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7章 灵识梦境1

第47章 灵识梦境1


    一行人来到璇玑阁,小月将他们带到客院,每人安排了一个房间。小月嘱咐两个丫环看好安离,有情况要立马禀报,又细细叮嘱了一番,才放心离开。

  安离在一个奇怪的梦境里,她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不能看到自己长什么样子,也说不了话,除了听和看,她什么也做不了。

  这个人是一个富家小姐,安离看到每一个与她路过的人都恭敬地叫她小姐,她却不怎么理他们,只是做着自己的事。

  “小姐,今日乞巧节,夫人说你可以出去玩,开心一点嘛。”她身边的丫环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道,引着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手执梳子为她梳头。

  安离这才从模糊的镜子中看到小姐的面容,用花容月貌来形容一点不过分,只是那张如花的容颜却被一层阴郁笼罩着。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丫环转身去开门,看到来人,她行了一礼。“夫人。”

  “蓉儿。”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来到梳妆台前,接过丫环手里的梳子,帮她梳起头发来,“蓉儿,别跟你爹置气了,你爹也没办法,嫁进李家也不错,他们家就李豪一个孩子,你过去了就是未来唯一的李家夫人,多少人想都想不着。”

  夫人不说还好,一说蓉儿的眼泪就涌了出来,她也不说话,安离竟能感受到她的心境。

  夫人一看她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只得又道,“蓉儿,咱们先不管李家的事,今日乞巧节,平日里你爹不让你出去,今儿你就出去玩玩,就当散心了。”

  蓉儿依旧不说话,只是任她将头发梳好,又上好妆,一时间镜子里的女孩清丽无双,夫人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

  蓉儿带着几个家丁丫环往街上走去,一行人来到人多的地方,安离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稍好了一些,许是很少出来玩的原因,她对街边小摊上的东西都很好奇。但她并不出声问,只是多看几眼,身边的丫环就会上前问价买下来,她感兴趣的就会拿着把玩一会。

  渐渐地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起来,蓉儿发现他们一行人经过的地方,人们看到她身后的家丁便会自动让出道来给他们走,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又看向街边的铺子,借故要去如厕,只带了一个丫环进了一家店铺,将丫环留在店铺里自己溜走了。

  蓉儿一个人走在街上,她有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她连挤在人群中也觉得异常快活,她走到每一个喜欢的小摊前看她感兴趣的东西,去小吃摊上吃她觉得好吃的小吃,每一样都尝一点,一时间她将烦恼都抛在了脑后。

  她跟着人群一边走一边看,来到了河边人们放河灯的地方,她每一年都会放河灯,但从来都是她一个人放,不及这里的半分热闹。她买了一个漂亮的河灯,找了一小块空地方,蹲下身准备将河灯放下去,但却被人挤了一下,脚下不稳,就跌下了河里。

  蓉儿在一片惊叫声中越挣扎越往河中间漂,她感觉水不停地往她嘴里灌,她可能要死了,也许死了也挺好的,就不用嫁给那个花心浪荡的李豪了。

  这么想着,她就不挣扎了,任身子往下沉,安离焦急地想喊她,但她喊不出来,她也不能控制她的身体继续挣扎。

  就在安离以为她必死无疑时,一只手抓住了蓉儿的手,将她拖出水面,带着她飞到了岸上。

  “姑娘,姑娘,醒醒……”救她的是一个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看她昏迷不醒,便以手渡灵力给她。片刻后蓉儿吐了几口水,剧烈咳嗽起来。

  白衣少年收回手,静静看着她,“姑娘,你没事吧?”

  蓉儿好一会才缓过来,她转头看向面前的救命恩人,就一眼,蓉儿便呆住了,白衣少年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谪仙一般,眉目如画,俊朗的五官,无不在诱惑着少女的心,“你是?”

