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6章 乞巧,河灯

第46章 乞巧,河灯


    沈浩初看向对面桌的北辰逸,见他毫不迟疑地执起笔写下几个字,便放下了笔,站在桌前的丫鬟将纸卷好放进托盘,依然端正站着。

  紫衣女子见沈浩初不动,便看向他道,“公子可是无疑问?”

  他想了想,拿起纸笔,写下简短几字便放下纸笔,随后纸笔被收走,两个丫鬟站回紫衣女子的身后。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道,“二位公子请于三天后此时来此取答案。”

  两人起身走出璇玑阁,往客栈走去。

  “北煜,你刚刚写的什么?”

  ……

  “北煜,你喝醉了吗?”

  ……

  沈浩初见他不语,眼珠一眼,便走到北辰逸的前面,站着挡住他的去路。

  北辰逸依旧不回答,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两人继续往前走,在一栋灯火通明的小楼前,门口站着几个穿着轻衣薄衫的女子正在言笑晏晏。

  “哎,好俊的小公子呀!”

  “哇,真的哎,过来玩呀,小公子!”

  娇柔的声音引人心神,沈浩初眯起眼睛看向北辰逸,眼中划过怪异光彩,“北煜,我们过去那边看看。”

  他抓着北辰逸的手腕往那门口走去,那些女子见他们真的过来了,一个个都十分兴奋地围上来,可还没等触碰到他们,一阵劲风袭过,几名女子一齐向后倒去。

  “哎哟,痛死了……”众女子齐齐呼痛,坐在地上哀怨地看着身着浅蓝色衣衫的北辰逸,“公子你怎么能这样粗鲁?”

  沈浩初看着脸上泛着一层薄红的北辰逸,唇角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却见北辰逸转头瞥向他,冰冷的气息骤然腾升。

  那些女子只是普通人,对他散发出来的威压显然更加感受深切,她们纷纷尖叫着爬起来跑向门口,瑟瑟发抖地望着他们。

  “北煜,你看看,你吓到她们了。”沈浩初感觉自己快要憋不住笑了,却偏偏还要作出替她们委屈的样子。

  “沈奕!”冰冷低沉的喝声响起,北辰逸握紧了手里的剑。

  沈浩初看着他的动作,忙举起双手,赶紧解释道,“别,我不想打架,我就是看到她们在叫我们,所以才走过来的。”

  北辰逸冰冷地盯他一眼,抬脚走了。

  回到客栈,两人各自回房休息。

  午间用膳时,小二正上着菜,看到他们并不像本地人,便好心说道,“几位客官,今天是七巧节,晚上城里有花灯会,到时候会很热闹,护城河那里会有人放河灯,你们要去看看吗?”

  “去去去……”安离放下手里的碗,忙不迭地点头,她看向其他三人,见他们都没什么反应。

  “我想去,浩哥哥,你陪我去好不好?”安离扯着沈浩初的衣袖晃荡,眼神里有着祈求,声音越来越小,“以前槐安镇也有,但我和妹妹只能看看,娘亲不让去的。”

  “好吧。”沈浩初浅笑看她,突然想起初次见她的样子,又转头问向其他两人,“叶兄,北煜,一起去吧?”

  “啊?沈兄,你们去吧,我有点不太舒服。”叶子骞放下筷子,他碗里的饭基本没动,看来是真不舒服。

  “叶子骞,你怎么了?严不严重?”安离看到叶子骞的状态,伸出手去触摸他的额头。

  “不烫。”安离犹豫了下,又轻声说道,“要不我们都不去了?”

  “安离,你们去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感受到安离温暖的手在他额头上一触即离,叶子骞感觉他的心快要跳出胸腔了。

  沈浩初仔细看了下叶子骞的脸色,看他并无大事,便转向北辰逸问道,“北煜,你去吗?”

  在安离的期待目光下,北辰逸最终还是点了头。

  叶子骞吃完饭便独自一个人出去了,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沈浩初三人便如约出了客栈。

  金香城的乞巧节果然如小二说的一般热闹,一入夜,街上的花灯便从各条街道的街头亮到街尾,沈浩初三人并排走在街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灯,琳琅满目。

  安离一路看一路感叹,槐安镇的花灯哪有这么漂亮,这么多。

  逛了有半个时辰,三人来到了放河灯的地方,这里的人比想象中要多得多,他们沿着河边走着,想找个人少一点的地方。

  “两位公子,可是也来放河灯的?”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他们转头看向那边,是璇玑阁的那位紫衣女子。

  “呃……姑娘也来放河灯,我们只是过来看看。”沈浩初微抱拳,却不记得她叫什么了。

  “沈公子,北公子,奴家小月。”小月和她的两个丫环回了一礼,不卑不亢地道,“我们在河边有一条船,两位公子若是不嫌弃,可以一起上去看看。还有这位妹妹,不知如何称呼呢?”

