看他斯文试探的样子,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北煜,你是不是没喝过酒?”

  北辰逸又轻啜了一口,神色不明地道,“喝过。”

  “真的?不能喝不要逞强啊,喝醉了容易误事。”沈浩初不太相信地问道,以北辰逸的生活习惯,不喝酒应该比较正常。

  “嗯。”北辰逸点头,没喝两口,便将酒壶放到了一边。

  沈浩初也不在意,他往后躺去,看向天空中的星星。

  “北煜,我最喜欢躺在屋顶喝酒看天上的星星了。”沈浩初举起酒壶对着嘴里倒去。

  北辰逸仰头看向头顶的星空,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最安静了,好像天地间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用在这世间浮沉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北辰逸突然轻声说道,“沈奕,他们来了。”

  “嗯,我们去会会他们。”沈浩初起身,两人一起往院子后的树林飞去。

  两人落到树林里的空地上,沈浩初朝着空中说道,“几位,现身吧,你们跟了我们这么远,不累吗?”

  “北公子可真是狂妄,你们两人就想对付我们四人?”浑厚的声音响起,四个戴着面具的人从两棵树上飞下,站到了他们面前。

  “狂不狂,要打过才知道。”沈浩初说着,直接抽剑往其中一人刺去,北辰逸紧跟其后。

  瞬间二对四战到了一处,一时间各色剑气乱舞,一柱香后,北辰逸将说话的那人引到了一边单独对战,剩下的三人跟沈浩初打得激烈异常。

  青衣男子一柄软剑如蛇一般刁钻,连剑气里都揉杂着着阴毒,北辰逸的凝霜剑透着霸道的冷意,两人各有千秋,一时间打得难舍难分。反观沈浩初这边,三人的剑虽然将他围着滴水不露,却因他的招数灵活多变而没法近身。

  就在沈浩初和那三人打得火热的时候,突然北辰逸一剑挥退青衣男子,转身疾速往沈浩初那边飞去,一剑洞穿了背对着他的人的心脏。

  “北煜,小心。”沈浩初在北辰逸飞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同时也看到了追着他过来的身影。

  他手中的剑脱手而出,往北辰逸身后飞去,那人没防备,被这一剑稍逼退了些,错过了刺中北辰逸背后的时机。

  北辰逸回身以剑刺向那人,沈浩初手一收,剑便回到了他手中,两人又站到了一起。

  “年轻人,不错嘛。”对面三人也站到了一起,为首的人有些意外地说道。

  “北煜,速战速决。”沈浩初低声说道,又飞身往他们扑去。

  对方少了一个人,沈浩初二人稍轻松了一些,自从他们从食魂兽的洞里出来以后,北辰逸借着绣球事件逼着沈浩初与他切磋。这一切磋便停不下来了,每日早间两人必打一场,因此配合起来十分默契,且双方都有明显的进步。

  双方又打了一阵,在两人的声东击西中对方又连续倒了两人,只剩下为首的那个人。

  “年轻人,我小看你们了。”那人说了一声,便回身往树林里飞去。北辰逸率先追了出去,沈浩初紧随其后,两人追到一片断崖处,那人不见了踪影。

  “北煜,我们回去,不知道安离他们怎么样了。”沈浩初收剑入鞘,对着北辰逸说道。

  “来了还想走?!”那人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朝着沈浩初轰出一掌。

  沈浩初匆忙之下挥掌以对,被对方的掌风轰得往后倒飞而去,整个人重重地撞向断崖崖壁。

  北辰逸飞身扑向那人,一剑刺去,那人匆忙收掌一避,剑从他手臂上擦过,带起一片血花。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北辰逸察觉不对,回头看去,断崖崖壁上有了一块很大的空缺,沈浩初完全不见了身影。

  “你也去吧。”那人又朝心神不稳的北辰逸急速推出一掌,北辰逸被同样轰飞向那空缺里,落在了地上。

  “轰隆隆”的声音再次响起,那空缺被填上了。

  “沈奕?”北辰逸坐起,焦急唤道。

  “北煜,我在这里。”半晌沈浩初才回应道,声音有些沉闷。

  “你怎么样?”北辰逸运转灵力,手中的剑散发出冰蓝色的剑芒,他起身往他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沈浩初在冰蓝色剑芒朝他靠近时费力地坐起,抬起衣袖擦了一下嘴边才回答道,“我没事。”

  北辰逸走到沈浩初身边坐下,伸手探向他的手腕。

  沈浩初抬手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平静地说道,“我真的没事,你先看看这里的情况。”

  北辰逸听着他的声音,不像是重伤的样子,便站起身就着剑芒往一侧走去,没走几步便到了墙边。

  他顺着墙壁走了一段,看到墙壁上有一盏煤油灯,他用灵力将之点燃。

  沈浩初就着昏黄的灯火看向四周,他们周围的空间不大,在他的左侧有一张石桌和三个石凳,右侧有一张床,床上盖了一些东西。

  他看得疑惑不已,这里说是密室,却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凳,若说不是密室,谁会在这崖壁上凿个洞出来当成卧室?

  沈浩初打量了一阵,仍百思不得其解,“北煜,这里好像是一间密室,又好像不是。”

  “避难的地方。”北辰逸同样看到了石桌和床,一般这么小的密室里不会有床,最多只会有桌凳和其他有用的东西。

  “对,就是避难的地方。”沈浩初费力地站起,往床边走去。他掀开盖在上面的布,下面果然是被子。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见他背上一片殷红,开口说道,“北煜,你受伤了,过来坐会。”

  北辰逸没有走过去也没有说话,而是沿着墙壁继续摸索着。

  沈浩初说道,“别找了,他们要的是我们的性命,我们好不容易进来了,想要出去应该是不太可能的,门肯定被封死了。”

  北辰逸回头看向他,“你不想出去?”

  “当然想,但想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一回事。”沈浩初将被子掀到一边,在床边坐了下来。

  北辰逸不语,转身继续摸索,他在门边试探了两次,门果然一动不动,也没找到机关。

  沈浩初看着他背上的殷红因为他运转灵力去推门而润染得更大了,心知这样下去他们出去的机率会更小,他出声问道,“北煜,你有没有药?”

  北辰逸回头看他,见他手捂着腹部,果然放弃了再一次的试探和寻找,走向床边。

  沈浩初等他走到床边,才说道,“我没事,先让我看看你的伤。”

  北辰逸却只是看着他捂着的地方,不动也不言。

  两人僵持了一会,最终沈浩初先败下阵来,要比沉默和忍耐,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4824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