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68章 心的挣扎

第68章 心的挣扎


    午时,北辰逸用一块布包着一些东西走了进来,沈浩初看着他浅蓝色的衣服上隐隐透出的血迹,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他目视着他走近草堆,将手里的野果和竹筒放在他的手边。北辰逸又转身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根细小的像是藤蔓的东西,他将那东西一头放进竹筒,另一头递到沈浩初嘴边,

  “这是?”沈浩初看向他,疑惑地问道。

  “试试,应该可以吸出水来。”北辰逸将脸转向另一边,声音平淡地说道。

  沈浩初含着那东西,轻轻一吸,水就到了他嘴里,他咽下去,又顺着它轻轻一吹,竹筒里便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玩心大起,重重地吹了一口,竹筒里的水咕噜咕噜地冒了出来,地上湿了一片。

  北辰逸顺着声音转头,沈浩初拿着藤管仔细端详着,嘴角微勾,而后又看向他说道,“北煜,挺好玩的。”

  “嗯。”北辰逸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他蓦地站起身往洞外走去。

  沈浩初看到他肩膀下一小片血渍愈染愈大,张了张嘴,终是没有问出声来。

  接下来的几天,北辰逸都是白天不见人影,晚上等沈浩初睡着才回来帮他换药休息,还带回不同的野果和烤好的肉,沈浩初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半夜,北辰逸一身寒意从外面进来,他看着草堆前一口没动的肉,眼里的黯然更深重了,除了第一次的肉沈浩初吃了两口外,后来的肉都是放着没动。

  他看向草堆,沈浩初正看着他,一双眼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他心里不由一阵发紧,嘴里涌起苦涩。

  愣了一会,北辰逸率先移开目光走向他,将他的衣服褪下,揭下他背上的药渣,又拿起手边的药碾碎均匀地洒在他的伤口上。

  “北煜,我们进来多久了?”

  “半月有余。”

  “我想出去了。”他的头和手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只要不太用力,就不会扯到伤口,但要坐起恐怕还得要几天。

  “等你好了就出去。”北辰逸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才说道。

  “那可能会错过九月十六了。”沈浩初说着闭上了眼睛。

  “不会的。”北辰逸想了下才回答道,沈浩初的声音却不再响起,他看向他,他已经睡着了。

  北辰逸把衣服给他盖好,在他身边躺下看向他的脸,火光下,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俊挺的鼻子,不大的嘴,苍白的脸色衬得他分外安静秀气。

  沈浩初的那句“我想出去了”不停在他耳边回响,他竟自私地想和他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日,什么柳家北家,通通都不想管了。

  北辰逸躺了一阵,又起身往外面走去,他在外面晃荡,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夜色寂凉如水,他心里的躁动没法停下来,山洞附近的妖兽都被他杀光了,他开始往迷雾中寻找。他终于在寂静的空间里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声音,他顺着声音走去,在一片深草丛中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他运转灵力,剑芒亮起,也不管他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挥剑斩去,“嗷”的一声惨叫响起,接着草丛里的东西接连蹦跃起。

  “哼哼……”的声音纷纷响起,听声音像是野猪群,北辰逸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身后“哒哒”的声音响成一片,那声音紧跟他身后,直到出了迷雾,北辰逸才转身看去,是变异野猪群,有十多头,每一头都比一般的成年野猪要强壮一倍有余。

  他挥剑砍向冲在最前面的一只,他全力的一剑砍在它身上只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对它的冲击却丝毫没有造成影响,北辰逸不管不顾,只是运转灵力和剑法,全力砍向它们。

  变异野猪的冲击力十分蛮横,北辰逸被围在中间,灵力和剑法运转到极致,才有两头野猪倒下,见到同伴倒下,有几头野猪纷纷往后退去。

  它们并不是要逃跑,而是在蓄力,然后一起纵身冲向北辰逸,他连避也不避,剑法用到极致,又有两头野猪倒下,他自己也被身后两头野猪冲得向前扑去,重重摔在地上,又在野猪群冲来之前腾身而起。

  这样的冲击反复了不知多少次,天已大亮,北辰逸仿佛不知道疼痛和疲倦般,在最后一只野猪倒下时,他腿一软直接单腿跪下了。

  一大口血喷洒向地面,他用剑抵在地上,缓了一阵才摇摇晃晃站起,依旧以剑支撑着向山洞走去,他走得极慢。到了洞外,他靠着洞口山壁坐下来调息,血依旧顺着他嘴角往下流,胸前被润染了一大片殷红。

  一个时辰后,洞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北辰逸心里一惊,勉强站起身,将衣服脱下,把嘴角和脖颈间的血擦干净,又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才慢慢往洞里走去。

