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2章 身世,父逝

第72章 身世,父逝


    一鹤发老人在两名女子的簇拥下,走向炎轻尘,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她打开木塞,倒出一颗药,递到他面前。

  炎轻尘不疑有他,直接接过服下。

  “宗主。”身边几人齐声喊道。

  “无事。”炎轻尘调息片刻后,从椅子上站起,恭敬地朝鹤发老人行礼。“晚辈见过灵均婆婆。”

  “轻尘还是这样客气,不像某些人,半分礼数也没有。”灵均婆婆转身走向一边的年轻女子,眼睛扫向平台上的姜楚怀,视线却停在了他身边的沈浩初身上,眼露震惊。

  “见过灵均婆婆。”姜楚怀抬起双手向她行了一礼,神情却并不恭敬。

  灵均婆婆看向坐着的沈浩初问道,“你身边的可是轻尘的儿子?”

  “正是。”姜楚怀回答道,语气不太客气。

  “浩哥哥。”一道娇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满是惊喜。

  “安离?”沈浩初诧异地转头看向正厅侧边,那俏丽的身影不是安离还能是谁。

  “丫头,他便是沈浩初?他不是在迷雾森林里吗?”灵均婆婆脸色怪异地看着安离问道。

  “他就是浩哥哥。”安离十分肯定地说道,说着就要往下走,却被灵均婆婆拉住。

  “丫头,你不能去。”

  “迷雾森林?青影,你没认出他来?”炎轻尘听到灵均婆婆的话,想起自己曾对青羽下的命令和青羽的回复,他疑惑地看向青影。

  “宗主,当时是青羽去的凌轩,属下虽曾在大青山设下迷雾阵,但因赤鼠所阻,故不曾与公子打过照面,因此并未认出他来,属下惭愧。”青影抬起双手抱拳说道,他如果知道沈浩初是谁,自然就不会有今天如此情形了。

  “我让你和青羽去抓他们三个,你没去?为何青羽一身伤回来说他们误入了迷雾森林?”炎轻尘回头看向已经死透的“青羽”,眼中神色几转,终是归于平静。

  “宗主的命令不是引他们去迷雾森林?青羽说……”青影不安地回道,心里倏然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他立马跪了下来,声音颤抖,“属下该死,轻信了假青羽的话,请宗主责罚。”

  “起来吧,我们被有心人算计了,这名门正道可真够正的。”炎轻尘是何等人物,很快便明白了事情原委。

  “浩哥哥,你受伤了?”安离焦急地看着沈浩初,看到他一直坐着便心知不对,而且他一看就瘦了很多。

  “安离,别担心,我只是受了点轻伤。”沈浩初看向她,勾起嘴角说道,眼角却瞥向炎轻尘,炎轻尘正看着他,眼里的关心十分明显。

  “叙旧叙完了么?天都要黑了,炎轻尘,你不会想留这么多人吃饭吧?”姜楚怀语带嘲讽地说道。

  “你要什么?只要我有,便给你。”炎轻尘将目光从沈浩初身上移开,却始终不看他。

  “炎轻尘,叶老鬼说的对,你还是那么狂。灵均婆婆不是代我回答了吗?”姜楚怀撇了撇嘴说道。

  “冥落?当年不是你抱走了旭儿,还带走了冥落吗?”

  “炎轻尘,你别装了,我是抱走了他,却没有看到冥落。”姜楚怀大方承认自己做的事。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我若是有冥落,你认为我还需要弄出这么多麻烦?”炎轻尘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又指了指演武场的众人和后面的灵尸,语气淡然。

  姜楚怀没说话,似在思考他说的话,的确,以炎家的行事风格,炎轻尘如果有冥落,他也不用搞出什么阴尸灵尸来了。

  姜楚怀还是不信,“冥落在你炎家能失踪?”

  炎轻尘十分不耐烦了,“姜楚怀,我不想跟你废话,冥落不在炎家。”

  姜楚怀抽出剑,架在沈浩初脖颈处,“炎轻尘,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看不起我,你不记得你儿子在我手里了吗?”

  “我说了,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都能给你。”炎轻尘一挥手,挂在屋檐底下的灯笼瞬间亮起。

  “没有冥落,我便要你的命。”听到炎轻尘依旧轻淡地口吻,姜楚怀一股恶气从心底腾起。

  “那你还是杀了我比较简单,反正我是个废人了。”沈浩初不咸不淡地声音响起。

  “你们还真是俩父子呀,就连这轻狂的性子都差不多。”姜楚怀的脸在阴影里晦暗不明,说罢,他挥起剑便劈向沈浩初。

  “姜楚怀!”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姜楚怀的剑顿住。

  “我愿意换他。”炎轻尘将剑丢下,径直下台阶走向他们。

  姜楚怀将剑尖指向炎轻尘,等着他自己走向他的剑尖。

  “真是伟大的父爱啊!”姜楚怀嗤笑着,另一只手曲起放进嘴里,发出一声哨音。

  “呜……呜……”笛声呜呜咽咽地从正厅响起,所有人不约而同看向身后,灵尸果然都动了,以极快的速度向众人冲来,众人举起剑相迎,战到了一处。

  “炎轻尘,你个小人,你要死还非得拉上别人垫背。”柳沐清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可抑制的愤怒朝平台飞来,朝着炎轻尘一剑刺来。

