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3章 辞别白府

第43章 辞别白府


    沈浩初见白暮寒不说话,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白家的遭遇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两封信引起的,而是先有人对付了白家,令兄才依信去查的。”

  白暮寒闭上了眼睛,脸上一派平静,但他泛白微抖的指节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室内变得一片沉寂。

  良久,白暮寒才睁开眼睛看向沈浩初,眼里净是红血丝,“今日请沈公子来这里大概是我这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了,如今我白家已破败,再也不能恢复得跟从前一般,对此事已是无能为力。”

  他顿了一下,脸上涌现不甘,“只是纵然如此,我白家仍是不甘心的,事到如今,我们不求重振白家,只想求一个公道。”

  沈浩初理解地道,“此乃人之常情,只是晚辈二人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能尽力而为。”

  他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问出自己心底最深的疑问,“前辈,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为何今晚来的是我与北煜,而不是叶子骞?”

  白暮寒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才说道,“如果我说是因为你与北公子的交情,你相信吗?”

  沈浩初笑了,“前辈调查清楚了吗?我若说不相信,前辈还会告诉我别的理由吗?”

  白暮寒伸手抚了抚眉头,一脸疲态,“像沈公子这样聪慧的人真是少见,找你来的原因的确不只是如此,不过我可以确定你将来肯定不会后悔的,即便只是为了帮助北公子。”

  沈浩初站起身来,“前辈真是高看我了,不过前辈既然信任我,将如此重要而隐秘的事情告知我这毫不相干之人,我也必不会让前辈失望。”

  白暮寒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二位请吧,我就不送了。”

  北辰逸站起身,将信件与玉佩收进怀里。

  “晚辈告辞。”两人行了一礼,往门边走去。

  沈浩初突然停下开门的手,转身看着白暮寒说道,“前辈,如果玄门百家皆知我们几人救了身负重要物品的白小姐并护送回府,且我们还在此深夜会谈,将会如何想?”

  白暮寒诧异地看着他,“沈公子是说?”

  沈浩初点头。

  “可是,你们的安全……”

  沈浩初神情无奈地说道,“前辈不是一直在关注我们一路走来的那些事吗?我们早就身在风雨中了,也许浪更大一些,我们便能看出一些风来的方向了。”

  “好。”沉默了一阵,白暮寒方一脸复杂地点头,沈浩初打开门,白四正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我送送二位公子。”白四恭敬地说道。

  “劳烦白四爷了。”

  白敬山目视着他们的身影很快隐没在黑暗中,将门关上后往白暮寒走去,“公子,沈公子叫我们将消息放出去是想引狼出洞?”

  白暮寒闭了闭眼,疲倦地说道,“不光如此,他更多的是想将我们白家从这件事情里脱出来,我们白家再经不起折腾了。”

  白敬山推着轮椅往床边走去,“公子为何相信沈公子不会将此事说出去?他可是柳家的人。”

  “他并非柳家的人,柳家养不出这样的人,就算是北家也找不出这样的人来。”

  白敬山不再问,一如往常服侍着他睡下后,转身将烛火吹熄,开门去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白暮寒躺在床上,泪水从他的眼角滑下,迅速隐没在他的头发里。

  曾经辉煌的白家从十年前开始便如风雨里的小舟一般飘摇不定,他们兄弟三人一个枉死,两个重伤残废,就连旁支也是渐渐凋零。整个白家苟且度日,不过是为了求得一丝安宁,等待一个真相而已。

  沈浩初的出现,无疑是白家最后的一丝希望了,可他毕竟太年轻,将他与北辰逸绑在同一条船上,是白暮寒惟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也许,不久之后,他就能出去见见阳光了。

  ----

  渝州城的城南,一片偌大的建筑隐匿在灯火零星的夜色中,大门上的匾额上书两个大字,“楚府”。

  其中最大的院落里此时灯火通明,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坐在主座上,此人正是楚家的宗主,楚怀寻。

  一个黑衣人垂着头跪在他面前,低声说道,“宗主,刑渊办事不力,未能将白家丫头抓回来,请宗主责罚。”

  楚怀寻隐忍着怒气,冷声道,“是何缘由?”

  刑渊身形一震,“我们追到半路,眼看就要成功了,但北辰逸三人突然冒了出来,我们的人损失了大半,故而失手。”

  “混账!”楚怀寻突然抓起手边的杯子砸了过去。刑渊不躲不闪,杯子却并未落在他身上,而是落在了他身边的地上,摔得粉碎,茶水四溅。

  他继续怒声道,“没用的人!连三个小鬼都对付不了!”

