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8章 灵识梦境2

第48章 灵识梦境2


    薛成志也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他看向黎世轩,不可置信地问道。“黎公子,你……你说什么?”

  黎世轩依旧面无表情地回道,“我说,不必考虑,我娶她,不过我需要通知师门长辈此事。”

  “我们没听错,他说他娶,那蓉儿就不必嫁给李毫那个浪荡子了。”薛夫人激动得双手合十转身朝他家祠堂方向拜了拜。

  “夫人!”薛成志同样很激动,但他还记得黎世轩正站在厅中呢,他拉了拉薛夫人的衣服,示意她镇定点。

  “我……”薛夫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由得脸都红了,她连忙放下手,朝黎世轩微微欠了欠身,然后退下了。

  早就换好衣服躲在门后偷听的蓉儿一听到黎世轩的话,整颗心都放了下来,看到薛夫人朝门口走来,她紧走几步,藏到了廊柱背后,捂着胸口大气也不敢出。

  安离跟着蓉儿偷看这一段时,心里也是无比的紧张,这种感觉于她来说很陌生,但她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个人,她的浩哥哥。

  半个月后,黎世轩从师门回来了,带回的消息是师门同意他娶薛小姐,历练两年期满可回师门行礼。

  两人在薛家的婚礼举行得很顺利,李家人虽然心里不甘,但黎世轩是玄门中人,是他们眼中的仙人,即使他们再不甘心,也不敢有丝毫异议。

  对于这桩婚事,要说最高兴的,除了蓉儿,薛成志夫妻也是十分欣慰的,女儿不仅不用嫁给不想嫁的人,他们家竟还有了个仙人女婿,听着来客们一句句恭贺的词和一片羡慕的声音,两人心里虽飘飘然,面上却并不敢显露半分。

  婚后,蓉儿越发贤静温婉,黎世轩虽一开始并不愿意,但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他渐渐不再抵触蓉儿。

  两人时常花前月下,感情渐深,只是黎世轩仍时常独自抚琴,或喝酒沉思,蓉儿只当他是想念自己的家人,毕竟他们成婚时,黎家的人一个也没到,但黎世轩解释说他们届时回师门时还要再次行礼的。

  蓉儿满心满脑都是她的夫君,也不曾在意这些,安离看着他们的生活,除了欣慰,竟还有一丝羡慕。

  半年后,黎世轩的师门传来讯息,蓉儿看着那张字条,那上面只有两个字--“速归”,心里的不安就迅速涌了出来。

  黎世轩还是走了,蓉儿心里虽然万分不舍,但她也不能要求他留下来,即便是知道自己已身怀六甲,她也说不出口。安离看着这情形,她比蓉儿更焦急,但偏偏她说不出,也做不了什么。

  成婚的第二年,黎世轩依旧没有回来,蓉儿顺利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孩,她对黎世轩的思念从未削减过,反而因为孩子的成长而更加浓烈,两个孩子的眉目间完全就是黎世轩的样子,安离并不懂得母爱的浓烈,她看着蓉儿度日如年的样子,真是担心她会不会突然崩溃离孩子而去。

  半年后的一个晚上,蓉儿如常照看两个孩子睡觉,薛府突然来了一帮蒙面黑衣人,未有一语,见人便杀。

  薛成志急匆匆地闯进蓉儿的房间,来不及说话,只是将她们母子三人和一个仆人送到后门让她们速速离去,并叮嘱她们不能声张,带上孩子自行逃远一些。

  蓉儿去拉薛成志,薛成志却一把扫开了她,将门关上转身走了。里面传来一声声惨叫,她想回府去看看,但她看着两个孩子又狠着心离开了家门。

  蓉儿躲在巷口转角处泪流满面,却不敢哭出声来,她颤抖着用布将两个孩子的耳朵堵住,怕他们被惊醒而哭闹。听到府里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安离的心也紧紧揪着。

  那些声音没有持续很久,薛府只是普通人家,而来人却并不平凡,那些人眼看满地的尸体,接着开始搜查,幸而蓉儿及时在府外的一个邻居家躲了起来。

  蓉儿和两个孩子侥幸逃过了一劫,但她每每想起那府里的惨叫声,而她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中,她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安离流着眼泪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沈浩初关心的眼神,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泪已经不再流了。“浩哥哥……”

  “安离,感觉怎么样?”沈浩初伸手探了探安离的额头,一切如常。

  “浩哥哥,我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变成了另一个人。”安离坐起身来,看着沈浩初说道。

