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2章 北煜受伤

第92章 北煜受伤


    北辰逸走到琴架边坐下,轻抚琴弦,优美的琴声就涌动在了室内,沈浩初听得陶醉。

  “钟林会声乐吗?没事可以弹弹琴,”直到他的声音传来,沈浩初才回过神来。

  “嗯。”沈浩初想了想,才点头应道,的确,如果不做点什么,那这日子也太难熬了。

  “过来。”北辰逸站起,退后两步。

  沈浩初犹豫了一下,走到琴架边坐下,他把手放上去,北辰逸俯身在他身后,伸出双手覆上他的手,沈浩初的身体不自在地扭了扭。

  北辰逸低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静心!”

  沈浩初僵了一下,听话地不再动。

  “先熟悉琴弦。”北辰逸的手带着沈浩初的手轻动,一个个简单的单音律从他们手下发出,北辰逸带着他试了一下所有的音阶,便松开了他的手。

  沈浩初放松下来,自己练习着指法和每个音阶的融合,看似并不顺畅,但实则他已经尽力在隐藏。

  北辰逸看了一会他生疏的指法,转身走到茶桌边坐下,他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没一会,沈浩初练习的声音突然停了,北辰逸转过头看向他,只见他闭着眼睛,两只手悬在琴弦上方,似是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北辰逸起身,却看见沈浩初修长的手指竟自然地落了下去,双手开始轻盈地在琴弦上跳跃起来,空灵动听的琴音从他手指下倾泄而出,比起他的琴声来竟毫不逊色。

  北辰逸眼中闪过异色,复又坐下了,他闭上眼睛细细体会,曲子弹到中间,琴声却渐渐变得越来越不稳,甚至错乱百出。北辰逸睁眼看过去,只见他额角冷汗岑岑,眉头紧皱,北辰逸迅速起身走到他身后,伸出手抵在他背后,运转灵力输送过去,片刻后沈浩初的琴声才停下。

  沈浩初脱力地往后靠去,北辰逸收手伸直手臂让他靠着。

  “哼!”一声冷哼从屋外响起,两人抬头看去,只看到北鸿远远去的气愤背影。

  沈浩初赶紧坐直身体,不知所措,“我……”

  “无事。”北辰逸走到茶桌边坐下,斟了两杯茶,“钟林,过来。”

  沈浩初依言来到桌边坐下。

  “刚刚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我站在一个悬崖边,很多人在说话,什么声音都有。”沈浩初神思恍惚地说道,他并没有说谎,这些时常在他梦中出现,终究是他迈不过去的坎。

  北辰逸心里一沉,他的记忆出现松动了?还是那件事对他影响过大,被琴声带动了心境才出现了短暂的片段?

  沈浩初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北公子,我不想在这里住了。”

  “为何?”北辰逸闻言,眸色沉了沉。

  “就是不想而已。”

  “是……因为我吗?”北辰逸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异样。

  “不是,我知道你其实不是那样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为何要把我留在身边。”沈浩初抬起头,连忙摆手说道。

  北辰逸不解地问道,“哪样?”

  “就是那个……龙阳之好……”沈浩初直视他的眼睛说道,以他对北辰逸的了解,若非他有所求,他是绝不会主动背上这样的名声的。

  “为何这样想?”北辰逸面无表情地问道。

  “你就是想要传出个好男风的名声吧?”沈浩初将自己想了几天才得出的结论说出。

  北辰逸沉默了。

  “北公子,是不是你祖父他们逼你娶亲了?你不喜欢那女子?”沈浩初看着他沉默的样子,他可能真的猜对了。

  北辰逸错愕了一下,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

  “真是这样?”沈浩初觉得他猜到真相了。

  两人沉默着,心思各异。

  “那钟林想去哪里?”北辰逸为了让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又回到刚才那个话题。

  “去哪都好,我想去看看,试试能不能找回记忆?”

  “那过几天我们便出去看看吧。”北辰逸撑着茶桌站起,走向床榻,左腿有些不太自然。

  “北煜,我想看看你的伤。”沈浩初终究还是敌不过心中的挣扎,开口说出了藏在心里几天的话。

  “不是什么重伤。”北辰逸淡淡地说道,他和衣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没一会便睡着了。

  等北辰逸醒来,已是晚饭时间,沈浩初坐在桌边等他,见他醒来,他浅笑道,,“你醒了,起来吃饭吧。”

  “沈浩初,我不想吃,你吃吧。”他说完又闭上了眼睛,神情疲惫。

  沈浩初随便吃了点,收拾好,又坐了会,准备休息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他去开门,北嘉楠站在门口,“北宗主。”

  北嘉楠微点头,手从背后伸出,递给他一个药瓶说道,“每天都要换。”

  “哦。”听到他的回答,北嘉楠便离开了。

  沈浩初走到床边,为难了,他都不知道,他伤在哪里。

  算了,都看看吧!

