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2章 白家秘事

第42章 白家秘事


    沈浩初不置可否,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半夜,一束诡异的风从窗口吹进来直吹到了床边,吹得床幔飞舞了起来,沈浩初睁开眼睛,窗外有黑影一闪而过。

  他从床上坐起,披上外衣翻窗而出,却见北辰逸正站在院子门口等什么。

  沈浩初愣了一下,他这是在等他?难道刚刚那黑影是他?不该啊!

  “北煜,你在等我?”沈浩初问道,嘴里打着呵欠。

  “嗯。”北辰逸应了一声,往院子侧边走去,沈浩初抬脚跟上。

  “北煜,刚刚……”

  “有人想告诉我们什么。”北辰逸抬手,露出一枚飞镖,下面还带着一张字条。

  “找我们俩?他是不是找错了,不是应该找你和叶兄吗?”沈浩初揉了揉眼睛问道。

  “不知。”

  “那我们去哪?”

  “后山。”

  沈浩初不再说话,只是跟在他身后走着。

  新月如钩高悬于空中,林子里虫呜声声,晚风吹过,带来阵阵凉爽。

  两人在一条小路上走了一段,便见到前方有一个身影正在等着他们。

  “白四爷?”沈浩初试探着喊道。

  “白四见过沈公子,北公子。”白四的声音响起。

  “这是?”沈浩初疑惑地问道,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北辰逸,却什么也看不清。

  “请跟我走。”白四转身往一边的树林里走去,北辰逸率先跟了上去,三人走了一阵,看到一间独立的小院,里面灯火闪烁。

  沈浩初四下打量了一圈,发现这院子实在是隐蔽,周围栽种了几棵参天古树,将院子遮得严严实实,如果白四不带他们来,估计他们得费一番功夫。

  白四将门打开,做出请的手势,“两位公子请。”

  沈浩初二人迈步进门,白四从外面将门关上。

  “两位,坐吧。”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

  沈浩初看向内室,一架木制轮椅从里面缓缓被推出来,坐在轮椅上的人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男子,久不见阳光的苍白衬得他有几分病态的柔弱。

  “在下白暮寒,是白老爷的二儿子,找二位来是有事想要告知。”青年男子说道。

  “前辈请说。”沈浩初抱拳道。

  “敬山,把东西给二位看看。”白暮寒出声说道。

  “是,公子。”白敬山转身从内室拿出两个信函,放到沈浩初二人面前的桌子上。

  白暮寒抬手示意他们打开,“二位打开看看,这就是薇儿从她外祖家带回来的重要东西。”

  沈浩初打开其中一个,抽出里面的纸张,上面只有一行字。

  “调查炎家围剿一事。”

  北辰逸看着纸上的字迹,神情微怔。

  沈浩初看了他一眼,疑惑地打开另一个信函,抽出里面的纸张,一个东西随之掉了出来,待看清那东西,北辰逸的神色突变。

  沈浩初心有所感,他看向手中的纸张,上面有两行字。

  “炎家围剿一事内情有异,望兄谨慎待之。”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后者双眉微蹙,薄唇紧抿,眼睛盯着桌上的玉佩和纸张,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北煜?”沈浩初目露担忧,能让他露出这种神情的物品,想来必定与他有关。

  良久,北辰逸收敛了情绪,面无表情地看向白暮寒,“前辈,这是家父的信件?”

  白暮寒点头,“是,附有玉佩的是家兄十六年前收到的,另一封是十年前收到的。”

  北辰逸低头看向玉佩,似乎并未受影响,但沈浩初却能感觉到他在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转向白暮寒问道,“前辈,你的意思是北煜的父亲还在世?”

  白暮寒点头,“家兄确认过字迹和信物,确属明轩兄无疑。”

  沈浩初一脸复杂地看向北辰逸,见他仍是看着那些物品,表情没变。

  沉默了一阵,沈浩初说道,“前辈,请恕晚辈冒昧,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前辈。”

  闻言,白暮寒有些意外地看向他们,但见北辰逸并未有异议,他心下微定,“今日找你们来,就是想将事情告知,你们想问什么,我定知无不言。但此事事关我白家存亡,我希望二位对

  今晚的事情绝对保密,就连你们最亲近的人都不能说。”

  “是,晚辈可以做到。”沈浩初神情郑重地答道,他看向北辰逸,后者也点头应道,“可以。”

  白暮寒看到北辰逸的反应,心里彻底放下心来,原本他还犹豫该不该叫沈浩初来,如今看来他之前的调查和现在的决定都没有错。

  沈浩初理了一下思绪,方才问道,“不知前辈对十七年前的火神窟事件知道多少?北煜的父亲到底是如何失踪的?”

