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7章 钟家灭门

第87章 钟家灭门


    炎炎夏日的午后,烈阳晒得人昏昏欲睡,沈浩初正埋头挑着水往山上走。

  青影站在道旁,恭敬地抱拳道,“少主,我来吧。”

  沈浩初停下脚步,将水桶放下,神情平淡地问道,“青影,我上次是怎么回来的?”

  “少主,我在柳家西侧的树林里找到你的。”青影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很快便隐匿不见。

  “嗯?”沈浩初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倒也不追究,弯腰又准备去挑水。

  “少主……”青影欲言又止,手却无比快速地抬了起来,一个手刀就下去了。

  “你……”沈浩初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彻底地陷入了黑暗。

  青影叹了口气,伸手接住倒下的沈浩初,将他扛在肩上,往山上一路奔去。

  待奔到山顶,青影将沈浩初放在一棵树下,自己则坐在一颗大石头上,看着山腰处,静静地等待着。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一群黑影在山间奔走,没多久就将钟家围住了,一股不经意的寒意渐渐涌起,杀意笼罩着整个玉石山。

  “给我杀,一个不留!”一声大喝响起,黑衣人纷纷翻进各院子,见人便杀,钟家主院的屋顶上响起呜呜咽咽的埙声。

  怨灵快速地从四面八方而来,肆虐着钟家主院,仅半柱香的时间,钟家主院住着的几人与前来救援的近亲们全部身亡。

  其他院子陆续传来惨叫声,此起彼伏。

  两道身影从远处御剑疾速而来,北辰逸与北嘉楠不等飞剑落地,便纵身向着屋顶上的两人袭去,飞剑在灵力的催动下,回到他们手里。

  “公子,走。”吹奏者身边的青衫男子低声喝道,抽剑迎向北嘉楠二人,瞬间战到了一处,而吹奏者往后退去,埙声渐渐急促,怨灵纷纷往屋顶飞来,盘旋在两人身周攻击,青衫男子趁机往后退去。

  远处又有几柄飞剑飞来,是叶府兄弟带着人来了。

  “子骞,你们去救人。”叶维祯迅速跳上屋顶,挥剑朝吹埙的二人攻去,青衫男子举剑与他战到一处。

  北辰逸打散了一部分怨灵后,抽身往吹奏者飞去,人未至剑气已先至,吹奏者没有防备,迅速往后退去,却还是被他的剑气掀飞,眼看就要掉落屋顶。

  “没用的东西!”一声冷哼响起,一道劲风袭向吹奏者的后背,将他推得险险站稳,一口血喷洒而下,埙声被迫停了下来。

  一个黑衣人从他身后飞出,以掌对应北辰逸的攻击,怨灵随着埙声的停止四散而去,北嘉楠飞到北辰逸身边,与他一起举剑攻击黑衣人,黑衣人修为不浅,对上他们二人却有些吃力。

  “撤!”一声低喝响起,他挥出一剑,强烈的剑意将北嘉楠二人稍稍挥退,黑衣人挟起吹奏者往后退去,青衫男子见状,也避过叶维祯的攻击开始后退,他手掌一挥,一道符扔向屋顶,一阵烟雾腾起。

  “你们怎么样?”叶维祯看向北嘉楠问道。

  “无事,去看看下面的人。”北嘉楠盯着远处的两柄飞剑说道。

  三人从屋顶跃下,几个起落便到了叶子骞所在的院落,叶维祯看着满地的尸体问道,“子骞,你这里情况怎么样?”

  “我们来晚了,只有这一个还活着。”叶子骞指着一边地上躺着的人无奈地说道,“这一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藏在柴堆里躲过一劫的。”

  北辰逸瞥了一眼地上的人,神情未变,他走了过去,蹲下身体,“钟林……”

  “辰逸,你认识他?你来过钟家?”北嘉楠疑惑地问道,其他人皆看着他。

  “我曾在此一带除崇,受伤时住在这里,就是他照顾的。”北辰逸说道,伸手运转灵力,准备输向沈浩初的眉间,但在尚未触及他眉间时,他又收回了手。

  “难怪你会得到消息说这家就是他们下一个目标。”北嘉楠恍然大悟地说道,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可惜我们还是来晚了。”叶维祯看着满地的尸体,皱紧了眉头。

  “辰逸,我们先下山找个地方住一晚,明日再找人来处理这里的事。”北嘉楠看着北辰逸的动作,心头更是疑惑。

  “嗯。”北辰逸起身,退开一步,叶维祯一挥手,便有人过来将沈浩初从地上扶起,一行人往山下走去。

  沈浩初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一睁眼便看到北辰逸坐在他床边正看着他,他诧异地笑着说道,“北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北辰逸看到他的笑容,愣了一下后转过头去不看他。

  “北公子,你怎么了?”沈浩初察觉到不对劲,疑惑地起身问道。

  北辰逸仍旧不说话,沈浩初转头看向周围,发现是他不熟悉的环境,“北公子,我们在哪里?这里不是钟家?”

