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49章 安离身世1

第49章 安离身世1


    沈浩初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叶兄,抱歉……”

  叶子骞却不等他说完,打断了他的话,“沈兄,你说得对,其实我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除了父亲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其余一切都顺风顺水,有祖父和兄长的庇护,族人对我也尊崇有加。”

  沈浩初没有说话。

  “但我就是不明白,为何我的母亲在我们那么小又失去了父亲的情况下,执意离开我们去出家。她走的时候我才两岁多一点,什么也不懂,兄长说我那个时候日夜不分地哭,母亲一开始只是在家里的祠堂中修行,后来却固执地离开了我们,去了眉山的道观。”

  他说着说着,眼里有流光闪过,他仰头看向天空,“到现在,十六年了,她不曾回来看过我们一眼,兄长每一年都带我去眉山看她,她也避而不见,兄长为了满足我见她的愿望,只能带着我偷偷躲在观外看她。后来长大懂事了,我便不再想见她了,兄长说她有苦衷,可是,什么样的苦衷让一个母亲那么厌恶自己的孩子,连一眼也不想看我们呢?”

  见他不说话,叶子骞又看向他,轻声问道,“沈兄,你有恨过一个人吗?”

  沈浩初沉吟了一下,说道,“没有,没有爱,便没有恨。”

  叶子骞提起手里的酒壶往嘴里灌去,一壶酒就那么几口给灌完了,“没有爱,便没有恨……”

  沈浩初不语,继续一口一口地饮着酒。

  夜深人静,只剩下液体灌入喉咙的吞咽声,叶子骞把第二壶酒喝完的时候,已是醉意朦胧,他有些迷朦地看着沈浩初说道,“沈兄,好多话我连兄长都不能说,因为他也过得很艰难。这些年来,他就没清静过,有时候想想,我真不是个东西,从未帮过他什么,反而经常给他添麻烦。跟你说说,我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了。”

  沈浩初看着他,眼中闪过光芒,“叶兄,你当我是什么?”

  叶子骞摇晃着脑袋想了一下,含糊不清地道,“朋友……兄弟……知己……”

  沈浩初满意地点头,“那便不必跟我客套。”

  叶子骞哈哈大笑,“哈哈……沈兄果然直爽,今后……沈兄便是我……唯一的知己……”

  沈浩初不置可否,笑着道,“叶兄,我们这么年轻,将来遇到的人还多着呢。”

  叶子骞却摇头道,“不管遇到谁……不管发生什么……我就认定你这兄弟……”

  沈浩初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没什么反应,便笑着道,“兄弟,我们下去睡觉了。”

  “好。”叶子骞点头,他摇晃着站起,抬脚往前面走去。

  “等我。”沈浩初怕他摔下去,忙伸手拉住他,扶着他飞下屋顶,两人又从后院的楼梯走上二楼,沈浩初将他送进房间,照顾着他睡下后,才回到屋顶收拾东西。

  他飞身下楼,行走于屋檐上,只见前面有一个窗子里透出光亮,一个笔直的身影站在窗前。他愣了一下,随后嘴角轻扬走了过去,就在他快接近那窗子时,那光亮倏然熄灭了。

  沈浩初心念一动,闪身到了窗边,正撞上准备关窗的人的目光,“北煜,半夜听墙角可不是正人君子做的事。”

  北辰逸微蹙眉,看着他没有说话,月光照得他眼中的光华忽隐忽现。

  沈浩初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北煜,要不我们也来喝两杯,说说心里话?”

  北辰逸眼中划过一丝恼怒,却听他又说道,“比如说说我们北二公子心怡的姑娘,或是……”

  不待他说完,北辰逸伸手一推,沈浩初本能地往后退去,不料脚下一空,身体直往下坠去。

  “北煜,你个混蛋!”沈浩初大叫了一声,接着是酒壶碗碟破碎的声音。

  窗内的北辰逸脸上的愉悦一闪而逝,他从容地关上窗子,消失在了窗边。

  ----

  次日晚上,月明风轻,沈浩初和北辰初如约前往璇玑阁,接待他们的依旧是小月,她将他们带到茶室,吩咐两个丫鬟去取答案。

  小月亲自端上煮好的茶送到他们桌边,笑着说道,“两位公子果然守时,请稍候片刻,可以尝尝我们的新茶。”

