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1章 少年季遇

第91章 少年季遇


    沈浩初怒从心头起,但脸上却是笑了起来,“哪来的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你爹娘是如何教你的?何为面首?”

  少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脚道,“你说谁是毛小子?你才是毛小子。”

  沈浩初脸上的笑真实了几分,眼里也染上了几分促狭,引得少年更是脸涨得通红,“你……你……可知我是谁?”

  看面前少年的样子,跟北辰逸倒有几分神似,心下觉得自己可能小题大作了,以北辰逸的性子,他放出这样的传言,其目的肯定不会简单。

  如此一想,沈浩初倒是来了兴致,他耐心地在凳子上坐下,“让我猜一下,你是哪位长老的儿子?”

  少年翻了个白眼,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表示他猜错了。

  沈浩初故意摸了下后脑勺,脸上的笑更是肆意绽放,引得少年都恍了下神,只听他一本正经地道,“那就是刷马桶的老王的儿子?”

  “不……”反射性的回答过后,少年终于反应过来他是在故意嘲笑自己,愤怒得跳起就是一拳打了过来,“混蛋!你才刷马桶,你们全家刷马桶!”

  沈浩初微微一侧身,避开他的拳头,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毛小子就是毛小子。”

  少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正准备再来一拳,只听外面传来一声呼唤,“季少爷,季少爷,你在哪里?”

  少年一听这声音,脑袋不觉得缩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倏然记起这是雅丰苑,一般人不敢轻易进来,他又瞪向沈浩初,狠狠地低声威胁道,“不许出声!”

  沈浩初唇角一勾,笑容灿烂夺目,声音就传了出去,“正怀……”

  “哎!”外面应了一声,随后便有脚步声传来。

  “你!”少年愤怒地指着他,须叟却又无奈地迅速窜进里间躲了起来。

  “钟公子……”正怀跑了进来,恭敬地朝他行了一礼。

  沈浩初瞥了一眼里间,表情回复平静,问道,“你在找谁?”

  正怀并没有发现异常,恭敬答道,“钟公子,我在找季小公子。”

  沈浩初摸了下鼻子,不经意地问道,“哪个季家公子?季家公子怎么会跑这里来?”

  这一问,倒是让正怀为难了一下,他想了一下才道,“大长老的外孙,也是宗主的侄儿,他刚刚在弟子堂那边听……听说了一些事,这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沈浩初瞬间明了了,他挥了一下手,“没事,你去找吧。”

  正怀刚一走,季遇就从里间蹦了出来,依旧是以手指着他,“你!目的何在?”

  沈浩初眉头微蹙,不明所以,“目的?”

  “说,你接近我小舅舅,意欲何为?”季遇一脸的正气凛然。

  沈浩初有些哭笑不得,“你该去问你小舅舅。”

  季遇脸上满是不耻和不相信,“哼!我才不相信,明明是你败坏我小舅舅的名声,想让他声誉扫地,你想做什么?”

  沈浩初双手一摊,正准备说话,就听冰冷低沉的声音响起,“季遇。”

  不光季遇,就连沈浩初都被吓了一跳,北辰逸的修为在玄门中应是无人出其右,但像这般神出鬼没地,他还真不习惯。

  季遇一脸倒霉地低头下拜,只觉背上冷汗直冒,“侄儿见过小舅舅,您不是在议事堂吗?”

  季遇越说声音越小,额上已渗出了汗迹,显然没想到自己算好了时间过来找茬,却被北辰逸逮了个正着。

  北辰逸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低头不语的沈浩初,语气疏离,“自己去戒律堂领罚。”

  季遇瘪了瘪嘴,却又不敢置疑,“是,小舅舅。”

  北辰逸信步走到书桌边,拿了一卷卷轴,又往外走去。

  季遇抬头狠狠瞪了一眼沈浩初,方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沈浩初看着他们相继离去,原本到嘴边的要离开的话只得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这一晚,北辰逸像之前每一个夜晚一样,并没有回雅丰苑。

  几日后的早上,北嘉楠过来了,沈浩初一开门,就看到他站在廊下,他有些尴尬地朝他行礼道,“见过北宗主。”

  “辰逸……今天早上出去了,要几天才能回来。”北嘉楠斟酌着说词。

  “哦。”沈浩初愣了一下才应道。

  “你自便,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我。”

  沈浩初低头想了一下,终是没有说出想离开的话来,而是呐呐道,“没什么需要的。”

  “嗯……那我走了。”北嘉楠说完就往院门口走去。

  一晃几天过去了,沈浩初一个人没事做,便避开人去往后山走走转转,很快他便熟悉了后山的一切,他发现整个北家连同后山都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罩在其中。他一试图靠近那屏障,便会被反弹回来,他根本没办法走出去。

  这天,他一个人走在后山的台阶上,突然听到了一段窃窃私语的对话。

  “……有五年多没受过伤了,这次回来又受伤了,不知道他到底碰到了什么。”有一个少年的声音说道。

  “嘘!轻点声,辰逸师兄不让声张,宗主也没说是什么事。”另一个少年轻声地说道。

  沈浩初就站在台阶上听着,他们说的是北辰逸?北辰逸受伤了?

