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57章 情深难掩

第57章 情深难掩


    北辰逸双手撑膝,勉力不让自己倒下去,叶子骞着急地想去扶他,察觉到他身上的寒意突起,叶子骞的手伸到半空却是停住了动作,又收了回来。

  “年轻人,你该爱惜你自己。”莫老夫人从台阶上走下来,将他们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她从衣袖里掏出一个药瓶,取出一颗药,叹了口气递向他,“不管是为了谁,你都要惜命,不要像你父亲那般。”

  北辰逸接过她的丹药服下,半晌才站直身体,向莫老夫人行了一礼,“多谢老夫人,晚辈没事。”

  莫老夫人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他,“既然老七已经将他带上山了,我就回去了,你们也去休息吧,明天等她的消息便好。”

  “是,多谢老夫人。”叶子骞行礼说道,目送着她们往院外走去。

  “辰逸兄,我帮你处理伤口?”叶子骞回头看向北辰逸问道。

  北辰逸面无表情地慢步往房间走去,关上了门。

  “真是个怪人。”叶子骞嘟囔着走回自己的房间,心里却在想着沈浩初的毒,希望能顺利清除才好。

  ----

  “啊!”

  凌晨,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莫家后山,震得鸟类齐飞,禽走兽奔,整个莫家庄皆被惊醒。

  “这孩子,命不太好啊!”莫老夫人叹了口气,起身穿衣往后山慢步行去。

  一道浅蓝色身影正站在山脚处,仰望着山顶。

  “北小子,自古情深难掩,当止则止。”莫老夫人出声说道,神色间俱是复杂。

  北辰逸全身一震,他缓缓转过身来向她行礼道,“见过老前辈。”

  “既然我今日在此看见你,想来是有些事该说与你听的。”莫老夫人叹了口气,看向晨雾缭绕的山上,像是天上的云皆落了下来般,与林间的草木纠缠着,分不清究竟是谁先招惹了谁。

  “老前辈请说。”

  “你和你的父亲北明轩长得真是很像,他曾经因缘际会在我莫府住过一段时间,我家老七仰慕于他,一心想要嫁与他为妻。当时你父亲与你母亲已有婚约,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老七。”

  莫老夫人神情微黯,接着道,“情之一字,令人昏头任性,老七不顾我们的阻拦偷偷去了盛京,听说她闹了你父母的婚礼,被你的父亲再一次当众拒绝。她从盛京回来后,性情大变,后来没几年你父亲的死讯传来,她的性情更是难以言说了。又过了两年,她竟从外面找来了与你父亲长相相似的男人,逼他们为她试药,我也阻止过她,但都徒劳无功。”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如今你又因缘巧合来了莫府,这一切真不知是老天弄人,还是什么。你昨晚答应她的条件,之后不知会承受她怎样的折腾,就连我也是无能为力。”

  北辰逸平静地说道,“多谢老前辈告知,如此看来,晚辈承受她的怒火也是应当的。”

  莫老夫人看了他一眼,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人啊,情之一字,不知害了多少人,却又有多少人甘之如饴,世人可笑啊!”

  北辰逸站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安静如初的后山,迈步往客院走去。

  沈浩初被送回客院时已是午后,北辰逸看着伏在林掌柜背上全身湿透的他,眼里的黯然愈发深沉。

  叶子骞听到消息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林掌柜,他怎么样?毒解了吗?”

  林掌柜将他放在椅子上,“解了,莫七娘子说他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护着他的心脉,只是解毒的时候,受了不少苦。他又不肯出声喊疼,硬是撑成这个样子,我去弄些热水来给他沐浴。”

  叶子骞听得满心愧疚,扶着沈浩初的手下一片冰凉湿冷,凌晨的那一声惨叫应该是他撑不住了才喊出来的吧。

  林掌柜说完就往外面跑去,没一会便提了两桶热水进来,他走到净室将水倒在浴桶里调好水温便准备来扶沈浩初。

  “我来给他洗吧?”看到林掌柜走过来,叶子骞突然说道,沈浩初为救他受了这般苦楚,他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林掌柜还来不及说什么,周围一股寒意突然涌起,两人下意识地看向北辰逸,他正抬脚往门外走去。

  “还是我来给他洗吧,你腿还没好呢。”林掌柜看着愣住的叶子骞说道。

  叶子骞下意识地抬手搓了搓手臂,怪异地看着走远的北辰逸,他这是生气了么?为什么生气?

