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89章 痛苦过往

第89章 痛苦过往


    “辰哥哥好算计,有叶家在,他将他带回北家,也算名正言顺。”安离伸手扶向灵均婆婆,三人一起往饭厅走去。

  “如此你便安心了吧?晚上连觉都不睡了,就想着他的安危。”灵均婆婆嗔怪地看着她说道。

  “奶奶,去了北家虽然安全,但那些人必定还会再打主意的。还有,我昨日整理了一下这一年调查到的信息,那些人确实一开始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有人想掀起玄门的血雨腥风,就连叶北两家都在算计之内。如今我们的怀疑对象只有一个,但我们似乎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人和事,总觉得这些事情中有些地方不太连贯。”安离皱着眉头说道。

  “你啊?不知道从哪里学得这么精了,你的确漏掉了一些东西,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东西。”灵均婆婆无奈地说道。

  “奶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安离停下脚步,疑惑不解。

  “嗯,吃完饭我们再细说,但你要答应奶奶,不管奶奶说了什么,你都不能鲁莽,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告知奶奶。”灵均婆婆拍了拍她的手背,拉着她在桌边坐下。

  “好。”安离沉吟了下,才点头答道。

  两人吃过早饭,安离期望地看着灵均婆婆。

  灵均婆婆无奈地看着她,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二十年前,奶奶还是飞花门的守山人,当时的门主是你的外祖母安晴,你的外祖母生有两个女儿,名唤安茹与安雅,她们两人与门主一样是玄门中有名的美人。”

  灵均婆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神色变得不忿起来,“门主看中了炎家的家风和炎轻尘的人品与才貌,便将安茹嫁给了他,但安雅却在与炎家来往时,被炎家一个外室子弟花言巧语哄骗。那人名叫姜楚怀,安雅糊涂地委身于他了,并且怀上了孩子,门主虽然怒其不争,但也无可奈何。”

  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安茹早安雅几个月生下了一个男孩,就是你的浩哥哥炎若初,在她怀孕期间,炎家拥有冥落的消息不慎走露了,玄门中传言炎家用冥落滥杀无辜。在炎若初满月的时候,安茹带着他回了飞花门,也是天意,炎若初和你都命不该绝,我深夜在巡山的时候,听到了姜楚怀和另外两个人在山洞的密谋。”

  灵均婆婆说着便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当中。

  她在巡山途中,有说话声从前面的山洞中传出来,她放轻脚步走近了一些,里面说话的人虽然有特意压低声音,但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却仍清晰可闻。

  黑暗的山洞里,有幽暗的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出来,“没错,只要抓住那个孩子,炎轻尘必定会交出冥落的。”

  另一个也说道,“还有安茹,这两个人在我们手里,不怕他不交出来。”

  第三个声音说道,“只是飞花门也不是好对付的。”

  第一个声音说道。“安晴已经老了,安茹带着孩子,安雅大着肚子,其他人不足为惧。”

  她听了这声音和话语,怒不可遏,但她并未立马有所动作,而是转身离开了。她快速地回到门中,去了主院找到安晴母女三个,向她们说明情况,让她们速速带着孩子去祁连山。

  “门主,你速速带安茹与孩子离开,还有安雅,姜楚怀那个畜生丧尽天良,只怕对安雅也不会心慈手软。”

  安晴不语,她见她不为所动,不由得急了,伸手握住她的手道,“门主,你快走啊,现在走还来得及。”

  安晴却反握住她的手,神情严肃地说道:“灵均,我如果走了,他们会很快追来,我们未必逃得掉。灵均,你未在人前露过面,你帮我带他们走。”

  她着急地推安晴,“不行,我是守山人,飞花门在一日我便在一日。”

  安晴将安茹和安雅的手放进她手里,言辞恳切地说道,“都这种时候了,飞花门在劫难逃了,你在不在也是一样的,我若走了,他们很快会发现的,我留下,还能迂回一阵。”

  她还要再说什么,安晴突然朝她跪了下来,她也惶恐地相对而跪,两人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下。

  “门主……”

  “快走,从东侧走,不要御剑。安雅,下山后你另走一边,不要跟她们一起。”

  “娘。”安茹和安雅同声唤道,双双跪倒,泪如雨下。

  安晴把她们两个往外推,泪掉得更快了,“快走,现在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应该还来得及,一定要保住你们的孩子。”

