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58章 北煜受苦

第58章 北煜受苦


    莫老夫人刮了一下莫灵儿的鼻子,好笑地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是不是有关于北公子的?小人精还知道要支开你梓青婆婆了。”

  莫灵儿调皮地笑了,随即又郑重地说道,“嗯,沈公子说有办法让姑姑不杀北公子。”

  莫老夫人一听,神色一怔,“是什么办法?”

  莫灵儿迟疑了一下,想起她答应过沈浩初不能把那事告诉别人,“老祖母,我答应过沈公子不能告诉除姑姑以外的任何人的,但沈公子说了这个不会伤害姑姑的。”

  莫老夫人沉吟了数息才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我要上去找姑姑。”莫灵儿毫不犹豫地说道。

  “怎么上去?那上面除了你姑姑,谁也上不去。”莫老夫人无奈地说道。

  “那怎么办?不上去我怎么告诉姑姑?”莫灵儿一听这话就泄气了,但很快她又眼里冒光地说道,“这样吧,您传讯给姑姑,就说我硬闯后山,被她养的东西咬了,让她快下来,我在您这里等她。”

  “这……你不怕你姑姑罚你?”莫老夫人好笑地看着她,话虽这样说,却还是手掐口诀,一只金色虚影蝴蝶瞬间在她指尖形成,她对着蝴蝶默念了几声,蝴蝶便展翅往门外飞去。

  莫灵儿等那蝴蝶消失后才伏在她腿上,撒娇地蹭着她的手背说道,“老祖母,您最心善了,我就知道您肯定不希望北公子死在姑姑手里的,如果姑姑罚我,您要帮帮我。”

  “你啊,你姑姑最紧张的也就是你了,以后可不能再骗她,要不然她就不会相信你了,知道吗?”莫老夫人抚摸着她的头发,满眼疼惜地说道。

  “是,老祖母,我知道了,以后不敢了。”莫灵儿轻声说道。

  她比谁都清楚家里的情况,她的父亲有兄弟姐妹七个,除了莫七娘子,其他的人都不在了,而她又是这一代中惟一的一个孩子,算起来她家现在就只有老祖母和姑姑还有她了,所以她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家里最被呵护的那个。

  “祖母,灵儿……”一刻钟后,莫七娘子带着一身怒火冲了进来,在看到伏在莫老夫人腿上的莫灵儿时,脸上的神色变成了着急。

  “姑姑……”莫灵儿吓得不敢说话,有些害怕又无力地唤了一声。

  看着她的样子,莫七娘子旋风般奔到莫老夫人身边,伸手便往她的手腕探去,“你被什么东西咬了?”

  莫灵儿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手,只得老实地低声说道,“姑姑,我没上山。”

  “什么?”莫七娘子扔开她的手,声音陡然拔高吼道。“你们骗我!”

  “姑姑,你别生气,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诉你。”莫灵儿急忙站起身,用手挡在自己身前说道,她真怕她这爆脾气的姑姑会一掌打死她。

  “什么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莫七娘子看着她的动作气不打一处来,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出手的冲动,她实验了一个晚上,刚刚才给北辰逸加了药量,还没来得及观察他的新反应,就被她们骗下来了。

  “我说,你别打我。”莫灵儿放下双手,快步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后,又退回了莫老夫人身边。

  莫七娘子满脸震惊地站在原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山顶的简陋小院子里摆满了药材,院子里只有两个房间,一间里面堆满了药材,一间里面全是瓶瓶罐罐。瓶子里泡着各种毒物的活体或尸体,大大小小的罐子里面装满奇怪颜色的各种药膏,形态不一,却是一看就知道是不能沾染的东西。

  北辰逸正躺在这间屋里的一块木板上,钻心的疼痛正从他的胃部往全身发散性地漫延,他闭着眼睛细细地体会着这种疼痛,除了微皱的眉头,他脸上并无疼痛的神色。

  莫七娘子从外面信步走进来,来到木板旁边,看着他问道,“感觉如何?这种疼痛如何?”

