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6章 醉酒闹事

第76章 醉酒闹事


    叶子骞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

  “好美啊,比新娘还要美。”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这是谁?璇玑阁又是什么?”有人不解地问道。

  “璇玑阁你都不知道?璇玑阁是五六年前突然出现在玄门中的一个买卖消息的宗门,据说,鲜少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他们极其神秘,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另一个人好心地解释道。

  “我好像听人说璇玑阁的阁主与飞花门有关。”有人似是想起听过类似的消息。

  “看这样子,这个姑娘与北家关系匪浅呢。”有女子的声音响起,微带酸意。

  “她唤北公子为辰哥哥,不知道与他们是什么关系。”另一个女子接口说道。

  安离对这些议论通通当作没听见,她回头扫视了一圈,视线定格在人群中的某一处,随后她抿唇一笑,如百花绽放一般,看得众人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然而众人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北宗主,辰逸兄,还有……安少主,请往里面走,宴会快要开始了。”叶子骞出声说道,眼睛却是紧盯着安离,神情复杂。

  “叶公子安好。”安离转向他,浅笑嫣然略施了一礼。

  北嘉楠率先往府里走去,北辰逸紧跟其后,安离走在他们身后。

  叶子骞失神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有人推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子骞,这是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柳文翰笑着说道。

  “柳伯父,文翰,快往里面请,老祖等你们都等得着急了。”叶子骞看着站在柳文翰身边的柳星源,忙恭敬行礼说道。

  玄门中人成亲不比百姓成亲般百般礼数,当然流程也差不多,只是不那么拘谨。因叶家多年未有女主人,新郎新娘行完礼后,新娘被送进洞房后,又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与安离一起坐在了女宾席,招呼起女宾来。

  叶子骞作为今日的主事人,行事也颇为大方利落,世家子弟这一方相处得和乐融融。

  正当众人酒酣耳热之时,有人站起来走到了女宾那一方,直接指着安离问道,“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天仙,我们今日竟能见此绝色,真是三生有幸啊。”

  “就是,不知是哪家的仙子,竟从未见过。”有人附和道。

  柳云溪也没见过安离,自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安离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只一瞬,她又移开视线看向了别处,冷沉的眼眸里阴霾更重。

  世家子弟尾席,沈浩初与钟芷玥正一个说一个听,感受到安离的视线,沈浩初不经意地转头,却只看到她一头银发低垂,遮住了绝美小脸上的表情。

  钟芷玥莫名跟着他的视线移转,不由好奇地问道,“师弟,你怎么了?”

  沈浩初眼眸微垂,不动声色地从面前的菜碟里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师姐,你还在长身体,要多吃点。”

  那边却听两人中的一人又说道,“仙子……”

  叶子骞忙走了过来,站在两人身边,解释道,“胡兄,陈兄,这位是璇玑阁的少主,安离姑娘。”

  “什么璇玑阁?那个买卖消息的贩子宗门?”陈有道醉得不知方向,却依然手指着安离问道。

  “仙子,你别理他,不知仙子可否婚配?”胡宗元同样也喝了不少,竟是直接问起这样的问题来,众人皆看起戏来,他们同样也没见过安离,今日一见,皆是被她的美貌惊为天人。

  安离彻底沉下了脸,却并未出声,柳云溪一脸尴尬地站了起来,正要出声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陈兄,胡兄,请你们说话注意些。”叶子骞的脸色沉了下来,有些不悦地说道。

  “叶兄生气了?叶兄可是也心悦这位仙子?”胡宗元没有注意到叶子骞的脸色,仍毫不在意地说道。

  “对,如果叶兄喜欢,我们自然是不能跟你抢的。”陈有道摇摇晃晃地说道。

  叶子骞的脸已经全黑了下来,他要招待这些人,自然不敢多喝酒。而这些世家子弟却是没什么顾忌的,又难得都聚在一起,所以难免多喝些,他即便有火,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发,今日毕竟是叶维祯的婚礼。

  陈有道见他不说话,又嬉皮笑脸地道,“如果叶兄不喜欢她,那我们就问问也没事吧。”

  说着他竟将手里的酒杯往安离那边伸过去,“璇玑阁的仙子……”

