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5章 叶家大喜

第75章 叶家大喜


    大青山脚下,在来人的搀扶下,沈浩初狼狈地挣扎着爬起,却终因脱力而不得不靠在来人的肩上,大口喘息。

  “青影见过公子。”来人见他喘匀气站直了身体,单膝自然落地,俯首抱拳,语气中的恭敬毫不作假。

  沈浩初浑身一震,仿若未闻一般,从他身边走过,大步往前。

  身着藏色衣衫的青年男子闪身到了他的前方,再次单膝跪了下去,挡住了他的去路,“公子!”

  沈浩初眼中划过一抹寒芒,薄唇微抿,脚步错开再次从他身边走过,“你认错人了。”

  青影从地上起来,跟在他身边,“公子,你可以不认我,但你不能离开北公子。”

  沈浩初眼眸微眯,唇角勾成嘲讽的弧度,“你在背后做了什么?为何他会跟着我?”

  青影脸上涌起复杂,在他凌厉的目光中低下了头,“公子,我什么也没做。”

  沈浩初嗤笑了一声,并未说话,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迈步前行。

  两个高大身影在凌晨的微光中行走着,一前一后。

  青影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再次重复道,“公子,你不能离开北公子。”

  沈浩初终于停住脚步,侧目看向街道两边的房屋,“为何?”

  青影喉间僵硬地滑动了一下,方才沉声说道,“只有他,才能保你平安。”

  沈浩初转头看向他,眼中的厉色变成了自嘲,“青影,你知不知道,北家也是炎家被灭的始作俑者之一?”

  青影愣了一下,呐呐道,“可是北公子他……”

  沈浩初皱眉,声音忽然变得狠戾,“青影,你如果分不清楚,便当炎家已全灭,炎若初也不存在。”

  青影倏地跪了下去,头重重地磕在青石地上,“青影该死!”

  沈浩初冷哼一声,绕过他朝前走去。

  青影迟疑了一下,起身追上他,两人在霜花冷雾中,一前一后地前行着。

  西北酒泉,孤峰独立的玉石山上,院舍连片成群,在寂静的雪花飘零中显得有些冷清。

  杂役院里,沈浩初连连挥舞着斧子,将木头劈成大小相差无几的柴块,再一根一根地在墙边垒好,很快便有了不小的一堆。

  厨房里人声嘈杂,择菜的水声哗啦,掌勺的锅碗连动,间或夹杂着一两句调笑,与院外的冷清截然不同。

  沈浩初把柴劈好垒好,自然地挑起了放在门边的水桶,往院外行去,他要去山腰处挑水。

  青影于不远的暗处跟着他,沉声不语。

  直到沈浩初打好水,将要挑水往回走,青影终于忍不住了,他躬身站在羊肠小道上。

  “公子,安少主打算去柳家了。”

  沈浩初恍若未闻,闪身避过他往一侧的枯草丛上踩去。

  眼见得他即将踏空,青影眼疾手快地伸出了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他。

  沈浩初松手,任肩头扁担滑落,水桶顺着小道往下滚去,水稀里哗啦洒了一路。

  他挑眉看向青影,眼中俱是自嘲的笑意,“青影,你瞧,我连路都走不好,你指望我什么?”

  青影皱眉收回手,垂首恭敬地站着,“公子,安少主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说柳家有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里面可能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璇玑阁正在找机会进去探查。”

  沈浩初终于不再对他说的话毫无反应,脸上现出了疑惑神色,但很快又恢复如旧,“那又如何?”

  他曾在柳家生活两年,柳星源有意将他培养成未来宗主的左膀右臂,故而一直派他陪着柳文翰外出历练。两年间,他在柳家真正呆的时间还不足两月,其间用心不可谓不奇怪。

  青影看他神情,知道他对自己说的话入了心,他又道,“柳家小姐将于一月后嫁与叶宗主,安少主也准备去看看。”

  沈浩初略一沉思,片刻后才道,“青影,你不必跟着我了,去跟着安离吧。”

  青影眼中掠过一阵诧异,头垂得更低了,“公子请恕青影不能从命。”

  沈浩初皱眉看他,眼眸微眯,“青影,你既不能听话,我要你何用?”

  青影身形一僵,神情却坚定不疑,“公子,安少主说,我如果擅自离了你身边,她必不会饶我。”

  沈浩初心中一动,眼神狠厉起来,“可是渝州那边有了异动?”

  青影神情一滞,知道瞒不过他,便老实道,“是,前些日子渝州出现了一帮修为高深的人,且分成了几批前往几大世家的地界,目前尚不知其目的。”

  沈浩初眉形如山般拢了起来,“还有什么?”

