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8章 带回北家

第88章 带回北家


    “辰逸,带他回去做什么?”北嘉楠看着他们远去的飞剑问道。

  北辰逸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兄长,我还有事,晚些时候回去。”

  北嘉楠愣了一下,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良久他却什么都没说,默默御剑离开。

  沈浩初就那样站着,天色暗沉下来,山风渐渐变得凛冽,林间树木无声地摇曳着,不知道在为了什么而悲伤,就连夏蝉也变得安静了。

  北辰逸站在他身后,整个玉石山在这一天里突然变得寂静无声了,平日里的这个时间是最热闹的,弟子们吃着饭,聊着天打闹着。

  “钟林……”北辰逸轻声唤道。

  沈浩初没有说话,他在钟越杰的坟前站了一段时间,又走到钟芷玥的坟前站着。

  天完全黑了下来,沈浩初依旧没有离开的打算,明亮的月光下,一切都变得斑驳起来。

  “北公子。”沈浩初终于开口说话了。

  “嗯。”北辰逸应道,仿佛觉得这样还不够,他又加了两个字,“我在。”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刻两个木牌?”沈浩初的声音有些空洞,在这寂寥的山风呼啸中,显得十分的不真切。

  “好。”北辰逸回身去了后院柴房,点了烛火,找了两块结实的木板,又回到后山,站在沈浩初身边。

  “刻钟越杰和钟芷玥的。”

  北辰逸伸指运转灵力,在两块木牌上刻上字后,分别将木牌立插在两座坟包前。

  “北公子,你知道吗?我一睁眼看到的便是钟宗主,钟公子嫌我笨不愿意收留我,是师姐和宗主要把我留下。我很愚钝,一套功法学了快一年,什么也没学到,感悟不了天地灵气。整个钟家只有他们两个相信我可以学会,只是修习的时间太短了而已。”

  “其实我知道我自己真的很笨,不只学不会功法,就连打杂也打不明白,经常会犯错误。师姐经常在很多人面前说我,但其实她从没真正给过我什么实质性的惩罚,有时还会偷偷给我留好吃的。”说到这里,沈浩初突然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里的悲意,竟比山风还要寒凉。

  “我曾经以为我会在这里住到死的那一天,我就把这里当成我的家,我想我只要勤快一些,这里永远都会有我的一席之地。我不想离开这里,也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能去哪里,他们给了我惟一的温暖,我便安心地留在这里。”

  沈浩初仰起头,迷茫地看向星空,“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了,我突然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了,天大地大,我却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北辰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沉默了一阵,沈浩初又说道,“北公子,谢谢你陪我,你走吧,这里不能住了。”

  “你要去哪里?”北辰逸的声音不再清冷,略有些低沉。

  “随便去哪里都好。”沈浩初不在意地说道。

  “跟我走。”北辰逸沉吟了一下,方说道。

  “去哪里?为什么?”

  “去北家,你不跟我走,那些人还会追杀你。”

  “去你家我能做什么?”沈浩初看向他,数息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北家就是他家。

  “想做什么都可以,跟在钟家一样也可以。”北辰逸回看向他。

  “你家缺打杂的吗?”沈浩初眉头微蹙,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缺,我缺一个贴身伺候的人,北家人也不爱喝酒,我还缺一个陪我喝酒的人。”北辰逸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后,平淡地说道。

  “想喝就能喝的那种吗?”沈浩初转过头看向钟芷玥的墓牌,声音苦涩地问道。

  “可以。”北辰逸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那好,就去你家。”沈浩初想了一下才回答道。

  “现在我们下山去喝点?”北辰逸看向他问道。

  “好。”

  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山下小镇的酒楼里,点了几个菜,和四壶酒。

  沈浩初喝得很快,北辰逸拿过他的碗,从每一个菜碗里夹了一些菜后递过来,“吃些饭菜,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北公子,他们都说你是万年冰山。”沈浩初停下了喝酒的动作,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

  “吃完这些饭菜就告诉你。”北辰逸回看着他,依旧面无表情,但沈浩初莫名地就是觉得他内心并不如表面看到的如此冷清,他甚至有种他像哄小孩吃饭一般地哄着自己的错觉。

  沈浩初愣了一下,拿起筷子将碗里的饭菜飞快地往口里扒,快速咀嚼着。

  “慢些吃。”北辰逸又给他舀了一碗汤,沈浩初接过,就着汤,吃饭的速度慢了下来,一吃完,他便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钟林很善良。”北辰逸看着他好奇的目光,轻飘飘地说了几个字。

