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1章 不如不见

第81章 不如不见


    看着沈浩初烧得通红的脸和无意识的动作,北辰逸瞬间僵住了动作,整个房间的温度突然降至了冰点。

  良久,他才缓缓抽出手来,颓然在床边坐下。

  沈浩初烧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北辰逸在他的床边坐了两天两夜。他喂他喝水,灵力输入对他没用,他又用了普通的方法,为他敷着毛巾,除了应付来送饭的人,他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沈浩初醒来已是早上,北辰逸正坐在他床前闭目养神,察觉到他醒来,他睁开眼睛看向他。

  沈浩初也正转头看向他,两人四目相对,他虚弱地笑了一下,北辰逸有一瞬间的愣怔,他伸手将他扶起坐好,“感觉如何?”

  “北……”沈浩初的声音有些沙哑,想起他不让叫北公子,忙改口说道,“北煜,我没事了。”

  “饿吗?”北辰逸见他试着起身,忙伸手扶向他,并没在意他的称呼。

  “嗯。”沈浩初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回道,抬手的动作仍有些凝滞。

  北辰逸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眼眸深沉,却仍状似不经意地说道,“你病了两天,没怎么吃东西,饿是很正常的。”

  “哦。”沈浩初应道,缓步走到桌边坐下,发烧近两天,他现在仍感觉浑身酸痛。

  “可还是不舒服?”北辰逸看他动作仍不太自然,便知他肯定是因为发烧时间长而身体不舒畅,他运转灵力手往他背后伸去。

  “北公子,你不必在我身上浪费灵力了,我等会出去晒晒太阳就好了。”沈浩初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北辰逸听到他的话,迟疑一下后收回灵力,神情复杂。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沈浩初准备起身去开门,北辰逸却先他一步去了,送饭的人进来将早饭摆好便离开了,沈浩初这才发现他不是在他自己的房间。

  北辰逸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又将小菜和馒头往他面前推了推,方才坐下。

  “北公子,你真是个好人。”沈浩初笑着说道,这两天他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坐在他床边,喂他喝水,还给他敷毛巾。他记得,在迷雾森林里,他也曾这样照顾过他。

  北辰逸没有说话,端起他自己面前的粥碗吃了起来。

  沈浩初吃完早饭后,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晒太阳,北辰逸不知去了哪里,钟芷玥在院子外边探头探脑。

  沈浩初好笑地喊道,“师姐,进来吧!北公子不在。”

  钟芷玥听到他的话从院外跑了进来,在他旁边坐下,仔细地打量着他。“师弟,听说你生病了,你好些了吗?”

  沈浩初看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垂眸浅笑,“师姐,我已经好了。”

  钟芷玥盯着他的笑容,不由得低下头,红着脸小声说道,“师弟……对不起……”

  沈浩初不解地问道,“师姐为什么说对不起?”

  钟芷玥抬头看着他,满脸愧疚地说道,“都是因为我,你才受罚刷了一天的马桶,现在还生病了。”

  “师姐,跟你没有关系,我生病也不是因为刷马桶累的。”沈浩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笑了,她以为他是因为刷马桶累病的?

  钟芷玥不太相信地问道,“真的吗?”

  “嗯,是真的。”沈浩初笑容微收,又认真地说道,伸出手在她头顶揉了揉。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从外面走向院子的北辰逸,他看着这一幕僵了一瞬,又回身往外面走去。

  晚上吃饭时,北辰逸从外面回来了,他一坐下便打开了一壶酒,将酒倒进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也不吃菜。

  沈浩初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北辰逸说自己喜欢喝酒,但他从来都是轻啜慢饮,今天的他却喝得特别豪爽。

  沈浩初疑惑地看着他,“北煜,你心情不好?”

  “没有。”北辰逸一口喝下一杯酒方说道。

  “那是心情很好?”沈浩初又问道,一般人喝酒喝得豪爽,要么就是心情不好,要么就是心情特别好,这是北辰逸第二次这样喝酒,第一次是在大青山。

  “嗯。”北辰逸沉吟了一下方才点头道。

  沈浩初更疑惑了,他面前的酒已经是第二壶了,怎么看他也不像心情好的样子,但他明显不想说,他便不再问了。

  两人沉默下来,一个吃着饭菜,一个喝着酒。

  “钟林。”北辰逸醉眼朦胧地唤道,声音低沉而磁性。

  “嗯?”沈浩初抬头看向他,他好像醉了。

  北辰逸放下酒杯,有些期待地看着他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去哪里?”沈浩初心中五味杂陈,他真的喝醉了!