  片刻后,两个丫鬟回来,手里各拿了一张纸条,在小月的示意下交给了他们。

  “飞花门。”沈浩初展开纸条,虽然早已猜到答案,但心里仍禁不住五味杂陈,但也安下了心来。

  “如尔所见。”北辰逸展开纸条,简单的四个字算不得答案,他仔细品了品四个字的含义后,将纸条收回怀中,依旧面无表情。

  小月将两个丫鬟摒退,细细观察着两人的表情,两人的反应和她想象中的差不多,“看来两位公子对答案皆无异议,小月在此有一事想征得两位的同意。”

  见他们确实无异议,小月又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安离妹妹是我家夫人一位故人的遗孤,她对这位故人十分怀念,但时隔多年,想必该是见不到了,所以就想见见她的孩子。”

  沈浩初看向北辰逸,见他正喝着茶,似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小月见他们都不回应,沉吟了一下才又说道,“我家老夫人曾经也姓安。”

  沈浩初心里一震,想了想才回答道,“小月姑娘,我们需要回去问问安离的想法,如她愿意,两天后我们会带她来此相见。”

  小月想了想,点头行礼道,“如此,那便有劳沈公子和北公子了。”

  “小月姑娘客气了。”

  两人回到客栈,沈浩初敲开了安离的房间门。

  安离看着站在门口的他,有些疑惑地问道,“浩哥哥,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嗯,我有事跟你说,方便进去吗?”沈浩初脸上是难得的认真。

  安离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心里突然涌起一丝不安来,但她仍点了点头,侧过身让他进屋。

  沈浩初走到桌边坐下,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示意安离也坐,安离听话地坐在他侧边的位置。

  “安离……”沈浩初看着她,却突然不知该怎么说起。

  安离更加不安了,沈浩初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今日这样还是第一次,“浩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浩初捋了一下思绪,才说道,“安离,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还有亲人在这世上?”

  安离闻言瞪大了眼睛,她哪里还有亲人?她从一出生,就只有她的母亲在身边,就连妹妹都是后来她和母亲一起捡回来的,“浩哥哥,我没有亲人了。”

  沈浩初沉默了一会,才又说道,“安离,有一个人,她认识你的母亲,也有可能她也是你的亲人,她想见你。”

  安离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胡话,他们天天在一起,他怎么会知道有这个人?

  安离想起他在白府门前也曾欲言又止,她当时就有一种错觉,沈浩初会为了她的安全而将她留在白府,原来那根本不是错觉。

  她小心翼翼地瞅着他问道,“浩哥哥,你是不是不想我跟着你们了?”

  沈浩初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心里却有些心疼她,“傻丫头,这和你跟不跟着我们没关系,浩哥哥是说真的,真的有这样一个人。”

  安离却不相信,她活了十五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在世,她的母亲在离世前也没说过半句,因此她既没想过,也不会相信。

  她眼含期待地看过去,“浩哥哥,你是说即使我有亲人,我也还是可以跟着你们?

  沈浩初沉吟了一下,想着措词,“安离,这一路跟着我们你吃了不少苦,你也知道我们此行将很危险,相比继续和我们走下去,我更希望你能在一个安全无忧的环境里生活。但如果你还是想跟着我们,我们也会尽量保护你的安全……”

  看着安离低下了头,沈浩初也说不下去了。

  良久,安离抬起头看向他,“浩哥哥,你想让我去见那个人?”

  沈浩初点头,“安离,不论她是谁,我都希望你去见见。”

  安离转开头去,眼里涌起失望,“为什么?”

  沈浩初看着她,心里有心疼,却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安离,不论她是你的谁,我都希望你去,浩哥哥不是要把你丢在这里,而是希望有多一个人疼你,更希望你能过上安稳的生活,而不是跟着我们颠簸。”

  安离没有转回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浩哥哥,我要想一下。”

  “好。”沈浩初点头,起身出了门。

  秋天的夜,满天星光,干净得令人沉醉,沈浩初手里拿着酒壶,一个人躺在客栈屋顶上,望着满天繁星。

  “沈兄,你和安离今天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叶子骞找遍了整个客栈,才在屋顶上找到他。安离一天没有出房间,而平时最照顾她的沈浩初今天似乎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吩咐小二将饭菜送进她房间。

  “赏月,这个时候最安静。”

  “我以为沈兄是喜欢热闹的人。”叶子骞学他的样子躺下,双手为枕。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195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