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0章 龙阳之好

第90章 龙阳之好


    北辰逸舀水注入瓦炉,用灵力点燃小炉子,开始煮茶,面无表情地说道,“嗯,从今往后,我在哪你在哪!”

  “啊!”沈浩初一惊,打翻了手边的杯子,北辰逸从容地递过去一块方巾。

  沈浩初擦了擦手,又擦了擦桌面,看向整个室内的构造,这是北辰逸的风格无异了,一样多余的东西也没有,琴架、书桌、茶桌、餐桌,储物柜,还有一张床和一架屏风。没有任何摆饰,也没有多余的装饰,和他的人一样清冷。

  看着他流畅的煮茶动作,沈浩初想起他刚进院子时,看到这间主室的隔壁有一间不大的房子,问道,“北公子,我住隔壁的房间?”

  北辰逸煮茶的动作丝毫未停,“就住这里。”

  沈浩初诧异地看着他,“我们住一起?”

  北辰逸点头。

  沈浩初懵了,他不好意思说同睡一张床,而是含蓄地说住一起,北辰逸理解错误了?

  沈浩初紧张地看着他,磕巴地问道,“北公子,我……我说的是……睡……一张床”

  北辰逸抬起头看向他,“昨晚不是吗?”

  沈浩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们昨晚在客栈同睡一张床,不由得脸都红了,“可……那是我们都喝醉了。”

  北辰逸低下头,开始斟煮好的茶,“这里也没别的房间了。”

  沈浩初彻底愣住了,直到北辰逸递了一杯茶在他手边,他才回过神来,“北公子,隔壁……”

  北辰逸端起茶杯,“那间不能住人,我放了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沈浩初想了一下,又说道,“你家有没有别的空地方可以住,比如打杂的住的或是下人房,我跟别人挤挤也行。”

  北辰逸闻言,抬眼看向他,面沉如水,“就住这里。”

  “哦。”沈浩初狐疑地低下了头,他跟北辰逸睡一张床也不是第一次了,倒是他好像还生气了?这是他北家,他都不怕,自己怕什么呢?更何况……

  北嘉楠站在院子外面听着他们的对话,神色异常复杂,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旧友?!

  北鸿远一听说有人住进了雅丰苑,还是个男人,两人还同住一间房,便立马来找北嘉楠了,“嘉楠,辰逸是怎么回事?”

  “是辰逸的朋友来小住。”北嘉楠也很迷茫,以北辰逸的性子,哪里会让人离他这么近?

  “他什么时候有这样可以同吃同住的朋友了?”北鸿远问得直接,北嘉楠竟不知如何作答。

  两人太清楚以北辰逸的性子和生活习惯,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北辰逸到雅竹苑时,北鸿远和北嘉楠正在就最近的灭门案讨论,见到他一来,两人便停了下来,北辰逸向他们行礼。“祖父,兄长。”

  北鸿远压抑着怒气问道,“辰逸,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

  北辰逸面无表情地答道,“一个旧友。”

  “什么样的旧友需要同吃同住?”

  北辰逸不答。

  “另安排个院子给他住下,客院那么多,你可以安排最好的给他。”

  “雅丰苑就很好,不需要。”北辰逸依旧平淡无常。

  “两个男子同处一室,成何体统?”北鸿远被他的态度气到,怒声说道。

  北辰逸不语。

  “我说另外安排院子给他住,嘉楠你去办。”北鸿远气得直发抖,直接转向北嘉楠吩咐。

  “这……”北嘉楠为难地站起,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看向北辰逸。

  “辰逸,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知道。”

  “你是否有什么苦衷?”

  “并无。”

  “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北嘉楠就差苦口婆心了。

  “无妨。”北辰逸不甚在意地说道。

  “你!”北鸿远一口老血喷出老远,全数洒在他身前的桌面上。

  “孙儿不孝!”北辰逸应声跪下,神情却并无变化。

  “既知不孝,便听话照做。”北鸿远愤怒地说道。

  北辰逸低头不语,北鸿远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你!唉……”北嘉楠急忙奔到北鸿远身边,将他扶好躺下,运起灵力朝他手腕输送过去。

  半天过去,北鸿远幽幽转醒,坐起身来,见北辰逸仍跪在下面,起身拂袖而去,“自己去戒律堂领罚!”