  青影沉寂了一阵,方才缓缓道,“他们有一批人中带了一只与冥落类似的埙。”

  沈浩初眼中划过一抹寒芒,这就要来了吗?他醒来才一个多月,那些人就有所发现了吗?

  “三大世家反应如何?”

  青影道,“除了北家有所察觉,柳家和叶家并未有任何动静。”

  略一思索,沈浩初恢复了平淡的神情,他往山道上走去,“青影,他们的目标未必就是我,你不必紧张。”

  青影脸上有了急色,“可是……”

  沈浩初负手走在山路上,略为臃肿的衣服中那手腕显得尤为纤细苍白,“在他们找到我之前,与安离断绝联系。”

  青影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山道转角处,心里沉重,却又不敢去追他。

  沈浩初瞥向山道边的小树,那枝头的积雪薄薄一层,枯黄与白色相映,煞是寂廖。

  他意随心动,随手推出一掌,小树只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上面的雪却不见掉落。

  自从醒来后,他丹田中的灵力就开始变得奇怪了,时隐时现,若有若无。

  不管怎样修炼,也不再有丝毫进展,仿佛冥冥中有什么东西阻碍了他与灵力的沟通。

  一路往上走,他试了几遍,结果没有改变,甚至连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微动也没有了。

  他叹了口气,收回手,进了他在杂役院的房间。

  从角落里捡起一只散落的壶,他打开酒封就往嘴里灌了去,一通猛灌后,衣襟湿了大片,他却仿若未觉。

  窗外,开始飘起了雪花,飘飘扬扬尚未落地便被风吹得七零八落。

  ----

  叶府大红灯笼高挂,四处披红挂彩,一片喜气洋洋。府前车水马龙,成箱的东西被盖着大红布匹运进叶府,来来往往,热闹不已。

  钟越杰一行四人跟着人潮走向叶府,走到府门路口时沈浩初突然顿住了脚步,视线定格在了岔路口的另一端,身边的钟芷玥也跟着他停了下来,“师弟,你怎么了?”

  沈浩初回过神来,人群瞬间湮灭了他们,也挡住了对面岔路上走来的一行人。

  “岑溪沈家到!”

  “绵阳李家到!”

  随着一声声唱名起,人们鱼贯往里走,人人脸上带着笑,嘴里说着“恭喜!”

  一身华服站在门口的叶家公子叶子骞,笑着招呼来客,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盛京北家到!”唱名人看着远处,不同于其他世家的态度,恭敬无比。

  北嘉楠与北辰逸并肩而行,尚未到门口,叶子骞忙从台阶上下来,行至二人面前,双方互相见礼。

  “新娘到!”又一声高唱响起,百姓们皆涌到叶府门口看热闹。

  北嘉楠二人转身看向街口,一队身穿红色衣衫的汉子吹着唢呐敲着锣,后面是一队礼箱,再后面是一台十分阔气而喜庆的轿辇。红绸飘动中,一个婀娜的红色身影正静静地坐在其中,喜服上的金线时不时地闪一下,光彩夺目。

  人群中,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轿辇上的新娘,那双眼睛里明明无波无澜,却无端透着些看不清的深意。

  新娘雪肌朱唇,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她似有所感,不经意地一转头,随即便蹙起了眉头,待她再仔细看,却发现那双令她产生异样感受的眸子不见了,似乎她刚才看到的那双眼睛并未存在过。

  她还想回头去看,却听轿旁的喜娘喊道,“莫回头,好日子在前头。”

  叶维祯一身红色喜服被人簇拥着从里面出来,笑容满面地看向门口的花轿,在众人起哄声中,叶维祯撩起红纱,将新娘从轿辇里迎下来,周围人群纷纷议论起来。

  “新娘子真美啊!”

  “这柳家的姑娘可真不是一般的人家能比的……”

  “那是当然了,要不怎么会嫁给叶家呢?”

  叶维祯执起柳云溪柔弱无骨的手,两人一起在众人的簇拥下又往府里走去。

  “璇玑阁有礼送到!”一声高唱再次响起。

  众人看向前来的马车,车帘一掀起,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从车里缓步走出。

  就像是突然被施了禁术般,整个叶府门前从人声鼎沸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皆疑惑地转头看向来人,就连已经走到门口的新郎新娘都看了过来,那是一个一头银发的女子,她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盈盈细腰不足一握,整个人美丽如天仙。

  “安离见过北宗主,辰哥哥。”美丽女子款款走到还站在府门外的北嘉楠二人面前,盈盈行礼道。

  “安离,你来了。”北嘉楠笑着打招呼。

  “安离。”北辰逸微点头道,身上的冰冷气息稍收。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