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5章 破阵救人

第95章 破阵救人


    两人说好了便御着飞剑往下降,落到了沈浩初说的地方,那是整座山唯一凹进去的一个天坑,足有丈余深,但并不宽敞,正处于六块巨石的中间位置。

  沈浩初俯身看了看天坑里面的情形,心里有了底,他点了下头,北辰逸飞身向上停在半空。

  “北、南、西南……”沈浩初一口气说了九次方位,北辰逸跟着他的指令将灵气打向不同的方向,每一次都会响起一声爆响。

  整座山随着每一次的响声而震动,直到最后一声响起,整座山突然开始摇晃起来,沈浩初眼见脚下石头开始移位,他心中一突,抬脚便向下跳去,还没等他落定,就有石块落在他身上。

  “钟林!”北辰逸眼看天坑就要被埋,身形一闪就往下落去。

  “南!”沈浩初大吼了一声,北辰逸堪堪定住身形,再次升空后一掌推向南面的石头,瞬间地面停止了晃动,远处的众人齐齐向着这边飞来了,待他们落地才看清天坑里的情形。

  沈浩初用身体顶住了从天坑边缘脱落下来的巨石,而他面前的石壁中间有一块开始移动。

  北辰逸身形一闪就落到了他身边,一掌推向他身后的石头,石头被震碎飞散,而沈浩初的身体因为惯性而往后倒去,又被北辰逸一把拉了回来,“你怎么样?”

  “我没……”沈浩初微笑回应,示意他不用担心,话未说完就看到石壁上露出了一道门,不大的空间有十数人正缩成一团。

  第一个反应冲出来的是季遇,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沈浩初靠在北辰逸身上,一股无名之火就冲上了脑门。

  “你干什么!”他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还没看清就伸手推向了沈浩初。

  北辰逸未及动作,沈浩初便被推得一个踉跄摔了下去,北辰逸眼中划过惊怒,想伸手再去捞他却捞个了空。

  沈浩初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顿时全身都痛了起来,刚刚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一回神却是各处关节和腿部都传来了剧痛,他不觉得倒吸了口凉气。

  季遇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被一股劲风拂开,要不是身后的人及时扶住他,他定会摔个四脚朝天。

  他极不服气地看着北辰逸迅速将沈浩初从地上抱起飞出了天坑,他们也陆续飞了上去,一落地他就听到北辰逸着急的声音,“你怎么样?”

  季遇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就会装模作样。”

  “季遇,跪下!”北嘉楠怒不可遏的声音倏然响起。

  季遇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只见从未对他冷脸的北嘉楠此时正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他不自觉地就跪了下去,身后的人也跟着他跪了下去。

  北嘉楠快走几步,去检查疼得说不出话来的沈浩初的伤势,只听北辰逸说道,“兄长,他的腿……”

  北嘉楠伸手从他的膝盖处往下探,直到脚踝处才发现异常,“辰逸,你放下他。”

  北辰逸将他放在地上坐着,让他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

  “还好,只是骨折和用力过猛。”北嘉楠轻声道,随即开始运气给他治疗。

  跪在不远处的季遇不满地哼了一声,换来的是北辰逸一记眼刀,嘲讽的话刚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季小公子,你这是恩将仇报啊。”叶子骞神色复杂地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他,正看见他撇嘴的不屑神情,这孩子,看来真是欠收拾。

  季遇偏过头去,不敢吭声,但脸上明显写着不相信。

  众人有心想提醒他不要再犯错惹怒北辰逸两兄弟,但是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凑过去跟他说话。

  叶子骞见他仍旧不信,又说道,“你可知,今日如果没有他,你们这一行十数人,通通都得丧生于此?”

  季遇皱眉,显然对他的话依旧半信半疑,叶子骞朝身边的正怀使了个眼色,正怀早就想去告诉他了,碍于自家宗主的威严和北辰逸的怒气,这才一直忍到现在。

  接收到叶子骞的眼色,他忙跑到季遇身边,低声将他们被救的过程说了一遍,以及北辰逸为何对他的所作所为怒气冲天。

  季遇不可置信地听完了,他瞥眼看向不远处正或蹲或坐在地上的三人,北嘉楠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只能看到北嘉楠正在治疗沈浩初脚踝处的骨折。

  “季公子,你不能再惹宗主和辰逸师兄了,不然谁也保不了你。”正怀低声劝慰道。

  季遇不置可否,但脸上已没有了不屑的神情,他垂着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天很快就要黑了,经过一番灵力滋养,沈浩初已经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了,只是四肢仍然有些酸疼,行动不太顺畅。