  “姑娘,在下黎世轩。”白衣少年沉吟了一下才答道。

  他想站起身,但蓉儿却拉着他的衣袖,他皱了皱眉,蓉儿站起身来,却仍不肯松开他。

  “公子,等一下。”蓉儿拉着他的衣袖往商家挂的花灯前走去,到了最近的摊边,随手取了一个递向他。

  黎世轩被她拉着走在人群中,虽不愿意却也并未挣脱她,他不解地看着她递过来的花灯,见她只是幽幽地看着他,以为这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的赠礼,便迟疑着接了过来。

  黎世轩只是路过的修士,对本地的风俗一无所知,所以当他要走的时候,他纳闷地看着蓉儿依旧拉着他的衣袖不放。

  “姑娘,请你放手,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自重。”黎世轩严肃地对蓉儿说道。

  “呜呜呜……”蓉儿的眼泪说来就来,还哭得十分大声,她即将嫁一个自己不爱的花花公子,刚刚还经历了生死,所以她哭得理直气壮,但别人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在这开心的日子里,居然有人能哭得这么伤心,是为什么呢?他们身边迅速地围了一堆人。

  “这个姑娘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一个大娘好心地问道。

  “这个姑娘,刚刚落水了,肯定是吓着了,你看她身上湿淋淋的……”刚刚围观蓉儿落水的人中有人站出来说道。

  “不对,刚刚她还没哭,她还从我这拿了个花灯送给这个公子呢……”卖花灯的老伯摇着头手指黎世轩说道。

  “姑娘,这位公子不是接了你的花灯吗?你还哭什么?”好心的大娘听到别人的议论,又看了看两人的情形问道。

  蓉儿只顾着哭,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公子接了花灯,又反悔了?”一个声音插进来说道。

  “公子,你知不知道?接了姑娘的花灯就表示互相心悦的,你接了她的花灯,是要娶她的。”好心的大娘看着黎元勋一脸懵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那个花灯,善意地提醒着。

  “对啊,对啊……”周围的人一起附和着说道。

  黎世轩怔愣地看着手里的花灯和另一只被蓉儿攥着的衣袖,闷不吭声地站着。

  “公子,你看这位姑娘长得花容月貌的,哪点配不上你了,如果你不要她,她的名声就毁了,她以后就可能会嫁不出去了。”好心的大娘觉得做人应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再说这么好的姑娘,实在不应该被辜负。

  “就是,就是……”周围的人继续附和,因为当地的风俗的确就是大娘说的那样。

  “我……”黎世轩脸涨得通红,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手里的花灯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安离看着黎世轩的样子,心里早笑开了花。

  “公子,我们可是都看到了的,你接了这个姑娘的花灯。”好心的大娘继续发扬着她的善心,并不给黎世轩反驳的理由。

  “对哦,我们都看到了。”围观群众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大家都是好心人。

  正在黎世轩焦头烂额时,蓉儿的丫环从人群中挤进来,看着蓉儿焦急地问道,“小姐,小姐,你怎么哭了?”

  她看到这里围了一堆人,想着她家小姐会不会在这里看热闹,便从人群中挤过来,不想被围着的正是她家小姐,而她家小姐还拉着一个公子的衣袖正伤心地哭着。

  其他家丁一听到她的呼声,也赶紧挤了进来,看到丫环使的眼色,他们赶紧让人们散开了去。

  好心的大娘走之前还不忘叮嘱黎世轩,“公子,你接了人家的花灯,就要娶她哦。”

  黎世轩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他们去到蓉儿家的,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了蓉儿的爹娘面前。

  薛成志两夫妻看着站在厅中手拿着剑面无表情的黎世轩,感到无比满意,他们女儿就出去了一趟,怎么就捡(哦不,是遇见)了这么个翩翩公子,早知道就早让她出去了,也不至于现在差点被迫把女儿嫁给一个纨绔子弟。

  “厅下所站何人?”薛成志忍住心底的激动雀跃,装作淡定地问道,但黎世轩却毫无反应,旁边的家丁看这情形,便将街上发生的他听到的大概描述了一遍。

  “首先,我作为蓉儿的父亲,我很感激黎公子救了小女。但是……”薛成志端起手边的茶杯,掩饰自己的心虚,这很明显,黎世轩并不知道金香城的风俗。

  “众所周知,黎公子收了小女的花灯,如果不娶小女,小女怕是只能削发为尼了。”薛成志无奈地说道,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得很。

  黎世轩这一身装扮,必是玄门中人无疑了,他们作为普通百姓,是高攀不上的。但作为父亲,让他就这么放弃蓉儿的幸福,他也很是为难。

  “如果黎公子需要考虑,我们可以给你充足的时间。”薛成志叹了口气说道,看黎世轩还是毫无反应,他已经放弃了心中的想法,“若是公子不愿,我家自然不能勉强公子。”

  “不必,我娶,不过我需要通知师门长辈此事。”黎世轩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惊得薛成志两夫妻的心都颤了一下。

  薛夫人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她扯着丈夫的衣袖问道,“他说什么?”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8673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