  “走了,还要去练功。”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沈浩初正准备躲,身后却突然袭来一股劲风。

  来人掌势不强,但胜在出其不意,沈浩初狼狈转身,才堪堪避过攻势。

  视线移转中,身后的人正是前几天才认识的季遇,看来这家伙是跟他卯上了。

  沈浩初不慌不忙地连连躲避,他虽然修为时有时无,但身法底子却还是在的,因此对付才十三岁的季遇,那是绰绰有余了。

  台阶下的两人见他们你来我往打得起劲,又想起自己刚刚谈论着的话题,知道原因肯定跟他们说的有关,便偷偷转身溜向了另一个方向,隐去了踪迹。

  季遇看沈浩初神情轻松,似只是跟他玩乐,嘴上便开始不饶人了,“你这个不要脸的,我小舅舅要不是因为你,他才不会独自去……”

  他话还未说完,只听一声低喝响起,“遇儿!”

  两人心头俱是一震,双双停手,看向林中飞来的人影,却是北嘉楠。

  季遇瞥了一眼沈浩初,方才见礼,“遇儿见过……大舅舅。”

  沈浩初也抱拳行礼,“见过北宗主。”

  北嘉楠朝他点了下头,方眉头微蹙地看向季遇,“遇儿,莫要胡说,自己去戒律堂领罚。”

  季遇诧异抬头,眼中的不服十分明显,前几天才被北辰逸罚去挨了几十板子,这无缘无故地又要去受罚,换了谁都不乐意。

  北嘉楠见季遇不动,竟沉了眉目,“让你小舅舅知道你在此胡说八道,你就只能去祖父的课上学习礼教了。”

  北鸿远果然是玄门世家里最严厉的人,光是听到要去听他的课,季遇就忍不住抖了一下,蔫头耷脑地往前院戒律堂快步而去。

  沈浩初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的神情,季遇还是个孩子,自然不知轻重,但北嘉楠此举又是为何?

  两人目送季遇愤然远去的背影,北嘉楠轻声道,“钟公子,遇儿年少,不知轻重,他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沈浩初眼中闪过复杂思绪,嘴上便问了出来,“北公子……受伤了?”

  北嘉楠似乎有些意外他对北辰逸的称呼,神情中分明有几分不解,但他还是点了头,“是受了点伤。”

  沈浩初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他也没有立场追问,北辰逸总会回来的吧?但他到时候要怎么问他呢?

  两天后,北辰逸回来了,不像受伤的样子。

  沈浩初总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在北辰逸身上,但一触及他的目光,他便匆忙转开视线,北辰逸心中疑惑,却仍不动声色地做着自己的事。

  在沈浩初煮完茶后又一次看着他的方向出神时,北辰逸转头看向他,沈浩初被抓个正着,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钟林可是想我了?”北辰逸戏谑的声音传来,极其难得。

  “胡说。”沈浩初面红耳赤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就喝了一口,刚煮好的茶水一入口,烫得他一口喷了出来,嘴里顿时涌起一阵钻心的疼。

  北辰逸神情骤变,急忙转身在身后的柜子里找出一个药瓶,疾步走过来,因走得太快,脚步有些拖沓,他身形还晃了晃。

  “张嘴。”北辰逸用手托起他的下巴说道。

  沈浩初抽了一口气,并未抵触他的动作,听话的张开嘴,北辰逸另一只手用拇指顶开瓶塞,往他嘴里倒了一些粉末,瞬间一丝沁凉的感觉传来,他舒服了不少。

  北辰逸收回手,似是有些累,他就地坐下,和沈浩初面对面。

  “你怎么了?”北辰逸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细尝慢品着,不经意地声音响起。

  “我听说你受伤了。”沈浩初仍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受了点轻伤而已。”北辰逸淡淡地说道。

  “真的?”他刚刚明明看到他走过来时差点摔倒,以他如今的修为,这伤应该不轻。

  “嗯。”北辰逸点头,见他一副不信的样子,又说道,“要不我脱了衣服给你看看?”

  “呃……不用,我信就是了。”沈浩初一副见了鬼一般的神情对着他,随后将脸转向一边。

  坐了半天,北辰逸才起身回到书桌边。

  “钟林……会不会觉得在这里太无聊了?”半天过去,北辰逸将手里的书放下,看向他问道。

  沈浩初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