  叶维祯看了看天色,说道,“嘉楠,我们先下山找地方落脚,晚了还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机关法阵,这毕竟是土神仙的地盘。”

  北嘉楠显然也是如此想法,他看向还跪着的人,神色略缓和了一些,“你们起来吧!季遇,回北府后,你自行去祖父面前领罚,今日要不是正怀通报及时,又有钟公子帮忙救援,你就闯下了弥天大祸。”

  众人齐齐凉了口气,季遇更是不服气地看向了还靠着北辰逸站着的沈浩初,神色中的不满和愤怒毫不掩饰,嘴里小声嘀咕道,“我可没让他救我。”

  “季遇!”北嘉楠的脸又黑了一度,直到叶维祯再次催促,他才没再说什么,带着一行人准备下山。

  北辰逸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直揽住了沈浩初的腰,运转灵力下到脚下,奔驰于山林之中。

  “北公子,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沈浩初挣了一下,却见他丝毫也没有松动的迹象。

  北辰逸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也并未在意他的抵抗,只脸色比平时更阴沉了几分。

  沈浩初拿不准他是在气什么,就因为季遇小孩子气,值得这般生气吗?他北辰逸几时如此计较了?

  这般想着,沈浩初张口就道,“北公子,我没事,你别生季遇的气了,他还是个孩子。”

  北辰逸仍旧不语,下山后在小镇里找了一家客栈后,径直到了小二指的一个空房间前踢门而入,门随后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直到将他拉扯到床边,北辰逸方才放手,全程黑脸,如果他没看错,刚刚小二给他们指房间的手都是颤抖着的。

  “北公子……”沈浩初无奈地准备伸胳膊抬腿,向他展示自己已经没事了。

  还没等他动作,北辰逸已经转身向外走了,冷冷的几个字飘在空气中,“躺着,别动。”

  “北……”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呯地一声关上了。

  “北煜,你到底怎么了?”沈浩初低喃了一句,随后苦恼地躺在了床上,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北辰逸推开季遇将他从地上捞起时的表情。

  没多久,他就听到门外北嘉楠他们进门的声音,没人敢大声说话,直到北辰逸将饭菜端进他的房间,和他一起吃饭时,外面才开始有了说话的声音。

  一行人吃了些粗茶淡饭,便回了房间休息,北辰逸也进了他隔壁的房间。

  半夜,惊恐的叫声和奔跑声突然打破了小镇的宁静,一开始只是一两声尖叫,后来尖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越来越密集,整个小镇都陷入了恐慌。

  “有鬼,有鬼……”

  “啊!救命啊!”

  沈浩初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叶子骞坐在客栈大堂的桌边,他正神色淡定地喝着茶。

  一看到他出来,叶子骞明显有些诧异,张口就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沈浩初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靠在门上,“不巧啊,叶公子,本人最爱看热闹了。”

  叶子骞眉头微蹙,问道,“你,好了?”

  沈浩初张开双手,又抬了抬腿,笑道,“多谢叶公子关心,我只是没有修为,又不是老弱病残。”

  叶子骞不知想起了什么,低头喝了口茶,不再言语。

  沈浩初抬腿就想往外走,刚走几步,就听他说道,“钟兄,你还是安分点吧,你去了只会分他们的心,家兄和他们一起去的,想必没有什么是他们三个摆不平的吧?”

  闻言,沈浩初停住了脚步,他想了一下,又往回走,“叶公子说得对,我还是回去睡觉好了,省得给你们添麻烦。”

  叶子骞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老实,但也没说什么,目送他回房后,反倒松了口气。

  沈浩初并未睡觉,而是站在窗前听着外面的动静,那些尖叫声、仓惶逃窜声渐渐远去,想必北辰逸他们已经出手,并且有了成效。

  “啪嗒。”一声轻微的屋瓦响动传来,一个身影从楼上悄然跃下,向着后院院门溜去。

  沈浩初眼中划过一抹无奈,随后却又笑了,他也悄悄地从窗口翻了出去,远远吊在季遇的后面走着。

  只见季遇专挑与人声相反的方向走,显然是想避开北辰逸几人悄悄逃跑。

  沈浩初也不知道北家那老头儿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为何一提到他,季遇就这么害怕,惊恐到要独自逃走,他想去哪儿?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