  “不急,等下说,先吃点东西。”沈浩初起身从桌上端来托盘,里面的饭菜看着就很可口。

  “浩哥哥,我没事,我就是睡了一觉做了个梦而已。”安离摆手,说着话就掀开被子要下床来。

  沈浩初将托盘放到床边,伸手拦住她说道,“安离,你不只是睡觉做梦那么简单,你是被人强行占了灵识,虽然她可能不想伤害你,但对你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

  “浩哥哥,你的意思是蓉儿占了我的灵识?她想让我看到她经历的一切。”安离听话地接过沈浩初递过来的碗筷。

  “是的。”

  “那她为什么找我?而不是别人。”

  “安离,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回客栈说。”沈浩初见她不动筷子,便不打算再说下去。

  沈浩初看着她吃完饭,端了托盘开门出去说道,“安离,我们准备走了。”

  三人一起来到茶室,小月和丫鬟早已经等在了那里,沈浩初感激地说道:“小月姑娘,谢谢你的照顾,往后如有需要帮助,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小月姑娘请不要客气。”

  “沈公子客气了,我们也没做什么,要说到需要帮助,小月还真是有一个请求,我十分喜欢安离妹妹,还请二位公子保护好她。”小月恭敬地朝沈浩初与北辰逸行了一礼。

  沈浩初与北辰逸对视一眼,随即开口道,“那是自然,安离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会拿命保护她的。”

  小月神情奇怪地看着他,又看向安离,安离眼里的黯然一闪而逝,小月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随即笑着说道,“安离妹妹,没事就来这里找我玩,我虽痴长你几岁,但说说话还是可以的。”

  “好。”安离点了点头,笑得有些牵强。

  沈浩初抱拳道,“小月姑娘,如此我们便告辞了。”

  三人从璇玑阁出来,往客栈走去。

  “安离。”

  “嗯?”听到沈浩初喊自己,安离转头看向他,神情有些闷闷不乐。

  沈浩初眉头微蹙,“以后不要轻易在人前使用身法了,除非万不得已逃命才可以使用。”

  安离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地回道,“哦。”

  “安离,记住了。”沈浩初见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加重了语气说道。

  “嗯,好。”安离抬起头,迷茫地看向他。

  “乖。”沈浩初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呃……”安离眼里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却马上又熄灭了,她埋头走路。

  沈浩初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安离怎么了?

  北辰逸从后面走来,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越过他向前走去。

  直到第二日午时,叶子骞才从外面回来,脸色依旧沉郁,连饭都没吃就回了房间。

  晚间,他正躺在床上,忽然听到屋顶上的瓦片轻响,他并未在意。然而没过一会,屋顶上的响动更大了,似乎就是不想让他睡觉,事实是他也睡不着。

  屋顶上的响动不时传来,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叶子骞终于忍无可忍,他起床走到窗边翻了出去,从窗檐上飞跃上屋顶。

  “沈兄?”叶子骞愣愣地看着在屋顶上大摆龙门阵的沈浩初,不由愣住了。

  “哎,好巧呀,叶兄,你也睡不着吗?”沈浩初扬了扬手中的酒壶,笑着说道。

  “我……”叶子骞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心里却涌上一阵暖意。

  “过来喝一杯,喝点酒好睡觉。”沈浩初打开酒封,递向他。

  闻言,叶子骞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来,这才发现沈浩初不只准备了酒,还有花生米和牛肉。

  “沈兄,你说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叶子骞喝了几杯,感觉心里畅快了一些。

  “不知道,人这一世,有谁是为了寻找痛苦而活着呢?”沈浩初灌了一口酒,举起手迎着风说道。

  “嗯,你说得对,人活着不是为了痛苦。”叶子骞仔细品了一下他的话,突然笑了。

  “叶兄,你就不是那种会自寻烦恼的人,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选择,或是为了生活更好一些,或是为了责任,或是为了别的。”沈浩初歪在瓦片上,看向星空,月牙弯弯,但星空明亮得纯粹。

  “沈兄,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沈浩初拈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咀嚼着不在意地问道。

  叶子骞也学他的徒手拈了牛肉吃着,“你自由自在,不拘于礼,也没有牵挂。”

  沈浩初停下了喝酒的动作,笑道,“叶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叶子骞沉默了下来,半晌没出声。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4867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