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39章 新的猜疑

第39章 新的猜疑


    安离远远看到沈浩初踉跄了一下,着急得奔了过来,“浩哥哥,你怎么样?”

  沈浩初笑容勉强,“安离,我没事,我们先过去那边。”

  四人并排走到顾延辉面前,沈浩初坐了下来看向顾延辉,“顾宗主,你怎么样?”

  顾延辉睁开眼睛看向几人,眼里光芒暗淡,明显已是在强撑,“沈公子,北公子,我……”

  沈浩初抹了抹嘴角的血,沉声说道,“顾宗主,我们明白你的处境,只是希望你能告知我们那人到底是谁?”

  “他有炎家的青使令牌,不过……”顾延辉顿了一下,看向北辰逸和叶子骞,他们同样在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我看他行事半点不像炎家的作风。”

  沈浩初不解,“何出此言?”

  顾延辉眯起了眼睛,迟疑道,“先父与炎家老宗主曾有故交之谊,后因玄门是非断了来往。不过,先父曾说过炎家祖训和家规都十分严厉,且炎家历代宗主均行事光明磊落,说是清流世家丝毫不为过。”

  顾延辉说着咳嗽了一声,血顺着他嘴角流下来,他的脸色变得一片死灰,

  “炎家家规严禁用毒和使下三烂的手段,而这人却无所不用其极,丝毫不像炎家出来的人……”说到这里,顾延辉嘴角的血越流越多。

  “父亲……”

  “爹……”

  顾鸣之在顾悦昭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两人向着顾延辉跪了下去。

  沈浩初看向他们,神色复杂,算计他们的人并非顾家,顾家却因此被毁,理不清的事实真相,但顾家也是无辜的。

  “顾宗主,可有别的交代?”

  “沈公子,顾府已被毁,我已无能为力。只是鸣之重伤在身,悦昭又是个姑娘家,我作为父亲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们二人。”

  顾延辉说到最后抬起头看向站着的北辰逸,眼里有着乞求,“这事过后,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斩草除根,不知可否请几位公子照拂他们一二?”

  北辰逸看着他黯淡无光的眼睛,眼角余光中,沈浩初也在看着他,他终是点了下头。

  “谢过沈公子和北公子。”顾延辉憋着一口气说完,头便垂了下去。

  “父亲!”

  “爹!”

  “师父!”

  一片痛呼声响起,顾家众人跪了一片,齐齐磕头,顾鸣之直接晕了过去。

  众人回头看向顾府,整个府邸被烧得只剩下了一个客院。

  “谦江兄,不知可有活口?”沈浩初轻声问道。

  顾谦江神色黯然,“没有,他们口中都含有剧毒。”

  沈浩初三人互看了一眼,沉默了下来。

  由于顾鸣之伤重,顾延辉的后事由顾谦江一力操办,就在客院一应从简。

  两日后,收到北辰逸传讯的北嘉楠从盛京御剑赶来了汝州。

  “兄长。”

  “见过北宗主。”

  北嘉楠看向他们三人,目露关怀问道,“辰逸,叶公子,沈公子,你们可有受伤?”

  “小伤。”北辰逸答道。

  北嘉楠看向院中的简易灵堂,“这是什么情况?”

  沈浩初和叶子骞看向北辰逸,看他没有开口的打算,两人便将从偶遇顾家兄妹开始发生的所有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把顾延辉的谋划和临终请求重点说了一下,北嘉楠听得一阵沉默。

  “辰逸,你打算怎么办?”北嘉楠看向北辰逸问道,他会传讯请他来便说明他答应了顾延辉的请求,他很意外。

  北辰逸微启薄唇,说出两个字,“客卿。”

  “你的意思是带他们回北家?”北嘉楠诧异地问道,他深知北辰逸从不说废话,能说出客卿两字,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嗯。”北辰逸点头。

  北嘉楠看着他,神情凝重,很多世家都有散修高人做客卿,但北家从未有过。

  如今北辰逸让顾鸣之挂名成为北家客卿,而不是收为门下弟子,便是有心帮他们渡过难关。

  如果顾鸣之将来想重振顾家,可以完全脱离北家,不用受任何约束,也不用受到玄门非议。

  北嘉楠沉思了一阵,方在三人希翼的目光中说道,“此事我需要回去与祖父商议,我先带他们回北家。”

  沈浩初突然想起之前在凉风镇的灵尸,他向北嘉楠一抱拳,“北宗主,不知上次凉风镇的灵尸事件可有进展?”