  “你想去哪里?”北辰逸不答反问,眼中的期待显而易见。

  沈浩初被他眼中的神色所惊,沉默半晌才声音苦涩地说道,“我没有想去的地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去往哪里。”

  “跟我走,可以去任何地方。”北辰逸定定地看着他,如同那夜在破庙面对着他的剑尖一样,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古井无波,里面所包含的情绪让沈浩初惊心。

  “这里不好吗?”

  “我不能长期在这里。”北辰逸明显有些失望,看他这样子,是不愿意跟他走的,这些天他费尽心思是为了什么呢?

  沈浩初想了想,回答道,“你以后有空了可以来住的。”

  “你不想知道你是谁吗?”北辰逸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现在是处于一个什么状态,他只是紧张地等待着他的答案。

  “想。”沈浩初心头一跳,脸上却略带期待地问道,“北煜,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他紧紧盯着北辰逸,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这个世界上,除了青影和安离,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是谁。

  北辰逸听到他的问题,如一道惊雷般响在他的脑中,瞬间将他炸得清醒,他在做什么?!

  “不知。”说完,北辰逸便起身往里间的床榻上走去,鞋也不脱就躺在了床上。

  他突如其来的反应,把沈浩初看懵了,他无奈地跟在他身后,帮他把鞋脱了,把被子盖上,又回到桌边收拾一番才离去。

  北辰逸,你在做什么?!

  你疯了吗?!

  他忘记了不好吗?!

  他过着平静的生活不好吗?!

  他死两次还不够吗?!

  听到关门声,北辰逸咬着牙,他快要被自己心里压抑的东西逼疯了,喝点酒,便显露出了自己的内心,极度自私,又极度残忍。

  北辰逸从床上弹起,连鞋子都顾不得穿,便一阵风般掠了出去,门被大力打开,又被大力反弹关上,发出巨响,沈浩初从隔壁走出来,只看到一片残影极速往远方掠去。

  良久,直到那道身影彻底不见,沈浩初才顺着门滑坐在地上。

  北辰逸,我们,不如不见!

  北辰逸上山下山,不知奔了多久,天都亮了,他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倒在一片荆棘丛中。

  细细的刺扎进肉里,却没有带来任何疼痛感觉,也不能平息他心里的挣扎折磨,他索性趴在荆棘丛中闭上了眼睛。

  “煜儿,煜儿……”有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北辰逸朦胧地睁开眼睛,他站在一片茫茫原野中,前方有一个白色身影缓缓飘向他,声音也越来越近,那身影来到他身边蹲下,他低下头看向自己,他的身体变小了。

  “煜儿,我的孩子,你受苦了。”

  北辰逸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摇头,他哪里受了什么苦?苦的是那个人……

  像是听到他心里的声音,女声说道:“傻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没人能背负别人的痛苦,也不能帮别人幸福。”

  不要幸福,不要幸福,只要不痛苦就好。

  “煜儿,不要为难自己,凡事尽力即可,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抓在手里,你知道他在这世上活得好好的,也是一种幸福。”

  北辰逸心里一震,陷入了沉思,等他回神的时候,白色身影和温柔的声音都没有了,他也陷入沉睡。

  次日,北辰逸躺在雅丰苑的床榻上,直直地望着屋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辰逸,你去哪里了?”北嘉楠从外面进来,坐在床边看着他问道。

  良久,北辰逸不答反问。“兄长,有母亲的画像吗?”

  “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我想看看,我梦到她了。”

  北嘉楠看着反常的北辰逸,不知如何是好,他低头说道,“好,我去拿给你。”

  自五年前从祁连山回来,他的伤养了半年就好了,伤好后,他便变得比从前更加深沉了,连他都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有任何起伏。

  除了出去历练,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雅丰苑,抚琴写字打坐,在院里练剑,仿佛一切正常。北鸿远对他越来越满意了,认为他是更沉稳了。

  这次他留了张字条,一出去就是二十来天,昨日半夜他从外面回来站在他面前,满身狼狈,一身的酒味。细细密密的血丝印在他的衣服上,脚上没穿鞋,全是干涸的血迹。

  他唤他,他也没有反应,他为他仔细检查伤势,却都并不严重。

  北嘉楠站在门口出了一会神,便回去他的院子拿了一幅他们母亲的画像,再次来到雅丰苑,北辰逸在抚琴,他将画像放在书桌上,听了一会琴声,见他没什么异常了,便转身离开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