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0章 救人于危

第40章 救人于危


    沈浩初起身走到柜台边,朝着坐在里面的中年男人说道,“掌柜的,我们有事要先出去,如果你见到和我们一起的那个姑娘回来,烦请告诉她一下,让她在这里等我们。”

  “好的,客官,您放心,她若回来我一定留住她。”中年男人笑着答道。

  “老板,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穿黄色衣衫的姑娘?”沈浩初三人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问着路两边的摊贩有没有见过安离。

  “没有……”

  连问了几条街都没有人见过安离,沈浩初和叶子骞着急得越走越快。

  “杀人了,杀人啦……”突然有一名路人从大路边的一条巷子里窜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着,手指着巷子深处。“那边打起来了,有人杀人了……”

  沈浩初三人从远处就听到了这声音,忙拔腿狂奔了过去,叶子骞扯住那人的衣襟,着急地问道,“哪里?在哪里?”

  “就……就在这个巷子里,一群人围着几个人……还,还有两个姑娘……”那人话还未说完,沈浩初三人已不见了人影。

  三人奔向巷子深处,远远听到有人说话,声音阴柔,“放下这个小女孩,你们都可以走!”

  “就凭你们,还不够!”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震得人心里一颤。

  “白三,你已是强弩之末,何必逞强?”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尔等无耻,我家小姐才几岁,与你们有何仇怨?”洪钟般的声音里满是愤怒。

  沈浩初三人奔到声音近处,见到的是一群黑衣人正围着五个人强攻。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一柄阔剑灵力蒸腾着在人群中大开大合,站在最前方正奋力阻挡着黑衣人的进攻。

  他身边还有两个着同色深蓝色衣服的人,他们同样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抵挡着,站在他们身后的正是两个抱成一团的姑娘,其中一个的穿着他们再熟悉不过。

  三人忙抽出剑加入战局,沈浩初直接飞向包围圈中间,叶子骞和北辰逸从黑衣人背后进攻。

  背对着他们的黑衣人瞬间被砍倒一片,其余的黑衣人都回头看向身后,离得近的忙挥剑朝他们二人冲来。

  “安离,你怎么样?”沈浩初一落地便是一招漫天飞叶扫飞围着他们的人,他来不及去看安离怎么样,两侧的围墙上又飞下一批黑衣人。

  “浩哥哥……”安离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

  侧面的人听到这个声音,攻击得更猛烈了,血腥味盖过了漫天尘埃。

  白三几人愣了一下,手下的剑舞得更快了,身受重伤的他们仍奋力挡住前面的进攻,很快白三的腿上又挨了一剑,他单腿跪了下去,有黑衣人从他身边攻了过去。

  “啊,走开!”安离惊恐的呼声响起。

  沈浩初回头看去,白三已经倒在了地上,一把大刀正劈向白三身后的小姑娘,安离一个转身,将小女孩护在了怀里。

  沈浩初手中的剑脱手而出,飞射向手持大刀的黑衣人,黑衣人被刺中心脏,刀却仍旧从安离背上划了过去,一道长长的血痕立时出现在安离的背上。

  “安离……”叶子骞解决了围着他的黑衣人匆忙飞到了安离身边,挥剑将围上来的人一一斩杀。

  很快,黑衣人被杀得只剩下了十多个。

  “撤!”阴柔的声音响起,有人扔出两张符纸,一团烟雾炸起,黑衣人往两边的墙头飞去。

  沈浩初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离他不远,正腾身而起的一人,他拖着他的腿将他掼到了地上,北辰逸同时出手朝他挥了一掌,瞬时那人便不动了。

  “说,你们是哪个宗门的?”他抬手掐住他的双颊,从他嘴里掏出一颗黑色带着异香的药丸。

  黑衣人沮丧地闭上眼睛,并不回答。

  北辰逸手一挥,一道及其微弱的银芒射向他的手腕,立时不见。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北辰逸冰冷的声音响起。

  黑衣人全身一震,睁开眼看向他,眼中涌起绝望。

  “说!”沈浩初厉声道,“说完便放你自由。”

  黑衣人不相信地看着他。

  “一言九鼎!”沈浩初道。

  黑衣人的脸开始扭曲,表情挣扎,显然是北辰逸下的银针起作用了。

  两人等了一阵,黑衣人终于忍受不了,断断续续地说道,“渝州……楚……家……”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点头,只见他手一收,银针便从黑衣人手肘处弹了出来,落在地上。

  黑衣人摊平身体喘着气,沈浩初正想再问什么,却见他忽然绷着身体抖了两下,一溜黑色的血迹从他嘴角逸出,再无声息。

  两人对视了一眼,显然都没想到他体内还藏有其他剧毒。

  北辰逸收回视线,走到白三身边蹲下,探手检查几人的伤势。沈浩初起身快步走向叶子骞和安离的方向,“安离怎么样?”

