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65章 重伤濒死2

第65章 重伤濒死2


    清澈的河水里,沈浩初面对着他的方向笑得弯下了腰,阳光下的一袭青衣称得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口白牙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发着光。

  沈浩初和叶子骞在河里互相泼着水打闹了一会,叶子骞的鱼竿顺着河水漂远,两人索性摸起鱼来,没一会,沈浩初便双手举起一条手掌宽的鱼,大叫着:“叶兄,快看快看。”

  叶子骞看到他手里的鱼,笑着朝他泼了一捧水,欺他手里拿着鱼,不能回泼他。

  沈浩初将脸转向北辰逸大喊,“北煜,你看我抓的鱼!”

  北辰逸转头看过去,叶子骞正在朝他泼水,沈浩初见他看向自己,忙将手里的鱼朝他扔过来。

  他甩起鱼竿朝飞来的鱼一拍,鱼掉到岸边的地上蹦了几下不动了,他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上面到处都是拍鱼溅开的水。

  北辰逸抬头看向沈浩初,他早已和叶子骞打闹成了一团。

  上岸后,叶子骞和沈浩初在岸边生了火将鱼烤了吃。

  晚上,北辰逸在客栈的房里沐浴,屋顶有细微的灰尘落下来,他仰头看向屋顶,和一双眼睛对个正着。

  对方似也被吓到了,急急地退了回去,他穿上衣服去了沈浩初的房间,将他从床榻上揪起来,一股浓重的酒味直冲他鼻尖,沈浩初一看到他冰冷的神情,顿时酒醒了大半,他尴尬地看向他,“北……北煜,你别生气,我只是……只是好奇你在干什么。”

  “水……水……”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北辰逸倏然从梦中惊醒,听到沈浩初的呢喃,

  他迅速坐起来。就着洞口透进来的光,将他小心地翻过身,用手臂托起他的肩膀,让他靠在怀里。

  北辰逸另一只手拿起放在一边的水,凑近他嘴边,沈浩初应是渴急了,嘴巴一碰到竹筒就吸了一大口进去,呛得他立马剧烈地咳嗽起来。

  背后剧烈的疼痛袭来,一口血从他嗓子眼喷涌而出,北辰逸忙放下手中的竹筒,整个身体都凑过去圈住他,不让他再动而再次拉扯到伤口。

  沈浩初趴在他肩上安静下来,北辰逸感觉到肩头一阵湿意,他侧头看去,血不停地从沈浩初的口鼻里流出来。北辰逸心中大惊,忙一只手撑开他,另一只手快速地在他胸前点了几下,运起灵力从他的手腕处输送过去,血慢慢地止住了。

  北辰逸又输了一阵才停下,摸着他的脉搏确认他稳定了,才轻轻将他放下趴着躺好,他起身向洞外走去。

  北辰逸一阵狂奔,直到看到那天的古树才停下,他抬起拳头朝着树身一阵猛捶,直到双手鲜血淋漓才停下,他喘着气靠着树身滑坐到地上,抬头望向天空,繁星满天。

  北辰逸每日起床后先为沈浩初输一阵灵力,用树叶一点一点地给他喂水。再去药田采药为他敷药,定时帮他翻身,每晚打坐调息后就睡在他旁边,怕他自己翻身,就用手抓着他的手臂,小白虎睡在里侧,大白虎趴在洞口处守着。

  第五日晚上,沈浩初终于幽幽转醒,趴得久了全身难受,他动了动双手,刚一使力,背上便一阵剧痛袭来,他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别动。”听到他的声音,北辰逸坐起身来,帮他侧过身子,手臂熟练地从他脖颈处穿过,稍稍用力就将他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沈浩初不知道自己以这种姿势在他怀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他用力扭动了下身体,想自己坐着,却牵动了背部的伤,又一阵剧痛袭来,他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沈奕。”北辰逸轻轻地唤了声,见他没有回应,知道他是痛晕了过去,沉静了半晌,他伸出手运起灵力输向他的各关节处,任谁躺这么久都会难受得紧。

  “唔。”应是痛苦的感受舒缓了些,沈浩初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低吟。

  黑暗中,北辰逸眼里闪过一道幽暗的光,随后他将沈浩初放回草堆躺好,自己站了起来,越过洞口的白虎走向外面。

  沈浩初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三日中午,北辰逸从药田采了药回来,一进到洞里就看到沈浩初正看着洞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北辰逸将手背到身后,走到草堆前,伸出手准备帮他侧过身,动作自然得仿佛已做过千万次,沈浩初一把抓住他的手,看到他手上的伤,皱起了他那好看的眉,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那伤痕。

