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2章 风波再起

第82章 风波再起


    夜,月辉泠泠,大地苍茫,雅丰苑里,北辰逸与北嘉楠正在对弈。

  有弟子走了进来,向他们行礼,“宗主,叶宗主和叶二公子来了。”

  北嘉楠看了一眼北辰逸后,朝着外面说道,“请他们来雅丰苑。”

  叶维祯与叶子骞步履匆忙地从外面进来,北嘉楠和北辰逸站起来与他们互相见礼。

  北嘉楠邀他们在茶桌边坐下,为他们各斟了一杯茶,微笑着说道,“两位可是稀客,不知此来是为了何事。”

  叶维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缓了缓神,方开口说道,“这么晚来打扰,真是抱歉,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不知嘉楠兄可有听说?”

  “维祯兄太见外了,不知是何事呢?”

  叶维祯有意无意地暼向北辰逸,缓慢地说道,“上月我成亲时,岑溪沈家来吃喜酒的人在返程路上被尽皆杀害了。昨日我家信使传来讯息,说是绵阳李家在半月前被满门皆灭了。”

  “两件事可是有何关联?”

  叶维祯又抿了口茶,神情有异地看了一眼北辰逸,见他正安静地煮茶,才说道,“有人说是看到了炎公子和他身边的青影在事发现场使用冥落杀的人。”

  北辰逸煮茶的动作优雅而流畅,并未因他说的话而有丝毫迟疑。

  北嘉楠诧异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们和老祖一起商议过了,应该是有人打着炎家的幌子想要行阴谋诡计。”叶维祯皱了皱眉头说道。

  “那老祖的意思是?”

  “老祖让我们两家各出一个人去查看,当然这还要征求你和北先生的同意。”

  “辰逸,你有何看法?”北嘉楠转头看向北辰逸,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没有。”北辰逸依旧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未曾停顿。

  北嘉楠沉吟了一下,问向北嘉楠,“何时出发?”

  “越快越好,迟则生变。”

  北嘉楠问道,“辰逸,你可愿意前往?”

  北辰逸应道,“嗯。”

  “好。何时走?”

  “煮完茶。”

  “啊?”北嘉楠没反应过来。

  “太晚?”北辰逸不解地抬头,

  “不是,明早吧。”

  “嗯。”北辰逸已将茶煮好,为每人各斟上一杯,自己亦执起一杯,细尝慢品。

  次日,北辰逸与叶子骞于午膳前到达绵阳,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半夜才前往李府。

  李府只是一般仙府,府邸并不大,两人一开门,怨气便从里面一涌而出,两人快步走进去,叶子骞将门关上。

  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台阶上、椅子上,两人一路往里走,尸体集中在前厅和前院,甫一进入前厅,便有冷风向他们袭来,两人背对着在两边坐下。

  同样的画面在他们脑海里出现,李守则在后院同李夫人准备就寝,一阵呜咽的箫声响起,没多久前院接二连三地响起惨叫声。

  李家众人齐齐奔往前院,怨灵在院里横冲直撞,很快死伤一片,李守则和家人奋力救援,却根本不是对手。

  李守则顺着箫声看向前厅屋顶,昏暗的光色里,两个高大的黑色身影,站在一处,声音从其中一人身上发出。

  但因光色太暗,他始终看不清楚他吹奏的究竟是什么乐器,在怨灵的肆虐下,李家人很快全部身亡。

  两人从地上站起,走到前院,北辰逸飞上屋顶,盘腿坐下,衣袖一挥,一把琴出现在他腿上。他运转灵力,轻拨琴弦,空灵的琴声倾泻而下,如流水在空中飘荡,怨气越来越淡,直到全部消散,北辰逸收琴从屋顶飞下。

  两人回到客栈休息一晚,次日一早他们正准备回盛京,叶子骞再次收到消息,清平刘家被人以同样的手法灭门,两人直接御剑赶往清平刘家。

  刘家被灭的过程与李家大致一样,只这一次因为是月中的原因,在月光下北辰逸和叶子骞大致看清了屋顶上的两人。

  他们一人戴着面具,身形神似青影,而另一人着实让叶子骞大惊,那人的面容竟与沈浩初有七八分相似,就连身形也差不多。

  北辰逸同样以琴曲安抚亡灵怨气,从屋顶飞下时,他站定看了一会刘家前厅,才转身离开。

  两人一起回到盛京北府,一经通报,北鸿远和北嘉楠还有叶维祯在正厅等着他们,叶子骞将所见情形详细描述了一番,几人陷入沉思。

  “辰逸,你可有什么发现?”北鸿远问向北辰逸。

  “他吹奏的是埙。”

  北鸿远脸色突地变得凝重,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炎轻尘用冥落屠杀的场景,他所见到的冥落就是一支埙,“埙?能招集怨气的埙,难道真是冥落?”

