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64章 重伤濒死1

第64章 重伤濒死1


    人形兽们围成一圈,个个眼睛如同铜铃一般瞪,似乎在确认白虎是不是真的站不起来了,看到它的动作后,人形兽的头领发出一声“嗷”,其他人形兽一齐向白虎攻去。

  一道浅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是北辰逸动了,他从树上飞下来,冰蓝色的剑芒袭向走在兽群最后的人形兽头领的脖颈。没有防备的人形兽头领被他一剑割开了喉咙,暗红色的血喷涌而出,它瞪着一双牛眼看向北辰逸,随后轰然倒地。

  兽群被巨大的响声吸引,全部回头向北辰逸奔来,沈浩初在看到北辰逸从树上飞下来时就动了,北辰逸看到加入战局的沈浩初,心里暗暗安定了下来。

  经过一路以来的切磋和几次共同战斗,两人已经有了很好的默契,人形兽智商并不高,但耐不住它们身体强悍且力量不弱,两人配合着杀了几头兽,各自身上也受了伤。

  沈浩初一招击退他面前的两头人形兽,又挥出一剑割开了其中一头的喉咙,他转头看向北辰逸,这一眼令他心惊肉跳。

  北辰逸在杀死一头人形兽后,又转向他身侧的两头人形兽,而他身后不远处一只大鸟正扑扇着翅膀从他后面向着他飞来。它的速度不快,发出的声音几不可闻,但那一爪子抓下来,足以要去北辰逸的命。

  沈浩初来不及细想,本能地飞身扑向北辰逸将他扑倒在地,北辰逸被他抱着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脱离了人形兽的攻击范围。

  北辰逸不明所以,奋力地想要挣脱他站起来,却听到他一声闷哼,北辰逸不由得停下了动作看向他。

  “北煜,小心!”沈浩初惊恐地看着他背后再次贴地而来的大鸟,用尽力气从他身上翻了过去。以背对着扑腾而来的大鸟,“噗”的一声过后,他只感觉整个背部被完全撕开了。

  就在大鸟还想飞起来再次攻击的瞬间,一个白色的影子飞射而来,小白虎以极快的速度咬住了它的脖子,它被迫甩动着脖子。

  小白虎被甩在不远的地上。反应过来的北辰逸全力一剑送过去,直直地刺穿了它的脖颈,大鸟当场不动了。

  “沈奕……”北辰逸转头看向背朝上趴在地上的沈浩初,一阵酸涩涌上眼眶,他强忍住不让它掉下来。

  不远处的地上,白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着最后几头人形兽发出一声警告的虎啸,没了头领的人形兽被这一吼,吓得四散逃了开去。

  白虎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在两人前面不远处趴了下来,两眼打量着沈浩初血肉模糊的背部。

  北辰逸伸出手,却不知该往沈浩初身上哪个地方探查,他背上的伤口深可见骨,肋骨齐齐断了。

  “沈奕……醒醒……别睡……”

  北辰逸运起所剩不多的灵力,朝他眉间送去。

  沈浩初缓缓睁开眼睛,十分吃力地扯起嘴角,露出牵强的笑容,看向他动了动嘴。

  “北……煜……你没……事……”

  沈浩初的声音微乎其微,听在北辰逸的耳里,却像是在打雷。

  话未说完,沈浩初就闭上了眼睛。

  看着沈浩初脸上凝固的笑容,北辰逸第一次懂得撕心裂肺这四个字的意思,这几个月来的点点滴滴在他脑海里一一闪过,沈浩初的笑脸是出现得最多的。

  而他,竟然从未对他有过好脸色,即便是当初在嗜灵兽洞中醒来,他明明知道是沈浩初拼了命才救的他,他也未曾有过好语气,不曾说过一句“谢谢”。

  那些关于沈浩初带给他的或难堪或吵闹的过往,当初下意识的回应态度,甚至他还对他拔剑相向,让沈浩初质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如今让他悔恨交织,痛苦在他的心里和脑海里横冲直撞。

  一口气血直涌向喉间,他忙侧头,血喷洒在了地上。

  察觉到有人在拉他的衣服,他倏然转过头,朦胧中他竟看到,沈浩初以手支着头正在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他也扯起嘴角相对,但他定睛看去,沈浩初仍毫无生气地躺在他面前的地上。

  而衣服依然在动,他侧眼看去,小白虎正站在他们身边,嘴里含着一片五彩斑斓的叶子,正用爪子在扒拉他的衣服,见他看过去,又用爪子扒向他的手,他伸出手接过叶子,小白虎跑到沈浩初的前面,用它的脑袋去拱他的脑袋。

