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7章 故人来访

第77章 故人来访


    “北二公子,这是小女钟芷玥的院子。”钟越杰见他不走了,忙介绍道,但见他恍若未闻,仍站着没动。好在他也知道北辰逸不近女色,不,说错了,应该说是不近人才对,要不真会误会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女声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看到你就烦!”

  “师姐,那我走了啊。”有脚步声传来,没走几步,脚步声又停下了。“师姐,我真走了啊。”

  等那脚步声再次响起,女声凶恶地说道,“去吧,不准喝酒。”

  “是。”沈浩初从门口走出来,嘴里嘟囔着,“这么冷的天不喝酒可怎么过?”

  一出院门口,沈浩初便看到钟越杰几个和北辰逸站在门口正看着他,他愣了一下,随即自然地上前行礼说道,“见过宗主,见过北公子。”

  北辰逸定睛看过去,眼中有异样光芒闪过,只一瞬便又回归平静。

  “钟林,又偷喝酒不练功了?”钟越杰板起脸说道,眼神却并不严厉。

  钟文傲撇过脸去,不屑地说道,“哼!真不知道捡个废物回来干什么。”

  钟越杰无奈地看向钟文傲说道,“文傲!钟林只是失去了记忆。”

  “宗主,我下去了。”沈浩初朝他们行了一礼,转身往弟子房走去。

  “你们俩也回去吧。”钟越杰看向自己两个儿子说道,又转向北辰逸道,“北二公子,我们走吧。”

  “他……”两人又往前走了一阵,北辰逸突然出声了。

  钟越杰想了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谁,“北二公子说的是钟林?”

  “嗯。”北辰逸点头。

  “他是我几个月前从迷雾森林山脚带回来的,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便给他取名叫钟林了。”钟越主偷眼看向北辰逸,见他并未因他说的话而有什么反应,才放下心来。

  听到那四个字,北辰逸停下了脚步,钟越杰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呃……”北辰逸看向钟越杰,不知道要叫他什么来着。

  “北二公子,我姓钟,是这小门小户的主人。”钟越杰恭敬地答道,心里直犯嘀咕,你不知我是谁,还跑来我家看看?

  北辰逸眼神又飘向远方的山头,面无表情地说道,“钟宗主,此次除崇不太顺利。”

  “那北二公子可愿屈尊住在舍下?”钟越杰战战兢兢地问道,以他听到的传言,这位北家二公子,可是出了名的一字神,今天能听到他说几句话,怕是他修了几辈子才修来的。

  “嗯。”北辰逸点头。

  “那我们现在去客院?”钟越杰看向他问道,北辰逸微点头,两人便往客院而去。

  钟越杰一进客院,便客气地说道。“北二公子,真是抱歉,寒舍简陋,只怕要委屈你了。”

  “无妨。”北辰逸不甚在意地说道。

  “需要安排人过来伺候吗?”钟越杰确定了他是真的要住在这里,心里是既雀跃,又是疑惑不解,还忐忑不安,但他却丝毫不敢问。

  “不必。”北辰逸走到屋内桌边直接坐下,神色毫无异常。

  “那每日三餐与茶水我会安排人送过来,屋子会有人来打扫。”钟越杰见他的表情和动作,确定他并非跟他客气。

  北辰逸点头。

  钟越杰突然发现了北辰逸不近人的好处,无需啰嗦,无需客气。“那在下便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

  他走出去,直到出了院子,方长呼了一口气,冰神果然名不虚传。

  钟文傲一听说北辰逸住进了客院,第一时间去弟子房那边了解了一下,得到确切答案便来书房找钟越杰了,“爹,那个北公子怎么还住下了?”

  “文傲,北公子住进我们钟家是好事,他可是谁都请不动的贵客,你们可给我记好了,千万不能怠慢了他。”钟越杰严肃地说道,心里的无奈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能确定北辰逸此来是为了何事,更不知道他为何会主动提出要住在这里。

  “我自然知道不能怠慢他,可是我刚刚去了师兄弟们那边,有人去送了一趟茶水,便没人再愿意靠近客院了,更别说去伺候他了。”钟文傲自然知道北辰逸住进钟家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但

  他刚刚去客院那边安排,竟无一人愿意去客院打扫。

  “文傲,慎言!北公子说了不需要伺候,只需按时送一日三餐,定时打扫客院便可。”钟越杰神情平静地说道,心里却并不平静。

  钟文傲忐忑地说道,“爹,连打扫送饭都没人敢去。”

  钟越杰有些恼怒地说道,“没人送饭,你去送,没人打扫,你去扫。文傲,你很快就要继承宗主之位,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将来可怎么承担大任?你可要明白,北公子住在我们钟家,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北辰逸还不到二十五岁,他是万年冰山的事情在玄门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与他的天才之名同时而来,距今已有十多年之久。十多年来可从未听说过他在哪个世家大族留宿过,也未曾听说过他与谁交好。如今他愿意住在钟家,这事传出去不知要震掉多少世家的眼珠。

  “父亲……”钟文傲不可思议地看着钟越杰,却不敢说为何你自己不去?