  “祖父,冥落究竟长什么样?”北嘉楠出声打断了北鸿远的沉思,北鸿远回过神来,几人皆面露疑惑地看着他。

  “冥落就是一支通体乌黑的埙,当年围剿炎家的时候,炎轻尘就是吹奏着它,招集了怨灵屠杀了上千人。”

  叶维祯心中疑惑更深,“北先生,那你们又是怎样确定炎若初在通天崖使用的也是冥落呢?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啊。”

  “其实我也不能确定,炎轻尘使用冥落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到,都能听到。五年前在通天崖,我们既没看到冥落,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而且炎轻尘是直接以埙声招集怨灵杀的人,炎公子却是将怨气引到了自己身上,如果真要说哪里相似的话,那就是气息,炎公子那天散发的气息与冥落一模一样。”

  北嘉楠皱起眉头,“那这人到底是谁?炎公子总不能死而复生吧?当年我们亲眼看到他死了,尸身还是我丢下通天崖的。”

  北鸿远又说道,“不太可能,不过即便他真的死而复生,也不可能会使用冥落来灭人满门。”

  “北先生,此话何解?”叶维祯疑惑地问道,叶老祖也说过一样的话,却并没有解释。

  北鸿远叹了口气,方才说道,“通天崖一事中,炎公子将那么强大的怨气引在自己身上,如果他顺利释放,那在场的人全无幸免,但他不知为何却强行压制了怨气,叫辰逸清场,从他开始压制时就已经被怨气反噬,后来释放出来的能量只是他压制不了的那一部分,我们才只是受了重伤。”

  北嘉楠暼向北辰逸,神色复杂,“祖父的意思是如果他不压制,在场的人都会死,而他选择压制,所以被怨气反噬,自己一人承担了后果?”

  北鸿远不无感慨地说道,“是。所以即便他死而复生,应该也是终生用不了灵力了,绝不可能再使用冥落。”

  “北先生,那我们现在怎样解决这件事?”沉默了一会,叶维祯问道。

  毕竟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如今他们眼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北鸿远沉吟了一阵,方说道,“全力追查这两个人,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是。”

  “好不容易平静了五年,玄门这是又要起纷争了么?”北鸿远喟叹了一声,心里是无限的沉重与疲倦。

  北嘉楠几人听到他的话,心里俱是一沉。

  叶维祯兄弟离开盛京回了叶家,两家开启全部力量追查,却并无结果。北辰逸期间去过一次酒泉,但他并未现身,沈浩初不知道他回去过,依旧过着他在钟家打杂的日子。

  神似炎若初和青影的两人如消声匿迹了般,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但玄门中却渐渐传出一个消息,当年从通天崖坠下的三人并没有死,安离早就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如今璇玑阁在玄门里也是不容忽视地存在了,而炎若尘与青影二人手持冥落,意欲找当年参与炎家围剿的各宗门复仇。

  还有人说,当年炎若初的死是有目共睹的,不存在复活,所以不可能是他回来了,肯定是有人得到冥落,冒充他行凶,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时间,众说纷云,但不管是哪一种,光是冥落重现,便值得他们胆战心惊,尤其是当年参与祁连山一战的各宗门,皆是人心惶惶。

  雅丰苑内琴声铮铮,茶香袅袅,北嘉楠与安离和顾悦昭坐在茶桌边,专心地听着北辰逸抚琴。

  安离听着这行云流水的琴声,不由得想起自己几个月前来北家拜访时的情景。

  “来者何人?”山门前的人将她拦在了外面。

  “璇玑阁少主安离,特来拜访北公子,还请通报一声。”安离不卑不亢地说道。

  那人进去没多久,北嘉楠便出来了。

  “安少主,不知此来何事?”两人互相见礼。

  “北宗主,我是璇玑阁的安离,来此探访故人,我找北二公子。”安离看着他,这两兄弟真是如传闻中一般长得有六七分像,只是眉宇间的神态与气质有所不同。

  北嘉楠有些为难,对于璇玑阁他是有所耳闻的,但面前的人他并没见过,从未有人来北家找过北辰逸,不知道他会不会见她。

  “北宗主不必为难,只需带我去见北公子便可,我想他不会拒绝的。”安离浅笑着说道。

  北嘉楠没有说话。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274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