  “起来坐会,上了药又得躺着了。”北辰逸将手从他手里轻轻挣了出来,他知道他不能用力。

  “这几天你都是这样照顾我的?”沈浩初将头偏向里侧,压抑着声音说道。

  “嗯。”半晌,北辰逸见沈浩初没有转头过来的想法,回了一个字。

  “北辰逸,你不用这样的。”沈浩初将脸转回来,眉头紧皱。

  北辰逸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过了一会,他又将手伸向沈浩初的脖颈,沈浩初将头又偏了过去。

  两人僵持了半天,北辰逸只能直接将他背上的药渣揭下,又用灵力把药碾碎,敷在他的背部。然后他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堆野果,还有一竹筒水,把野果和竹筒放在草堆上,沈浩初面朝里侧睡着了,眉头紧皱。

  北辰逸坐下来,运起灵力向他的关节输去,看他紧皱的眉头渐渐散开,才停下动作。

  晚上,沈浩初是被饿醒的,洞外有光透进来,他看向身边的北辰逸,他的侧脸因为背光看不清楚,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子,看了一阵,北辰逸突然转过脸看向他,“喝水吗?”

  沈浩初将头转向里侧,北辰逸坐起身说道,“吃点东西。”

  沈浩初很想不吃,但他的肚子早就饿了,他转过头去,北辰逸捻了一颗果子送到他嘴边,他张开嘴含住一咬,熟悉的酸甜味道盈满口腔,他囫囵吞枣地吃着。

  “慢点。”北辰逸递果子的速度慢下来,生怕他噎着。

  “北煜,我想吃肉。”

  “等你好点了就吃。”北辰逸耐心地将野果递向他,沈浩初一口一口接住,感觉他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

  “北煜,你是不是因为愧疚才对我这样好?”沈浩初不再接他递来的果子,正色地问道。

  北辰逸听到这话,突然全身都紧绷起来,沈浩初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以为他不愿回答,心里不由一沉。

  “你以前……从不让我靠近你。”沈浩初捏紧了拳头,有些沉闷地说道。

  “我……”北辰逸仰头看向洞顶,手却没有收回来。

  “北煜,我们这样应该算是生死与共了吧?”沈浩初看着他的动作,突然感觉嘴里的味道从酸甜变成了苦涩,果肉也变得难以下咽。

  “嗯。”北辰逸这下不再迟疑,直接回道。

  沈浩初沉寂了半晌,也不吃果子了,良久才语气认真地说道,“北煜,你没有欠我。”

  北辰逸闻言,怔愣半晌,低下了头。

  “北煜,你没有欠我。”

  沈浩初看他僵硬地坐着,不再有动作,便知自己猜对了他的心思,所以,他又说了一次。

  北辰逸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沈浩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北煜,我想坐一会。”

  北辰逸十分配合地顺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沈浩初不再挣扎,安静地靠在他身上,鼻尖离他的颈部只有两寸的距离。

  他身上的冷香丝丝绕绕地浮在沈浩初鼻间,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

  许是不习惯,他不安地动了动头部,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别动。”北辰逸用手扶向他乱动的头,如果掉下去,沈浩初可有得苦头吃了。

  “北煜。”沈浩初吸了口气,等背部的疼痛缓解了才唤道。

  “嗯。”

  “我以为我死了的。”沈浩初顺从地不再动,一阵困意袭上来,他有些迷糊地道。

  “北煜,我即便是死了,你也不必愧疚,人总有一死,早一点晚一点罢了。”沈浩初越说声音越弱,最后直接没声了。

  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北辰逸一动不动地坐着,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良久,他抬起手,却停在了半空,而后又放了下来,将他轻轻放下,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北辰逸再次来到古树前,抽出剑练了一个时辰,他心里依然没法平静,将剑丢到一边,一双手握成拳头,照着树身一阵击打,直到双手鲜血淋漓才停下,只有疼痛才能平复他心里的痛苦,但这疼痛跟沈浩初所受的相比,不及千万分之一。

  药田里的药都是灵药,沈浩初每日醒着的时间越来越长,背上的伤也在慢慢好转,他已习惯了北辰逸的照顾,趴他身上也不会再别扭,只是他一日比一日沉默,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小白虎和兔子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小白虎爱粘着他,总在他跟前蹦来跳去。

  北辰逸的手日日重复着受伤结痂,再受伤再结痂,每日对沈浩初的照顾依旧如常,只是眼里的黯然越发深重。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512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