  刑渊知道他说的并不是他,只得默不作声地听他发泄。

  果然,楚怀寻骂了一阵,就让他退下了。

  没过多久,门再次被敲响,两个身穿斗篷的人进来了,两人脸上蒙着面巾,连眼睛都隐在斗篷的阴影下,完全看不到面容。

  “老楚,何事如此生气?”其中一人说道,声音清朗。

  “计划失败了,两边都失败了。”楚怀寻没好气地道。

  “那也不打紧,路还长,你别太心急。”另一人说道,声音苍老。

  “对,还有几个月,操之过急于我们丝毫无益,实在不行,便实行最终计划。”清朗的声音说道。

  楚怀寻叹了口气,“白家肯定是将东西给了那三个小鬼,我只怕不等我们计划实行,炎家那边便会抢先察觉,到时候只怕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我们尚不知那东西是什么,如果白家有把握和证据,定不会拖到现在。”清朗的声音道。

  “炎家也抢不了先,只要他们一旦有所动作,我便亲自出手,你别忘了我们手里还握着重要的东西。”苍老的声音道。

  楚怀寻神色一变,阴沉地道,“老鹰,如果计划不能实行,可能最后还得你出马,总之不能有任何闪失。”

  “没问题。”老鹰点头。

  清晨,天上白云朵朵,如木棉花般柔和飘逸。

  安离和白雨薇站在白府门口,白雨薇撅着嘴拉着安离的衣袖不舍得松开,“姐姐,我舍不得你。”

  “雨薇,姐姐和哥哥们还有事要做,有路要赶,不能在这里停留。”安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我就是舍不得你嘛……”白雨薇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你走了,我就只能一个人玩了。”

  “雨薇不哭的话,姐姐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安离有些心疼地抚着她的头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脸神秘地说道。

  “什么秘密?雨薇不哭。”白雨薇赶紧抬手擦掉眼泪,瞪着一双明亮湿润的红眼睛看着她问道。

  “姐姐的娘亲说,其实女孩子哭是最没用的,因为如果没人哄的话,哭只会让人看不起。”安离认真地说道,眼睛却不经意地瞥向了身边站着的两人。

  白雨薇尽管才八岁,但她相较于同龄人来说要懂事得多,所以她很快理解了安离的话,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点了下头,“姐姐,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不哭了。”

  安离笑得温柔,“真乖,以后姐姐有机会来看你的话,就带你玩。”

  白雨薇垂下了头,却是没再说话。

  “沈兄,扶安离上车。”叶子骞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响起。

  “安离……”沈浩初转头看向安离,有些欲言又止。

  “浩哥哥,怎么了?”安离转过头笑着看向他,看到他的表情异常严肃,不由得心里一阵紧张。

  “先上车再说吧。”沈浩初看了看白雨薇,扶着安离往马车走去。

  白雨薇咬着嘴唇看着马车远去,她转头往门里走去,白暮寒赫然出现在门口,似是坐了很久,白敬山恭敬地站在他身后。

  “二伯,您怎么出来了?”白雨薇惊喜地喊道。

  “今日阳光晴好,二伯出来晒晒太阳。”白暮寒脸上泛起浅笑,常年苍白的脸上竟是有了一丝红润。

  “敬山,让白四备上厚礼,北府和叶府还有柳府各一份,我们要好好感谢三位公子对雨薇的救命之恩。”

  “是,公子。”

  ----

  盛夏,天气炎热,四处蝉鸣,草长莺飞。

  四人一路赶着马车从漯河又往西北方向而去,安离的伤在北辰逸的灵药下好得十分快。在她的坚持下,几人弃了马车走山道,就不必再绕去官道了,也不用为了马的问题而留宿浪费时间。

  四人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走着,沈浩初突然出声问道,“叶兄,前方是什么地方?”

  叶子骞见他问起前方的城市,神秘兮兮地向他稍凑近了点,小声地说道,“前方呀,是男人的天堂。”

  沈浩初一听这话,两眼放光,“男人的天堂?那是不是有很多美酒?”

  叶子骞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指向他摇了摇,故作神秘地说道,“沈兄,你就这点出息呀?”

  “那你快说呀!”沈浩初还没来得及开口,安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从他俩中间伸出个脑袋好奇地说道。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8086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