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3章 绝美梦境

第73章 绝美梦境


    沈浩初膝行后退,伏在地上,却不见起来。

  “安离,你去给你的大姨和大姨父磕三个头。”灵均婆婆双目含泪推了推安离,安离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她点了点头。

  安离依言走到沈浩初身边,对着炎轻尘跪下磕了三个头,又对着冰棺磕了三个头。

  察觉到身边的沈浩初不对劲,安离伸手去扶他,刚一碰到他,他却身体一歪,往一边的地上倒了下去,安离焦急地唤道:“浩哥哥,浩哥哥……”

  “公子!”青影疾步走过去,以双手撑起他,半抱半扶着他来到一边靠墙坐下。

  灵均婆婆和安离也走过去蹲下,灵均婆婆伸出手探向沈浩初的脉搏,摸了片刻,又伸出另一只手摸向他的腹部两侧,神情几经变换,才放下他的手。

  安离见她收回手,焦急地问道,“奶奶,浩哥哥怎么了?”

  灵均婆婆看向同样着急的青影,沉吟了一下,叹了口气,方说道,“这孩子,只怕不只是受伤这么简单,肋骨齐齐断了,居然还能这么短时间长好。”

  “都是我不好,如果是我去了迷雾森林,就不会让少主进去了。”青影一拳打向墙壁,尘土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能活着从迷雾森林出来,这孩子必定受了非人的折磨。”灵均婆婆说着,伸手从袖袋里掏出先前给炎轻尘吃的药,倒出一颗,递给青影,青影用双指压开沈浩初的下巴,将药放了进去。

  “奶奶,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啊?”安离心疼地看着沈浩初,担忧地问道。

  “不知道,如果他们找到我们,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里,丫头,你怕吗?”

  “不怕,有奶奶和浩哥哥在,死我也不怕。”安离仰了仰头,坚定地说道。

  “好。”灵均婆婆起身走向冰棺,以手轻抚,看着里面的绝美容颜,心里一阵疼惜。

  “安茹,你们两姐妹都命不好,真希望你们能多保佑保佑这两个孩子,他们也太苦了。”灵均婆婆抹着眼角说道。

  青影走到冰棺前,将炎轻尘平放在地上,整理好他的仪容,后退几步,跪下磕了三个头,说道,“宗主,我青影在此向您起誓,从今往后,青影定当对少主以命相护,若违此誓,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愿您与夫人在天有灵,保佑少主能平安地出去,今后再不吃同样的苦。”

  灵均婆婆听了他的话,心里略感安慰。

  青影从地上站起,又向她恭敬地行了大礼,“灵均婆婆,实在对不住,可能要连累你们了。”

  灵均婆婆看着躺在冰棺边的炎轻尘,问道,“你可知老身是谁?”

  “不知。”青影摇头答道。

  “老身是飞花门的守山人。”

  “夫人的……”青影说了半句却不再说下去,见她点头,心里便明了了。

  青影再次向她行了大礼,“灵均婆婆,若少主能和你们一起出去,以后还请您多加照应。”

  灵均婆婆看着他,眼神异常坚定,“若你能护他们一起出去,你家少主身上有我门的重要信物,各地挂有梅花标志的店铺可任意调谴,安离就交给你们了。”

  青影心中一惊,想了想,最终点了头。

  是夜,沈浩初做起了梦。

  暖阁里,一美丽女子坐在美人榻上嘴角含笑,是安茹。她正认真地一针一线缝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件小衣裳,安茹缝一会便会停下,素手轻抚小腹,笑容更加美好。

  一男子轻步从远处踏雪而来,是炎轻尘,经过梅花树时,他抬手折下一枝梅花后,继续前行。

  来到暖阁门口,他将斗篷褪下,运转灵力驱寒,感觉身上的寒冷气息不再,才踏入暖阁。

  安茹见他进来,放下手中的小衣裳,接过他手中的花,插进旁边小几上的水瓶中,笑着轻声道,“轻尘,你回来了。”

  炎轻尘走到安茹身前,蹲下身子头部贴在她小腹处,“茹儿,今日觉得如何?小家伙踢你了吗?”

  安茹轻拍他背部,嗔声说道,“才两个月,你说呢?”

  炎轻尘抬头起身,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揽进怀里,颇为认真地问道,“那要几个月,他才会踢你呢?”

  安茹轻抚腹部,笑着说道,“安婆婆说要三到四个月,调皮的就三个月,不调皮的就四个月。”

  “那你希望他是调皮一点,还是不调皮一点?”

  “调皮和不调皮都好,只要他健康长大就好。”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安茹身上便有了天下母亲都有的母性光辉,让她更加美丽成熟。

  “茹儿,你想生女儿,还是儿子?”

  安茹从他怀中坐直身子,看向他,“轻尘希望是女儿还是儿子呢?”

