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4章 夜战道光

第84章 夜战道光


    安离正要说话,却突然听到叶子骞的声音从他们后方传来,“文翰,安离,你们怎么在这里?那个,顾小姐,我们约的不是假山边的亭子吗?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们……”柳文翰不解地看向叶子骞,眼角余光却瞥向安离,只见她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安离,你还是不想见我,我托顾小姐请你进来,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叶子骞快步走到安离面前,神情黯淡地说道。

  安离仍旧不说话,顾悦昭忙不好意思地说道,“叶公子,我本来是想直接骗她过去的,谁知我们根本没找到什么假山,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子骞,这是怎么回事?”柳文翰神情疑惑地来回审视着他们。

  叶子骞无奈地看着安离,语气幽幽地说道,“文翰,我与安离还有顾小姐其实是旧识,就在五年前去祁连山救你们的路上还同行过一段。后来,我们之间产生了一些误会,我本来想好好跟安离解释的,但她不肯见我,我只好请顾小姐帮忙了。”

  柳文翰看他的神色不似作假,又看到安离并不想理他的样子后,一脸了然地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不如我们现在出去看歌舞吧,改日我再设个局,来当个和事佬好了。”

  叶子骞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如此,我就先谢过文翰了。”

  “公子。”一名柳家子弟突然跑了过来,来到他们面前后,在柳文翰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抓到了吗?”柳文翰震惊地看向他问道。

  “没有。”

  “加强戒备。”柳文翰严肃地说道。

  “是,公子。”那人转身离去。

  “文翰,可是出了什么事?”叶子骞一脸关心地问道,安离和顾悦昭也露出关心的神情看向他。

  “没什么,就是进了个小贼,让他跑了。”柳文翰不在意地说道。

  “那我们出去看歌舞表演吧。”叶子骞道。

  “嗯。”柳文翰率先往外面走去,安离与顾悦昭跟在他们身后。

  百花宴开三天,这三天众人就住在柳府。

  晚间,安离一身黑色劲装,头戴黑巾,正准备往院外飞去。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树下,安离一惊,一掌就拍了出去,却被来人扣住了手腕,拖到了树后。

  “安离,是我,别动,围墙外面有人。”耳边传来叶子骞声音,安离停止了挣扎,一阵脚步声在院外响起,

  “放开我!”等脚步声远去了,安离才出声说道。

  “安离,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叶子骞不肯松手,无奈地看着她道。

  “松手!”安离的声音里已经明显带了怒意,“你再不松手,别怪我不客气。”

  “安离,我不会松手的,你想让别人知道吗?”沉默了数息,叶子骞坚定地说道。

  安离挣扎了一会,见挣不出,便抬掌轰向他的胸口,他一动不动地受了一掌,哼都没哼一声,血从他嘴角流下。

  “你……”安离惊怒地瞪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安离,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讨厌我?我们连句话都不能说了吗?”叶子骞痛苦地说道,眼里满是伤怀。

  安离依旧不说话。

  “安离,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去了哪里?”叶子骞定定地看着她,见她不说话,又问道,“你是不是恨我叶府参与了炎家围剿?”

  安离猛地抬头看向他,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叶子骞被她眼里的仇恨所惊,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松了些,脱口而出道,“我并不知道沈兄是炎家公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

  “叶公子,我们不同道!请你以后不要管我的事情。”安离冰冷地说道,转身往房间走去。

  “安离……”叶子骞无力地唤了一声,眼看着她进了房间。

  第二日晚间,叶子骞照样站在安离和顾悦昭住的院子树下,定定地看着安离房间的灯火和映在那窗上的身影。

  “吱呀”一声,安离旁边房间的门打开了,顾悦昭从里面走出来,去了安离的房间。

  叶子骞听到有轻微的争吵声传出,须叟顾悦昭便从她房间出来了。

  “叶公子,你过来吧,我有事同你说。”顾悦昭向着树底下喊道。

  叶子骞不疑有他,迈步过去,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顾小姐,你和安离怎么了?”