  北嘉楠闻言脸色微变,“我们和叶家一起派了人去追查,但那些灵尸居然像是蒸发了一般,丝毫没有了痕迹,不知是不是我们查错了方向。”

  沈浩初三人面面相觑,亲眼见识过那些灵尸的他们最清楚,不管这些灵尸出现在哪里,都将是生灵涂炭的开始。

  沈浩初迟疑道,“北宗主,这么大手笔的制造灵尸,还能数年不被人知,只怕非一般的世家能做到。”

  北嘉楠神情复杂地看向他,“沈公子可是有其他想法?”

  沈浩初沉吟了一下,方说道,“顾宗主临终前说过,设法追杀我们的人可能并非炎家。”

  北嘉楠眼中有异色一闪而过,“沈公子的意思是,这一路跟着你们的人可能另有其人?有人想要利用我们与炎家的矛盾从中渔利?可那又与行尸有何瓜葛?”

  沈浩初摇头,“我只是猜想,炎家从一开始的态度就是不惧于与所有世家为敌,那又为何非要追杀我们几个小辈?如果只是想抓我们做人质,完全不必如此大下杀手。且如果炎家的目的真是我们的性命,那柳家弟子与北家弟子我们也没必要去救了,想必他们早已是陈尸于两家面前。”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炎家遵守自己下的约定所以才来提醒众世家赴约,若北煜与子骞丧命于此,北家与叶家想必不会等到九月十六才去往祁连山,那他们岂不是自毁约定?我想,炎家十六年都等了,应该不至于差这么几个月吧?”

  北嘉楠陷入沉思,突然明白了北鸿远之前的意思,他看向沈浩初的目光变得复杂。

  “此事我需回去与族中人商议,你们先继续西北之行。辰逸,一旦有情况,必须传讯回来,切勿像这两次一般独自涉险。”北嘉楠说着,目光却再次不经意地看向了沈浩初。

  “是,兄长。”北辰逸应道。

  又过了一日,顾延辉的后事结束,顾家兄妹跟着北嘉楠回盛京北家,沈浩初四人继续往西北行进。

  ----

  暴烈的阳光下,黄沙初起的山间,沈浩初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同样一身风尘的几人,有些烦躁地问道,“叶兄,前方还有多远到下一个城镇?”

  “没多远就是宜阳了。”叶子骞同样也觉得难受,从顾家出来后走的全部都是沙山路,他们就没有好好洗漱过。

  “这都什么天,不是要凉快一些了吗?”沈浩初抱怨地说道。

  “浩哥哥,叶子骞不是说很快就到宜阳了吗?我们走快点。”安离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嗯。”沈浩初点头。

  叶子骞放慢脚步,等沈浩初走到身边,轻声问道,“沈兄,在清平郡和顾府,你与辰逸兄到底经历了什么事?”

  沈浩初笑得神秘,“叶兄,很多事情不知道为好,经历过这两次,你应当知道我们这一路不会平静。往后只要有安离在,你最紧要的便是保护安离,她一个女孩家可吃不了那苦。”

  叶子骞不解,“我们一路同行,好歹也算是生死与共,怎么我就不能知道你们的事情了?你与他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事?”

  沈浩初愣了一下,他回头看向走在他们身后的北辰逸,心中暗道,生死与共?与北辰逸这两次的经历应该算是生死与共了吧?也不知道北辰逸是怎样看待这两次事件的,他把他当朋友了吗?

  叶子骞也跟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北辰逸察觉到他们的视线,仅瞥了他们一眼,便目不斜视地继续走他的路了。

  “我怎么觉得你们怪怪的?”叶子骞摸了摸后脑勺,更是疑惑了。

  “哪里怪怪的?”安离的声音突然响起,沈浩初二人这才发觉他们已经走到了安离面前。

  “没什么,我们说昨晚喝的鱼汤有些怪怪的。”沈浩初勾唇笑道,叶子骞忙点头赞同。

  “怪怪的吗?我怎么没觉得?”安离自言自语地说道,见两人已经绕过她走到了前面,她忙追了上去,“浩哥哥,鱼汤怎么怪了?”

  “怪好喝的,安离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沈浩初嘴角的笑容加深,他又回头看了北辰逸一眼,正对上后者看过来的目光,“北煜,安离问你鱼汤好不好喝?”

  北辰逸转开了目光,径自走路。

  “哈哈,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沈浩初看着他的反应,突然觉得心情变得愉快起来。

  叶子骞也难得地没有鄙视他的厚脸皮言论。

  ----

  朝阳初升,躁热不已,宜阳客栈,沈浩初洗漱好走出房间,下了楼梯,看到大堂里叶子骞和北辰逸正坐在桌边等着他。

  “安离呢?”沈浩初抓起一个包子,边吃边问道。

  “她说她先去买干粮,去了有一会了,应该快回来了。”叶子骞说着,递过去一杯茶水。

  三人坐着等了有一柱香的时间,仍不见安离回来,沈浩初和叶子骞坐不住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553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