  炎轻尘往后倒去,他一把揪住姜楚怀的衣襟拉着他挡向柳沐清刺来的剑,他贴着地转向沈浩初,一把抱住坐在地上的他的腰,脚尖点向地面,抱住他向后飞去。

  柳沐清堪堪收住剑,与姜楚怀一起往炎轻尘二人杀去。

  赤炎和青影三人在柳沐清朝炎轻尘飞来的时候就动了,他们落在了炎轻尘二人的面前,和柳沐清姜楚怀正面对战起来。

  炎轻尘抱着沈浩初飞到正厅门前,将他放在椅子上,拾起剑就准备冲下去杀姜楚怀。

  “轻尘,你不能亲自杀他。”灵均婆婆的声音及时响起,炎轻尘停住脚步,疑惑地看向她。

  “这丫头,是安雅的女儿。”灵均婆婆指着向沈浩初奔去的安离。

  “你是说?”炎轻尘震惊地看向安离,又问向灵均婆婆,灵均婆婆点头。

  安离跑到沈浩初面前,忍住扑到他怀里的冲动,握起他的手,急急地问道,“浩哥哥,你伤到哪里了?”

  “安离,我没事。”他抬手,安离乖巧地蹲下身子,让他的手落到她头顶。

  “浩哥哥,你惯会骗我,你肯定受了很重的伤,你一直都坐着。”安离摸着他的手,因瘦削而突出的骨节刮得她心疼。

  沈浩初勉力站起,还朝前走了两步,安离见他真的没事,忙拉着他的手,拖他坐在椅子上。两人一起向下看去,炎轻尘和青影对上北鸿远和叶凌歌,赤炎二人对上柳沐清和姜楚怀,下面更是一团混战。

  北辰逸从灵尸群中看到沈浩初的动作,略放下心来。

  下面的混战十分惨烈,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站起来的灵尸也越来越多。

  炎轻尘因被偷袭的那一剑而渐渐不支,勉强支撑着和青影与北鸿远二人站成平手,然而在柳沐清的配合下,姜楚怀竟脱开赤炎二人的攻击,飞向他们那边一剑朝炎轻尘背后刺去。

  台上观看的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沈浩初惊得站了起来,扯动了背后的伤,不由踉跄了一下,他扶着椅背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剑从炎轻尘的后背刺入。

  炎家众人纷纷心神大乱,赤炎二人在柳沐清身上划出一剑,匆忙过来支援,“青影,带宗主和公子走!”

  青影搀着炎轻尘飞上台阶,来到沈浩初面前对他说道,“公子,我们走。”

  沈浩初看着炎轻尘的衣服被血润染成了墨色,他满脑子都是那一剑。

  “公子,走!”赤影扶着炎轻尘走进正厅,回头看到沈浩初和安离还在原地不动,不由大声喊道。

  灵均婆婆一手拉起安离一手拉起沈浩初,跟着赤影往后山走去。来到后山的暗门前,赤影手一挥暗门打开,一行人进了放冰棺的暗室,门在他们进去后自动关上了。

  赤影让炎轻尘靠着冰棺坐下,灵均婆婆将药放到沈浩初手里,示意他过去炎轻尘身边,沈浩初看着手里的药又看向炎轻尘,他在向他招手。

  沈浩初一步步向他走去,在他身边坐下,炎轻尘伸出手,压抑颤抖地抚向他的脸,“孩子,你受苦了,让爹看看你受的伤。”

  沈浩初背过身去,解开衣服露出自己的背部,那显目的还未愈合的伤纵横交错,深浅如沟壑。

  “是爹不好,不该让青羽他们去抓你们。”

  “不是,您并不知道我是谁。”沈浩初转过身看向他,张了张嘴,那个称呼怎么也叫不出口,“或许,即使您不下令,我和北煜也一样会被引入迷雾森林。”

  听到他的话,炎轻尘眼里一阵欣慰,他的儿子比他要聪明。光凭他和青影的几句话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难怪青羽暗害他那么多次,都被他破解了。

  “那个北辰逸,不错。”炎轻尘听到他提起北辰逸,想起他看到的那个站在北鸿远身边的少年,不由微点头说道。

  “孩子,你名为炎旭,字若初,生辰是八月十六。母亲是安茹,就是她。”炎轻尘轻抚着冰棺,眼里是化不开的浓情与欣慰,他以为他再见不到他们的儿子,没想到老天垂怜他。

  沈浩初费力地站起来,退后几步,向着冰棺跪下,磕了三个头,出声喊道。“娘。”

  他又向炎轻尘磕了三个头,说道,“爹,孩儿不孝,不曾在爹娘面前尽过一天孝。”

  “好孩子,不怪你,是爹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娘和你。”炎轻尘趴在冰棺上,看着沈浩初露出笑容,向他招手,沈浩初却泪如雨下。

  他膝行过去,身后的几人看着这一幕均是泪如雨下。

  炎轻尘艰难而缓慢地说道,“旭儿,如果炎家没了,不要复仇,十六年前和今天,爹屠了上千人,造下了大杀孽,怕是生生世世都还不清了。”

  “是。”沈浩初点头应允。

  “你若是能出去,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记住不要复仇。”炎轻尘嘴角的血越涌越多,他向沈浩初伸出手。

  “爹,孩儿知道了。”沈浩初将脸凑过去,他伸出手包住炎轻尘的手,炎轻尘的手却滑了下去。

  “爹!”

  “宗主!”

  “轻尘!”

  一阵悲呼声响起,炎轻尘嘴角含笑,就此离世。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5886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