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60章 灵尸再现

第60章 灵尸再现


    里面的温度比外面要低一些,他缓步走到一具冰棺前停下脚步,伸手向冰棺抚去,冰棺里躺着的是一个容颜清丽的女子,如果不仔细看,甚至会以为那只是一个美人睡着了。

  “茹儿,我来看你了,你和旭儿在那边过得好吗?”他隔着冰棺轻抚着那张清丽绝尘的脸,喃喃自语道。

  “茹儿,你还记得十六年前吗?就是那一战让我失去了你,还有我们的儿子,马上就到十六年之期了。你知道吗?我这些年里,可是时刻都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要将他们加诸在我们身上的痛苦百倍还给他们,还有飞花门的仇恨,我一天也不能忘记,若不是因为我,你母亲她们也不会灰飞烟灭。”炎轻尘靠着冰棺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冰棺里的容颜,即使是历数着痛苦与仇恨,那眼里的深情却是丝毫不容质疑。

  “茹儿,你相信我,即便是炎家将不复存在,我也不能放弃这滔天仇恨,茹儿,你要保佑我,保佑我大仇得报,等我报完仇,就下来找你和旭儿,你们等我。”说完,炎轻尘便握紧了拳头,走出了密室,大步向后山的北边走去,门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

  “青璇。”炎轻尘看着站在一排精铁笼前正专心吹着笛子的紫衣女子,又看向铁笼内咆哮着互相攻击的行尸,隐在面具后的眼里露出一丝精光。

  “宗主。”青璇听到他的声音,放下嘴边的笛子,转身面朝他行礼。

  “如何?”炎轻尘点了点头,眼睛看向铁笼问道。

  “回宗主,一个月前就已经将他们驯化到了宗主想要的战力,特别是青影带回来的那一批,根本不需要加强,战力已经十分强悍。”青璇手指向离得最近的一个铁笼,那里面关着的正是凉风镇消失的那一批行尸。

  “好,既然他们说我们是邪魔歪道,那我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邪魔歪道,只可惜冥落不知下落,不然我让他们来多少死多少。”炎轻尘叹了口气说道。

  “宗主,即便没有冥落,我们的复仇大计也会成功的,我们准备了十六年,可不是玩的。”青璇转了转手里的笛子,不无自信地说道。

  “对,我们准备了十六年,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炎轻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容变得狠厉起来。

  次日一早,青羽就出现在议事厅,恭敬地站在厅中等着炎轻尘发话。

  “青羽,青影人呢?”

  青羽回道,“回宗主,昨日军师传来讯息,青影去处理了。”

  炎轻尘道,“嗯,北辰逸三人到哪里了?”

  “从青影从大青山回来的时间算,他们应该快到凌轩了。”

  “嗯,这次你和青影一起行动,不管用什么手段,在路上截住他们,不要杀他们,抓回来即可。”

  “是,谨遵宗主之命。”青羽举手抱拳。

  “抓住之后立马带回来,还有两个月就九月十六了,他们也是时候来了。”炎轻尘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宗主,属下必定做到。”青羽抱拳说道,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议事厅侧边墙壁中间有一块突然被推开,里面是一个暗室,两个身着红色衣服,戴着同样面具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宗主。”两人恭敬行礼,却只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们非要这样吗?”炎轻尘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二人面前。

  两人不语,只是看着他。

  “我从未将你们当成我的下属。”炎轻尘有些苦涩地说道。

  “宗主是从未将我们当成自己人吧?”沙哑的声音中有着压抑和痛苦,“那何必在我们身上费尽心思?”

  “赤,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有你们自己的事情。”沉默了数息,炎轻尘转过了身去,背对着他们,“况且你们为我炎家做的也已足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与其将心思浪费在没可能的事情上,不如多做些于你们有益的事情吧。”

  “那是赤炎无能,但宗主觉得我们能眼看着你和炎家飞灰烟灭而无动于衷?”赤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是无尽的悲凉。

  “你们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炎轻尘依旧淡然如初。

  “可宗主有没有想过,即便将来真相大白了,没有了炎家,这一切于我们也没有了意义?”