  “请坐。”顾悦昭示意他先坐下,叶子骞依言坐下。

  顾悦昭看了他一眼,走到他侧边,伸出一只手要给他倒茶,另一只手却不经意地伸向了他背后。

  “对不住了,叶公子。”

  叶子骞只听到她说了这一句话,便感觉颈后一麻,他动不了了,也说不了话。

  “叶公子,银针上的药量不多,最多一个时辰便能解开。”顾悦昭走到他对面坐下,歉然地说道。

  叶子骞听到隔壁开门关门的声音,眼里的惊疑变成了惊恐,他愤怒地看向顾悦昭。

  “叶公子,我知道你在意安离,但她有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璇玑阁接了个生意,要的是柳府里的一样东西,以她的身手在这府里走一圈应该没有大问题,且她不会鲁莽的,你不必担忧。”顾悦昭迎着他的目光平静地说道。

  叶子骞闭了闭眼,不再看她,心里的话说不出来,想要做的事也做不了,如今只能静心听着柳府的动静。

  安离身形飘忽,轻巧地避开府内子弟和巡逻的人直奔竹林而去,她在林间竹枝上翻转挪移,如鸟儿一般轻灵地点在竹子上,除了轻微的风声,竟是丝毫没有别的声音了。

  “不好了,演武场着火了……”突然从西侧传来大喊大叫的声音,那声音响在寂静的夜空里,十分突兀。

  演武场举办百花宴用的装饰全是木材与布制品,大火漫延的速度十分快,没一会半个会场便

  被烧完了,火势快速往离得最近的饭堂而去。

  一时间整个柳府的人都手拿器物装水往西侧奔去,宾客们也陆续往着火处而去。

  安离贴在一棵粗壮的竹子站在枝干上,隐匿了声息,她静静地看着竹林中一个小院子,观察着它与别的院子有什么不同。

  一个匆忙的身影快速奔了进来,停在院子前面,“七叔。”

  门被打开,安离分明听见空气中响起一声轻微的“啵”,应该是结界被打开的声音。

  “宗主,前面怎么了?”一个白发老者从屋里出来。

  “着火了,我怕有人调虎离山,就过来看看。”柳星源看着他,放下心来。

  “无事,听说白天有人进府了,抓到人了吗?”七叔问道。

  “没有,这些贼人胆敢打我柳府的主意,我会让他们有来无回,我先过去那边看看,你要小心些。”柳星源不放心地叮嘱道,随后往西侧奔去。

  安离又观察了一番后,心知自己不是七叔的对手,沿原路返回了她们住的客院。

  演武场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浅蓝色身影在斑驳月色下掠过,待到快出树林时,他手拉着一个青色身影向着远处疾驰。

  “放……”沈浩初用力甩了一下手,却没法甩脱那只如铁钳一般的手。

  “先走!”冷沉的声音低喝道,北辰逸换了个方向往山顶奔去。

  在他们身后不远,一个身着灰白道袍的人紧紧缀在他们身后,快速穿梭在树木间。

  沈浩初正欲说话,却听后面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北公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轻狂,你带着一个没有修为的人还想逃过我道光?”

  北辰逸不语,他侧身回手推出一掌,一棵腕口粗的树应声而倒,但仅是阻了一下身后人的脚步,没一会道光又追了上来。

  道光一掌推向身后,借着粗大树木的反弹,风驰电掣般越过了他们,“北公子,这世上,只有移花栽影能逃过我道光的追捕。只要你乖乖就擒,你身边的人我可以放过他。”

  说着,他手一伸,一个东西旋转着飞了过来,北辰逸不得不急急刹住脚步,右手以剑相挡,并一把将沈浩初拉到了身后。

  道光的武器在玄门中很有名号,是一把锯齿弯刀,加上他功法阴狠而绵柔,一击不中,弯刀便绕着北辰逸二人旋转起来,北辰逸的凝霜剑霸道而强势,丝毫不落下风,将两人护得牢牢实实。

  两圈过后,弯刀便开始势弱起来,有力衰摇摆的迹象。

  北辰逸看准时机,凝霜剑的剑鞘脱离而去,向着道光飞去,同时他手中的剑凌厉地将弯刀一下击飞。

  沈浩初躲在他身后看得直在心里喝彩,这道光他总觉得眼熟,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也不知道北辰逸是怎么惹上他的,看这路线也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

  道光未防他两招并发,弯刀脱离了他的掌控不说,眼前的剑鞘也来势汹汹,且北辰逸击飞弯刀的同时用了巧劲,使得弯刀朝着他这边快速地飞回来了且角度十分刁钻地直直向着他下盘而来,剑鞘和弯刀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锁定了他。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现在的道光,他还是低估了北辰逸的实力。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3386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