  叶子骞抬起头,指着地上的几人说道,“不是很严重,只是晕过去了,她背上的伤处理好就行,那几人是白家的人,先救了再说。”

  沈浩初看向蹲在地上的北辰逸,“北煜,他们怎么样?”

  北辰逸神色中闪过一丝复杂,他摇了摇头。沈浩初忙蹲下,扶起白三的身体,运转灵力往他眉间输去。

  没一会白三勉强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面前安然无恙流着眼泪的小女孩,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小姐……”

  “三叔……我在……”小姑娘低头泣不成声地应道,小脸一片通红。

  “三位公子。”白三困难地转向沈浩初,说道,“谢……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沈浩初点头。

  “白三求几位……护送我家小姐一程……白家定会感激……不尽……”白三喘了一口气,血从他嘴角快速地流下。

  他艰难地说完,满眼皆是祈求地看着沈浩初。

  沈浩初看向叶子骞,见他点头后方说道,“你放心,我们定会护她周全。”

  “谢……!”话未说完,白三嘴里涌出一大股血,身体整个软了下去,再次闭上了眼睛。

  “三叔……”小姑娘扑到白三身上号啕大哭起来。

  小姑娘哭了一阵,沈浩初看了看地上的情形,伸手拉起小姑娘的手说道,“小妹妹,我们要先离开这里,马上就会有人来。”

  小姑娘抬起头看了他一下,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眼泪仍旧不停地流着。

  “叶兄,你带上安离,我们从这边走。”沈浩初说着,牵起小姑娘的手往一侧的围墙走去,叶子骞抱起安离,北辰逸走在最后。

  几人翻了几面墙,就近找了一家客栈要了几个房间,差小二找了个妇人帮安离处理了伤口,顺便照顾她们,小姑娘一直守在安离的床边不肯离开,也不回答叶子骞的问话,连饭也不肯吃。

  “叶兄,你说这小姑娘是漯河白家的?我怎么没听说过白家?”沈浩初三人坐在安离隔壁的房间里,正商量着今天发生的事。

  “嗯,十多年前白家也是排在世家榜里前五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近些年却是越发没落了,他们露面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今日若不是见到白三,我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哪家的。”叶子骞笃定地说道。

  “这么说,你认识白三?”沈浩初问道。

  “嗯,多年前见过他,那个时候白家还常与我们府来往。”叶子骞点头说道。

  他仔细地回忆着他从前见过的白三,记忆中的白三就是这样魁梧满脸络腮胡子,腰间一柄宽剑是他的标志。

  “我们接下来要经过漯河吗?漯河离这里有多远?”沈浩初想了一下又问道。

  叶子骞翻了个白眼,“沈兄,你是不是不会分方向?还是根本就没看过地图?”

  坐在一边的北辰逸一直都喝着茶听他们说话,这时突然也瞥了他一眼。

  “我……”一向聪明的沈浩初难得的被叶子骞鄙视了,他瘪了瘪嘴,嘟囔道,“不是有你这个活地图在嘛。”

  他对他们要走的线路一无所知,反正有叶子骞和北辰逸在,他也不担心走错。

  “算了。”叶子骞也不追究他到底是哪一种了,毕竟有自己这个活地图在,他会不会分方向,看没看地图真的不重要。

  “漯河在汝州前面,我们早就走过几百里了。”

  沈浩初低声说道,“哦,那我们不是要走回头路?”

  叶子骞无奈地点头,默默地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嗯,我们要倒回去三百多里路。”

  “三百多里?来回就是六百多里近七百里了,安离又受了伤,我看我们先把她放在这里,买辆马车赶路吧。”

  叶子骞赞同地点头,“只能这样了,我们带着一个小姑娘,坐马车是最快且最安全的了。”

  沈浩初想起白天的情形,又说道,“叶兄,你留下来保护安离吧,这里不一定安全,我与北煜去送那小姑娘。”

  叶子骞点头说道,“好。”

  “叩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沈浩初起身打开门,是照顾安离的妇人站在外面。

  “公子,姑娘醒了。”妇人恭敬地说道。

  “你去准备些清粥小菜来。”

  “是。”下楼的脚步声随即响起。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553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