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37章 顾家危机2

第37章 顾家危机2


    沈浩初将衣服解开,左腹部的伤口露了出来,伤口不长,短短的一道,却不浅,伤口下方的青色裤子有一大片被润染成了暗黑色。

  北辰逸从乾坤袋中取出布条和药瓶,先用布条清理了沈浩初的伤口和周围的血迹,再将药倒在伤口处,又用布条在他腰间裹了几圈。

  “嘶!”沈浩初忍着疼看着他熟练地处理手法,想起自己乾坤袋里装的东西,龇牙咧嘴地笑了,“北煜,还是你带的东西好,关键时候能起作用。”

  “嗯。”北辰逸站起身来,看着他。

  沈浩初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上去,“轮到你了。”

  北辰逸依言坐到床边,却没有脱衣服,“先穿衣。”

  沈浩初将衣服穿好,转过头去就看到北辰逸已经脱了衣服,背部对着他。

  北辰逸光洁雪白的背上一道又长又深的剑痕,此时正血肉外翻着,血水还在往外渗,沈浩初皱起了眉头,“北煜,你的伤不轻。”

  “你内伤也不轻。”北辰逸看着墙壁平静地说道。

  沈浩初受的那一掌明显是那人经过蓄力后使出了全力,而轰向他的那一掌是匆忙之下所出,所以沈浩初受的伤其实要比他重得多。

  “好吧,我俩谁也别说谁。”沈浩初知道瞒不过他,也就不再说什么,手下忙碌着处理他背上的伤,动作很轻,北辰逸竟一声未吭。

  处理好各自的伤口,两人开始打坐调息,没一会,北辰逸睁开眼睛看向沈浩初,他的气息明显很不平稳。

  北辰逸往床的里侧退去,坐到沈浩初背后伸出一掌贴向他的背部,沈浩初的灵力一滞,北辰逸的灵力已经输送了过去,他嘴里低喝道,“凝神!”

  沈浩初忙收回心思,专心让自己的灵力跟着他的灵力在灵脉中运行,几个周天过后,沈浩初的气息渐渐平稳,灵力运转得也顺畅了。

  北辰逸收回灵力,自行打坐疗伤。

  一个多时辰后,沈浩初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北辰逸问道,“北煜,你有没有感觉到气闷?”

  北辰逸也睁开眼睛应道,“嗯。”

  “北煜,这里没有通气孔,我们要赶紧想办法出去。”沈浩初率先起身走向北辰逸先前摸索过的墙壁,“你往那边,找仔细点。”

  北辰逸往另一边走去,两人找了一圈,仍一无所获。

  “地上。”两人又用剑各自在两侧的地上每一寸敲击,连石桌石凳和床也没放过。

  “北煜,这里。”

  北辰逸走到他身边,看向沈浩初手指的地方,靠近门边一侧的地上有一个突起的小石块,那并不是地上原有的石块,像是嵌进地下的。

  “试试。”沈浩初说着走到石块面前蹲下来,用手试着抓住石块用力,石块纹丝未动。

  “我来。”北辰逸也蹲下身体,伸出手示意他把手拿开。

  他运转灵力握向石块,石块有所松动,门也响了一下,但并没有打开的迹象。北辰逸加大灵力,石块又动了一下,门却没再有响动。

  “北煜,松手。”沈浩初突然说道,北辰逸闻言收起灵力,不解地看向他。

  沈浩初看着门上飘扬着的微尘,“看这样子,门从外面被封死了,你强行用力,只会将机关破坏,机关一毁,这个洞便会塌掉。”

  北辰逸也看向他看的地方,门上方的确有细细的裂痕。

  “北煜,我们可能要困死在这里面了,空气中可供我们呼吸的气体已经越来越少了。”沈浩初走到石桌边坐下,声音平静地说道。

  “过来坐,别费力了,将呼吸放慢,还能活得久点,说不定他们还能来救我们呢。”

  北辰逸不语,走到桌边坐下。

  “北煜,你猜是谁想让我们死?”沈浩初用手支起下巴,看向他,“或者说是谁想让你死?”

  “不知。”北辰逸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门的方向。

  沈浩初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角竟勾起笑容,“让我们去祁连山,却不能御剑,是为什么?”

  “不知。”北辰逸转回头看向他,依旧面无表情,“你不后悔?”

  沈浩初笑着问道,“后悔什么?”

  北辰逸沉默了数息才说道,“跟我一起死。”

  沈浩初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北煜,人都要死,要看值不值得,我觉得值得,便不后悔。”

  北辰逸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恍惚了一下,“值得吗?”

  “嗯。”沈浩初点头。

  “为何?”