  “喂给他吃这个?”北辰逸看向手里的叶子,又疑惑地看向小白虎。

  小白虎点点头,大眼睛里满是焦急。

  北辰逸没动,小白虎着急地朝他吼了一声,似在催促他快些。

  北辰逸回过神来,小心地将沈浩初翻过来,将他的背部悬空,让他的身体侧靠在自己怀里,脑袋搭在他手臂上,一只手伸出两指压向他的下巴,见他的嘴微打开一条缝,另一只手将叶片放了进去,叶片入口便不见了,只余一阵浓郁的药香。

  他坐得笔直,沈浩初靠在他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服下叶片后,沈浩初从一开始的毫无生息到慢慢有了微弱的气息,北辰逸能清晰地感受到耳边的呼吸由无到有的过程,却忽略了自己嘴角渐渐浮现的变化。

  天快要黑了,小白虎咬着他的衣服,示意他抱起沈浩初跟它和大白虎一起走。

  北辰逸小心地避过沈浩初的伤将他抱起来,和他同样高的沈浩初竟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重,虽然吃力,但他抱着他走到白虎的洞中,竟也不觉得累。

  轻轻地将沈浩初放在洞里的草堆上,让他背部朝上趴着,伤口没有再流血,但依旧十分恐怖。

  他看了看白虎身上的伤,似乎并不很重,应该只是脱力了,他抬脚向洞外走去,小白虎忙跟在他身后出去了,一人一虎在山里走着。

  天完全黑了下来,小白虎看他时不时停下来借着微弱的灵力发出的剑芒在地上找着什么,它咬着他的衣角回身往山洞方向走去。

  到了洞口小白虎却不进去,拐了个弯往山洞的另一侧走去,不多他们就来到了一片散发着浓郁药香的地方。北辰逸燃起一张照明符,蹲下身子找他需要的药材,这里的草药从未被采摘过,因此都是几百年以上的灵药。

  没多久,北辰逸采齐了他需要的灵药,在小白虎的引领下回到洞穴,他来到草堆前,将手里的药材分了分,想找个东西将它们捣烂。

  但洞里一片漆黑,想来这洞里也不该有什么器皿才对,他将药材含在嘴里嚼碎,然后勉强运起灵力照亮沈浩初的伤口,把药均匀地敷在他背部,如此反复几次,才把他的伤口全部敷上药。

  药一敷完,北辰逸便感觉到一阵脱力,有些站立不稳。他索性爬上草堆挨着沈浩初躺下,用手抓着沈浩初的胳膊,防止他翻身,其实以他的伤势,想要翻身还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了。

  翌日一早,北辰逸准时醒来,他将抓着沈浩初的那只手活动了下,侧脸看过去,沈浩初面朝着他睡着,大概是因为疼痛,他的手握成拳头抵在唇边,双眉紧皱,北辰逸就那么看着他。

  良久,北辰逸坐起身,盘腿打坐调息,一个时辰后,他睁开眼,伸出手运转灵力,像之前那样往沈浩初眉间输去,他的双眉和拳头都渐渐舒展开来,北辰逸这才看到他手背上干涸的血迹。

  他凝神看过去,眼里升起一片黯然,那是一圈鲜明的牙印。里面还有一圈更小的印子,因时间长了而不那么明显,仔细看那印子,细细的一圈,却分外深刻。

  一阵轻微的跑动声从洞外由远及近,北辰逸收起自己外放的情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小白虎从外面跑了进来,嘴里叼着一只兔子,那兔子还是活的。

  小白虎跑到他面前,将兔子放下,昂起头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夸奖,北辰逸看着小白虎的样子,愣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摸了摸小白虎的头。

  小白虎等他收回手,跳上草堆,绕到里侧,看了看沈浩初背上的伤,然后挨着他小心地趴下,闭上眼睛打起盹来。

  北辰逸看着小白虎自然的动作,心里竟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过了一会,又好像不能接受自己的情绪,他摇了摇头,想将那奇怪的思绪甩出脑外。

  他盘起腿,闭目调息,但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了,他索性站起来往洞外走去,去药田找要用的草药。

  ----

  “叶兄,你钓几条了?”

  一条小河边,沈浩初将衣摆扎进裤子里,光着脚无声地踩在地上来到叶子骞身后,在他边上突然出声问道。

  叶子骞吓得将手里的钓竿扔了出去,沈浩初一看钓竿掉进了河里,干脆抬起脚一脚踹向他,却不想他在落下去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脚,“扑通”一声,两人一起掉进了河里。

  “哈哈哈哈……”两人从水中站起,看到对方狼狈的样子,指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溅起的水花殃及到坐在不远处的北辰逸,他转头看过去。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4378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