  北辰逸站起身,转身背对着他走向桌边,沈浩初奇怪地看着他,想起自己晕倒之前的事情,又看到他不说话,不由有些紧张起来,“北公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半晌得不到北辰逸的回应,沈浩初终于意识到了钟家应该是出事了,要不然他们怎么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正想问什么,却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北公子,宗主让我来请你上山去看看。”门外一个声音说道。

  “钟林,走。”北辰逸走到门边,回头看向他说道。

  沈浩初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直觉那人说的上山看看肯定与钟家有关。

  沈浩初忐忑地跟在北辰逸身后走在山道上,心里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深重,他悄悄地站住,看向身后的叶家子弟问道,“兄弟,山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走在前方的北辰逸突然停下了脚步。

  叶家子弟听到他的问话,察觉到前方的异状,北辰逸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他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快步往前走去。

  “北公子……”沈浩初更加迷惑了,他快步走到北辰逸身边。

  “钟林,钟宗主死了。”北辰逸看着他说道。

  见他呆愣地站在原地,北辰逸眼神不禁黯了黯,“还有,其他人也死了。”

  沈浩初如同木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北辰逸伸手拍向他的肩膀,“钟林……”

  他的手还未触到他的肩膀,沈浩初突然挥开了他的手,如发疯一般往山上跑去。

  北辰逸远远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越跑越快。

  今日是阴天,山风吹在身上很是凉爽,但山腰的钟家却是死寂一片。

  沈浩初冲进钟家后院,尸体都被集中放在一处,被找来收尸的村民们无声地在后山挖着坑,挖好一个坑,便两人抬一具尸体放到坑里埋上。

  沈浩初站在钟越杰和钟芷玥等人的尸体面前,呆呆地看着他们已经发紫的脸。

  “你,过来。”叶家子弟中有人过来拉他,他如同木头一般被拉着往一边的小厅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是这钟府的什么人?”叶子骞坐在一张桌子前看着他问道。

  “他叫钟林,是钟府的杂役。”北辰逸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昨晚看到了什么?”叶子骞又问道,但沈浩初仍旧低着头不说话。

  “杂役?看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了,昨晚我发现他的时候他还是晕着的,应该是吓晕了,这会还没醒过神呢,只怕是问了也白问。”站在一边的叶家子弟中有人说道。

  叶子骞看着沈浩初,见他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便没有再问下去的打算。

  北辰逸在一边坐下,足足用了一天,钟家人的尸体才被清理完。

  几人站在一堆坟包前,默哀了一阵后,叶维祯看向仍一言不发的沈浩初问道,“嘉楠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北嘉楠沉吟了一下,说道,“昨晚那两人也受伤了,应该会消停一阵了。不过,后来的那个人,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他似有意隐藏他本来的功法,用的是哪家的功法根本看不出来路。”

  “你的意思是,这人我们可能认识,他是为了掩人耳目才使出非他本身所修的功法?”叶维祯疑惑地看着他,当时他与那青衫男子交的手,所以并没注意那黑衣人。

  “对,且他修为应也是宗师级别的,只是被功法缚了手脚。”北嘉楠点头说道,昨晚他明显能感觉出那人的灵力高深到他根本摸不到底,但那人应对他们两人起来却是有些吃力。

  叶维祯皱起了眉头,“我们可能认识的,又是宗师级修为的人,会是谁呢?”

  “他不想我们认出他来,我们自然是猜不着的,这里的事情也就这样了,我们先回去吧。”北嘉楠瞥了一眼站在钟越杰坟前的沈浩初说道。

  “好。”叶维祯也想着早些回去禀报叶老祖此间发生的事情。

  “那这人?”叶子骞指着沈浩初说道。

  “带回北家。”北辰逸清冷地说道。

  北嘉楠几人莫名地看向他,他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我把他带回去,过两天再好好问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北嘉楠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出声说道。

  “好。”叶维祯点头道,“那我们便先走了。”

  双方互相行了一礼后,叶维祯几人先行离开了。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493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