  沈浩初看向洞顶,烛光又暗了一些,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就凭万年冰山转世的北二公子明明不会喝酒,却仍陪我喝酒,我便觉得值得。”

  北辰逸看着他,没了声音。

  沈浩初见他不说话,又问道,“北煜,你有什么遗憾吗?”

  “没有。”北辰逸想也未想直接答道,“你呢?”

  “刚刚把那两壶酒带来就好了,好不容易和你喝次酒呢。”沈浩初笑着说道,似并不在意此时两人的处境,“早知道吃饭的时候就喝个够好了。”

  “那酒能喝吗?”北辰逸看着他。

  沈浩初笑得灿烂,“我一个人喝,那些人就不用想着法地把我们弄来这里了,至少你还有逃跑的机会啊。”

  北辰逸的眼中终于有了情绪,只是苦于不知如何表达,半晌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宁愿死在这里!”

  沈浩初看着他眼里的情绪,可真是难得啊!他还从未在他脸上看到除了冰冷以外的神情。

  “开玩笑的,可惜了顾延辉不想我们死的一片心意。”

  北辰逸将头转开,不再看他。

  沈浩初见他当了真,正想再说点什么缓解他的情绪,却突然被自己的话提醒了,顾延辉从一开始就不想他们死!

  沈浩初摩挲着下巴沉思了一阵,才说道,“北煜,顾延辉肯定给我们留了退路。”

  “嗯?”北辰逸转头看向他。

  沈浩初一边理着思路一边说道,“你想想,如果我们几个死在这里,你们北家和叶家会让顾家继续在玄门中存活下去吗?”

  北辰逸略一沉思,摇头。

  “顾延辉自己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顾谦江在我们来之前就提醒了我们,在饭桌上他自己又提醒了我们一次。所以相比背后的人对他的威胁,他更怕我们死在这里,故而一而再地提醒我们走。”

  “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应该是顾家早就准备好的避难处,背后的人没有把握一次把我们三个杀了。这里又是顾家的地盘他们并不熟悉,自然只有让顾延辉提供办法了。以顾延辉的心思,他提供的办法肯定还是会给我们留下一线生机。”

  沈浩初停了话头,他的思路没有错,那么他们忽略了什么呢?

  两人思索了一阵,北辰逸突然看向紧闭的门说道,“这里没有通风孔……”

  沈浩初被他一提醒,脑中灵光一闪,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对,北煜,你好聪明!能想到要准备避难处的人肯定不会把自己困死在这里,那这里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出口。”

  他细细审视一遍四周,那烛火又黯淡了几分,他说道,“北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里我们都找遍了,如今只能好好想一想,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他给过别的提示。”

  两人各自在脑海里梳理着他们从见到顾延辉后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北煜,你记不记得顾谦江带我们去客院的时候说过什么?”沈浩初想了一阵,终于有了头绪。

  顾延辉除了提醒酒不能喝以外,没再说别的什么不对的话,只有顾谦江送他们到客院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有些反常。

  “诸位,师父怕你们没吃好,特地吩咐厨房备了糕点放在各位房间的桌子上,如果诸位晚间饿了,可以自便。”

  北辰逸同样也想起了顾谦江说的话,糕点一般都是直接放在房间供客人食用,根本不必特意说明。而顾谦江不止提起糕点放在桌子上,还提到了是顾延辉特地吩咐的。

  “桌子!”两人同时说道,相视一眼后站起身来,他们把整个桌子摸索了一遍却并没有找到机关。

  沈浩初停下手里的动作,往后退了两步,围着石桌转了一圈,又研究了一下石凳的摆放位置。

  “北煜,你用灵力推一下看看,从门的方向往里推。”

  北辰逸闻言直起身来,走到石桌向着门的那一方,运转灵力推过去,一阵石块互相摩擦的声音响起,随着石桌的移动,一个与石桌底部一样大的洞口出现在两人眼前。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勾起唇角笑了起来,“北煜,你好厉害!”

  北辰逸眼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后,直接亮起剑芒跳了下去。

  “喂,你那什么眼神啊?”沈浩初的眼睛跟着他往下看去,洞口下方并不深,北辰逸一下就落到了实处。

  北辰逸站定,顺着剑芒往前走了一点,才仰头喊道,“下来。”

  “北煜,下次先看清楚再往下跳。”沈浩初听到他的声音后也跳了下去,他顺着北辰逸的剑芒看清这是一条地道,宽度仅供两人并肩而行。

  “嗯。”北辰逸等他走到他身边,才一起往前走去。

  沈浩初一边走一边想着,这里虽然也不透气,但比起刚刚他们呆的避难处要好得多。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482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