  “去吧,不管谁去,只要少说话,做好事情就成,北公子也不会吃人。”钟越杰说这话还是有些心虚的,他自己其实也是不愿接触北辰逸的,北辰逸不说话,光是站他面前,他都要抖上三抖。

  “是,父亲。”钟文傲无奈地应道,行礼后退出了书房。

  钟文傲一路走,一路想着这事,到了弟子房那边。沈浩初正在院子里劈柴,钟文傲站在院门处看了他半晌,心思几转,才出声叫道,“钟林。”

  “大公子。”沈浩初停下手中劈柴的动作,朝他行了一礼。

  “嗯,从明日开始,你需每日抽时间去打扫客院,按时送贵客的一日三餐,能做到吗?”钟文傲难得平和地看着他说道。

  他心里有着迟疑,如果不是在虎磅山的时候亲眼见过他与北辰逸坐在一起,他还真不知道要派谁去。

  “我不……”沈浩初皱眉正欲拒绝。

  钟文傲心里的怒火陡然而生,声音也不由拔高了一些,“这是父亲的安排,他说你和北二公子有交情,让你务必招待好他。”

  许是瞧出他仍不情愿,钟文傲又接着说道,“北二公子住在这里,于我们钟家很重要,你……”

  “知道了。”不等他说完,沈浩初点头应允了,管他牛鬼蛇神,既来之就当他不存在,他总不能是为了上次破庙那事来故意找茬的吧?

  见他点头,钟文傲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次日一早,客院的门被敲响,北辰逸从里面开了门,沈浩初正提着食盒站在门口。

  北辰逸明显有些意外来人是他,沈浩初也不管他想什么,直接将手里的食盒往上提了提,语气有些不太自然地说道,“北二公子,我是来给你送早饭的。”

  “嗯。”北辰逸走到桌边坐下,沈浩初将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摆在桌上,北辰逸瞥向他的手,神情一怔,随即又恢复如常。

  沈浩初将饭菜摆好,百无聊赖地站在一边,心里暗道,北辰逸,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北辰逸却并不动碗筷,良久,他看向他,沈浩初见他看向自己,忙指着饭菜说道,“你吃好了,我顺便带走碗筷。”

  “你……吃过了吗?”北辰逸端起手边的碗,口气有些奇怪地问道。

  “吃过了。”沈浩初低头回答道,神情老实。

  “坐。”北辰逸拿起筷子安静地吃着,沈浩初依言在他对面坐下。

  等他吃完,沈浩初便收好碗筷提着食盒走了。

  北辰逸看着关上的门,心里涌起惊涛骇浪。

  沈浩初一连给北辰逸送了三天饭,第四天却是换了人来送,看起来一切如常,但饭菜并没怎么动。

  “钟林……”看到送饭的人收拾碗筷准备离开,北辰逸突然出声说话了。

  “公子,你是说给你送饭的钟林吧,他喝醉了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腿受了点伤,明日应该就可以来了。”那人听到北辰逸问起沈浩初,感受着他身上的冰冷气息,忙小心翼翼地回答着,说完见他没什么异常,便提着食盒走了。

  次日一早,沈浩初提着食盒来了,北辰逸见他腿有些不太自然,神色有异,却并未问起。

  北辰逸默默吃完,看着他收拾碗筷,突然出声说道,“你……爱喝酒?”

  沈浩初怪异地瞥了他一眼,一边继续手里的动作,一边自然地问道,“嗯,北二公子喜欢喝吗?”

  “喜欢。”北辰逸吐出两字,眼神飘忽。

  “那要给你带点过来吗?”沈浩初像是没有看见一般收拾好,将手放在食盒上,准备提走。

  “好。”

  “几壶?”沈浩初笑着问道,眼里有一丝狡黠的光芒闪过。

  “一壶。”北辰逸眼中同样有异色划过,但很快便被收敛。

  “好,中午喝吗?”沈浩初有些诧异,北辰逸看起来心情很好?他什么时候也嗜酒了?

  北辰逸摇头。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