  他将他衣服褪下,看到他腹部的绑带,那上面的血十分鲜明,他将绑带拆开,是剑伤,从腹部穿透,背上有个同样的伤口,他用布巾在热水里打湿,拧至半干,清理干净之前的药和血迹,再把药均匀地洒好,重新绑好绑带,在绕到背后时,才看到他背上戒尺打出的伤痕还没好完全。

  他腿上应该也有伤吧,他走路明显不对,挽起他的两个裤腿,发现左小腿处同样有绑带,他拆开绑带,两道露骨的伤痕露出来,他还说没大伤,怎样的伤才叫大伤?

  沈浩初将他的伤口处理好后,帮北辰逸穿衣服的时候发现他胸口有个奇怪的凹进去的小洞,他伸出手指按去,居然按进去颇深,好像是空的。

  沈浩初想收回手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北辰逸稍一用力,他便倒在了床上,他顺势将他搂进了怀里。沈浩初反应过来双手用力朝着他胸部推去,听到的却是北辰逸痛苦地哼了一声,身体缩了缩。

  他抬眼看去,北辰逸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嘴角有血缓缓流下,他不敢再动,北辰逸还受了严重的内伤,他只能等他放松下来再离开他的身体。

  似是感觉到他不再反抗,北辰逸在他头顶发出一声叹息,嘴里逸出两个字,“沈奕……”

  沈浩初抗拒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眼中闪过复杂的思绪。

  罢了!就等他放松下来再说吧。

  然而他等得睡着了,北辰逸的手臂还是一点也没有松动的迹象。

  半夜的时候,北辰逸被异常的声响突然惊醒,他倏地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奇怪的摩擦声音,他侧过身体伸手朝小几上一挥,小几上的烛火亮起。

  北辰逸看向身边的沈浩初,他背对着他躺着,绻缩着整个身体颤抖着,北辰逸心神一震,坐起来侧身越过他的头部看向他的脸。

  他双眉紧锁,汗水从他苍白的脸上不停滑落,他嘴巴紧闭着,牙齿咬合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十分突兀。

  “钟林……”北辰逸嘴里轻唤着,将他的身体翻过来,却不见他有反应。

  北辰逸取出方巾帮他把汗水擦掉,他的身体依旧在颤抖,嘴里仍不可抑制地发出牙齿摩擦的声音。

  “钟林,醒醒…”北辰逸轻拍着他的脸,试图唤醒他,但他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竟是怎么也唤不醒。

  北辰逸唤了半晌后,只得将他抱进怀里,手在他背部轻拍着,嘴里重复着轻声说道,“钟林,没事了……”

  沈浩初在他的连番安抚下,渐渐安静了下来,北辰逸感受着怀里温热的身体逐渐放松,心里的心疼再也抑制不住,下午他弹琴时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半个时辰后,他放开了他,将他的头稍微抬起,抽出臂膀,起了身。

  沈浩初起来的时候看到北辰逸在书桌边写着什么,他起床整理好床铺和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去隔壁洗漱好,将放在台阶上的食盒提起,走到餐桌边布好饭菜。

  “北公子,吃饭了。”

  “嗯。”北辰逸放下笔,整理了下台面,才走过来坐下。

  沈浩初摆开碗筷,盛好粥放到他面前,接着又给自己盛一碗,“今日好些了吗?”

  “好多了。”北辰逸淡淡地说道。随后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多谢照顾。”

  沈浩初愣了一下,方回道,“不必。”

  北辰逸吃了几口,放下碗筷,看向他。

  沈浩初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北辰逸眼里有犹豫一闪而过,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想起了什么,“没事,吃饭吧。”

  几日后,北辰逸的伤恢复得很好,沈浩初自从那天猜测他传出不好名声的原因后,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为了不娶亲才故意和他亲近,他和北辰逸相处起来倒也不再觉得别扭,就算同睡一床,也不再感觉有什么不对。

  只是沈浩初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夜夜噩梦缠身,每每把北辰逸折腾一番后,他起床后的状态又和平时一样。

  北辰逸再没有睡在他处,他怕沈浩初在噩梦时身边没人会出现别的状况。北辰逸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从钟家出事后,自己是害怕他想起过去的,如今他能安稳地在他身边,竟是那样的难能可贵。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