  北辰逸睁开眼睛,平静地回答道,“尚可接受。”

  “自然是可以接受了,这个剂量产生的疼痛跟沈小子所受的比起来还不到十之一成呢。”莫七娘子不屑地说道。

  北辰逸的手指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没有言语。

  莫七娘子瞥了他一眼,转身拿起手边先前给他吃的药膏,舀了一勺伸到他面前,“你再吃些,我看看能加到什么程度你会受不了?受不了就说。”

  北辰逸没有说话,顺从地张嘴接下勺里的药膏,咽了下去,瞬间那疼痛便如野草疯长般成倍增长。他只感觉全身筋脉像是被寸寸切断般疼痛起来,冷汗从他额头上快速渗出。

  莫七娘子看着北辰逸的反应,眼里泛着嗜血的光芒,嘴角的笑也变得阴冷起来,“有点意思,我还以为这种仿制赤鼠之毒的药怎么也做不成功了,没想到老天先是将沈小子送了来,让我顺利取毒血研究赤鼠毒的成份和特性,如今又有你来帮我测试毒性和剂量,真是老天助我呀。”

  北辰逸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牙龈紧咬,却仍是不肯出声叫疼。

  “你跟他一样,疼死也不出声吗?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程度,你们两人到底哪个更厉害一点,哈哈哈……”莫七娘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目光凶狠地说道,说完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笑声里的凄凉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低头看向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得想起当年第一次见他的情景。

  满树梨花下,风姿俊逸的他站在她面前笑意盈盈地说道,“你是莫家的小姐么?告诉我你家爹爹去哪儿了?”

  “你是谁?为什么找我家爹爹?”她满眼茫然地看着他,被那如春风般的笑容晃花了眼睛。

  “我是北明轩,找你家爹爹有事啊,你不知道我就去找别人了。”他转头要走。

  “我知道的,我带你去。”她急忙说道,伸手拉住他的衣袖。

  后来,盛京棋盘山,十里红妆,连山间树木都是喜庆的气息。

  北明轩一身红衣,风姿出尘,他在等着他的新娘。

  她不顾所有人的目光也穿了一身红衣,提前进了喜堂,她怀着美好期待走近北明轩。

  “北明轩,我要嫁给你!”

  喜堂里忽然静了下来,接着便开始有人窃窃私语,可她眼里只能看到那一袭惊才绝艳的红衣身影,但北明轩原本含笑的嘴角倏然变成了铁青。

  他眼角抽了抽,肃然道,“莫小姐,我今日成亲,请你不要胡闹!”

  她眼里的笑意不减,“我不介意叫夫人做姐姐。”

  北明轩的面容彻底黑了下来,语气冷到了极致,“请莫小姐自重!我北家不管任何人都只能娶一个妻子,莫小姐的好意北某心领了,请莫小姐出去。”

  她依旧在笑,笑得眼泪都落了下来,“北明轩,为何那人不能是我?只因为她先遇到你吗?凭什么?”

  北明轩眯起了眼睛,“凭她是我心头所爱,来人,送客!”

  她的心痛得抽搐起来,脚下踉跄地扑在了地上,“北明轩,你好狠的心,你有了她,为何还要来招惹我?”

  那一日,那袭红色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

  莫七娘子仰起头,眼里的光亮良久才消失,恨吗?二十多年了,还有恨吗?

  “你若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让你死得痛快点。”

  北辰逸睁开眼睛看向她,眼里已经满是红血丝。

  “你父亲是不是还在世?”莫七娘子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

  北辰逸看向屋顶,他已经痛到不能思考了,只是稍一想便知道是沈浩初为了让她不杀自己才说出来的,只是他昨晚就来了这里,不知道他身上的毒是否全部清了,“他,怎么样了?”

  “你说沈小子?他好得很,我为了给他解毒可费了大功夫,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回答我的问题!”莫七娘子目露凶光地看着他,不明白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是的。”北辰逸闭上眼睛,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莫七娘子全身一震,泪水从她眼里汹涌而出,她忙抬手擦掉眼泪。

  半晌她又说道,“很好,我便给你个痛快,你张嘴。”

  北辰逸张开嘴,一颗药丸落在他嘴里,他依旧毫不犹豫地咽下去。

  “你倒是爽快,你为了他就这样死去,值得吗?”莫七娘子不解地看着他问道。

  北辰逸没有回答,静静地陷入了沉睡中。

  “果然如你父亲般愚钝,开口说句好话这么难?就是叫声疼也不用吃这么多苦。”莫七娘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从怀中摸出一个药瓶,取出一颗药丸,压开他的唇齿放了进去。

  “做个梦,就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了。”莫七娘子自言自语地往外面走去,“我若问他看到了什么,估计他死也不会说吧。”

  午饭过后,沈浩初等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突然他听到嘈杂的脚步声从院外往院子里来,应该是北辰逸被送回来了,一众人也跟着回来了,叶子骞的声音响起,“林掌柜,你先去告诉沈兄一声,就说辰逸兄回来了。”

  林掌柜跑了进来,站在他床前说道,“沈公子,北公子回来了。”

  “他怎么样?”沈浩初紧张地看着他问道。

  “看起来没什么事,不过是昏迷着送回来的。”林掌柜不确定地说道。

  “嗯,你先去照顾他。”沈浩初疲倦地闭上眼睛,他为了等北辰逸的消息,一直都没有睡觉。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1955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