  沈浩初正跪趴在草堆上喘息着,上下不能,北辰逸急步走过去,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他在草堆上坐下,伸出两手将沈浩初扶坐起,靠在他手臂上。

  沈浩初挣扎着要自己坐起,他已经好了很多,坐着应该不成问题了,却不想背上一阵剧烈地疼痛袭来,他身子不由得一歪,往后倒去,眼看他就要背部落地。

  北辰逸急急伸出双手将他捞起,圈进怀里,沈浩初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却听得一声闷哼传来,他抬头看去,血从北辰逸嘴角顺流而下,一会浅蓝色的衣衫就印红了一小片。

  “北煜,北煜!”沈浩初焦急地唤着他。

  北辰逸直直地往后倒去,沈浩初还在他怀里,随着他的倒地,沈浩初趴到了他身上,背部因为突然的拉扯,撕裂般地疼痛瞬间侵袭了他的全身,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北辰逸醒来的时候,沈浩初还没醒,外面的天色阴暗了下来,他小心地将他挪到草堆上躺着。看着他紧皱着的眉头,北辰逸眼神黯沉下来,动手将他的衣服解开往下褪去,但并不顺利,他将动作放轻,沈浩初仍疼得瑟缩不已。

  北辰逸诧异地看到他背部的伤口全部裂开了,衣服贴着肉,渗出的血把衣服紧紧地和外露的肉粘在了一起,敷着的药也和在其中。等他将衣服全部褪下,看到的便是一片血肉外翻,新的血液从伤口往外渗。

  北辰逸出去采了药回来,用布巾沾水将他的伤口清理了一番,而后将药碾碎敷上,再将衣服披在他背上。

  半夜,沈浩初睫毛微动,北辰逸转头闭上眼睛。半晌,他感觉到他将手伸向头顶摸索着,摸了一阵,却什么也没摸到。沈浩初将手继续往前伸,疼痛传来,他不由得抽了口气。

  北辰逸坐起身子,从他头顶不远处将竹筒和野果拿过来,放在他手边,调整好藤管放在他嘴边,沈浩初用手将藤管含进嘴里,喝了两口水,又拿着野果吃起来。

  “肉不好吃吗?”北辰逸看向放在不远处的烤肉,声音低沉地问道。

  沈浩初嘴里咬着果子,含糊不清地说着,“吃不下。”

  “不要急着坐起,伤都裂开了。”

  沈浩初顿了一下,没有说话,继续吃着果子。沉默了一阵,像是想到什么,他吃果子的动作停了下来。

  “北煜,你不必折磨自己。”

  北辰逸看着火堆,没有说话。

  “我很快就会好的,你不用自责了。”沈浩初见他不答,语气轻快地说道,“男人嘛,哪能不受点伤?”

  他那哪里是受伤,是差点死了,北辰逸依旧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一时间,洞内一片沉寂,空气中散发着莫名的凉意。

  沈浩初突然将手边的东西一扫,竹筒里的水倒了一地,果子也滚向远处,他却仍觉不够解气。他抬起拳头用力地砸向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他继续抬手,却被一只手捉住。

  “以后不会了。”北辰逸低沉的声音响起。

  沈浩初喘着气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把脸转向里侧,北辰逸察觉不对,他探头看过去,沈浩初满脸泪痕,牙齿紧咬着嘴唇,压抑着不发出声音。

  北辰逸胸腔处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蓦然生出,连呼吸都跟着疼痛起来。

  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抚向沈浩初的头顶,沈浩初松开嘴唇,细碎的哭声传出来,压抑已久的痛苦一经宣泄,便一发不可收拾。

  北辰逸轻轻抚着他的头顶,眼里的伤痛快凝成了水,一路走来,沈浩初受过不少伤。

  再苦再痛也不见他抱怨,笑容也不曾褪下过他的脸庞,唯独一和他独处,笑容就不见了。

  沈浩初发泄了一阵,渐渐平静下来,没多久便睡着了。

  北辰逸把布巾打湿,拭去他脸上的泪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直到天快亮才合眼入睡。

  此后,北辰逸白天除了必要的生活所需,不再出去,晚上在沈浩初睡着时出去,最多两个时辰内便会回到山洞,身上也不再有明显的伤。

  沈浩初的伤在百年灵药的滋养下,一日日地见好,在进迷雾森林一个月后,他能坐起来了,只是依旧不能有太大动作。

  北辰逸对他的恢复速度有些惊诧,肋骨齐齐断裂,才一个月便养得能坐起。

  实在是不可想象,但他也没想太多,大概是小白虎给的五彩叶片的功效吧,毕竟当时他已经全无气息了,都能够起死回生。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736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