  这一闹,席间的气氛渐渐沉凝下来,一半人是看好戏,更有另一半人都有同样的心思,所有人都将视线聚焦在了他们身上,沈浩初夹着菜的筷子停在了空中。

  “啪!”一樽酒杯从世家子弟首席飞射而来,打在陈有道的胸口上,他被打得仰面朝天摔了下去,一口血从他口里喷出,洒了他自己满脸,和着一身的酒渍狼狈不堪。

  众人哗然,纷纷看向陈有道那处,这场戏是越来越有趣了。而沈浩初却看向了酒杯的来源处,正对上一双横扫而过的凌厉眼神,他视若无睹地勾唇浅笑,不急不缓地转手将夹着的菜放进了钟芷玥的盘子,“师姐,你太瘦了,多吃些。”

  “谁?”陈有道缓了一下,朝着酒杯来的方向吼了一声,狼狈地爬了半天却是没有站起身来,众人安静下来,往上首的桌子一路看去,却发现只有北辰逸面前的桌上没有酒杯。

  “北公子?”众人心中明了,只是不明白为何他会出手。

  “安离,过来。”北辰逸清冷的声音响起,世家子弟里只有他是一个人坐一张条桌,此时他身边的位置还空着。

  安离站起身,往他那边走去,路过叶子骞时,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叶子骞心里苦涩难安,却只能看着安离坐下后,他朝着站在一侧的下人招了招手,立马便有人重新上了酒菜。

  陈有道被下人扶起送了出去,席位间安静下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没人敢再说什么。胡宗元一身冷汗地坐在桌边,此时他已经完全清醒,摸着自己的胸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众人皆知,北辰逸对陈有道已经算是客气,如果今日不是叶家的喜事,只怕他现在已经陈尸于众人面前。

  在叶府用过晚膳后,安离与北嘉楠二人同时出了叶府,叶子骞从后面追了上来,“安离。”

  三人停住脚步,安离转身看向他,“叶公子有何事?”

  叶子骞听到她疏离的称呼,眼神黯了黯,“安离,对不起,我今日……”

  安离浅笑着打断他的话,“叶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我能理解。”

  说完,她看向北嘉楠二人说道,“北宗主,辰哥哥,我先行一步。”

  “好。”北嘉楠点头应道。

  三人站在叶府门前目送安离的马车远去后,北嘉楠二人信步行走在槐安街上,两人走回槐安客栈,各自回房休息。

  半夜,北辰逸正在打坐修炼,一阵风吹过,一枚梅花镖从窗口飞射而入,钉在桌上,他睁开眼睛站起走到桌前,梅花镖深入桌面,上面带着一张纸条,上书“酒泉钟家”四字。

  北辰逸仔细看着手里的梅花镖,静默了一会后,他将梅花镖收进怀里,运转灵力,纸条化成灰。

  他从床边柜子里找出纸笔,写下四字“有事迟归”,用茶壶压住纸条,走回床边拿起剑。

  北辰逸从窗口跃下,奔到镇子外面,他御起飞剑往西北而去。

  暗处,一头戴斗笠的男子看着北辰逸的背影,苦笑着自言自语道:“公子,但愿我做的没错。”

  酒泉镇玉石山,北辰逸站在山门前,钟越杰带着两个儿子匆忙来到他面前,双方互相见礼,钟越杰有些受宠若惊。

  “不知北二公子光临寒舍,可是有何吩咐?”四人一路往上走,钟越杰客气地问道,这尊神平日里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如今怎会自己跑到他这里来了?

  见北辰逸不说话,钟越杰偷眼看他,两天前他们还在槐安镇一起吃过叶府的喜酒。他们坐的位置相隔太远,他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但就这冰冷的气势,全天下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除崇经过,来看看。”北辰逸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眼睛看向前面的房屋,不大的一片建筑,倒是棱角分明。

  “哦。”钟越杰想吐血,这什么理由?不尴尬吗?你认识我吗?你知道我姓甚名谁吗?

  “那我领北二公子到处看看?”他忍住想离他八丈远的冲动来到门前,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拘谨地说道。

  “嗯。”北辰逸点头,迈步进门。

  几人在钟家院子里一路走一路看,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处院子前,里面传来训斥声,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道:“看看你!这么大年纪了,成天就会喝酒喝酒,功法半点长进也没有。”

  “师姐……”一个男子拖长了尾音喊道,北辰逸突然站住不动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