  北辰逸在北鸿远走后直接去了戒律堂领了五百戒尺,出来的时候背后衣服一片血迹斑斑。

  北嘉楠站在戒律堂外等着他,他从里面身姿笔挺地走出来,停在了他面前,“兄长。”

  北嘉楠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没说什么,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北辰逸在他身后一言不发地走着。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雅竹苑,北辰逸径自进了其中一间房,北嘉楠顿了下,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北辰逸在桌边坐下,将衣服褪到腰间,他的手一动,一个药瓶出现在他手里,他打开瓶塞,手拿着药瓶准备从肩膀上往身后洒药。北嘉楠叹了口气,从他背后接过药瓶,将药粉均匀地洒在他背部的伤口上,血渐渐不再往外渗,北辰逸走到屏风后去换衣服。

  北嘉楠在桌边坐下,神情凝重,“辰逸,为何非要如此?”

  北辰逸从屏风后走出来,径直往门口走去,他在门口停顿了一下,平淡地说道,“兄长,他于我很重要,我要留他在雅丰苑。”

  北嘉楠震惊地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半晌才回过神来,北辰逸这是在告知他,而不是在与他商量,他第一次遇到事情不经过他的同意,不与他商量便自己决定了,而且还是如此怪异的事情。

  没两天,北辰逸从外面带了一个长相俊逸的男子回北家,两人同吃同住,还为其将自己祖父气得吐血昏厥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传了出去,惊掉了玄门大部分人的眼睛。

  沈浩初原本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北辰逸带他来这里后,并没有真的跟他睡一张床,大部分时间他也不在雅丰院。

  以沈浩初的性子,也是坐不住的,没用两天他就将北家转了个烂熟,自然也将北家人的议论零零碎碎地听了个全乎,但他仍旧不慌不忙,对那些传言恍若未闻。

  这天,北辰逸从外面回来,他顺手提起放在门口台阶上的食盒,直接走到饭桌前将饭菜摆好,把两人的饭盛好。

  沈浩初手撑下巴在茶桌上发着呆,仿佛没有看到他进来一般,不知道在想什么。

  “钟林,吃饭。”北辰逸回头看他一动不动地坐着,不禁皱起了眉头。

  沈浩初应声抬头看他,看着他如常的表情,不禁迷惑了,他没看到外面那些人吗?还是他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北公子……”

  北辰逸低头为他夹菜,“嗯?”

  沈浩初在他的目光中低了头,“他们说……”

  “什么?先过来吃饭。”

  听他一切如常的语气,沈浩初更迷惑了,“说你为了我把你祖父气病了,还说……”

  “嗯?”北辰逸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进他对面的碗里,示意他坐过去吃饭。

  看到他习惯性的动作,沈浩初心里的认知瞬间裂开了,脸上终于没法淡定,他又低下了头,北辰逸好整以暇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沈浩初咽了一下口水,头一次觉得难以启齿,“说你……有龙阳之好……”

  “那钟林相信吗?”北辰逸看着他的样子,唇角弧度突然上扬,又瞬间恢复常态。

  “不……”沈浩初猛然抬头,捕捉到北辰逸嘴角一闪而逝的笑愣住了。

  沈浩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北辰逸起身走到他身边蹲下,“如果你不想让他们说得更难听,便一切如常下去。”

  沈浩初转过头微张着嘴目瞪口呆,半晌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北公子,你是不是疯了?”

  “嗯。”北辰逸沉默了一下,竟然真的点了头,神情分外认真。

  沈浩初就那样看着他,脑海里一片空白。

  北辰逸起身走到桌边坐下,端起碗筷吃起饭来,“过来吃饭,不然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

  沈浩初皱眉看了他一阵,似是难以接受他的态度,他起身往外走,刚到门边,门就从两边自动合上了。

  一阵恼怒突地袭上心头,沈浩初无名火直冒,“堂堂北公子难道想来一出强买强卖的戏码?”

  北辰逸手下夹菜的动作停了下来,两人僵持了一阵,门再次打开,沈浩初快步走了出去,一出院子便不管不顾地往山门处冲。

  结果可想而知,没有北家令牌,也没有宗主之令,他出不去。

  他在后山晃荡了一圈,整座山都在护山结界内,根本没有出去的可能,他无奈回了雅丰苑,桌上的饭菜没动,北辰逸却不见了。

  沈浩初一拳击在桌面上,震得碗碟齐动,北辰逸到底想怎么样?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哟,这是发什么脾气?”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

  沈浩初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年,站在门口,正皱眉看着他。

  少年见他眉目不善,眉一挑,嘲讽道,“你就是那个面首,果然生得一张好容颜。”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