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落冰川[重生] > 第96章 被人掳走

第96章 被人掳走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镇子,向着林间小路走去,没走多远,沈浩初就发现了不对,他们身后还跟着人。

  就在他们上了山腰没多久,后面的人显然不耐烦了,在走进密林一会后,沈浩初加快了脚步,随后直接跑了起来。

  听到脚步声,季遇终于发现了后面有人,一回头看到是他跑了过来,以为他要伺机偷袭自己,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吼道,“你……”

  沈浩初扑过去捂住他的嘴,将他抱了个满怀,两人一起从山坡上往下滚去,等滚到他预想中的位置,他一脚蹬在了一棵树上,两人躺在了一篷浓密的荆棘丛后。

  “唔唔……”季遇被他箍得死紧,就连两条腿也被他提前夹住了,他整个身体动弹不得,嘴也被捂了个严实。一停下滚动,他就剧烈挣扎起来,他才不要跟这个恶人在一起,而且还靠得这么近。

  “季遇,别动,上面有人。”沈浩初凑近他耳边说道,“等人走了,你想怎么样都成,可行?”

  季遇愣了一下,随后本能地又挣扎了两下,直到听到林木间不同寻常的风声响起,他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季遇,我松开你,你不能动,也不能出声,同意就点下头。”沈浩初有些气喘,本来身体就还没恢复完全,又整这一出,他实在是有些脱力了。

  季遇显然也发现了他的虚弱,想着现在外敌在前,刚刚滚下来的过程中他一直被他护在怀里,也不知道沈浩初是否受了伤。眼下鼻端还隐隐弥漫着血腥味,想了一会,他倒也配合地点了下头。

  沈浩初松了口气,摊开手脚平躺开来,也顾不得身下的荆棘了,季遇有心想开口问他有没有事,却又顾忌上面的人,便也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脚步声没一会便远去了,季遇很快躺不住了,他刚想动一动身体离沈浩初远一点,却听他低声道,“别动。”

  一听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原本只是想挪开一点的季遇瞬间想起了下午在天坑里和后来被罚跪的情形,又想着将有可能面对北鸿远的惩罚,一股无名火便从他胸腔里冒了出来。

  “你到底想怎样?”季遇忍不住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声音响在寂静的山林中,十分突兀。

  劲风破空声随即袭来,沈浩初本能地伸手扯过他,抱着他又滚了两圈,堪堪避过了袭来的弯刀。

  道光手持弯刀就站在他们面前,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就知道你这野种沉不住气,还有你,想让我师父致我于死地,让他把我修为废了,你们俩都该死!”

  语罢,他抬手,弯刀脱离了他的手,向着地面旋转着飞去。

  “慢!不能杀他们。”一股强劲的劲风伴着声音从黑暗中袭来,打在了弯刀上,使得弯刀偏离了方向。

  沈浩初听得心里一突,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弯刀从两人面前旋过,又回到了道光手中,他怒不可遏地瞪着声音来的方向,“你!”

  黑暗中的声音阴冷地道,“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他们是该死,但不是现在,你我有着同样的目标,他们有更大的用处。”

  沈浩初静静地看着黑暗中声音来的方向,神情几转,最终恢复了平静,却故意怒声道,“你们想怎么样?!”

  黑暗中的声音笑了一下,低沉道,“你这么聪明,你们又是北家的人,难道还想让我安然送你们回去吗?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把你们怎样,到时候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

  季遇愤然道,“你休想拿我们去威胁北家人,我们也不是北家人,要杀就给个痛快的,谁像你们这些阴沟里的老鼠,见不得人!”

  话音刚落,道光就狠狠踹了他一脚,只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季遇闷哼了一声,身子控制不住地缩成了一团。

  沈浩初翻身坐起,他看了季遇一眼道,“我们跟你们走。”

  “你个贪生怕死的小人!谁要你救?”季遇顿时火冒三丈,奈何现在形势比人强,他仅骂了一句,道光的脚又落了下来。

  沈浩初眼疾手快地将他的好腿划拉了一下,道光一脚踩空,又抬起脚来准备再踩,却听他朝着黑暗中说道,“好汉,我都说了跟你们走,何必再跟一个孩子过不去?”

  黑暗中那人说道,“道光,带上他们,走!”

