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78章 真是好酒

第78章 真是好酒


    晚上,沈浩初果然带着一壶酒来了,食盒里还多了两个菜。

  “北二公子,你可真是贵客,一听说你要喝酒,宗主立马让人多炒了两个菜给你。”沈浩初将菜一一摆好,口气里的酸味浓郁。

  “哦。”北辰逸心情很好地将酒封打开,酒的香味立马飘了出来,他闻了下,感叹道,“好酒!”

  “自然是好酒,有客人在的时候,宗主才拿出来的。”沈浩初撇了撇嘴说道,他还想着钟越杰会让他自己去取普通的酒,然后他可以偷拿一两壶的。

  这酒被放在钟越杰的院子里,他去取酒还得登记,想要偷拿根本不可能。

  北辰逸点头,抬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又作出闻得陶醉的样子说道,“嗯,真是好酒!”

  沈浩初撇嘴,视线从酒壶上移开。

  “坐。”北辰逸见他还站着,示意他,他自己将壶抬高,酒从壶中倾洒而下落入酒杯,那香味越发浓郁,他优雅地执起酒杯轻啜了一口。

  沈浩初将头转向一边,不看他。

  他的表情动作一丝不差全落在北辰逸眼里,他自顾喝着酒吃着菜,心底暗道,酒可真是个好东西。

  等他吃完喝好,沈浩初收拾好碗筷走了。

  门一关上,北辰逸便运转灵力化掉体内的灵力,望着关上的房门,久久不动。

  连续三晚,北辰逸喝得十分痛快,可苦了沈浩初,能看不能喝。只是每次门一关上,北辰逸倒头便睡,床为何物,已经不重要了。

  第四天,北辰逸让沈浩初多带两壶酒,并交给他几张银票,让他带给钟越杰,说是买酒的钱。

  沈浩初虽怀疑北辰逸的用意,但还是拿着北辰逸给的银票找到钟越杰,钟越杰看着他手里的银票十分不解。

  “这银票哪来的?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银钱?”

  沈浩初照北辰逸的原话说道,“北公子给宗主的酒钱,他说那酒不错,他很喜欢。”

  钟越杰心惊胆战地听着他的话,又看着故作老实迟钝的他,心里不知道骂了他多少次猪脑子。

  沈浩初在心里暗笑,他哪能不知道钟越杰的心思,只怕他在心里已经骂了他千万遍,但他仍一副老实死心眼的样子站着。

  钟越杰哪敢收北辰逸的钱,只要北辰逸愿意,这天下哪有他喝不着的酒。

  但他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沈浩初迟钝,又怎会对北辰逸身上的冰冷气势毫无所感?而北辰逸面对如此迟钝的沈浩初,却也没有过什么不满,想必他只是把他当成了普通人,根本没有看在眼里过,要不然沈浩初哪还有命在,所以他也必不会计较沈浩初的迟钝行为。

  如此一想,钟越杰便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多带两壶酒过去,把银票还给北辰逸。

  晚上,沈浩初便提了三壶酒去了客院,一见到北辰逸便把银票递还给他。

  “怎么?”北辰逸不解地看着他手里的银票,从容地在桌边坐下。

  “宗主说只要北公子喜欢,酒管够,可不敢收什么酒钱。”沈浩初心里已是骂了他几十遍,嘴里却依旧老实地照着钟越杰的话回道。

  北辰逸接过银票收起来,然后一边倒酒,一边看向趴在桌上盯着他酒杯的沈浩初,“你,来点?”

  沈浩初将头转向一边,不看他,竭力克制地说道,“不了,让宗主发现,又得罚我了。”

  “一杯。”北辰逸将倒好酒的酒杯推向他,沈浩初转回头看向酒杯,被那香味引诱着,端起酒杯,细细品着。

  喝完一杯,便真的不喝了,任北辰逸独自喝个痛快。

  翌日,钟越杰带着人拖了两车酒过来,顺便过来看看北辰逸住的习不习惯,他一走进院子便看到北辰逸在练剑,那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直朝他面门而来,在那股威压下,他竟躲不开。

  北辰逸手一招,剑便回到他手中,钟越杰一身冷汗,心中有苦无处说。

  沈浩初视若无睹地走自己的路,钟越杰给他使了个眼色又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将酒搬到杂房。

  “钟宗主这是?”北辰逸朝他点头问道,然后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下。

  沈浩初搬酒的动作微顿了一下,心下怪异,却没法表达,只得一心顾着搬自己的酒,眼不见为净罢。

  “北二公子喜欢这酒,我便多买了些送过来,不知北二公子住得可习惯?”钟越杰恭敬又客气地问道,心里的紧张无人可知。

  “嗯。”北辰逸点头,又随口说道,“只是独自喝酒有些无趣。”

  钟越杰一头冷汗地看着北辰逸,眼角突然瞥到正在搬酒的沈浩初,便伸手一把将他拽住,吩咐道,“钟林,往后如果北二公子想喝酒,你便代我陪他喝点,你知道我不胜酒力。”

  “啊……”沈浩初故作不解,眼睛却不自禁地瞥向了石桌边,那人竟装得跟他无关似的!好一个北辰逸,你这都从哪学的?