  “灵均,不要回头,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保住孩子。”安晴叮嘱道。

  “是,灵均必生死相护。”她抱拳行礼道。

  三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奔走在山道上,仓惶地下了山后,她和安茹一路往祁连山去,安雅一个人走了另一边。

  等她们到达祁连山山脚,看到的是祁连山已经被围攻,安茹将孩子交到她手里,说道,“灵姨,茹儿求你帮我照看孩子,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带着他去过普通的生活,不要让他再回来。”

  “安茹,你站住,我去。”她迅速将孩子交回她手里,一阵风般掠了出去。

  她来到炎家演武场的北侧山上,听到有人喊道,“炎轻尘,你妻子和儿子在我们手里,速速束手就擒。”

  已经杀红眼的炎轻尘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下面,见一女子抱着孩子站在人群后面,就那么一恍神,便有剑从他身上划过。

  “轻尘,我去看看是不是他们,你守住。”炎屹海见他受伤,急急地喊道。

  人便飞了出去,他到得近前,那女子背对着他,他挥剑砍向看守她的人,那人一剑抹在了女子的脖子上,女子应声倒地。他心神大震,待看清地上的女人并不是安茹,他还不及反应,一把剑从他心脏处透心而过,炎屹海倒了下去。

  “父亲!安茹!”炎轻尘看向周围,炎家的人死了一地,除了那几个灵力深厚的在勉力支撑,其余的都死了。

  “哈哈哈,是你们逼我的……”炎轻尘发出一阵狂笑,人们都停下动作看向他。

  炎轻尘飞向屋顶,从怀中掏出一只通体黑色的埙放到嘴边,一阵特别低沉的呜咽声响起。恐怖的气息骤起,阵阵阴风刮过,黑色的能量涌动,怨灵从四面八方而来,袭向人群。

  瞬间地面便成了修罗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身体倒地声,响成一片。

  呜咽声越发急促,怨灵越来越多,地面上的尸体越来越多,形成一片尸山血海。站着的人已经廖廖无几,炎轻尘一口血喷出,倒在屋顶上。

  她飞过去,在下面人还没反应时将炎轻尘带走了,找到安茹所在的山洞,将昏迷的炎轻尘放下。听到外面有声响,她又出去看外面的情况,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安茹和炎轻尘躺在血泊中,她奔过去抱起安茹,安茹睁开眼看向她。

  “灵姨,孩子……姜楚怀……”话未说完,安茹便垂下了手。

  她急忙去探炎轻尘的鼻息,还有一息尚存,她给他喂下一颗药,听到外面急急的声音传来。

  “姜楚怀带着孩子跳下去了……”

  “快去下面找!”

  她站在山崖下,下面一眼望不见底。

  灵均婆婆说完,用方巾擦了擦眼泪。

  安离敛了敛心神,轻声说道,“奶奶,根据您的描述,至少有三个人谋划了当年的事,您为何不早些告诉我这些?”

  灵均婆婆抚摸着她的银发,满脸慈爱与无奈,“一年前你回来后说要彻查二十一年前和五年前的事情,我便不同意,那太过危险,那些人的目的二十余年丝毫未曾变过,以你这小小的肩膀,根本挑不起这担子,我不愿意你去涉险。”

  “那为何现在又告诉我?”安离不解地问道。

  “安离,你忽略了一件事,北小子这些年同样也在查这件事,而且最近发生的玄门灭门事件应该也是因他的查探引起的。那些人为了掩盖当年的事情,想要转移北家的注意力,或者说是想将北家像炎家一般除去。”

  灵均婆婆叹了口气,接着道,“你去找他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发觉了他的行为才去找他的,但后来我发现你并没打算与他联手,而是想利用北家。我以为你如果查不到便不会再继续下去了,但我看你这一年来做得很好,你不查清楚会放手吗?如今他又被迫回来了,我说出来,是希望能帮助你们早日查清楚当年的另外两个人,破解这隐藏了二十年的阴谋。”

  安离若有所思地点头,眼里燃起希望,原本她的调查已经陷入瓶颈,如今却又有了新的线索。

  ----

  雅丰苑,北辰逸御着飞剑带着沈浩初落在了院外。

  “北煜,这里是?”沈浩初看着古朴而又简单的院子,疑惑地问道。

  北辰逸走上台阶,将门打开,率先走进去,坐在了外间的茶桌边,方才说道,“先坐下,这里是北家雅丰苑。”

  沈浩初坐在他的对面,四顾打量了一下简洁的室内,方才问道,“这里是你住的地方?我也要住在这个院子里?”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