  衣袂翻飞的声音远去,道光哼了一声,又狠狠踹了沈浩初一脚,才一手拖一个带着他们往山下走,到了官道上,他们被扔进了一辆马车。

  他们刚走没多久,一道白色身影从林间穿过,停在了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

  小镇客栈里,北辰逸疾速掠了进来,楼下房间的门再一次被踢开,空荡荡的房间映入他的眼帘,他眼中冷光骤起,外放的寒意足以冰封整个客栈。

  还坐在大堂中的叶子骞被他突然而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客栈掌柜早已缩在了柜台里面,连头都不敢露。

  “辰逸兄……”叶子骞快走几步跟在他后面进了房间,瞬间被空气中袭来的冷意冻得打了个哆嗦。

  北嘉楠和叶维祯同时进到客栈,看到他们站在房门大开的房间里,不由得相视了一眼,方问道,“子骞,怎么回事?”

  叶子骞还没来得及回话,北辰逸已如狂风一般掠了出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宗主!”正怀从楼上快步跑了下来,嘴里喊道,“季公子不见了!”

  北嘉楠与叶维祯同时黑了脸,敢在他们眼皮底下掳走两个人的人显然来头不小,刚刚镇上的闹剧明显也是有人故意为之,也许就是为了趁他们去平乱时来掳人。

  北嘉楠率先往外奔去,叶维祯匆匆交待了叶子骞一句,又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一柱香后,他们将可能的路径都寻了一遍,在镇外山林中找到了北辰逸,他正与土神仙对峙着。

  北嘉楠上前见礼,“前辈,不知是否有见过我家那孩子和钟公子?”

  土神仙摸了摸胡子,嘲讽道,“北家小子,你们北家虽势大,但就算老头子亲自来了,我土神仙却也是不怕的,老头子这么些年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北嘉楠目露复杂,又行了一礼,诚恳道,“前辈见谅,辰逸见那孩子不见了,一时心急而失礼,还望前辈不要计较才好。”

  土神仙扫了北辰逸一眼,又转开了视线,“算你小子有些见识,今日这事要不是与我那孽徒有关,我还真不会在这里等你们。”

  北嘉楠了然道,“还请前辈指条明路。”

  土神仙道,“如果我没看错,他们应是往渝州方向去了,走了快有半个时辰了。”

  “多谢前辈。”北嘉楠道了谢,却见北辰逸一声不吭地御剑而起,往渝州方向疾速去了。

  土神仙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你们要是遇到那孽徒,不必手下留情,也算为我清理门户了。”

  北嘉楠抬手抱拳道,“是,前辈保重,我们先告退了。”

  两人走在回客栈的路上,叶维祯瞄了几次北嘉楠,欲言又止。

  北嘉楠有些意外地看向他,“维祯,有话不妨直说,我们相交也不是一两天了。”

  叶维祯沉吟了一下,开口问出了心底隐藏很久的问题:“嘉楠兄,辰逸他真的?”

  北嘉楠犹豫了一阵,才矛盾地说道,“不知,有点像是,又似乎不太像。”

  叶维祯的目光锁定在渝州方向,将心中的疑惑说出,“嘉楠兄是否觉得钟公子的背影似曾相识?”

  北嘉楠心中一突,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是说?”

  “不能确定,其实嘉楠兄应该更了解辰逸,不是吗?”叶维祯看着远处夜色里随风摇摆的灯笼,神色不明。果然,当局者迷。

  “可是……”北嘉楠不是没怀疑过,只是他当时亲手将那身体抛下悬崖时,完全可以确定那就是一具尸体。

  “这世间之事,皆有定数,但天命之人,天命难违。”叶维祯走向他们住的客栈,留下北嘉楠独自思索。

  良久,北嘉楠叹了口气。

  罢了!与其让他看他如那五年间行尸走肉般的活着,他更愿意看他如今真实的烟火气。

  次日晚,渝州一家客栈里,一个头戴斗笠的青衣男子疾步上楼,来到一个房间前敲门,里面想起一声“进来”,他才推门走了进去。

  北辰逸背对着他站在窗边。

  “北公子。”青影恭敬地行礼道。

  “确定是这里?”北辰逸看着窗外问道。

  “是,我前几日就是跟着姜楚怀来的这里,还有,公子七年前也是在这里被柳星源所救,当时还有一件事发生,就是当地的仙门世家一夜之间被灭了。”青影将查到的结果一一禀报。

  北辰逸似是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半晌后他才冷沉地说道,“青影,钟林不见了。”

  青影闻言,脸露惊诧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北公子可有线索?”不过一瞬,青影的表情便回复如常。

  “没有。”北辰逸的声音低沉压抑。

  (http://www.biquge.lu/book/92976/57142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