  沈浩初一边问一边密切关注着北辰逸的反应,见他并未反感,不由放下心来。

  如果他所想不错,北辰逸应该是不曾问过家中长辈此事的,他之前会出现在永和茶楼,应该也是想查清楚那传言的来源和真实性。

  白暮寒沉吟了一下,“其实我知道的两位应该也知道,两位之前应该听过关于此事的说书。”

  沈浩初诧异地看向他,“前辈的意思是说书先生所说完全是真的?”

  白暮寒点头。

  沈浩初心念一转,又说道,“或者说,说书先生原本就是白家的手笔?”

  白暮寒迟疑了一下,再次点头。

  沈浩初心下微惊,他又问道,“那么北前辈的失踪过程并没有什么疑点?”

  白暮寒道,“对,我与兄长当时都在现场,亲眼所见。”

  沈浩初点头,沉默了数息后,又迟疑道,“也就是说问题应该出在当时的传言和背后推波助澜的人身上?”

  白暮寒眼中闪过欣赏,“沈公子果然聪明,难怪能数次躲过歹人的加害。”

  迎着他不加掩饰的赞赏目光,沈浩初不由微低了头,“前辈谬赞,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那北叶两家就没有进去找过他们?”

  白暮寒眼中闪过凝重,“当时那里面的温度根本进不去人,事后两天北老先生和叶家老祖进去了,但什么也没找到。”

  沈浩初问道,“前辈,依你所说,其实你们当时并不能确定北煜的父亲已经遇难,那么他能活着应该与炎轻尘脱不了关系?且应该是炎轻尘事后带走了他,并对外宣称他已遇难。”

  白暮寒点头,“是,我与家兄讨论了多次,我们认为明轩兄和英杰兄在岩浆爆炸时即便没死也是重伤,但炎轻尘却直接说他们遇难了,这其中不知藏了什么隐情。”

  沈浩初接着问道,“那么前辈对炎家了解多少?”

  白暮寒想了一下,方说道,“炎家在所有世家里是比较神秘的存在,他们很少与玄门世家来往。不过,我曾听家兄说过炎家似乎并非世人口中所说的邪魔歪道,因为炎家历代宗主都与世无争,也不参与玄门事非,且很多人都听说过炎家家风十分严厉,祖训之严谨与北家有得一比。”

  沈浩初心里生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来,但现在明显不是想那些的时候,他接着问道,“那炎家围剿一事又是从何而来?”

  白暮寒回忆了一下,方才道,“火神窟事件没多久便传出了炎轻尘从火神窟中得了异宝冥落的消息,冥落乃上古至邪之物,没过多久玄门中不断传出炎家用它杀人的消息,后来三大世家发出了讨伐令。”

  “就在围剿前的一个月,家兄收到了第一封信,因此我们白府并未参与围剿,所以对具体情形并不清楚,只是听说炎轻尘用冥落屠了上千人,参与围剿的世家损失惨重,玄门的泰斗和精英一下折损了近小半,但炎家家族众人也被杀得只剩他一人。”

  沈浩初道,“那么十六年之约又是怎么回事?”

  白暮寒道,“是炎家围剿后,炎轻尘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单方面发出的宣战,他应该是想报家族被灭之仇。”

  沈浩初拿起桌上的信件,再次看了看,问道,“前辈,敢问白家如今的状况是否与这两封信有关?”

  白暮寒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更苍白了,他沉默了数息才道,“沈公子为何问起这个?”

  沈浩初将他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沉吟道,“还请恕晚辈冒昧,只是晚辈觉得如果白家遭遇的不幸与调查此事有关,那这件事就变得耐人寻味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有问题的不一定是炎家,当然也无法就此直接排除炎家的嫌疑,只是就多了一些可能。”

  白暮寒震惊地看着他,“何出此言?”

  沈浩初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岩浆爆炸下能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大,炎轻尘如果因为得到冥落而存了恶意,那北煜的父亲于他来说完全没有活着的必要。”

  “第二,北煜的父亲不将讯息传回北家而传给令兄,其中必定有难言之隐,而其请求却又是调查炎家围剿一事,则说明他怀疑炎家被围剿一事是阴谋,那炎家总不至于谋划着全家被灭吧?”

  “如果再加上白家为调查此事遇阻甚至受害,那就更说明前面两条是对的了,因为炎轻尘拥有逆天的冥落,他完全可以将当年参与围剿的世家一一击破。但他却选择了十六年后光明正大地报仇,那他又何需惧怕白家的调查而迫害白家?”

  在沈浩初说这段话的时候,白暮寒主仆二人的表情十分精彩,从怀疑到震惊,最后归结于沉重,就连北辰逸的眼中也同样满是复杂。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808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