  林掌柜半扶半抱着把沈浩初弄到浴桶边,叶子骞回过神来,也走了出去,将门关上。

  沈浩初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早晨,他一睁眼便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沈浩初转头看向莫灵儿,眼中划过疑惑,“你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莫灵儿,你现在在莫家庄,我姑姑救了你。”莫灵儿端过小几上的水问道,“你要喝点水吗?还是要吃饭?”

  沈浩初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看整个房间,没有看到叶子骞和北辰逸在,他紧张地问道,“莫……莫姑娘,和我一起的两个人呢?”

  “哦,你是说,北公子和叶公子?”莫灵儿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北辰逸和叶子骞。

  “嗯。”沈浩初只感觉到全身疼痛,又躺了下去。

  “他们,他们……”莫灵儿不知道该不该说北辰逸从昨晚就去了山顶。

  “他们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严不严重?”沈浩初苦于不能起身,只得着急地问道。

  “受伤?哦,是受伤了,呃,不是……”莫灵儿见他着急,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现在的情况,不由得语无伦次起来。

  沈浩初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心里更着急了,但他明白他此时不能乱,只能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姑娘,你慢慢说,我不着急。”

  莫灵儿迷茫地看向他,“从哪儿说起?”

  沈浩初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说道,“北辰逸去哪儿了?”

  “后山山顶。”

  “叶子骞呢?”

  “后山山脚。”

  “他们去干什么?”沈浩初耐心地一句一句地问道。

  “北公子为了让我姑姑救你,答应了我姑姑的条件。”莫灵儿总算理清了思路,表情怪异地说道。

  “什么条件?”沈浩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姑姑说……说要他的命。”莫灵儿垂下了脑袋,低声说道。

  “什么?”沈浩初被惊得弹坐了起来,还没坐稳又往一边歪去。

  莫灵儿急急伸手去扶他,让他再次躺下,“我姑姑说你还没恢复,不能起来。”

  “莫姑娘,你姑姑为什么会想要他的命?”沈浩初喘了口气,此时想要起床是不能了,等他能起床去救北辰逸也来不及了,只能好好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末,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

  “我……我偷听到梓青婆婆和老祖母说,北公子的父亲年轻的时候辜负了我姑姑,然后结了仇怨,北公子的父亲不在了,这仇恨就,就……”莫灵儿说得纠结,沈浩初却听得清楚,原来是因爱生恨。

  “你姑姑真那么恨北煜的父亲吗?她真的会杀了北煜吗?”沈浩初口里一阵发苦,北辰逸的父亲已经失踪了十七年,莫灵儿的姑姑若不是恨得太深,怎会记恨十七年甚至更久?玄门中人,爱恨大多直接,为情杀人的人不在少数。

  “我不知道,不过我姑姑到现在还留着他的画像,就挂在她的寝房里,我姑姑性子……很执拗,应该是很恨他的吧?”莫灵儿不太确定地说道。

  沈浩初思索了一番,眼带期待地问道,“莫姑娘,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求我姑姑吗?没用的,我老祖母都没办法,北公子又是自愿的。”莫灵儿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不是,你附耳过来。”沈浩初满眼期望地看着她说道。

  “嗯?”莫灵儿犹豫地伸头过去,沈浩初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

  “这个有用吗?”莫灵儿瞪着眼睛看着他,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

  “有用,但你除了她,不能跟别人说,因为这件事情人命关天,你能做到吗?”沈浩初笃定地说道。

  “我保证不告诉别人。”莫灵儿点头郑重地说道。

  “莫姑娘,拜托你了!”沈浩初感激地道,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交给我了,我先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会叫人过来照顾你的。”莫灵儿起身往外面走去。

  想着北辰逸已经在山顶呆了一个晚上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莫灵儿急得直接连跑带飞地去了莫老夫人的屋子,一见到她便连忙说道,“老祖母,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您说。”

  莫老夫人笑着看向她,“你先喘口气,是不是闯什么祸了?直接说就是了。”

  莫灵儿喘匀了气,又看了一眼梓青,娇声说道,“不是的,这事我只能告诉您一个人。”

  莫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笑着朝梓青说道,“你去厨房看看中午的饭食,小沈公子只能吃粥,叫厨房加些补体力的东西进去。”

  梓青不疑有他,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1955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