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0章 醋意大发

第80章 醋意大发


    刚进客院,沈浩初便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一进门看到满桌的饭菜和坐在桌边等他的北辰逸,沈浩初直接忽略了自己身上不可言表的味道,坐到了桌边。

  “饿了?”北辰逸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却并没有说别的什么,沈浩初也没功夫去看他的表情,他只记得他一天都没吃饭了,还一刻也没停过地刷了一整天马桶,早已经饿得是前胸贴后背了。

  “嗯,一天没吃饭了。”沈浩初顺口回答道,他也不好意思说他被罚去刷了一天马桶,浸在那味道中一整天的他自然没想其他的,他只是洗了洗手,便摸起北辰逸给他盛好的饭吃了起来。

  北辰逸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碗饭,怕他噎着,忙停下手中的扇子,伸手给他盛了一碗汤,递过去说道,“慢点吃。”

  沈浩初接过碗朝他看去,见他面前的碗筷都没动过,又见他拿着扇子在扇风,现在虽然已经是春天,但这里的天气仍然冷着呢。

  片刻后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低头往身上闻去,一下从桌边跳了起来,丢下碗便朝外面跑去。等他洗好头和澡回来,桌上的饭菜早已被收走,沈浩初脸上快速闪过一丝失望。

  两个时辰后,沈浩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肚子饿得咕咕叫,突然他听到有人在敲北辰逸的门。

  北辰逸将门打开,站在门口看着来人手里的食盒问道:“这是?”

  “宗主看北公子今晚吃得少,所以让我送来宵夜。”那人顿了下,见他站在门口不打算让他进门,便问道,“北公子要吃吗?”

  北辰逸沉吟了下,才说道,“也好,可以喝点酒。”

  说着便侧身让他进门布菜,那人布完菜便离开了。

  沈浩初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又磨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轻轻打开门走了出来。沈浩初往隔壁走去,北辰逸的房门大开,他从门边悄悄伸头看向里面,北辰逸正好整以暇看向他,沈浩初愣了一下,不自在地从门后走出来,讪笑着摸着头走向桌边。

  “北公子……我……我没吃饱。”沈浩初磕磕巴巴地说道。

  “我也没吃,一起吃点。”北辰逸勾起唇角,只一瞬便收了起来,他抬手开了两壶酒。往他推过来一壶。

  沈浩初不客气地接过酒,拿起筷子便吃起来,吃了一阵,发现北辰逸只喝酒,不吃菜,心里疑惑,北辰逸不是没吃晚饭么?

  “北公子,你怎么不吃菜?光喝酒很容易醉的。”沈浩初放下筷子问道,他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

  “嗯,吃。”北辰逸看他放下了筷子,自己便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吃着。沈浩初见他动筷了,这才拿起自己的筷子继续吃着。

  “北公子,你在这里住得开心吗?”一壶酒下肚,沈浩初又开始露出本性,话多起来。

  “嗯,尚可。”说完,北辰逸疑惑地看向他。

  察觉自己问的问题有歧义,沈浩初尴尬地说道,“呃,是师兄他们说……没人看过你笑。”

  “嗯。”北辰逸沉吟了下,方说道。“往后没人的时候不要叫公子了。”

  沈浩初喝下一杯酒,疑惑地问道,“那叫什么?”

  北辰逸眸色不明地说道,“北煜。”

  “北煜?”沈浩初心中疑惑,但仍有些迷糊地重复道。

  北辰逸手中酒杯里的酒瞬间激起浪花。

  他稳了稳心神,喝下一口酒,不经意地问道,“钟林,你……心悦你师姐?”

  “不是,她比我小那么多,我当她是妹妹。”沈浩初摇头晃脑地说道,已显醉意。

  “那你有心悦的人吗?”北辰逸不自觉地握紧了手里的酒杯。

  沈浩初醉眼朦胧地说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哪来心悦的人?”

  片刻他又费力地抬头,手指北辰逸,“北煜,你为何喝不醉?”

  与此相似的一幕闯入北辰逸的脑海,只是那时候的他说的是:“北煜,你……你个万年冰山……”

  “不想醉。”北辰逸回道,他看向沈浩初,只见他手支着脑袋,一点一点地,“钟林。”

  “嗯?”沈浩初勉力抬头看他,朦胧中他看到北辰逸张嘴说了什么,他却没听到声音,他疑惑地看着他。

  北辰逸却不再开口,他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扎到了桌上。

  天还未完全亮,沈浩初迷迷糊糊地听到敲门声,那声音持续了很久,他慌忙披上外衣套上鞋子去开门,北辰逸站在门口。

  沈浩初迷惑地问道,“北公子,怎么了?”