  “嗯。”炎轻尘想了想,才说道,“自然希望是儿子,儿子将来能陪你一辈子,女儿将来要嫁出去的,怕你到时舍不得。”

  “真的?”安茹拿起手边的小衣裳继续缝着。

  炎轻尘笑着说道,“当然,不过如果茹儿愿意的话,我们就多生几个,到时儿子女儿都有了,就不怕舍不得了。”

  “想得美。”茹儿转头看向他,笑容满面。

  春夏交接的时节,山花烂漫,炎轻尘与安茹坐在草地上,安茹的肚子早已经显怀,小腹凸起,两人晒着太阳,闻着满山的野花香。

  “哎哟…”安茹突然往后倒去,炎轻尘一把搂住她,小心地和她一起往草地躺去。

  “可是小家伙又踢你了?”

  安茹抽了口气,等腹部的疼痛缓解了,才回道,“嗯。”

  “这家伙这样调皮,每次都踢得这么用力,等他出来,我再揍他。”

  炎轻尘心疼地将手放上她腹部,他将手一覆上去,像是回应他的话一般,那小脚丫就轻轻地朝他手心踢了一下。他将手往下一点,小脚丫也跟着往下踢了一脚,竟像是与他玩起游戏来,但踢得并不重。

  “哈哈……”炎轻尘大笑起来。

  “父子俩一样调皮。”安茹温柔地笑着,一脸幸福。

  炎轻尘的手继续移动,跟肚子里的孩子玩了一会,怕累到安茹,便将手拿开了。谁知小家伙似是不满他不跟他玩了一般,来了一脚重的。

  “啊!”安茹倒抽一口凉气,眼睛睁大,半天才缓过来。

  “你再使坏,看你出来,爹爹怎样揍你。”炎轻尘朝安茹腹部说着,手却不敢再抚上去了。

  安茹在他的支撑下坐起来,抚了抚腹部说道。“安婆婆说,他这样调皮的应该是个儿子。”

  圆月高悬,大地上一片安宁详和,中秋晚宴上,安茹因为不适先行回了房间。

  丫鬟急急来报,“公子,公子,夫人要生了。”

  炎轻尘匆忙起身,带得桌上杯碗齐震,他急急地往后院去,院子里已经挤了一堆人,家族的人都来了。

  他让他们先行回去,父母和他自己等着就可以了,只要孩子一降生便立马通知他们,众人才纷纷回去。

  安茹痛了整夜,才在早上将孩子生下来,随着一声响亮的“哇”响起,婴儿的啼哭声响彻整个院子。

  产房里传出喜悦的声音,“恭喜宗主,夫人和公子,少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炎夫人双手合十向着天上拜了拜,“谢佛祖保佑,谢菩萨保佑!”

  有稳婆将孩子抱出来,给三人看,炎夫人伸手接了过去,笑得合不拢嘴,“我的乖乖。”

  炎轻尘看向母亲怀里的婴儿,小小的人儿睁着眼睛似也在看着他,竟咧嘴笑了。

  炎夫人笑着说道,“你看,笑了笑了,这孩子是个乖的,这么点竟就能睁眼笑了。”

  “请父亲为他赐名。”炎轻尘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向炎屹海抱拳说道。

  炎屹海看向天边,金色的太阳正缓缓升起。

  “早晨初升的太阳,就取名旭,字若初。”

  ----

  三日过后,外面的脚步声依旧响起,灵均婆婆决定不再等了,与其没有补给地困死在这暗室,被人瓮中捉鳖,还不如出去寻求机会。

  等待着一阵脚步声远去后,一行人从密室里出来,灵均婆婆与安离走前面,青影扶着沈浩初走中间,后面跟着四个女子。

  从暗室出来,刚下过雨的地上到处是脚印,他们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行人一路往前厅去,一路安静得让人心慌。

  一行人来到正厅前,看到正厅门前和演武场满地都是尸体,其中还有不少灵尸,血迹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饶是如此,安离和几个女子依旧看得几欲作呕。

  “灵均婆婆,我们上山,走小路,山门处肯定有拦截。”青影出声说道,灵均婆婆想了想,点头让他带路。

  青影扶着沈浩初率先飞上北侧的山头,其余众人紧随其后,一路往北行去,很快他们来到一个岔路口,他们自然选择下山的路走去,却与一群人正面遇上。

  “快看,是他们,放信号。”有人大叫道,有人应声从身上拿出信号弹往天空打去。

  “走那条路。”灵均婆婆转身往后走去。

  “不行,那里通往通天崖。”青影停下脚步,打算与他们同归于尽。

  “能拖得一刻是一刻。”灵均婆婆略一思索,坚定地往那边走去。

  一行人只能跟着她往那条路走去,沈浩初在暗室醒来后就没说过话,此时一路行来,仍是一语不发。

  很快,身后追来的人越来越多,灵均婆婆一行人越来越向通天崖靠近。

  “青影,停下。”沈浩初突然说话了。

  青影侧头看向他,接触到他坚定的眼神,他停下脚步,他们很快便被围住,一时间上百把剑指向他们。

  “炎公子,没路可走了,你还想去哪?”柳沐清的声音从人群后面响起,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来,柳沐清与叶凌歌还有姜楚怀走到人群前面。

  沈浩初声音不大,靠在青影身上的他扫视着人群说道,“北家人何在?”

  姜楚怀环顾了一圈,满脸阴沉地道,“北家人在又如何?还有人能救你?”

  “姜楚怀,你是以何身份在此说话?”灵均婆婆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被炎家逐出的狗吗?”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3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