  安离虽对他们的相识心有疑惑,但她也不问,只静静地回了一礼说道,“我是安离。”

  “妹妹长得真是漂亮,不若我们一起去船上坐坐,从河中看向岸边,可是截然不同的风景呢。”小月走过来,拉起安离的手,准备向船只停靠的方向走去。

  安离犹豫地回头看向沈浩初,见他点头,才放心与她一起去往船只停放的地方。

  一行人来到船上,这是一条十分宽敞漂亮的画舫,整个船舱装饰得如同璇玑阁一样很有格调。画舫一侧放了茶桌,上面茶具齐全,另一侧放着一架琴。

  两个丫环一上船就张罗着烧水泡茶,小月很自然地坐到了琴架后,她双手轻动,优美的琴音便飘荡在河面上。

  而沈浩初三人则坐在茶桌边的坐垫上,听着小月的琴声,看向河岸两边,从河里看向两岸的风景的确与在岸边看河里的风景完全不一样,岸边的花灯映在他们眼里,更是一番不同的景致。

  一曲奏毕,小月来到茶桌边与他们同坐,她喝完一杯茶,笑着看向安离,“安离妹妹,我们一起去放河灯吧?”

  安离看着两岸放灯的人们,有些犹豫地道,“我没放过。”

  小月眼里闪过复杂,复又温柔浅笑看她,“安离妹妹可知道放河灯的意义?”

  安离摇了摇头。

  小月轻柔地说道,“放河灯一是表达对故去或远行他乡的亲人的思念,二是寄托自己的美好心愿。”

  安离想起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便点头说好,小月吩咐丫环拿出几盏河灯点上,安离拿了其中一盏和小月向船头走去。

  “两位公子不一起吗?”小月回头看向沈浩初和北辰逸,沈浩初摇了摇头。

  两人缓缓走到船头蹲下来,将河灯轻轻放向水面,双手合十祈愿着,许是想起了亲人,安离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你为何不放?”低沉的声音响起,北辰逸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沈浩初以手指轻敲桌面,满不在意地道,“独身一人,无所思,无所愿。”

  小月和安离一起将河灯轻放下水,看着它们飘然远去,方才起身回到茶桌边,小月微笑着安慰了她几声。

  安离看向岸边的人们,而沈浩初看着她红红的双眼,习惯性抬起手想去揉她的头顶。察觉到小月看过来的疑惑目光,他手伸到半路又停下了,改为端起茶杯喝茶。

  又坐了一阵,沈浩初看着岸边放河灯的人渐渐少了,时辰已经不早,“小月姑娘,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去了。”

  小月点头,转而吩咐丫环,“挽琴,让阿成将船靠岸。”

  “月夜花前柳下,与君话别,赠一曲扶花舞,君一去不返……”

  一阵凄美婉转的歌声从前方传来,几人都顺着歌声飘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他们船的上游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只画舫。舫上琴声铮铮,歌声渺渺,一袭红衣随着歌声翩翩起舞,舞姿曼妙无双。

  放眼望去,众人皆沉醉于歌舞中,直到一曲毕了,两岸和河中的人才纷纷从美妙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好美。”安离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画舫上红色的身影。

  那条画舫朝着他们的船缓缓地飘了过来,就在众人以为会撞上他们时,对方偏了偏船头,与他们以极近的距离相擦而过。

  两方相对而站,船上的红衣女子举手向他们恭敬地行了一礼。

  “安离!”就在他们心里疑惑重重时,沈浩初突然出声了,语气极重,惊得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安离。

  安离似是一直在沉睡中,此时突然被人大声喊醒,她眸子里的沉迷雾散般褪去,转回清明的同时身子也软了下来。沈浩初一把将她的身子扶住,旁边的小月从茶桌下抽出一张毯子铺在茶桌边,让他将安离放下躺着。

  “安离妹妹……安离妹妹……”小月看着安离紧闭的双眼,一脸担忧地轻声唤道,但安离毫无反应。

  “沈公子,这……”

  沈浩初摸着安离的脉搏,没什么不对,又看了看那条远去的画舫隐去的方向,转头四顾后才说道。“上岸再说。”

  船很快靠了岸,众人下了船回到岸上,沈浩初抱着安离疾步走向客栈方向,小月几次欲言又止后,终于鼓起勇气拦住了他。

  迎着他疑惑的目光,小月正色道,“沈公子,奴家有个提议,安离妹妹现在昏迷不醒,她一个女儿家,你们三个大男人照顾她肯定不是很方便。如果二位公子不嫌弃,可以带安离妹妹去璇玑阁,我们能更好的照顾她。”

  沈浩初听着她的话,不由自主地直视她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但他看到的是她的坦然与担忧。

  “沈公子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安离妹妹,我可以发誓。”说着,小月举起手,做发誓状。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见他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说道,“不用了,走吧。”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808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