  钟越杰看着面相迟钝的他,恨不得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但当着北辰逸的面,他自是不敢动的。随后他只得摇了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又说了一遍,“我说,往后如果北二公子想喝酒,你便代我陪他喝点。”

  钟越杰说完了,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对北辰逸太过敷衍,他忙转向他小心翼翼地说道:“还请北二公子勿介意才好,在下平日里不太喝酒,为避免喝多出丑,所以就不陪北二公子畅饮了。”

  “理解。”北辰逸沉吟了一下,方才点头说道。

  北辰逸,高!这翻来覆去的,不就想让我喝醉吗?沈浩初心下为今非昔比的他喝了一声彩,嘴里却一本正经地反驳道,“宗主,你让我陪北二公子喝酒?我每日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你能有什么事?!”钟越杰听到他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他偷眼看向北辰逸,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一脸怨怪地瞪着沈浩初说道。“平日里不让你喝你偷着喝,如今让你陪北公子喝酒,你还不愿意了。”

  “不是,真的,挑水劈柴什么的,我每天都要做的。”沈浩初继续无畏地说道,一脸的老实。

  “那些都交给阿志,你不用管了,你就……哦,不,你干脆搬到这院子来,给我照顾北二公子的生活起居,他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说。”钟越杰突然灵光一闪,眼神发着光地说道。

  沈浩初来这里送饭打扫已有数天,他没有表示过抗拒,北辰逸也不曾显露过不满,整个钟家也就只有他不怕北辰逸,如果不是沈浩初迟钝,那就是北辰逸是真不在意来的人是谁,但即便如此,还是没人愿意来这里。

  一想到这些,钟越杰再看向沈浩初,竟是越看越顺眼了,越发觉得自己将他留在钟家是明智之举。

  他看向北辰逸,他正坐在石桌边用布擦拭他的剑,钟越杰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问道,“北二公子,你看这样可好?”

  北辰逸沉吟了好一阵,才点头应道,“嗯。”

  沈浩初忍下心里的不适,装作没看到他们的虚假互动。

  “钟林,你等下就搬过来,务必给我照顾好北二公子,他有什么需要,你第一时间过来跟我说。如果北二公子不满意,那便唯你是问,罚你去刷马桶。”钟越杰见北辰逸同意,便迫不及待地想让沈浩初搬过来,往后,没什么重要的事他就不来了,有什么问题直接让沈浩初转达好了。

  沈浩初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得摸着鼻子应下了。

  酒一搬完,钟越杰就借口有事走了,临走还不忘催着沈浩初去原来住的院子拿东西,他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拿了东西,搬进了客院。

  晚上,有人送了两个食盒过来,酒菜摆了满满一桌。

  北辰逸照常打开酒封,倒出一杯闻了闻,陶醉地说道,“真是好酒。”

  沈浩初神态慵懒地靠着桌子,压住心里想揭穿他的冲动,他唇角微勾,“北二公子看起来心情很好?”

  闻言,北辰逸的神情瞬间恢复如常,他将其中一个酒壶递过去说道,“喝点?”

  “好。”沈浩初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眼中闪过复杂,北辰逸费尽心思,就想跟他喝这一场酒,现在的他还不能拆台。他伸手接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与他碰了一下,一口饮下。

  几杯下肚,沈浩初不再拘谨,话也多了起来,北辰逸看着他,眸色黯了黯。

  “北二公子,你今天心情很好?”沈浩初喝下不知道第几杯酒,再次出声问道。

  “何出此言?”北辰逸依旧只是慢慢啜饮。

  “你来十多天了,没见你多说过话,刚刚却见你笑了。”沈浩初有些晕乎了,手里挥舞着空杯子。

  “是吗?”北辰逸摸了摸自己嘴角,他刚刚笑了吗?“钟林不怕我?”

  “是真的,你刚刚叫我喝酒的时候。”沈浩初神似死板,又故作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怕你?北二公子也不是洪水猛兽。”

  “你的师兄们不是都怕我吗?你不也是被迫来给我送饭的?”北辰逸轻啜了一口酒说道。

  “呃……一开始听师兄们说的你…不太好相处,我也……不想来,但来了两次以后,就发现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沈浩初一时语塞,仍努力地想着措词。

  “哦?真的?”北辰逸不太相信地看着他。

  “嗯,真的,北公子是个好人。”沈浩初醉眼朦胧地点头。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