  “走。”北辰逸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沈浩初被突然而来的冷意一冻,打了个哆嗦,瞬间清醒了不少,抬头看去,北辰逸已经往外面走去,他快步跟上他。

  两人来到后山,北辰逸也不管他,兀自练着剑,剑势凌厉,剑花清冷。

  沈浩初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身影,没一会便打起了瞌睡。

  沈浩初睡了不知有多久,直到听到轰的一声响起,睁开眼看去,前方一棵树横卧在地上,北辰逸正收剑入鞘准备走。

  沈浩初赶紧站起来,却因为坐得久了,一下子起得过猛而往地上倒去。北辰逸眼睛扫向他,一根绳子从他的袖间飞出去,缠向他的腰间,将他往相反的方向拉了一下。

  沈浩初顺着他绳子的力道站直身体,却仍控制不住地往另一边倒去。北辰逸闪身到了他身边,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这才让他勉强站稳,察觉到他的异常,北辰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了?”

  沈浩初打了个哆嗦,转头看向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北公子,我……有点冷。”

  北辰逸的手从他手腕处移到他手掌,如冰一般的触感从他手掌心传来,他又伸手触向他的腿部关节,同样的冰冷透过他的裤子传出来。

  这不是冷,而是冻僵了。

  北辰逸突然有些后悔,酒泉位于西北,春天的早上是特别冷的,他那么早将他带出来原本是想让他跟着他修习剑法。但他因为他的一句北公子而动了气,就放任他一个人坐着打起了瞌睡,而他练剑的一个时辰里,沈浩初没有灵力护体,这才冻成了这样。

  北辰逸扶他坐下,伸出手掌,运转灵力从他的背部输去,沈浩初感觉一阵暖意从他的背部涌向四肢百骸,没一会,便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活动了下手脚,北辰逸收回手,站起了身。

  “北公子,谢谢你!”沈浩初看向北辰逸,真诚地道谢。

  北辰逸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身走了,沈浩初又跟着他一路走回院子。

  这一天,除了早上那两句话,北辰逸再也没说过一个字。

  沈浩初也没有在意,他打不起精神来,这一天都恍恍惚惚的。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北辰逸一杯酒接一杯酒地往下喝,也不吃菜。

  沈浩初终于察觉到了他的不对,他张嘴问道,“北公……”

  “不准叫北公子!”北辰逸冷冷地说道。

  “啊!”沈浩初愣住了,这还是重逢这么久以来,北辰逸第一次这样跟他说话,就因为他唤他北公子?

  北辰逸看他不自觉地,脸色更沉了沉。

  “那要叫什么?”半晌,沈浩初假装迷惑地抬头问道。

  北辰逸自己也愣了一下,自己这气生得可真是不知所谓,昨晚他那样子分明是醉了。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喝了半天,北辰逸突然发现沈浩初放下筷子就没拿起了,碗里的饭也没怎么动。平日里他都是吃两碗饭,还要喝两壶酒,北辰逸这才注意到他今晚连酒都没喝了。

  “今日的菜不合胃口?”

  “没有。”沈浩初有些恹恹地答道。

  “可是哪里不舒服?”北辰逸见他脸色不对,想起今日他一整天都没怎么有精神,他还以为他是早上起得太早了。

  “可能有些着凉了,我想回房了。”沈浩初摇头,说着就要起身。

  “等下。”北辰逸起身走到他侧面的位置坐下,伸手探向他的手腕,一会又抬手探向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北公子,我没事。”沈浩初诧异地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不自觉地也抬头摸向自己的额头,好像是有点发烧。

  “吃完饭去休息。”北辰逸拿起他的碗,饭已经冷了,他把饭倒在一个菜碟里,又盛了热饭,舀了两勺汤放在饭里,才递到他手里。

  沈浩初勉强吃了半碗饭,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半夜,沈浩初房间的门被推开,北辰逸走了进去,关上门后走到床边,他手一挥,桌上的烛火便亮了起来。

  沈浩初仰躺在床上,呼吸沉重,脸部和脖颈一片粉红,嘴唇却有些发紫。北辰逸摸向他的额头,触手一片滚烫。

  北辰逸运转灵力从他的手腕处输去,输了一阵,沈浩初的体温不但没降,反而还在往上升,他收回了手,疑惑着再次将手放上他的额头和脸,他烧得更厉害了。

  烧得糊涂的沈浩初一感受到北辰逸微凉的手心贴上他的脸,便如溺水之人看到浮木般伸手抓住他的手贴在他的脸上,滚烫的脸在他的手心无意识地磨蹭着。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