  “有,不管有没有炎家,玄门百家都需要这个真相,炎家的仇是我炎家的事。”炎轻尘不认同地说道,“将来即便我死了,你们也还是要继续查下去。”

  赤炎二人俱是一震,毫不迟疑地跪了下去,炎轻尘疾速往一边移去,同时伸手往二人脚底下一拂,嘴里轻喝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炎轻尘的修为明显比他们高出一大截,仅是不经意地一拂,两人便被迫站直了身体。

  “宗主如此,赤炎无地自容。”

  “你们要跪的人不是我,如果你们死了,你们愧对的也不是我。”炎轻尘的口气变得严厉,面具后的眼里亦是不容置疑地坚定。

  “宗主……”赤无力地喊道。

  “你们自己想清楚。”炎轻尘扔下一句话,转身往厅门口走去,不给他们再说话的机会。

  二人站在原地呆了半晌,赤先回过神来,往议事厅的墙壁走去,他运转灵力在墙上一挥,门一开,他率先走了进去,炎走在他身后。

  赤站在书案前,望着那面刻满炎家家规的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张纸出现在他面前。“我们怎么做?”

  “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力阻止这场大战,不管哪一方,都不该再为这件事付出代价,这对整个玄门来说是一场浩劫。”赤痛心地说道。

  “可是我们找不到他,也查不出那最后一个人是谁,证据也全部被毁灭了,即便我们揭露出真相,北老先生他们也必不会相信。”纸上的字写得有些急,彰显着此时炎的心情。

  “还有一个多月,不管查不查得到,我们只能尽力去查了,如果阻止不了,我们只能背着他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可是……”炎的字还未写完,便被赤夺走了手中的笔,他愕然地抬起头,面具后的一只眼里闪烁着不易察觉的光亮。

  “亡魂不该有感情。”赤无视他眼里的光亮,决绝地说道。

  炎低下了头,室内一片沉寂。

  ----

  从巴中回程的路上,林掌柜为了照顾沈浩初的身体状况,便将马车赶得慢了些。

  沈浩初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北辰逸,心里有些奇怪,他从莫家后山下来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两天他也试着跟他说话,但他似乎在刻意回避他。

  “北煜,你的伤好些了吗?”

  北辰逸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他,沈浩初眼里闪过疑惑,他什么时候惹他了吗?在他被赤鼠咬伤前,北辰逸虽然不跟他亲近,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疏远。

  沈浩初看着北辰逸这副拒人于千里的神情,突然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他安静地坐着,闭上了眼睛。

  路上安静得只听见林掌柜挥鞭赶马和车轮辗压地面的声音。

  沈浩初就那么身靠被褥坐着睡着了,北辰逸仍正襟危坐,眼角余光中,他脸色依旧苍白,眉头微皱,似是睡得不太舒服。

  突然,马车车轮不知道压到了什么,整个车厢都往沈浩初那边偏去,睡梦中的他头部重重地撞在了厢壁上又跟着车厢往反方向弹去,他痛呼一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只盈白如玉的手掌正对着自己,一股力量生生阻住了倾斜过去的自己。

  沈浩初疑惑地顺着北辰逸的手看过去,只见他近乎仓皇地侧过脸去,同时将手也收了回去,映在沈浩初眼中的只剩了一张刚毅到近乎冷漠的侧脸。

  山林小路上本就颠簸不平,听到他的痛呼声,林掌柜特意将车速放慢了下来,马车继续平稳地跑着,沈浩初的心里却不平静了,他记得自己昏迷的时候,北辰逸好像还抱了他背了他,现在他却生怕他沾上他一点,他甚至在他的脸上看出了嫌恶的意味。

  “北煜,谢谢你!”沈浩初心底疑惑,却仍认真地道了谢。

  然而,回应他的仍然是寒凉的气息。

  他挪了挪身体往车厢后方微靠了一些,坐在了两面的夹角之间,这样受到的震动就要小一些,他偏头看向北辰逸,却见他闭上了眼睛。

  看了一阵,实在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一样了,沈浩初只得转头看向窗外。

  傍晚,他们的马车停在一个镇上的客栈前,林掌柜扶着沈浩初走在叶子骞身后,等他要了房间后,他们先行上了楼。叶子骞刚要上楼,却见北辰逸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两个纸包。

  “这是,给沈兄吃的药?”叶子骞接过来,打开纸包反复看了看。

  “炖汤。”北辰逸回了两个字,径直往楼上走去。

  叶子骞早就发现了北辰逸的异常,他说不上来他哪里怪怪的,只觉得他似乎比以前更不好说话了,他将药材交给正从楼上下来的林掌柜,嘱咐了几声,也上楼去了。

  几人一路无话走了两天,倒也习惯了彼此之间的氛围,只是沈浩初仍有些耿耿于怀,不知道北辰逸到底在想什么。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376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