  沈浩初的眼里明显写着三个字,“不相信”,如果换了别人,可能会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糊弄过去,可他太了解他了。

  “喝酒。”北辰逸并不想多说什么,举起手边的杯子示意他喝酒。

  “嗯。”沈浩初也举了举杯子,一口喝尽了杯里的酒。

  接下来,北辰逸便不再管他,任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自己却只是轻啜慢饮。

  很快,两壶半酒便下了沈浩初的肚子,他喝完最后一杯,直接倒了下去,满脸通红地趴在桌上。

  北辰逸放下一绽碎银子,起身背起他往楼下走去,找到一间客栈要了一间房。

  夜深人静,月光从窗棂溜了进来,将室内的一切照得清晰可见。

  “不要,不要杀师姐,不要杀他们……”

  “不要,师姐,你醒醒……”

  半夜,北辰逸听到沈浩初惊恐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向身侧的沈浩初,他双手胡乱挥舞着,脚也在蹬着,似是在与人搏斗,嘴里在大声呼喊着。

  北辰逸知道他是做噩梦了,他伸出手抓住他的双手,在他耳边轻唤道,“钟林,钟林……”

  沈浩初并没有被唤醒,他被压住双手不能动弹,身体立马剧烈地挣扎起来,双脚蹬得更用力了,“不要,不要……”

  北辰逸身上重重地挨了两脚,见唤不醒他,又怕他踢到墙上伤了自己,只能抬起腿夹住他的双腿,将他整个身体抱进怀里,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钟林,没事了。”

  沈浩初挣扎了一阵,怎么也挣不动,过了一阵身体才放松下来。

  北辰逸将箍住他的力道放松了一些,沈浩初也没有再动了,气氛渐渐变得压抑沉重起来,有泪水从他脸上滑落到北辰逸的手臂上。

  “钟林……”北辰逸心里一滞,松开手脚放开了他,他醒了。

  半晌,沈浩初痛苦的声音响起,“北公子,他们都死了,我既救不了他们也报不了仇,我连是谁杀的他们都不知道,都怪我平时修炼的时候偷懒不用功,宗主和师姐对我都那么好,我却只能任他们被人杀死而无能为力。”

  北辰逸睁着眼睛看向漆黑的屋顶,声音低沉,“钟林,钟宗主修炼了那么多年,仍打不过他们,你修炼的时间太短了,即便你有灵力,也救不了他们。”

  沈浩初沉默了,良久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空洞无力的,“那我也可以跟他们一起死的,死了就……”

  北辰逸的身体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他失控地再次将他抱进怀里,声音低沉而强硬地说道,“不可以!”

  沈浩初不防备被他一把抱进了怀里,却懵懂地没有挣扎,他是为了安慰他才抱着他吧,“北公子,你怎么了?”

  北辰逸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却并没有松开抱着他的双手,也没有说话。

  沈浩初渐渐回过神来,北辰逸过激的反应令他心里产生了奇怪的感觉,他好像很害怕他说死?或者说是害怕他死?

  沈浩初小声地说道,“北公子,我只是说说而已。”

  北辰逸合了合眼,松开了双手,疲惫地说道,“说也不可以。”

  沈浩初不知道他怎么了,他心里疑惑丛生,“我……”

  北辰逸转过身,以背部对着他,“以后不要说了。”

  沈浩初见他背对着他,知道他不想再说话,而他自己也开始酒意上涌,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璇玑阁,静谧安逸的院子里,安离在院里练着剑法,灵均婆婆在一边看得频频点头。安离对于飞花门的功法已掌握得十分纯熟,修为提升的速度也比一般的人要快得多,虽够不上天才的程度,但加上她的勤快,如今也算小有成就了。

  小月从院外走进来,站在灵均婆婆身边,斟了两杯茶。安离看到她进来,直觉她并没有不好的情绪,便安心地将整套剑法演练完,方才停住身形走了过来。

  “少主,北公子将他带回北家了。”小月将茶递给她。

  “带回北家了?”安离有些诧异地喃道。

  “是的,前日晚上,不只他一个人去了酒泉,北宗主还有叶家兄弟都去了,他们与那两人交手了,期间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修为不低。”小月细细地禀报着。

  “叶家也去了?”安离将剑放在石桌上,拿起汗巾擦了擦汗,细思着小月说的话。

  “是。”

  “那钟家如何?”安离端起茶杯漱了漱口,再次问道。

  “一个未留,与少主所料相差无几,那些人查不出什么,便直接灭了钟家。少主猜得没错,他们似乎是想用埙来找出他,但青影动了些手脚,他并未暴露,与北公子接触的时机刚刚好。”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64936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